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六月, 2006

23 六月 2006

俄羅斯:布托佛的土地糾紛

最近,莫斯科市當局和她市郊的布托佛(MKAD)的居民展開了一場充滿戲劇元素的(帳篷、推土機、防暴警察…)土地爭奪戰。Live Journal用戶Ilya Yashin,同時也是俄羅斯社會自由黨Yabloko的年輕派領袖,寫到了這個事件並發表了關於局勢可以如何避免發生的看法。這篇文章引發針對了當地官員處理作法的一連串討論。 Butovo 莫 斯科當局已經決定要將MKAD的一個小村落以高樓大廈去替代。他們打算讓當地居民住進混凝土樓房裡。但居民拒絕了,因為這代表他們得搬進狹小的、只有一個 房間的公寓,除此之外,他們在土地上的工作機會也被剝奪了(對有些人來說,這是謀生的唯一手段)。官方正準備上訴,企圖贏得訴訟後,派遣防暴警察,砸破居 民住所的房門和籬笆,銬住他們的雙手,用塑膠棍棒解決問題。 我不理解的是,將這塊地夷平後帶來的利益極高是顯而易見的,而利用這些超級利潤中的一小部分,讓當地人擁有3房,而不是單間,再給他們些現鈔,真的有這麼難嗎? 是 啊,隨便什麼事,談到錢就傷感情了,即使錢多得是。但何時這些市長辦公室的官僚才會懂得用更理性的方式解決問題呢?花點錢等於是為社會問題買了保險:抗議 集會、媒體批評、和防暴警察打鬥都可以免除。當你被強行趕出自己的家時,抵抗只是「條件反射」,哪怕你給他們看一打法庭判決都沒用。人們會開始厭惡這個政 權,社會則會給予他們同情,而不會對市長有任何體諒。 *** terika: 你 看的很開,因為你不需要去住那些2/3/4房的屋子。給那些住戶一些甜頭以保持布托佛村子那神秘的社會穩定? 這可笑極了,沒人會在這上面花錢。防暴警察便宜的多。試著從他們的角度思考吧!如果街上有個乞丐,你會給他10個盧布以避免他跟著你去你家門前乞討嗎?有 些人會,有些不會,有些人還會報警,房子的事也是這個道理。 yashin: 嗯,用乞丐來做比較不是很恰當。Butovo的居民並沒有乞討任何東西,他們只希望繼續住在他們的家裡,不受打擾。 關於問題該怎麼解決,說老實話,警力當然比較便宜,但是暴力鎮壓後官方的名聲也會大大受損。然後,政府就不管了-省長選舉已經被取消了(現在是任命制)。 terika: 官方的名聲…哈哈!你已經回答了你自己的問題。 yashin:...

21 六月 2006

改變中的印度:從Calcutta到Kolkatta還有其他許多許多…

翻譯:Portnoy 印度正在改變。 「改變」是這篇文章的主題。在印度,改變正不斷進行。我們讀到了德里、孟買、班加羅爾的改變,但是很少聽見有關加爾各答的改變。加爾各答是個很少在部落格的虛擬世界中讀到的城市。Arjit 再次拜訪了他的老家,這個地方稱作南二十四伯爾格那,他發現什麼都變了。他的家鄉現在成了擴張中的加爾各答市中心的一部分。他寫道: 南二十四伯爾格那變成了Calcutta,有了新的身份編號-700093… 只有巴士路線還是維持原樣… Rana住在新加坡,寫道他回加爾各答看家人的經驗。他的文章帶著些許鄉愁,希望能重新和他在加爾各答的妻子與兒子重歸於好,另外,他也提到這個城市對足球的熱情多麼有名。他這麼說: 我妻子會在Dum Dum(地名)等我,那兒現在稱為Netaji Subhas Chandra Bose機場,當我午夜過後降落機場後,我猜我的兒子會在機場等我,他會因此錯過一場世界盃足球賽的電視轉播。 Rana對要回家去感到非常興奮,他不斷哼唱一首克里夫理查的老歌,叫做「Traveling Light」。 克里夫理查在印度有許多歌迷。 Bishwanath Ghosh 討論了許多類的孟加立人(加爾各答是西孟加拉省的首都,來自該省的人被稱為孟加立人)還有他們對美食的愛好,特別是魚類料理。孟加立人喜歡他們抓的魚,然而Bishwanath alas 並不喜歡吃魚。他這麼說: 孟加立人喜歡吃,不,他們簡直就是為了吃而活著的。世界上其他人吃東西是為了過日子,孟加立人活著的目的則是因為這樣他們才能用吃來獎賞自己,起碼一天三次。要是沒有魚吃,他們會像是離開水的魚一樣難受:所以他們大部份時間、精力、和金錢都花在每天清晨的捕魚。 Bishwanath's blog 這篇文章剛好可以承接下一個焦點:一個集體合作部落格。這是個專門談食物的blog,You 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