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三月, 2008

報導 關於 Freedom of Speech 言論自由 來自 三月, 2008

28 三月 2008

約旦:五名記者遭判刑

五名約旦記者最近在兩個不同的案件中,因違反法律而每人遭判處三個月有期徒刑,當地部落客齊聲反對此次迫害表意自由的事件。

25 三月 2008

中國:部落客對西方媒體的西藏(圖博)報導宣戰

曾經有新聞報導西藏(圖博)人削掉小孩的耳朶和把活人燒死。世界各地中國網民從在西藏(圖博)的情況抓住原始錯誤報導的細節,而且看起來不想就此罷手。事實上,他們已對西方媒體的報導宣告網路戰爭,並以anti-CNN.com作為活動的總部。

24 三月 2008

中國:言論審查下的愛國主義燃起

西藏正陷入一片動亂之中,西藏人民的性命岌岌可危。掠奪、掃射和破壞正處處在街上發生。這裡的情況早已是世界各國報紙的頭條。但是,當我突破重重防火牆的關卡,來到中國政府所謂的民主部落格區時,我發現所有暴亂相關和血腥的圖片全都刪除了,留下的只有一派和諧與富庶的景象。這一切都得歸功於歷任國家主席和總理,以及人民大會堂的決策。

俄羅斯:「莫斯科的共鳴」

Tverskaya, 二月. 23日, 2005 – 來自 此相片集 在去年十二月的杜馬(譯註:俄羅斯國會)大選後不久,我看到這篇文章,想將之譯成英文,但那時沒時間,且事實上這是一篇極富挑戰的翻譯,因為內容全是關於心情氛圍。 前俄國總統普丁在Luzhniki 的那場演說 所帶來的激動已經消逝,但該演說所在場景,下諾夫哥羅德(Nizhny Novgorod)依舊出現在新聞中,它將成為麥德維夫(Medvedev)以候選人的身份在官定日發表演說的地方(也許已沒有那麼重要);不過在紐約時報刊登的一篇關於克林姆林宮濫用「行政資源」的爭議文章中,特別關注此區域,紐約時報選在三月二日無可避免的結果出爐前(譯註:指麥德維夫當選總統)刊登這則新聞,時間點似乎非常合適。

印度:夾在中國與西藏之間

過去幾天之間,國際社會高度關注中國與西藏如何處理社會動盪問題,在印度內部也激烈論辯中國在西藏的行動,以及西藏在中印關係所扮演的角色,印度在西藏議題又該有何立場?達賴喇嘛領導的西藏流亡政府正位於印度的達蘭薩拉,他自1959年由西藏飛抵印度後便長居當地,也有大批藏人自五零年代便生活在印度至今。

23 三月 2008

伊朗部落客談國際婦女日

過去二年,女權在伊朗一直受到嚴重的打壓。一些女權運動者被補入獄,具有領導地位的 《女子》雜誌遭到停刊。許多女性也因為穿著而成為安全武警暴力的受害者。

20 三月 2008

日本:支持西藏

當拉薩街上冒出大火,世界其他地方的部落客都焦慮而緊密地觀察其情勢發展。一個星期以來,在日本的主流媒體[日文] 報導出許多批評拉薩事件被低調掩蓋的聲音,「西藏」也成為日本搜尋引擎關鍵字搜尋的第一名,找出的上千篇條目大都支持這場暴動。同時在街上,日本的西藏支援網絡(TSNJ, Tibet Support Network Japan)組織、西藏社區成員以及其他的支持者,在3月8日走上街頭慶祝1959年3月西藏起義的紀念日,一個禮拜後,慶祝活動也於3月16日在東京代代木公園遊行。

16 三月 2008

俄羅斯:選後抗爭遊行

莫斯科鎮暴警察3月3日逮捕數十人,因為他們企圖參加未經許可的選後抗爭遊行。 Marina Litvinovich(abstract2001,是前世界棋王Garry Kasparov的助手)也在被捕之列,以下是她被釋放後,撰寫的部分片段[俄文]:

埃及:地鐵客咒罵穆巴拉克

Wadha Masrya描述在地鐵裡看到的場景: 我在乘地鐵時,看見一名年輕女子肩上抱著孩子上了車廂。 另一位婦女讓座給她,也讓小孩能歇一下,可這位年輕女子卻回答:「無所謂了, 成天攝入化療物,反正孩兒活不成了。」

14 三月 2008

歐盟:邁向線上自由法案

歐盟國會剛以571人同意, 38人反對,通過一項提案,將政府對網路的審查視為一種貿易障礙。這項法案是由荷蘭的VVD黨藉的歐盟國會議員 Jules Maaten 所提案。Maaten 的修正案呼籲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特別將所有在第三國的歐洲公司對其提供的網路及資訊社會服務設限的現象視為外部貿易政策,並將那些非必要限制視作貿易障礙。」

12 三月 2008

塞爾維亞、科索沃與美國:海外塞爾維亞裔的感受

摩洛哥:Fouada Mourtada案件失去正義

在Facebook建立一個知名人物的帳號是犯罪嗎?雖然Facebook已經幾乎擁有每個重要的名人(簡單的搜尋美國總統「喬治 W. 布希」的名字,可得到超過500個結果),但當Fouad Mourtada選擇虛擬了摩洛哥王子Moulay Rachid,便犯下了嚴重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