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Ethnicity & Race 來自 十月, 2007

27 十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塞維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部落格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塞維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月 2007

(短訊)巴爾幹半島:語言議題

Balkan Baby 談起巴爾幹半島上的「語言議題」:「在過去組成前南斯拉夫的各國裡,我們使用什麼語言呢?在斯洛維尼亞和馬其頓,答案十分簡單,因為他們都有前南斯拉夫政府認證的官方語言;而對於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和蒙特內哥羅來說,答案可能就沒那麼清楚了。」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7 十月 2007

(短訊)烏克蘭:起義軍65週年紀念日

Ukrainiana 為烏克蘭起義軍(UPA)的65週年歷史紀念日寫了一篇鉅細靡遺的文章:「企圖改造年長者的思想,以令他們違背自身信仰,乃註定失敗之事。然而回首烏克蘭的歷史,蘇維埃政權的教科書卻將那些倒行逆施的人事物,描繪地如此美善。」 延伸閱讀:新唐人電視台 – 烏克蘭起義軍首都游行慶祝成立65周年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9 十月 2007

阿富汗:不是那麼顯而易見的問題

關於阿富汗最盛行的迷思之一是在西方的佔領下的北方,這裡曾是北方聯盟(Northern Alliance)所控制的區域,和平、安定並逐漸繁榮起來。為了追根究底,Afghanistanica帶領我們到塔哈爾省(Takhar)的首府塔洛干(Taloqan) ,這個位於與塔吉克(Tajikistan)交界的地方一探究竟: 戰爭與和平研究所(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最近出版了以和平為題的文集,名為〈就北方省分Takhar的居民來說,這些事比塔利班還糟糕〉(For residents of the northern province of Takhar, there are worse things than the Taliban)。顯然地,這些比塔利班(Taliban)還糟的,是當地的武裝軍事領導人以及他們所選出的議員。 他繼續引述一則新聞,關於當地民選的首長Piram Qul,是如何一邊享受著與喀布爾良好的關係,一邊綁架異議者的妻子,甚至謀殺、強暴他們的孩子。。這些作法都是延續自曾統治此處,為北方聯盟成員的當地民兵和軍閥。面對質疑,Qul宣稱他是追隨塔利班及其成員的腳步。Afghanistanica...

8 十月 2007

非洲可曾有好事降臨過?

Kizzie 最近接到某個激起蘇丹部落客憤怒的問題: 我們停留美國期間,當地一個猶太裔美人團體(包含人權運動份子、作家、教授),邀請我們午餐。我們聊了有關中東、伊斯蘭主義、人權等話題。當我的 老師建議我來談談我所熱愛的故鄉--非洲大陸。她問道:「非洲可曾有好事降臨過?」我不能描述自己當下五味雜陳的感覺,是哀傷,是悲憤,抑或兩者兼具?同 時,這種唱衰非洲的悲觀情緒緊緊壓我的心口。我試著提醒自己那片土地上仍是有些好事,但不管怎樣我仍舊無法回復往日的自我。 …非洲不是只有達佛、盧安達、獨裁暴政、低度開發或是愛滋病。 提到達佛,Black Kush 記下又一次期望終止悲劇衝突的和平談判: 會議上所達成的協議仍要進一步觀察,哪些反叛人士會參與,SLM領導人Abdel Wahid el Nur的反應等等。 他同時貼上一幅漫畫: 年輕的Dalu 小姐,是一位居留美國的蘇丹人,她寫了兩篇有趣的文章,第一篇有關種族主義,第二篇則提到對蘇丹裔美國人的自我認同問題。 關於前者,她寫道: 我非常引以為傲,即使聽起來、讀起來都不怎麼有趣。一般而言,蘇丹人是非常具種族優越感的。 我有些阿拉伯裔的蘇丹朋友,在若扯上宗教和種族之時,我們常會起衝突。聽起來有點荒謬,我們當時還只是小孩子而已呢!現在我知道當初那些不好的用語 和衝突,是由於彼此家庭的影響。我曾經打過一個小孩,因為他竟稱我為奴隸(abeed/abid);而另一次則賞了某個小女孩一巴掌,因為她說我的皮膚像 焦油。 X的,我們都是蘇丹人啦! 而關於她的自我認同: …我大多時自認為是蘇丹人,但對我所不熟悉,卻非得跟他們用蘇丹語交談的蘇丹親友而言,我仍是個美國人。對於美國當地人,我則成了一個蘇丹女孩。也許有時這二者都是,有時都不是。(這就是一文不值的嬉皮客世界入口。) Drima,寫了一篇爆料文章,標題為:「喀土穆,一座變化激烈的城市」,它是關於發生在蘇丹首都另一面緊閉門後的酗酒、藥品濫用、瘋狂轟趴等現象。...

