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Freedom of Speech 言論自由 來自 十一月, 2007

27 十一月 2007

Google地圖秀出全球web2.0網站遭封鎖情況

Access Denied MapUploaded by fikrat 影片:地圖展示出全球web 2.0網站遭封鎖情況 新資訊通訊科技的蓬勃發展,人們享受到更多易上手、低成本甚至是免費的工具、軟體,像自力出版的部落格、各類多媒體分享。這股科技趨勢賦予了網路使用者同時具備生產者與消費者的雙重身份,讓一般人可以向主流媒體挑戰。更重要的,它讓民眾成為公民監督者,去處理敏感的人權議題,所以公民媒體有時能成為異議聲音的發表管道。 公民新聞與專業新聞之間模糊的界線,使得了前者更有能力透過第一手即時報導人權訊息,協助人權捍衛者和NGO團體。例如近來巴基斯坦、緬甸、突尼西亞、埃及、摩洛哥的成功示範,更肯定了廣大使用者所提供內容和倡議行動,成為另一種獨立新聞的來源。這些案例的共同點就是有效地運用了web 2.0工具來揭露濫權與不公義的現象。 web 2.0雖有很大潛力,但在網路被控管、國家獨掌資訊壟斷的地區,要自由開放地使用網路卻不容易,網路開放與否成了威權者的照妖鏡,當高壓政權受威脅時,它 就會抓緊網路控制。已讓傳統媒體封口的政府現今把注意力移向網路,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要扼住這最後一塊言論通訊自由的庇護地。不容許異議的國度裏,使用者自 製內容被視為對政權的威脅,也因此會在法律上或是技術上被封鎖或控制內容的傳播。在這些高壓國家,每週都會傳出某大網站被封鎖的消息。影音媒體分享、社會 網絡社群、地圖工具、流行的web 2.0網站等,都變成了網路言論控管的掃蕩對象。 過去半年內,中國、突尼西亞、敍利亞、土耳其、緬甸、泰國與摩洛哥政府切斷了影片分享網站的連結,在9月3日到11月2日之間,突尼西亞政府封鎖了二個受歡迎影片分享網站–Dailymotion、Youtube, 使國內網友無法觀賞或上傳影片,目前這二個網站在當地仍無法造訪。中國網友最近可以重新使用Flickr 相片分享網,但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伊朗境內仍無法連上。Metacafe、Photobucket 在許多中東國家被禁止,例如伊朗和阿聯。 部落格服務也遭遇同樣的厄運。過去三個月,土耳其、泰國和中國都切斷了wordpress.com 的服務。Blogspot 最近在中國又能使用了,但在敍利亞、巴基斯坦仍無法使用。摩洛哥和伊朗,無法用Livejournal 部落格服務,據聞其在中國也遭封鎖。其它的部落格網路工具,如Technorati、Blogrolling、Xanga、 Movable...

