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Freedom of Speech 言論自由 來自 六月, 2007

29 六月 2007

(短訊)日本:媒體與政府的距離拿捏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密友古森重隆(Komori Shigetaka)最近出任新職,擔任日本放送協會(NHK)經營委員會委員長,引發政府是否干預公營媒體運作的爭議,部落客Meipong提出這項議題、分析部落圈與主流媒體的看法,並分享她個人的觀點。 作者:Hanako Tokita

26 六月 2007

伊朗:第二次文革?

在伊朗,各區域的大學正經歷一股安全部隊的鎮壓潮。凡是六到八人的基進團體,學生聯盟的成員,或是獨立自主、敢於懷著異議思想或論述的教授們,不是在這幾個星期裡被逮捕拘禁,就是正聽候紀律委員會的判決發落--有些是被指控為對嚴格的伊斯蘭服裝戒律不敬。 以世俗、改革思想淨化學術殿堂,這樣的行為被巴斯基民兵(Basiji,波斯語為「民眾動員軍」之意)及一些保守派稱為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之後,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這位什葉派精神領袖、伊斯蘭共和國的奠基者便宣稱,需要對全國各地的大學進行文化革命。在那之後的兩年之內,多所大學被迫關閉,許多學生和教授也遭開除。 以下是幾位部落客分享他們對於最近這些事件的看法和憂慮: 數名Amir Kabir大學學生遭囚禁 在Amir Kabir大學,伊斯蘭學生團體--獨立學生聯盟舉行的年度選舉中,數名學生因在校園刊物上登載侮辱伊斯蘭共和國的文章,而遭到逮捕。被居留的學生們說,他們雜誌的標誌被人竄改,藉此破壞他們的自由學生聯盟。 Cityboy談到Amir Kabir大學越來越常用暴力手段對待學生: 當Arman Sadeghi和Ismail Salmanpour這兩個伊斯蘭學生基進團體的成員,試圖進入位於德蘭黑的Amir Kabir大學時,受到校園警衛的攻擊。 這裡是上述事件的錄影: 這位部落客寫到: 幾位該大學的學生,持續地絕食以抗議對那七名學生的逮捕,他們現在被拘禁在鼎鼎大名的Evin Prison監獄;也抗議藉由騷擾、禁止、驅逐和毆打參與行動的學生,來對他們學術行動施壓。 可曾記得第一次文化革命 改革主義者、前任的國會眾議員Ahmad Shirzad表示[Fa],那些被二次文革煽動的人士,應該想想當年伊斯蘭革命裡,發動第一次文化革命的後果為何。Shirzad寫到,許多伊朗的學生和學者遭到開除,並被要求遵守嚴格的紀律;但幾年之後,當權者回過來看檢視他們的決策,發現文化革命沒有是發揮功效的。 尊重或汙辱? Kadivar感到 [Fa]學術殿堂深陷危機,她談到那些被拘捕的學生。總統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

24 六月 2007

埃及: 部落客獲釋、50部落客被禁案、部落客抨擊報章和其它

埃及本週綜合報道:大法老王回歸、部落客對報章感到不滿、上週被捕的部落客獲釋、電影排名榜不接受民意,最後是法庭審判封閉 50個部落客和網站案。 大法老王回歸: 埃及部落客大法老王因工作關係已經離開了部落圈好一段時間。他是以英語撰文的埃及部落客中、最受歡迎的人之一。在這篇文章裡大法老王發表了一段錄影,揭示警署中對平民濫用暴力的情況。埃及部落客正在發起一場反暴力運動,發佈在警署裡錄到的一些片段。其中一則錄影使得一警務人員面臨審判,目前正等待七月時的判決出爐。大法老王,歡迎你回來,別再休筆了! 部落客對報章感到不滿 : Arabawy 和Wael Abbass 對埃及其中一份獨立日報表達了自己的不滿。Al-Masry Al-Youm是埃及一份頗具公信力的報章。可是Arabawy 和Abbass認為它的表現差強人意。Arabawy說道: 「曾經是我最喜歡的獨立報的Al-Masry Al-Youm,如今讀起來卻像個惡夢,(她)越來越傾向捏造和煽情….」 Abbass認為Al-Masry Al-Youm的編輯政策極富爭議性,還認為部落格的新聞都是捏造的。這些情況從前並非如此。他又寫道,最近還有一些文章在矮化部落客的努力。 部落客被捕獲釋: Manfe部落客 報導說,上週被逮捕的Omar El-Sharkway,現在自由了。Manfe代表El-Sharkawy寫了一封謝函,感謝所有對他表示過支持的人。 在Manfe的專訪裡,Omar提道, 在埃及人民議會選舉當日,完成自己的工作後,他出於好奇拿著照相機走到投票站去。他的原意是要拍下保安的任何違規行為。 他拍到工作人員替選民填寫投票卡,又拍到保安阻止公民進入投票站投票。在他離開的時候,他說,一名警員把他攔住了,因為有工作人員說他拍下他們的照片。 就在那一刻,他說:「我被埃及警察綁架了。」 好消息是 Omar...

