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Ethnicity & Race 來自 五月, 2007

24 五月 2007

摩洛哥: 本週充滿新鮮事

作者: Jillian York 校對: Leonard 5月18日法國公佈新內閣名單,本週摩洛哥英語部落圈熱烈討論法國首位北非裔司法部長達娣(Rachida Dati)。41歲的達娣是律師,父親來自摩洛哥,雖然達娣入閣顯示少數族群能在法國有所作為,但誠如Liosliath所言,「當年若法國實行現任總統薩柯奇(Nicholas Sarkozy)的移民政策,達娣的父母很可能根本無法入境,種種原因讓我覺得她很虛偽,她追隨薩柯奇多年,渴望加入執政團隊,讓她的事業野心明顯戰勝道德良知。」 The View From Fez敘述摩洛哥民眾對達娣入閣的反應: 法國對達娣擢昇為司法部長一事反應熱烈,但摩洛哥民眾與國內法語族群卻是一片寂靜,政治評論家挖苦地說:「她政治經驗不足,只是個花瓶。」 Maghrebism先提問:「為何移民後代的觀點不能與薩柯奇如出一轍?」接著為達娣辯駁: 雖然達娣是移民第二代,但她仍可選擇支持薩柯奇,同樣地,雖然外界指稱薩柯奇利用達娣作為政治旗手,但薩柯奇仍不避諱地找她入閣,可能是因為薩柯奇跟左派人士一樣,都是相中達娣的經驗與實力。 但摩洛哥移民及左派人士卻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一旦移民政治人物跨出其陣營,他們就成了政治旗手、叛徒及怪胎。 崇拜政治人物容易畫地自限,現在我們必須清楚知道,並非所有移民第二代理念相同,即使來自相同背景,價值觀也可能有所不同。 本週充滿許多新鮮事,除了達娣入閣外,另一件新的消息是一間報社成立。以往摩洛哥的英語新聞來源只有國營及美國新聞網站,但隨著民營週報The Casablanca Analyst成立,民眾將多一項新選擇,The View From Fez表示: 只需4塊迪拉姆(摩洛哥貨幣單位),即可擁有一份報紙,裡頭有詩、時事分析、新聞、評論和書評,其他版面還包括國內新聞及評論、國際時事分析、民意論壇、文化新聞、語言傳播、文學等等,該報內容包羅萬象,提供讀者愉快的閱讀經驗以及深度思考。 The...

19 五月 2007

智利:國家發展與原住民權的衝突

原文:Chilean Ethnic Groups: Development Against Native Rights? 作者:Rosario Lizana 譯者:Leonard 校對:scchiang 早在西班牙前來殖民之前,原住民族群便已居住於智利,他們長期在國內各地捍衛自身權力,今日他們則為已居住數百年的土地而奮鬥,因為國家發展計畫可能危及他們既有的生活模式。 公共政策與原住民權中心的Victor Toledo[ES] 描述目前整個情況發展,有17個馬普切(Mapuche)原住民家庭居住於Lleu-Lleu地區,政府若決定在當地開闢礦場,將會影響他們的生活,現在 計畫正進行環境評估,他認為政府並未尊重原住民權,原住民在自己的土地上都無法安穩過活,對他們的保護亦不足。Toledo也記得法律規定要保護原住民族 群,但關鍵在於政府的角色為何: 智利南部Lleu-Lleu湖地區的馬普切族群抱怨政府打算開闢礦場,突顯出公共議題本身的衝突:政府一方面有責任保護原住民的地地,另一方面關於礦業立法與規範又不夠完善,所以追根究底,整起事件的原因就是智利政府未善盡責任。 另一個案例則為西班牙公司Endesa修築Ralco水壩,過程中共381個馬普切原住民家庭被迫搬遷,家園全都沒入水中,無論是墓地或傳統儀式地點全都消失不見,一位西班牙製片拍攝一部關於此事的記錄片,描述政府與企業如何一步一步進行整項計畫,西班牙部落格Teruel[ES]發表一篇文章,題為「從記錄片看Endesa如何屠殺馬普切人」,文中回顧當地情況。 環境與社會正義行動網絡[ES]的主要工作,即為教育與散播有關環境權與原住民權的訊息,許多全國性組織都參與其中,但多數未成立網站或部落格,也不曾出現於當地報紙中。 各位在Mapuexpress[ES]這個網頁中,可以找到所有關於智利原住民族群(尤其是馬普切人)的消息與議題。