23 十一月 2007

伊朗:部落客變回政治犯

近幾週來,伊朗政府進一步的對人權及公民社會運動者施壓。這些運動者中,包括了前大學教授,聯合陣線以及學生,目前正身陷囹圄。部份人士遭到逮補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造訪了他們在1988年因政治因素遭處決棄置於Khavaran亂葬崗的親友。示威者持續對這新一波的壓迫展開抗爭。部落客們分享了關於這些事件的新聞和想法。 人權運動者遭到鎖定 看來伊朗政府主動地鎖定支持政治犯及鼓吹人權運動的人士。 人權報導學生會(SCHRR)的部落格指出[Fa],該會的成員,也是人權運動者的Sepideh PourAghai已被拘捕超過45天,被單獨的監禁在北德黑蘭惡名昭彰的政治犯監獄Evin prison的209區。她的母親說:「我的女兒每天都處在巨大壓力之下,她一直失眠,也和外界失去聯繫。在她的囚室沒有電視,連閱讀的權利都被都被剝奪。」Sepideh 在八年前也因為她的行動而入獄了一個月。 SCHRR說[Fa],還有五名以上的政治活動者,像是同時被拘捕的Mansour Saraji,也還在監獄中。 在近幾週(再次)遭到拘捕的另外一名維權人士是Emad Baghi。她是作家及記者,也是政治犯權利保護協會的會長。Kosoof說[Fa],近來有許多行動者被捕入獄。他也發布了一些部落客Mansour Nassiri所拍攝的照片。 勞工運動者入獄 Kaargar [Fa] 對法院宣判Masour Osanloo 和Ebrahim Madadi二名公車駕駛聯合會領導人入獄的行為 做出譴責。這位部落客指出,Osanloo被判五年,他的同事Madadi被判二年,並認為這樣的判決攻擊勞工運動。他說,遭判刑的二位是為爭取勞工的基本權利,並未做出違法之事。 國際運輸工人聯合會(ITF)發起了要求釋放Masour Osanloo的活動。ITF的網站邀請瀏覽者一同連署,敦促內賈德總統採取行動,確保二人安全並立即釋放他們。 釋放Sohrab Rasaghi致力於報導有關被拘捕的公民社會活動者Sohrab Rasaghi的消息。此部落格發布了許多這位前大學教授的照片。以下介紹則節錄自前線(Front...

19 十一月 2007

(短訊)巴基斯坦:請別在報紙上高談闊論

巴基斯坦總統穆夏拉夫在媒體管制上越來越明目張膽,不止在日前要阿聯酋關閉了GEO電視網*,現在還禁止巴基斯坦國內報紙討論電視台被關閉之事。詳情請見Pakistan Politics。 譯註:GEO TV是一間座落於杜拜(Dubai)的巴基斯坦國際電視網,Pakistan Politics 稱之為巴基斯坦的NCC;而阿聯之所以對穆夏拉夫言聽計從,是因為他們不久前才簽訂了一筆50億美元的石油交易。 原文作者:Neha Viswanathan

18 十一月 2007

烏茲別克:又是一名記者之死

Alisher Saipov來自吉爾吉斯南部邊境城市 Osh,是名26歲的烏茲別克裔記者,時常報導吉爾吉斯與烏茲別克媒體所忽略的議題,尤其烏國媒體長期受政府操控,因此對於他遭到暗殺身亡的消息,烏茲別克等中亞地區部落客普遍認為是重大損失。 在他短暫但活躍的媒體生涯中,他的合作對象包括Ferghana.ru通訊社、美國之聲烏茲別克語頻道、自由歐洲廣播電台以及Uznews.net,除此之外,Alisher Saipov也時常將Osh地方發行的烏茲別克語報紙《Siyosat》,偷偷從吉爾吉斯夾帶進入烏國,該份報紙不時報導兩國境內的宗教、人權與政治議題,他先前也曾發行該報的網路版,但他身殁後便不曾更新。 neweursia部落格的Libertad率先公布這位記者的死訊。他認為這麼偉大的人被暗殺,確實是一大損失: Alisher Saipov的記者專業表現在整個中亞地區評價極高,他是個好記者、也是好人,總是樂於助人,面對困境也從不放棄,永遠堅守真理、誠實、榮譽、勇氣等原則。 Craig Murray是前英國駐烏茲別克大使,因為先前在部落格中指控烏茲別克裔的俄國富翁Alisher Usmanov涉及貪污,部落格遭到關閉 (現在已經恢復)。他最近的文章指出,烏茲別克及鄰近地區的言論自由正受到極大威脅,Craig Murray與Alisher Saipov素有私交,也很遺憾聽聞死訊: 我不敢相信Alisher Saipov已經過世,我最後一次見到他時,他不過是個23歲的年輕人,全身充滿著活力、生命力與樂觀態度,過世時也才26歲,這是烏茲別克政府殺害異議人士的最新事例。 Azamat Report部落格公布保護記者協會對此事的新聞稿,讓人們再度討論到「安集延屠殺事件」與Alisher Saipov報導此事的貢獻。 「無辜」心靈告解部落格的Daagini表示,雖然從不認識這位記者,也從未看過報導,但仍為他哀悼。 無論人們身在何處、身分地位如何,情緒總會受遠方發生事件牽動或影響,聽起來不可思議,但確實如此,聽聞一件消息後,好像眼前上演一部電影,激發你原本以為不存在的思緒。 Registan.net的Joshua Foust撰文向這名遭殺害的記者致敬,細數在前蘇聯國家做記者的危險之處,自蘇聯垮台之後,記者遭謀殺事件層出不窮,且許多案件至今仍是一個謎團,原因在於「前蘇聯國家仍由情報人員主政,或是由舊時代官員繼續掌控政權,他們的行為也與情報人員無異」。 在文章之中,Joshua Foust列出2000年在前蘇聯國家他殺身亡的記者清單,其中烏茲別克並無任何案件,因為當地記者都是忽然失蹤,無人可確知他們是生或死。...