23 六月 2007

利比亞:阿拉伯語已死?

通常利比亞部落客討論話題多元,最近Lebeeya發表一篇文章,提及同事多麼喜愛她的巧克力餅乾,並以觸摸木頭(touch wood)的方式,希望她能避開惡魔之眼,卻意外引發人們論辯阿拉伯語是否已經死亡。 事件起始於Lebeeya提到:「各位,別再說『觸摸木頭』了,說Mashallah吧!」,這個阿拉伯語彙ma sha`a allah,意指信徒完全接受真主降臨其上的好運或惡運。部落客Suliman對此則回應: 我想你的同事會選擇說英語而非阿拉伯語,是因為美國流行文化已籠罩全球,無論是阿曼、沙烏地阿拉伯、利比亞等國皆然,據我所觀 察,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不需要阿拉伯語、巴巴里語、斯華西里語等已死語言,這些語言背後的文化並不鼓勵個人特質或表現,造成就算在阿拉伯國家裡,年輕部落客 都時常以英文表達自我想法,對你、對他們都比較方便。 Mani利用這個機會,在他自己的部落裡抒發感受,強調阿拉伯語等語言等並未死亡: 人們各有選擇自由,…所謂自由,即人們能思考、觀察、感受,並依此選擇自己的行為… 文末回應同樣非常精彩。 後來這個話題也在部落格Imtidad出現: 最近我準備對網路上的利比亞部落格進行研究,目前我已收集到76個部落格,這些利比亞作者分居於國內外,也有居住於利比亞的外籍 人士,其中一項共同點在於多數以英語寫作,或是混雜使用英語、阿拉伯語、利比亞方言,其中55個部落格純以英語寫作,11個部落格混用英語及阿拉伯語,只 有10個部落格純以阿拉伯語寫作。我想提出的問題是:為何各位只用英語或只用阿拉伯語?為什麼多數利比亞部落格都用英語? 這場論辯有時相當激烈,有些誹謗人士指控阿拉伯語象徵恐怖主義,也有些人認為這個語言的功能就在《可蘭經》之中,若各位有勇氣,建議各位瀏覽所有回應,不僅內容值得留意,也會讓各位認真思考自己的語言。 結論究竟會是什麼?全球化已成功扼殺阿拉伯語嗎?現在英語與阿拉伯語各自代表自由與恐怖主義嗎? 作者:Fozia Mohamed 校對:Portnoy

21 六月 2007

專訪瑞典部落客-Jonathan Lundqvist眼中的伊朗

瑞典籍的部落客 Jonathan Lundqvist最近造訪伊朗,並在他的部落格上和我們分享了此行的經驗。藉由閱讀他部落格上的文章,我們發現了許多關於伊朗有趣的事,像是西方的雜誌在伊朗如何受到審查:  問:請跟我們談談你有關伊朗的論文及此次伊朗之行 答:我到伊朗進行我的碩士論文,研究伊朗的部落格。這個計劃是由推廣民主的瑞典國際合作研究機構所資助。我在伊朗待了六個星期左右。 簡單的說,這篇論文(今年秋天,經過同儕審查後將發表)是關於伊朗的部落格是否、以及如何協助伊朗邁向民主。首先,我藉由重新定義一般認為的政治活動概念,調整它以適用於伊朗的現況。其次是將這個概念和西方的民主化理論做連結。 我訪問了12位部落客,談到他們參與部落格圈這樣一個公共領域的動機-有些訪談以英文進行,有些則經由翻譯以波斯語進行。 問:現實的伊朗和從媒體報導而來的形象之間有什麼不同嗎? 答:有很大的不同!雖然伊朗在地理上很接近歐洲,但媒體所描繪的伊朗,是一個完全異於現實的世界。主流媒體依照簡化、易於入口的好人/壞人二分法,盡其所能的將伊朗極端化。我們都知道 — 這不是真實的伊朗,但當你到了伊朗,你會知道這種訊息充斥在媒體之中。我發現當地人對西方文化感興趣,也以開放的心態對待。這和西方媒體所呈現的簡化形象非常的不同。是的,他們有官方的反美壁畫。但在此同時,年輕人也穿著印有美國國旗的上衣。 另一個有趣的觀點,是很多伊朗人收看西方的衛星頻道電視節目,並且很清楚的知道他們是如何被描繪的。他們無法辨認出(譯註:西方媒體描繪的)自己。在我訪談的人之中,最常發生的事之一,就是告訴我:「回到瑞典,請告訴他們真實的伊朗,告訴他們真實的伊朗是如何!」 和世界各地一樣,我相信伊朗是有狂熱份子。但我所談話的對象之中 — 某些在商店裡短暫碰到,某些在博物館或是一起喝茶或咖啡 — 都不是拿著槍瘋狂的真主黨(Hezbollahs)人。這才是真實的伊朗。也許有些原因讓人害怕伊朗政府,但不要害怕伊朗人民。 問:談談你在伊朗網咖的經驗?人們怎樣對付網路過濾機制? 答:網咖是和人們接觸的好地方,我在花了好些時間待在那裡。我感覺到大部份的人知道逃避過濾機制的方式。很多人對網路代理以及更安全的網際網路匿名通信系統 (Tor onion router)(譯註:之所以稱為 onion/洋蔥 routing,乃是因為這個結構類似洋蔥,使用者只能看到表皮,但是要一窺核心,就得一層又一層的撥開。)感到興趣。部落客之間最大的恐懼,是被當局(通常是非常獨斷地)加進過濾名單中,因而被有效地摒除在讀者的擁抱之外。 所以,就某方面來說,因為大部份人知道當他們想要存取某些特定的網站時,該如何逃避過濾機制,所以過濾審查的機制對那些想要說些什麼的人而言,衝擊大於那些只想要聽的人。...

