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三月, 2007

報導 關於 Ethnicity & Race 來自 三月, 2007

18 三月 2007

巴爾幹地區部落客討論國際法庭裁決

校對:abstract   在歷經近十個月的審議後,國際法庭(ICJ)於星期一聲明認定尼察屠殺(全稱: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中文)/(英文)是一種族滅絕行為.,但由波黑塞族所犯的波黑戰爭(南斯拉夫內戰,發生於1992-1995,估計有超過十萬人因而喪生)(中文)/(英文) 卻因為”太廣泛”而無法被認定種族屠殺。國際法庭亦裁決沒有足夠的證據可將此歸咎於塞爾維亞。 以下則是由巴爾幹半島和全球各地的部落客就國際法庭的裁決所做的回應 在這次裁決事件,East Ethnia的Eric Gordy就對國際法庭的期待和該次裁決對地方政治所會產生的影響寫了詳細的分析。 …這樣形態的事務時常在不同的政見中遭受牽連,塞爾維亞激進黨希望國家能基於對這項違法無理的裁決退出聯合國以示抗議。而阿富汗的國會已通過了對那些令人厭惡且憎恨的戰犯的特赦條款。維吉尼亞州議會則是通過了一份對奴隸補償的決議。堅決否認或放寬似乎是唯一的選擇。但,時間是不會使任何事情消失的 Shaina (Bosnia Vault的作者),在回應Gordy的文章中寫到: 一些我所看過的分析指出這是一個「妥協折衷的裁決」;但我自己是覺得這樣妥協折衷的裁決結果最後只會使雙方都不滿意 。 當這個裁決出爐時,Bg anon 寫了以下的評論,以總結在貝爾格勒的心情 好吧! 現在的我們有了這樣的裁決,我敢大膽的說,這真是個令人遺憾的結果。直到現在我都還沒在貝爾格勒的街上看到開心的感覺,真的! 沒有什麼值得開心的。我想,現在應是該花些時間來想想在這場無意義中的受害者,而不是把時間花在對這次無罪判決的感覺或失望上。 Gordy ,在他接下來所寫的文章中,他回顧了在波士尼亞及塞爾維亞政治圈中一開始的反應,並且提出他自己的評論。 在這次事件中,你會發覺到一個犯罪發生了,但犯罪的人卻因為一些令人無解的理由而沒有被定罪。你更會在此事件中看到,塞爾維亞因為一個嚴格限縮的證據法則無需就此事件負任何責任,如此一來,摧毀或是隱瞞證據就可為一十分有用的策酪,而間接證據在此也無法被視為具有影響力的證據。這樣似乎鼓勵、引誘犯人隱藏他們行跡,而這樣的判例將會引起許爭議。 他也同時提到了其他部落客的觀點:...

15 三月 2007

尼泊爾:特萊地區動盪與過渡政府

校對: Justin 尼泊爾南部平原特萊地區的爭議至今未解,「特萊人權論壇」曾在當地南部發起最大規模抗議活動,要求政府提供平等機會與社會地位,近來又再度開始發動罷工。 部落格Democracy for Nepal的Parmendra Bhagat認為,取消2月7日抗議活動是一大錯誤,當天由於政府同意制憲會議內將有49%的代表來自特萊地區,於是臨時取消抗爭計畫。 決定取消2月7日特萊抗議真是大錯特錯,該組織根本沒有明確訴求,他們當下應堅持要求內政部長辭職並組成調查委員會,否則就要持續罷工,但最佳時機現已流失。 Parmendra Bhagat主張抗爭行動要持續下去,直到政府答應並落實所有要求,他一方面批評媒體對此事報導不足,另一方面譴責某位少數團體領袖反對罷工。 特萊罷工事件不僅失去了時機與動力,也招致阻礙交通運輸與商務往來的批判,United We Blog的Dinesh Wagle便提及反對罷工的情況。 特萊人權論壇雖發出各地罷工令,但當地多個地區都未跟進,不過東部仍有部分地區受罷工影響。 毛派由叛亂團體轉型為政黨組織,目前準備加入政府運作,尼泊爾部落客十分關注這項議題動態,他們相信毛派進入政府是和平進程一大進步,也會讓新尼泊爾的夢想又靠近一些。 Dedicated to Daniel Pearl的Ghanshyam Ojha認為過渡政府愈早成立愈好,但他也憂慮毛派可能持續使用暴力: 我強烈主張過渡政府應盡速成立,但毛派份子應先發表聲明,公告他們將停止所有暴力活動,包括妨礙其他政黨運作,毛派也不該再持武器公然示眾。 Ghanshyam Ojha在一篇文章內,描述他與毛派最高領袖普拉昌達見面的過程,內容好像電影一般,當然也反映出毛派在尼泊爾運作的情形。 Hamro...

12 三月 2007

秘魯:海灘上的種族主義

譯者: Shanta 校對: Leonard 人們總說去工作並無過錯,亦即我們不應對任何一種工作感到羞恥。這聽來合理,卻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想。許多秘魯人離開故鄉到海外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卻經常做著比過去更糟糕的工作。也許因為沒有認識的人目賭他們所受的苦,能夠稍減從事低於自我能力之工作所產生的難堪與自尊喪失。但有時留在秘魯國內,人們也得在受歧視與邊緣化的狀態下工作。 現在利馬(譯註1)與鄰近的觀光景點正值盛夏。六零年代以前,最知名的海灘是密拉弗洛雷思(Miraflores)、巴朗哥(Barranco)、綽里約(Chorrillos)以及恩孔(Ancón)(譯註2) 一帶最偏遠的海灘。最近幾年開始,熱門的海灘景點轉向南方。在首都南端海岸線的眾多海灘之中,利馬富人將喜愛的區域稱為「亞洲」(Asia),在此地渡暑的人也捨棄西班牙語,以英語發音做為慣稱。這個海灘實施嚴格的會員制度,並以服務絕佳聞名。實際上,這個海灘已經轉型為一個具備現代化與全球化條件的小城,自外於同樣也在夏日使用海灘的小鎮。 但是,近年來,「亞洲」也因為對「家庭雇傭」(domestic employees)或「家戶雇傭」(household employees)的歧視與邊緣化舉措而出名,這也是雇主家庭稱呼這些勞工的方式。舉例而言,這些勞工白天嚴禁進入海灘,得等到傍晚六點之後,他們才能進入這些區域。許多人認為這顯然是不平等情況,並可歸結為種族主義的議題。 為此,由不同的機構與個人所組成的「人權之國家協調者」的「反種族主義辦公室」(譯註3),發起了一個部落格以公告一項稱為「大膽的雇工」活動,以此,一群人身著女傭的服裝,於白天平和地進入被禁止的海灘並於其中浸浴。在「有關大膽的雇工活動之問答」可以取得更多的資訊。此活動成功地於上周日舉行,並以短片與照片記錄下來。輿論也有關於此活動的反響。 幾個部落客(blogger)回應了此主題並於活動前後張貼有關的訊息。 我鄰居的狗…很愛叫 –「大膽的雇工」活動 秘魯設計 – 有關「大膽的雇工」的活動海報 新聞地帶 – 一個大膽的活動 敵對的月亮:在電纜、夢想、水泥與皮膚之間 – 對抗地主的大膽雇工 20073.14版 秘魯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