17 十一月 2007

(短訊)拉脫維亞:雨傘革命

圖片來源:Marginalia Marginalia 的Peteris Cedrins,寫了些關於拉脫維亞最近的「小小起義」--「雨傘革命」的感想:可見這裡和這裡。 譯註:這場自十月下旬開始,在拉脫維亞首都進行的抗議活動,起因可參考中廣新聞及全球之聲之前的報導;群眾們最後成功地讓被違法停職的肅貪局局長 Aleksejs Loskutovs 復職,且令總理 Aigars Kalvitis 解散國會並且下台。然而拉脫維亞民眾擔心,目前的政府體制不改,問題依然存在著,政府下台只是換湯不換藥。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哈薩克:媒體戰爭

在哈薩克,Rakhat Aliyev 事件 持續延燒,這位出任過大使又是前任總統女婿的政客,繼續用違法監聽高層交談的錄音帶等見不得人的東西來勒索政府當局。於此同時,一堆哈薩克網站被封鎖了。「網站被封鎖的原因沒有任何解釋」,部落客mantrov 說。 weathercock,一位出生於哈薩克,現居於澳洲的部落客,「對舊蘇聯國家,尤其是哈薩克的言論自由限制有一種病態的反應」,於是他許下承諾要把所有被禁掉的kompromat出版物*重新上架,「只為他們獨特的本質」。「哪裏還能再找出另一個國家,其高官們的對話像1930年代美國幫派份子一樣的?」他強調。 譯註:kompromat 是宣傳方法中,灰色宣傳的一種,是由競爭關係中某一方,以未經證實、半真半假訊息混淆視聽,為打擊對手而發出的訊息,特別強調破壞對手的名譽。 因政府不快而封鎖網站還不是哈薩克政府神經質動作的最後一招 – 上週,幾家獨立報紙被警方和制服人員侵入搜索,明顯地試圖要妨礙報紙的發行。結果,其中幾家報社遭印刷廠拒絕而導致無法印行。不久後,這些報紙總編輯和新聞部長 Yertysbayev 進行了一場會面。 sarimov 說,這場會面的目的是要緩和衝突的局面 – 當局並不想要搞出惹怒媒體的醜聞,更不願公開政府和總統見不得人的資料。「部長開出的條件很簡單:停止報導 Aliyev 爆料事件,合作的印刷廠就不會出任何狀況。這真是徹底的二分法。」sarimov 下了這樣的一個結論。 然而,這些報紙看起來並沒有什麼選擇的機會,只能接受這樣子的條件 – mahno-mactep 稱這協議為「下流的和平條約」。同時,Joshua Foust...