20 六月 2007

埃及:部落客又遭逮捕

埃及政府安全單位仍持續各種理由打壓部落客,本週則是Omar El Sharkawy遭到逮捕。 6月11日,El-Sharkawy於埃及北部Talkha選區採訪國會上議院選舉時遭到逮捕,Manfe指稱逮捕過程十分羞辱人,El-Sharkawy後來費了一番功夫才從警局打了一通電話,向朋友告知被捕的消息。 Alaa Abdel Fattah指控安全單位綁架了El-Sharkawy,也未循正常規程將他起訴,許多律師也試著前往El-Sharkawy遭拘留的警局,但不斷受到安全人員阻撓,之後律師終於抵達警局,但員警卻否認他在拘留室中,故Alaa才認為他根本是遭警察綁架。 Tahyyes表示,因為難以獲得El-Sharkawy身份文件,故朋友、部落客與律師都無法向相關單位通報失蹤,Tahyyes表示,由於El-Sharkawy父母早已雙亡,故他只能倚靠朋友協助,各位可在此留言表達支持,做他的朋友。 Monem-press、Atralnada、egyptwatchman、egymasr、Ana Ikwan紛紛表達支持,並很意外他竟會在自己家鄉採訪選舉時遭受如此待遇。 6月2日,部落客Mahmoud Abdel Monem遭拘留45天後終於獲釋。 2月22日,埃及部落客Abdel kareem Nabil Soliman Amer因文章遭判處四年有期徒刑,其中三年刑期是因為他對遜尼派Al-Azhar的網路言論,另外一年則是他評論埃及總統所致。 作者:Freedom For Egyptians  校對:Portnoy

12 六月 2007

委內瑞拉: Caracas電視台遭停播,部落客動員討論,表達贊同或反對立場

電視頻道Caracas廣播電視台(RCTV)過去五十三年來,一直都享有使用公共電視傳輸頻譜的權力,這是委內瑞拉國內歷史最悠久的電視台,而它使用頻率的執照將被撤銷收回,就像我們之前提過的,委內瑞拉政府決定不再予以換照。 國內的辯論議題持續相同,一邊是反對查維茲政府的人,他們認為這一定和該頻道一直與查維茲敵對有關,因此查維茲政府才以政治報復手段處罰該 電視台,另一方面,查維茲支持者(Chavistas)贊同政府的措施,因為這項施政「解放」了公共的電視頻譜,不再受這個透過宣傳戰讓國家陷入不穩定的 電視台。 在如此極化的情況下,灰色地帶受到擠壓,最好的作法就是先聽聽兩邊的說法。 委內瑞拉部落格目錄To2blogs.com設立了一個RCTV特區,收集所有談論這項主題的委內瑞拉部落格文章,這告訴我們對委內瑞拉部落圈來說,這項政府行動有多麼重要,因為就本質而言,整個過程是另一個政治對抗的機會,許多人甚至為了這項議題特別開設部落格,不論是認同政府措施的(RCTV from the inside),或是持反對立場的(I am with RCTV)。 到目前為止,光在To2blogs.com站上就有超過兩千篇關於這起衝突的文章,意見相當豐富。 沒有廣播信號的頻道就是一個關閉的頻道嗎? 用精確一點的政治語言來說,「頻道不予換照」代表它不能以公共頻譜傳輸,而公共頻譜正是頻道的經濟支柱,觀眾也不能再看到這個頻道,所以事實上頻道不會關閉,只是被限制只能以纜線傳輸資訊,但因為委內瑞拉國內也沒有數位電視科技,所以也沒必要繼續討論下去。 言論自由,公共或是私人 在每個部落格內的內部辯論,如Slave to the PC(西班牙語)內有超過兩百篇評論,都聚焦於這項侵犯私有頻道的措施是否代表違反言論自由。 Kira Kariakin評論道: Para mí la...