13 五月 2007

愛沙尼亞:糧食與和平

校對:Leonard 愛沙尼亞首都塔林(Tallinn)的軍人銅像衝突事件雖已逐漸退燒,但要和平落幕仍言之過早: 5月9日可能再有動亂,愛沙尼亞警方正全力戒備;親俄羅斯的青年團體仍在莫斯科遊行示威;政客與部落客均持續議論情勢發展。 先前全球之聲翻譯小組曾翻譯過發生於4月26日的暴力事件報導,以下為居住在塔林的Live Journal用戶orang-m在5月3日寫的一篇完整報導: 糧食方面 今天我在愛沙尼亞美食展場攝影一整天。 展場人潮移往會議室之後,我獨自穿梭在擺滿食物的展示桌之間。 現場有許多賣相及美味俱佳的產品:碳烤香腸佐神奇醬料、某種膠狀的肉類料理(kholodets)、各式各樣的肉製品、布丁、甜點、起司麵包、果汁及杏仁餅。 拍攝工作結束後,我坐在窗台大啖香腸。 一名身著愛沙尼亞國服的60多歲老婦人走向我:她是一家肉製品攤位的顧問。 我們聊了各式各樣美味食譜。 然後她聽到我用俄語講電話。 她說:「我拿些東西給你吃好了,人潮會在休息時間移到這裡,到時連剩菜殘羹都沒有。」 她開始對我說俄語,之前我們是用愛沙尼亞語交談。 然後,她把我餵得飽飽的。 展場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我為何寫下這些? 所有混亂均由人心開始。 當有人將他者視為敵人──他就是有問題的人。 連醫生也不會幫助他。 為何我總是遇到好人? 以下是一則這篇文章的回應: ulixes::這陣子我一直希望能夠寫一些正面的事情來鼓勵你,不過最終仍舊是你寫了這些激勵人心的文字,謝謝。 和平與世界都是奠基於人與人的關係,但突然間世界與和平均被國家政治給粉碎了,於是人們感到自己像是無助的白痴,後來我讀了你的文章,這才讓我安心一點,其實世界與和平仍然存在,人與人的關係也還在,各位保重。...

8 五月 2007

黎巴嫩:春天、藝術和困境

在黎巴嫩,正式的春天在三月二十一日開始。這就是為什麼三月二十一日會被定為母親節。部落客們傾向發表更多關於愛、自然以及陽光的文章,反映出大家歡樂的心情。甚至連政治文章也是些關於如何讓事情變得更好的計畫、策略或分析。照例,這只是篇集錦,在這篇集錦中,我已收集有關於這兩類的文章。外面有更多的文章,但礙於篇幅,無法悉數列出。 先從這些張貼去南黎巴嫩出遊照片的部落客們開始: McDara 發表了這篇關於他參訪南黎巴嫩的圖文。上面是其中之一張圖片。Adiamondinsunlight也去了南黎巴嫩旅行且帶回來一些照片,她把這些照片發表在她的部落格上。 「Adiamondinsunlight」談及以短裙為主題的文章,以反映出春天的心情和它的影響 , 春天瀰漫在黎巴嫩的空氣中,且在這穿衣樂趣的季節我的心也充滿了期望。在這個溫暖的幾個月裡,我幾乎都只穿裙子。我喜歡它們乾淨的線條和它垂下的樣子,當然還有在我走路時會發出的沙沙聲。在這裡,我也喜歡穿裙子因為它使我想起了另一個珍貴的約會用語 當她將春天與愛聯繫在一起時, 「Mirvat」也發表了這篇文章 當這金黃色的光溫柔地再次侵襲我們的生活。當這害羞的春天開始了對於夏天的期望、溫度、和樂趣,我週遭的人看起來就像在戀愛中。我也正陷入愛河中。 這春天的愛已經談的夠多了。來談談藝術吧!「Ibn Bint Jbeil」帶著我們在一篇文章中以一步一步的指導來帶我們接觸以下他所說的阿拉伯設計 阿拉伯設計是有關於調和,一致,不朽。也就是如同我的已故教授Dr. Gordon Bugbee常說的「一體就是細分」。但這也是關於某種天性及自然的美諷刺地藉由一種精美的、整齊的、幾何的美學來傳達。 假如你特別對一些有關於就嚴肅話題的長篇文章有興趣,接下來你也許可以看看「Marxist From Lebanon」,他正分析著黎巴嫩的種族困境 同時Angry Anarchist正在研究猶太復國主義的社會主義困境 到底Asterix、黎巴嫩人和政客間有什麼關係? 「Abu Ali」有答案: Aster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