5 十月 2007

語言之死:進化、天擇抑或文化滅種?

在這個地球有194個國家,但是人類所使用的語言卻有7,000至8,000種,和國家數相距甚大。 語言的多樣性正在快速地消失,根據估計,每兩週就有一種語言死亡。 數百年前,強大的歐洲國家統治整個洲的方法,是將獨立的或是鬆散的人民,以殖民語言組織為一個民族國家,近代的帝國也跟隨著這樣的腳步。 如今全球化的媒體和科技正加速了語言的同質性。但是這真會引起恐慌嗎?

4 十月 2007

摩洛哥:英國女童失蹤案烏龍

先前有位西班牙觀光客在摩洛哥利夫(Rif)山區拍下一張模糊照片,其中有位摩洛哥女性背著一名金髮小女孩,貌似失蹤的英國女童瑪德琳(Madeleine McCann),讓各國媒體與部落客議論紛紛。 後來經查證得知,照片中的小女孩並非瑪德琳,而是位名為Bouchra Benaissa的兩歲摩洛哥女童,且金髮碧眼的孩童在當地並不罕見。相較於許多新聞網站驚訝於兩名女童如此神似,摩洛哥部落客只覺得外界大驚小怪。 Au début était le blog…的Naim[fr]指出: 人們對種族的刻板印象實在難以磨滅,光是一位西班牙旅客在靠近Tétouan地區的山上,拍下一張摩洛哥女童的模糊照片,便能讓西班牙與國際媒體一陣忙亂,懷疑5月2日在葡萄牙失蹤的四歲英國女童瑪德林可能遭一對摩洛哥人綁架,認為照片中的女孩皮膚與瑪德琳同樣白晳。不過疑團很快便已解開,這位「摩洛哥瑪德琳」其實名叫Bouchra Benaissa,她的父母為人和善,不僅接受警方長時間偵訊,甚至忍受數十家西班牙、英國等國際媒體的騷擾,只為釐清所謂的「謎團」。 早在新聞媒體確定照片中女孩並非瑪德琳之前,部落客Abdelilah Boukili便已質疑: 我個人認為那不可能是瑪德琳,照片中背著女孩的婦人似乎來自鄉下,尤其在摩洛哥鄉村,鄰人皆雞犬相聞、相互熟識,假若她帶著一位說英語的女孩出現,肯定會引來當地民眾好奇,況且許多摩洛哥北部居民都移民至歐洲,婦人也可以聲稱是歐洲親戚的孩子。倘若那女童真是瑪德琳,婦人肯定不會讓她出現在公共場所,因為人們仍對此失蹤案件記憶猶新,摩洛哥警方也仍積極搜尋瑪德琳的下落。摩洛哥政府有責任要掌握國內各地外籍人士的動向,也有全國網絡通報任何不尋常之事,瑪德琳年紀太小,不可能迅速學會當地語言,只要她開口說英語,必定會受人注意,成為周遭地區的討論話題。 Laila Lalami記下她所見最棒的新聞標題: 這是來自《Le Matin》的標題:西班牙人驚覺 摩洛哥也有金髮人口 Chergaoui[fr]也嘲諷西班牙人無知: 這真是整起失蹤案的一大插曲,也讓多家西班牙報紙特別指出,原來世上也有金髮碧眼的摩洛哥人存在。 不過最有趣的標題來自於Ghasbouba,他的文章標題是「金髮也是摩洛哥人」,其中指出: 這個摩洛哥女童和家人竟得受政府與媒體騷擾,只因為她「也許」長得像另一名歐洲女童,聽來真讓人覺得可悲,她的家人接受政府訊問,雙親還得想辦法證明這是親生女兒,我找不到適當的話來形容,但一切真的很奇怪,我懷疑如果下回在西班牙、美國或英國鄉間又出現「另一個貌似瑪德琳的金髮女童」,同樣的鬧劇會否又重演一次。 原文作者:Jillian York 校對:jul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