4 六月 2007

敘利亞:自由與人權的黑暗一周:回到審查制

作者:Yazan Badran 譯者:nausicaa 校對:Portnoy 對敘利亞的自由和人權來說,上星期絕對是黑暗的一周。先是活躍的律師兼人權份子Anwar al-Bunni 因「散佈懷有敵意的訊息與參加非法政治團體」的罪名被判處五年徒刑,接著當權政府對異議份子的打壓更形加劇,Dr Kamal Labwani以「破壞國家安全」遭判無期徒刑,附加十二年的勞動。極為諷刺的是,正當所有的政治犯遭受審判的同時,離國家安全法庭(State Security Court )十五分鐘車程的不遠處,總統Bashar al-Assad正向新選出的國會議員發表演說,在這場會議上,新科議員們第一次正式行使職權來提名總統進行連任,最後的結果將在這個月不久後的公投決 定。 當我正在寫這篇報導的同時,從大馬士革(Damascus)傳來Michel Kilo 和Mahmoud Issa被判處三年徒刑的消息。這兩位經驗豐富的社運份子遭判處「散佈錯誤訊息、鼓動宗派衝突、削弱國家情感」的罪名。 這是自2001年的「大馬士革之春」(Damascus Spring)以來,當權政府對公民自由和社運份子最嚴重的一次打壓。 上星期稍早,在Anwar al-Bunni的判決下來後,大馬士革中央監獄(Damascus Central Prison)Adra Prison的犯人向世界發表了公開聲明和一封信,敘利亞部落圈裡許多人也在自己的部落格轉載這封信來替這些訴訟案尋求聲援。...

1 六月 2007

孟加拉:突破禁忌與一場論辯

作者:Rezwan 校對:Justin 孟加拉部落格平台Bandh Bhanger Awaaj裡滿是各種討論、論辯、對話與書寫,數百部落客與數千讀者不停為這個空間注入活水。 各式各樣的話題在部落客與讀者之間交流,創造出許多火花,最近便有一連串對話與書寫,Sadiq率先以即時部落格記錄的方式,書寫如何烹煮魟魚的過程,其他人也起而效尤,以同樣手法提供各種令人驚喜的食譜。 部落客也勇於利用平台自書想法與疑問,代號Yusnikto的部落客最近便以邏輯質疑《可蘭經》的著者身份,他引用Ibne Wareq博士的言論,試圖證明經文其實是先知穆罕默德對阿拉的祈禱文,而非真主所撰。 這篇文章立刻引來許多爭議,有些人抗議質疑《可蘭經》讓他們感到受傷,不過也有些部落客以另一套邏輯回應,Trivuz指出,《可蘭經》內顯有段落指出,這是透過先知穆罕默德之手交給穆斯林,藉此佐證 Yusnikto所言有誤;Dikkhok Dravid則支持Yusnikto的發言,認為唯有人才能書寫,在中古時代,詩文也常天神之名發表;Samudrer Uttal Torongo則發誓絕不相信《可蘭經》為人所著。 由於Yusnikto言論內容敏感,部落格管理員於是將之移除,但卻引發意料不到的反應,許多部落客開始抗議管理員移除發言,認為這明顯違背言論自由,雖然許多人認為Yusnikto發言立論薄弱,但也該以另一套論述證明,而非限縮言論自由,最後管理員只能恢復這篇留言。 對於以穆斯林為人口多數的孟加拉而言,這確實是大事一件,其他媒體向來不敢刊登此類言論,在世界許多國家裡,言論自由都會受自我審查,但在部落格裡,人們可匿名書寫,也常能帶動一波理性的思辯。 Mahbub Sumon總結整場論戰,並提醒部落客應盡的責任: 每位寫手都有其書寫自由與表意自由,但並不代表可恣意而為,自由有限,我個人相信宗教有其論辯與置疑的空間,不過仍應秉持良善合理的原則,也不應故意刺傷他人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