10 十一月 2007

巴基斯坦緊急狀態:沒有新聞、沒有網路

巴基斯坦總統穆沙拉夫(Musharraf)於11月3日宣布國家緊急狀態。根據新聞來源指出,這意謂著基本的公民權利遭到中止。所有的新聞頻道中止播送,行動電話訊號及網路連線也被封鎖。 在 All Things Pakistan有著熱烈的討論,這也給我們一瞥部落格圈對此事的反應為何。 「巴基斯坦政策部落格」陳述軍隊已控制了最高法院,包圍各大新聞台,以及拘捕或軟禁許多政治人物。這個部落格評論這份國家緊急狀態的宣告文。 在穆沙拉夫的緊急狀態宣言(下見全文)中,他認定自己是軍隊的領導人,不是總統,鑑於國家的暴力狀態急劇上升,遂執行戒嚴法。然 而,在文中嚴厲指責司法部升高暴力,且侵犯立法和執行機構的權責,陳述道:「某些司法部人員在打擊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上,行使了超越立法和行政部門的職 權,藉此削弱政府和國家的決議,並稀釋政府控制這些威脅的效力。」 RedDiaryPk寫道這宣告所確認的是--現任政權的意圖以及軍事統治的結果。 穆沙拉夫將軍粗暴唐突違反憲法的攻擊司法部、媒體和巴基斯坦人民,將現在政權的獨裁性格帶到了聚光燈下。這也證實了巴基斯坦若不將軍隊從政治中移除,絕不可能進展到任何型式的民主。所有試圖和軍隊進入妥協或達成協議都只會阻礙為民主的奮鬥。 SAJA論壇在文章中張貼關於此事的評論,提及印度的電視台認為這已經超過了國家緊急狀態,這是宣告戒嚴法,因為國家的憲法失去效力。 Chapati Mystery 談到國家緊急狀態意謂什麼: 下一步?戒嚴法。更多爆炸。然後耗盡國家過去八年來所累積的資本。辛巴威,我們來了。除非美國和中國終於覺醒,做些實質上外交的 作為。這樣的狀態令人寒心。讓我們祈禱穆沙拉夫辭職離開政壇。最高法院宣布大選的日期、新政府解決俾路支省的問題、美國重新在阿富汗布署軍隊(以及維持軍 隊常駐)、巴基斯坦軍隊在城市和山間戰鬥。戰爭、混亂、不確定性。我高雅的讀者,這些,將會是最佳方案。還有一個更可能的選擇,是介於 2005年左右、羅伯·穆加比(Robert Gabriel Mugabe)領導的辛巴威,和1976年左右、甘地(Gandhi)領導的印度。我一定會被證明是錯的。 在 Metroblogging Lahore,Pickled Politics...

8 十一月 2007

布吉納法索:部落格不受審查限制

在布吉納法索,寫部落格並不只是種消遣娛樂,更是許多網路使用者收集資訊的眼耳。 也因此在10月11日至17日,布國前總統Thomas Sankara遭暗殺廿週年紀念期間,政府切斷網路連線,避免紀念活動的訊息傳播出去。 在這個充滿秘密的國度,部落格解放民眾心靈,在這個充滿資訊審查的國度,傳統媒體活在權力的陰影下,唯有部落客是真正的記者,他們是唯一能刊登反對政府意見的媒體。 雖然多數布國民眾尚未接觸到部落格,已有些人民和記者開始使用這項媒介,有些人轉錄報紙、廣播與電視的消息,有些人則依據所見所聞分析新聞。 不過他們也刊登遭禁的文章,部落格於焉成為爭議之所在,讓人們有機會論辯布吉納法索的政治態勢。 布國政府既然剝奪人民的表意權力,即是個獨裁政權,極權制度侵蝕國家民主空間,政府審查與自我審查囿限了媒體與表意自由尺度。 大眾與記者都覺得受到箝制,他們感覺政府所有隱瞞,地下媒體確實扮演重要角色,不過部落格讓人人都有權力表達自己而毋需恐懼,也能透過論壇分享個人經驗。 Amétépée Koffi是布吉納法索少數擁有部落格的記者,他希望部落格能對國內主流媒體產生正面影響。 他表示:「我希望見到同胞與輿論參與部落格,希望媒體能加入論辯,他們能夠為時事評析、表意與民主開創新的道路,希望一切能不受資訊審查干預。」 異議部落客 異議部落客Felix Amétépée Koffi表示,兩年前之所以成立部落格le10sident,即為了在網路上推動表意自由與公民新聞。 他的多數文章均已先發表在任職的諷刺時事實體週刊《Le Journal du Jeudi》上,他也會在部落格上張貼同事所寫的故事或評論。 布吉納法索入口網路Lefaso.net Lefaso.net為一新聞入口網站,每日刊登布吉納法索數家報紙的報導,讀者可留言回應,許多話題也在此論辯。 Lefaso.net非常不受政府喜愛,因為就數據而言,該網站的通訊共有近6000名訂戶,網站讀者每日達2500人,主要來自法國、布吉納法索、美國與加拿大。 開站四年以來,Lefaso.net已成為海外布國民眾主要資源來源。 開啟世界的微小事物 Lacour神父在他的部落格上寫著:「歡迎願意在此分享悲喜、希望、奮鬥、大愛的人們,我們也能擁有另一個世界!」...

