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Elections 選舉 來自 十一月, 2007

28 十一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科索沃選舉,過去與未來

Balkan Baby 在科索沃議會選舉之後談到:「這議會選舉,是否會將此地區內所有成員,不止科索沃人、也將阿爾巴尼亞人、波士尼亞人、喬治亞人、土耳其人、埃及人和羅姆人包括在內,實現真正的代議政治?也許不會吧,由於俄羅斯那基於純粹害怕科索沃變成第二個車臣和韃靼斯坦、而非同為泛斯拉夫民族兄弟之情的杯葛,科索沃將只有一個選擇:憋氣、跳入水中,等著歐盟看不下去而丟出救生圈。」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一月 2007

黎巴嫩:總統大選辯論

黎巴嫩已經正式進入新總統選舉的憲法階段,但我們還沒開始選總統,在黎巴嫩,總統是由國會選出的,到目前為止,總統選舉已經延期兩次,國內兩大政治 派系間的嚴重分裂是導致延期的諸多原因之一,此外,也有人害怕一旦選出一個不符共識的總統,可能會導致更多暴力與動盪。許多當地或國外的交涉與干預這幾天 正在登場,總統選舉的最後期限是11月23日,當天同時也是現任總統任期屆滿之日,國會已經決定在最後期限的前兩天,也就是11月21日召開選舉大會,多數人都希望能在那之前達成共識。值得注意的是,11月22日是黎巴嫩的獨立紀念日。以下是來自黎巴嫩部落圈幾個關心總統選舉的回應,請持續關注此議題,因為接下來兩週會有更多對話。 Walid提到籠罩黎巴嫩的歧異性,以及想要陳述或書寫一個意見有多難,因為永遠都會有反對意見,在針對現今局勢做出若干分析後,他最後提出了解決當前僵局的建議: 每次當有人書寫關於黎巴嫩的事物時,總會產生許多爭議,其中一個原因是極端的極化現象,這是干擾對話並讓雙方意見呈現兩極化結構的原因。[…] 目前黎巴嫩僵局的唯一解決之道,就是讓多數人直接說出他們的興趣和選擇,這些論述就代表了他們的利益所在。 那麼如果一直不斷延期,直到最後一刻才選出新總統呢?對此Riemer Brouwer建議我們不用擔心: 眾所周知黎巴嫩民眾都會遲到,且鮮少事先計畫,說不定還有很多時間,[…],在這裡,生活是比較不固定、有彈性的,黎巴嫩民眾習慣在最後一刻才做事,而現在也正是展現這項絕活的時候了。 對Mustapha而言,目前正在黎巴嫩政黨之間正在進行、希望提出一名符合共識總統的交涉,都是不透明而複雜的過程,而這個過程會讓人們毫無線索、也失去權力: 我們知道哈裡里先生(Saad Hariri)*正在和貝里先生(Nabih Berri)*會商,我們也知道哈裡里先生正在會晤奧恩先生(Michel Aoun)*,就這樣,除了他們會商的些許清楚陳述外,談起誰會是下一任總統時,我們黎巴嫩民眾一無所知。 譯按:哈裡里為黎巴嫩遭暗殺的前總理Rafik Hariri之子,現為黎巴嫩國會多數黨領袖;貝里現為黎巴嫩國會議長;而奧恩為自由愛國運動黨的領袖,該黨在2005年的國會大選中,搶下21席,隨後卻與真主黨結盟 R在其部落格Voices on the Wind指出,「共識總統」的概念是天真而荒謬的,因為還有其他原因: 在所有可能性之下,他們同意成為我們下任總統的名字,將是個不重要的笨蛋,而且他毫無民眾支持基礎,因此選出一個儀式性位置之 後,這個儀式性位置的實權注定阻礙更多儀式性位置..當然,透過妥協,M14歡迎大家詢問下一個問題,也就是他們必須在面對動盪或內戰的威脅(也就是黑 函)下,再度妥協組成一個國家實體政府。 Jounoune寫到真主黨(Hezbollah)對這次選舉的看法,這是由真主黨領袖納斯魯拉(Hassan Nasrallah)所發佈的:...

