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 2006

報導 關於 Gay Rights (LGBT) 來自 七月, 2006

巴西:同志驕傲月的對話創造出部落格同志圈

  12 七月 2006

翻譯:TRUST 校對:Sweet 最近幾週,目睹了數場各式各樣的大型人潮,聚集在巴西與其它某些國家城市的街道上。這些慶典並不僅塗著世界杯的色彩。六月已經成為廣為人知的同志驕傲月,將數百萬人帶上街頭的同志遊行,明顯標誌著同志運動已逐漸走向主流。 今年的聖保羅同志遊行因其為世界上同類遊行中最大規模而出名,也因為此種規模,自然而然地引起在葡語博客圈中,報導、照片與辯論體現出的觀念與情緒浪潮。 「第十屆聖保羅同志驕傲遊行在摩天大樓下的聖保羅大道——巴西最大城市的金融中心——聚集了兩千四百萬人。去年為一千八百萬人,其遊行主題是『恐同有罪』。但這次活動卻放棄了演講,轉而成為城市最大派對。用來展示同志處境的創意口號的抗議布條跟抗議車已經不再,而是被電子音樂嘉年華和『trio electricos』告示其贊助廠商的懸掛廣告牌所取代。」巴西:同志遊行帶兩千四百萬人上聖保羅大道 – PortugalGay.pt 「本週六,聖保羅同志驕傲遊行的參與人數創立了新紀錄。根據警方說法,第十屆遊行聚集了兩千五百萬人。而遊行組織相信是個更高的數字:三百萬人。」同志遊行立下新紀錄,聖保羅聚集兩千五百萬人潮 – dubaBado!! 「根據保守的主流媒體的說法,2005年參加者有一千八百萬人,而2006年是兩千或兩千五百萬人。有時候,對同樣軟弱無力的官方報紙而言,我們一會兒是兩千萬,一會兒是兩千五百萬,彷彿其中五十萬個男同、女同、跨性、雙性和異性戀者光閃似地消失又出現,像被看不見的大衣櫃吞掉,接著被送回來,然後又被拐走。」(anti)conception pills: gay parade – Pedro Alexandre Sanches 僅僅巴西,今年就策劃了58場同志驕傲遊行。事實上,這些活動主要由政府贊助。這種不常見的模式也有其支持者與批評者。 「這58個驕傲遊行是由文化多元認同秘書處(Cultural Diversity and Identity Secretariat)的同志文化支持公共競標單位(Public Contest of GLBT Culture Support)所選出的計劃,在23日公告。另外29個入選計劃則是書籍出版、表演製作以及影展。例如,聖保羅就會獲得經費來辦『衣櫃大學中出櫃』活動。」巴西將舉行58場驕傲遊行直到年底 – Agência GLS 「正如Cristaldo在2004年所言,在同性戀遊行第一次由納稅人的錢贊助的那個時期,『在這個不可思議的國家中,同性戀是文化。不僅如此,它還成為國家層級的議題。只要再多一點我們就將擁有Homobras,如同我們擁有Petrobras(巴西國營石油專賣公司),擁有屬於我國的同性戀。』在國際間,巴西閃閃發亮。我們將能夠創造出可被辨認出國籍的同志。」哦,同志邦 – The Tosco Way of Life 「政府將資助一百萬里拉以上給同志遊行。資源來自衛生部的艾滋病計劃,是2005年資助這些活動經費的兩倍,這引起非政府組織、衛生諮議會以及聯邦公共部的一些議論。這些贊助已經被那些認為衛生經費應該只能拿來作為直接對抗疾病之用者批判。這些部門並非反對公共部門贊助遊行,而是質疑艾滋病計劃的資源運用,他們認為艾滋病計劃應當專款用在藥物、治療與預防的獲得。」會有多少錢給「耶穌遊行」? – De tudo um pouco… 從葡語網誌界所看到的,這場有關遊行的辯論可能也意味著更深的文化衝突。今年有兩個相反意見的群體在同一條聖保羅大道上幾乎相遇:同志與福音派新教徒。至今主流媒體對這兩個文化運動似乎都以低調報導,可能是因為巴西是一個深受天主教影響的國家。這樣的搖擺不定已引起兩邊的抗議,每一方都堅信自己才是應該被資助的人。  「禮拜六早上九點,我在教員計算機屏幕前——就是我現在在blog上張貼文章的這台計算機。我要再談談我自己以及至少三百萬人(參與聖保羅同志遊行者)感興趣的議題:同志是如何被媒體對待的?電視、網絡、以及廣告中呈現出的同志形象為何?今年在Globo肥皂劇中兩位男人親吻的畫面被禁,同一個電視網還推出一個特別強烈地諷刺同志的喜劇,而其它電視頻道總是在它們的節目中上演傳統對同志的刻板印象。」同志媒體 – Planeta...