7 十一月 2007

巴基斯坦:進入緊急狀態

今天巴基斯坦總統穆夏拉夫(Musharaff)宣布國家的緊急狀態,部落客們忙著試圖掌握最新的政治發展。據報導前往杜拜探視親人的布托(Benazir Bhutto)已啟程返回巴基斯坦。總統穆夏拉夫預期會在今日稍晚對人民發表說明。(這篇文章發布的時間是11月3號星期六晚間11點44分) 有見地的國際事務評論Informed Comment, Global Affairs 的 Manan Ahmed寫道: 這個舉動一點也不令人驚訝,考慮到巴基斯坦目前所捲入的混亂,從政治上:最高法院審議著「大選」的命運;到軍事上:部族/軍事衝突擴散到斯瓦特(Swat )和白夏瓦(Peshawar);以及意識型態上:俾路支省(Baluchistan)的分離主義;還有國際上:美國國務卿萊斯(Condoleezza Rice)已決定她要的民主。 根據臨時憲法命令宣布國家緊急狀態,採取這樣的舉動是因為近來的恐怖攻擊、以及司法部釋放可疑恐怖份子、司法部疏失的缺漏以及國家軍隊及警察士氣低落。全文請參考這裡。 自由巴基斯坦部落格(Free Pakistan blogspot)上有段影像是關於該國最近的情勢,這裡的連結是關於軍隊入侵最高法院。 Metroblogging Karachi說明在巴斯斯坦,如何及何種時機宣告國家緊急狀態。 在binary-zero立即地報導全國的私人電視台報導遭到停止播送後,其中一些猜測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傳言,如今已獲得證實。 甚至是國家媒體,包括巴基斯坦電視網(PTV)確認此項消息,宣布穆夏拉夫將軍將在今晚對人民做出說明。 媒體和司法院已成為緊急命令的首要目標,幾乎所有主要的私人電視頻道仍遭到禁播,根據一家電視頻道的報導,軍隊己進入最高法院大樓。 原文作者:Kamla Bhatt 校對:FoolFitz

6 十一月 2007

(短訊)中國:Yahoo!對師濤案的道歉

Andrew Lih針對Yahoo!對師濤案的道歉做了一些追蹤。 譯按:金融時報報導,Yahoo! 對於並未在2006年國會舉辦的聽證會中提供所有資訊,提出道歉,報導分析,這個道歉顯示Yahoo!的策略正轉向安撫,然而未來Yahoo!在人權保護 上仍相當脆弱,因為Yahoo!在中國的合作企業阿里巴巴,其創辦人馬雲毫不掩飾他與北京當局緊密合作的意願,包括願意協助北京當局調查其使用者。 背景:2004年時,Yahoo!配合中國政府調查,將多名異議份子資料提供給中國政府,而其中一名人權份子師濤更在Yahoo!提供資 料後遭逮捕,資料包括師濤的Email帳號、信件內容與IP位址,隨後師濤遭判刑10年,引發軒然大波,美國國會曾為此舉辦多次聽證會,儘管Yahoo!宣稱,當Yahoo!提供資料時,並不知道中國政府的用意何在,後來人權組織對話基金會披露北京公安局的一份文件,指出北京公安局曾致文Yahoo!中 國,告知師濤涉嫌提供國家機密給國外機構,證明了Yahoo!對美國國會提供不實資訊,對此Yahoo!執行長楊致遠必須在11月6日出席聽證會。 原文作者:Oiwan Lam