22 十一月 2007

吉爾吉斯:政黨爭權時刻

過去幾週在吉爾吉斯有些政治事件,讓當地部落客之間出現揣測、討論與爭議,自總統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宣布解散國會與內閣總辭後,國會大選預計於12月16日舉行,此次約有五十個政黨參與其中。 Edil Baisalov提及,由代總理Almazbek Atambaev領導的社會民主黨於11月10日時,已於芭蕾暨歌劇院舉行了第八屆黨員大會,並已宣布政黨名單,代總理更宣示將確保大選公平透明: 身為黨主席,我將盡力確保選舉自由公平,因為若不公平劃分選區,會影響選舉前後的國家團結,歷經一場革命就夠了,不需要第二次。 而在AKIpress的論壇上,Aibek1961對於上述發言留下相當幽默的回應: 自由選舉對我國算是新體驗,但如果選舉宜的自由公平,社民黨就要敗選了。 親總統的政黨Ak-Zhol約 一個月前才剛成立,也已舉行黨大會及宣布政黨名單,候選名單人選包括憲法法庭主席Cholpon Baekova、政府書記Adahan Madumarove及五名前國會議員,但部落客相當不滿前國會議員Kabai Karabekov立場丕變,他在四月罷工時極力反對政府,現在卻加入親政府政黨,例如bored表示: Karabekov丟臉到極點!我覺得意外,也很失望。 Yad態度則較為務實: 其實一點都不需要意外,我比較意外他之前竟能偽裝為在野人士這麼久。 前總理Felix Kulov現在是Ar Namys黨的黨主席,因為司法單位正調查該黨黨代表,故尚未公布政黨名單,Kulov在AKIpress的記者會上表示: 若12月16日國會選舉出現大規模造假現象,再加上食品價格不斷高漲,明年春天肯定很不好過。 原文作者:Asel 校對:FoolFitz

19 十一月 2007

(短訊)喬治亞:Imedi電視台回來了

TOL Georgia 報導,喬治亞當地報紙指出,在先前一波反對派的示威浪潮中被關閉Imedi電視台,在動盪平息後,記者們已經紛紛重回工作崗位了。 原文作者:Onnik Krikorian

15 十一月 2007

喬治亞:革命理想破滅時?

南高加索地區三個國家明年竟陸續都要舉行大選,實在不是個好現象,外界向來認為喬治亞是其中相對民主國家,而且相對於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政府過去以 武力鎮壓群眾,喬治亞在2003年11月發動的「玫瑰革命」過程平和許多,讓現任總統薩卡施維利(Mikhail Saakashvili)上台,但最近喬治亞卻首開負面先例,未來三國反對陣營在選舉前後可能都會不斷抗爭。 在聽來諷刺的「穩定國家」部落格中,便刊登一篇文章名 為「喬治亞的瘋狂…」,並提供連結至TOL Georgia的報導,這兩個部落格都是由「Transitions Online」這個組織所成立,特別為喬治亞開闢的區域也值得鼓勵,他們對此次事件報導眾多,除了不時更新,現正報導國內獨立媒體遭攻擊的情況,本文所拮 取的照片攝於首都提比里西(Tbilisi)市中心,感謝Flickr用戶Davit Rostomashvili提供。 繼關於Kavkasia電視台與Imedia電視台斷訊報導後,TOL Georgia提出可怕的結論: Imedia電視台記者遭人用武器威脅,還被轟出電視台,手機也被拿走了。 掌控內政的部隊進入電視台,一人遭毆打。 有多少民主國家會發生這種事? 也許政府會指控Imedia電視台由俄國叛徒掌控…真是可恥,我國現在就像個獨裁國家… 根據喬治亞官方說法,目前提比里西一切問題都是死對頭俄羅斯在背後搞鬼,國際媒體報導稱,總統薩卡施維利將元凶直指莫斯科當局,例如國內安全機構便公布影片與錄音,內容為在野領袖與據稱是俄國情報人員的人士接觸,喬治亞也召回駐俄大使。 在野陣營否認指控,Unzipped的Artmika等部落客則認為,喬治亞政府與總統本人是拿俄羅斯做為代罪羔羊,掩飾國內本身問題。 我認為總統真的有嚴重的間諜恐慌症,過去蘇聯時代也常以此病徵讓異議噤聲,正如預期,他將一切都歸咎於俄國及俄國情報人員身上, 對於任何覺得地位不穩的領袖而言,這都是便宜行事的方法,他以前用過這個招數,此今爾後,任何對政策或政府不滿的聲音都等同於叛國,往日再現,這也很適合 用來爭取西方世界持續支持。 這位亞美尼亞部落客Artmika現居英格蘭,提及有位喬治亞的朋友不斷提供國內情況細節,根據Unzipped部落格的文章,兩邊情況都已趨近失控,但他認為主要責任在於政府以鐵腕作風驅散抗議群眾。 我的喬治亞朋友住在提比里西,也批評在野人士行為不當,他一方面譴責政府不該使用大規模武力,另一方面也覺得在野者有錯,不該挑 釁警察,也沒準備好與執政者對話,「雙方行為都很醜陋」,我相信在野陣營也沒有比政府好多少,光看成員名單就令我不舒服,而且抗議期間的口號更是荒謬至 極,但我知道,當執政者動用大批武力鎮壓平民,政府便一定有錯,因此我仍譴責政府。 他的結論是,「只要薩卡施維利仍在位,喬治亞便不會出現民主與平靜日子」,在他另一個部落格中,則張貼衝突照片。回到T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