非洲:同性戀是種宗教?

翻譯:Portnoy 居住在法國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戀議題。換句話說,他反駁了某些非洲人宣稱同性戀是一種異教的論點。在過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幾位公眾人物的公開談話。茅利塔尼亞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則引起其他後續討論。 同性戀與宗教 我當時正聽著法國國際廣播(RFI),恰好聽到一則報導提到世界各地人們對同性戀的恐懼,從一位喀麥隆人權運動者的口中,我學到在保羅比亞與威廉Eteki Mboumoua統治的國家裡,有些人害怕同性戀者,是因為他們認為同性戀者散佈某種新宗教..(…)而這般假設,全都來自於迷信、非洲對性的破碎概念(因為突變),以及文化衝擊和頑固無知者的虛構。 即使聖經對同性戀的隱喻也沒有將「雞姦」當成異教。聖經說的是他們傾向於墮落,而將會面臨神的處罰。但是自從這幾十年來梵蒂岡小圈圈的例子看來,「神」的處罰只會讓同性戀神父笑掉大牙。 喀麥隆最近的同性戀醜聞 喀麥隆很早就面臨這個頭條議題。兩三年前,兩個男人出現在雅溫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廳,想要結婚;許多文章紛紛討論這件事情,因為當時市長的回應就只是叫警察來處理。最近,La Metro日報的總編輯被判處六個月徒刑,原因是將某位內閣部長的名字列在同性戀者的可能名單之上。超過十個以上的誹謗訴訟都告上了雅溫德的法院,因為該報公佈了數十個喀麥隆政治界、宗教界、藝術界、以及運動界人士,說他們具有同性戀「偏差傾向」。要注意,在喀麥隆,同性之間的性行為被視為犯罪,可處六個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兩萬到二十萬的非洲法郎(30到300歐元)。這件事「只是」讓喀麥隆更為恐懼同性戀罷了。 恐同與無知 時間會證明,同性戀在非洲不會再被視為神秘詭異之流。儘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證發生在我眼前的時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洲劇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慶典時遇見我,我們歡聲大笑,並且依舊維持朋友關係。我發現非洲的同性戀發展出許多策略以便生存在這個對同志懷抱惡意的環境裡頭,我在我的小說Coca Cola Jazz書中,透過Omoneh這個角色談到了諸多策略。 喀麥隆或其他地方對同性戀的恐懼會不會只是信仰無知的宗教呢? 感謝Gloval Voices,Martinique的Le Blog de[Moi]有許多迴響 Alem的多位固定讀者在他的文章下留下了迴響。 根據Naomi: 你還記得Mugabe嗎?辛巴威的總統?在他1995年的那場演講中,他說同性戀「豬狗不如」..(…)我還想加上納米比亞總統Sam Mujoma、甘比亞總統Yahya Jammeh兩人快樂地在BBC上宣稱的:「(我私人動物園的)動物之中當然沒有男同性戀或女同性戀。牠們依照自然法則生活」所謂的自然一直都被拿來當成藉口。 Sami說: 動物沒有同性戀?這位總統先生看的動物紀錄片看的不夠我多,他如果看的夠多,他就會發現所有我們人類視為墮落的行為,其他動物都依照著自然法則實踐著。 Le Blog de[Moi]是一位女同志的個人部落格,她近來對於無法在工作場所公開自己的性向而感到憂愁,一位名為The Specialist的訪客留下以下的文章,肯定GVO社群大大促進了人際之間的聯繫: 我透過GVO發現了你的部落格(…)。你對非洲同性戀的分析十分有意思(我對這個議題極不瞭解)。你說:「喀麥隆或其他地方對同性戀的恐懼會不會只是信仰無知的宗教呢?」我同意,我還認為這是一種恐懼不同他人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