5 十一月 2007

俄羅斯:部落客討論詹姆斯‧華生

詹姆士‧華生,曾獲諾貝爾獎的美國遺傳學家,在以下的言論被英國週日泰晤士報十月十四日的人物傳略引用之後,引起國際譁然。 他說,他「本來就不看好非洲的前途,」因為「我們所有政策都是以他們智力與我們相同的論據為基礎的–而所有的驗證都顯示並不盡然,」而且我知道這個「燙手山芋」會是很難說出口的。他的希望是每個人都平等,但他也反駁說「跟黑人員工打交道的人會發現並非如此。」他說,你不能以膚色來歧視 人,因為「有很多有色人種的人是很有天份的,但是如果他們在較低階水平未獲得成就,就不該升等。」他寫道,「我們並沒有確實的理由去預期,在地理區隔下各 自演化的人們,應該有完全一樣的智能。我們雖渴望人人享有同等力量,但人類某些生來既有的特徵並不足以讓此願望實現。」 這則具有爭議性的新聞也擾動了俄語部落格圈。 美國的LiveJournal用戶karial描述[RUS]了她與詹姆士‧華生的私人會面: 九一一事件兩週後,我見到華生。在自我介紹與握手之後,他問的第一個問題是:「那麼,我們[指美國]是不是要去阿富汗完成你們[指蘇聯]還沒能做完的事?」 […] 我先前已經被提醒過華生常會提一些政治不正確的事。我當天坐在講座裏手握麥克風,準備隨時站起來聲明華生的見解並不代表此研討會籌辦者 的立場。不,我並不覺得擔任像言論審查員的角色有趣–它非常討人厭–而且我真的希望可避免這個任務。但是,很遺憾的,若不這樣作我們有可能會面臨官司。 我承認有好幾次確實把麥克風的開關打開,準備站起來。而每一次華生都在越線邊緣停下來。但是他總是比任何其他名人演講者更靠臨界邊緣,我覺得他好像在虛張聲勢,甚至有點幸災樂禍。 這次–如果你讀了原文的話–他一樣在幾乎越界時慢下來。不過有點越過線。而很多人正在等待這個時機。 不管他年紀多大,華生是很棒、很有趣的講者。在他那場講座的前半場中,我們以為他並不知道為什麼他會被邀請來參加這場研討會;他用各種 想法來起頭,然後都講到一半就停下來。他用舊型投影片,正方形底片框的那種,不是九零年代流行的透明片。然後他輕易地,沒用幾個詞句,就將剛剛起頭的線都 連結起來,呈現它們如何突顯出研討會的主題。所以可以這麼說,至少在六年前,他的想法清楚,記憶力佳。華生所有的政治不正確都是故意的。 我們能可笑地議論,如他這等重量級的名人能否允許自己說出政治不正確的想法。不論這是自由人對體系提出的厚顏挑戰,或是一艘花了大把努力所造出用以確保平等或接近平等的船底下的一個破洞。 以下是對這篇文章的幾個評論[RUS]: doctor_iola: 其實我覺得,一個高度言論自由的國家本身會有這麼強烈的政治正確態度是弔詭的。 karial: 謝天謝地有政治正確態度。不然你也不會是醫生。在上世紀之交的IQ測驗,一度顥示東歐人比美國原住民還低。你想每天抗爭來證明那不對嗎?或想一直聽到穿10號以上衣服的女人既不性感又無法自我滿足的評論? drauk: 我還是覺得,政治正確態度(尤其是當今的極端版本)跟平權是不同的。 karial: 很遺憾,這些是相近的概念。因為,怎能在講平權的同時,卻把某一群人(基於種族、族裔、性別、身材大小)跟某種特質給根深蒂固地綁在一起呢?例如,所有俄國人都是小偷。沒錯,他們會請你去面試[工作],但是他們一直假想你很可能會偷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