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月, 2007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三月, 2007

印尼:總統學歷要求?/國會議員買電腦?

  27 三月 2007

校對:Justin 在政治圈裡,一切事物都有政治意涵,如果任何政策不符合特定政治菁英的利益,就好像有其他政治目的,近來印尼政治圈與部落客圈便出現類似情況,國會議員提案修改憲法,要求各政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至少要有學士學位,引發強烈爭議與論辯,尤其是因為前總統梅嘉娃蒂(Megawati Sukarnoputri)可能代表PDI-P政黨參選,而她即是大學肄業。 Terkini認為這項提案就是為了阻擋梅嘉娃蒂角逐2009年大選,M. Alfian Alfian在他的長篇分析文章結尾則提到,學士學位不該成為總統候選人的必要條件,因為那只會造成另一種型態的貪腐,屆時將有無數政治人物想盡辦法要取得學位,有些「劣質」大學也很願意順應「市場需求」,以「特殊行情及特殊管道」提供證書。Qui est votre也同意此項論點。 支持提案者則主張,如果學士學位已成為地方首長候選人的必要條件,這項要求也該適用於更高位階的總統候選人身上。 國會議員買電腦? 印尼國會最近打算撥款,讓每位議員都擁有一部筆記型電腦,這項話題重要性雖然不若前者,但更受部落客們的注意,至少有160篇文章都在討論此事。 焦點主要在於電腦價位與是否有其必要,每部筆記型電腦的預算約2100美元,屆時國會550名議員全都將人手一台,幾乎所有部落客都反對這項計畫,認為根本毫無必要,Just Ngeblog質疑為何政府總是輕易浪費人民納稅錢?Rahning、Pande Baik、Rihart亦有同感。

智利:總統上任一年回顧

  25 三月 2007

校對: mountaineer 巴切列特(Michelle Bachelet)是智利首位女性民選總統,最近剛任滿一週年,輿論認為這一年過得並不輕鬆,包括教育改革罷課與新運輸系統延後通車等,在社會引起兩極化反應。 EquinoXio[ES]的El Chere提出整體數據: 當一位總統的民意支持度這麼低(不到38%),在智利歷任總統之中也表現平平(以1至7分評量,只有3.8分),還得面臨各種政治(包括黨內)、結構與社會危機,究竟代表著什麼涵意呢? Andrés Sanfuentes提醒我們[ES],巴切列特在當選前便承諾人民五件事情: 巴切列特的競選政見提出五項主要計畫: 一,新社會網保障。 二,促進發展條件。 三,提升人民生活品質計畫。 四,對抗歧視與排斥。 五,以各項新公共政策對待人民。 Andrea Henríquez[ES]的想法與許多人相同,都與巴切列特所提出的五項政見有關: 2006年智利經濟成長率為4.2%,雖然創下三年來新低,不過因為全球銅價創歷史新高,使出口額持續成長。 相較於前幾任政府,巴切列特這一年讓失業率下降,而醫療、屋宅與教育投資則增加,政府也推動立法確保性別平等,也建議國會改革退休制度。 自上任之後,巴切列特在民調中獲得眾多支持,不過最近幾個月有消減的趨勢,根據Adimark所執行的民調,總統在二月間的民意支持率為49.3%。 巴切列特在這一年間,就必須處理諸多深層問題,教育制度危機演變為全國學生罷課風波、新運輸系統、誤認被拘留者(譯註:皮諾契(Pinochet)時代被拘留者的屍體指認錯誤)引發人權爭議、去年12月前獨裁者皮諾契過世,但社會大眾尚未討論皮諾契受爭議的歷史遺產,再加上數項貪污醜聞不僅造成左派執政聯盟危機,也使她失去人民支持。當初巴切列特宣誓就職時背負著極大期望,人們希望她能為智利帶來廉潔政治新時代,現在社會還在觀察,看看巴切列特能否克服過去這一年的阻礙,完成她在競選期間不斷反覆重申的五項承諾。

埃及:抗議憲法修正案/被捕部落客獲釋

  24 三月 2007

校對: Leonard 三名埃及部落客及多名抗議人士因在開羅(Cairo)集會抗議憲法修正案遭到逮捕,不過目前和其他抗爭者一樣已獲釋放。 埃及部落客兼記者Hossam El Hamalawy寫道:「El-Dhaher警局掌控凱法雅運動(Kefaya)情勢後,被捕的21名人士於今晚6點30分左右獲得釋放。」 根據前往營救抗議人士的人權律師團指出:「本來遭拘留人士在今天清晨即能獲釋,但警員刻意拖延時間,推託表示正在等候國家安全局的指令。」警方原先打算將其中兩名組織高層人犯,遣送回居住地警局處置,藉此拖延時間,幸好一些抗議人士聚集在警局門口,以靜坐方式施加壓力,並且在律師的遊說之下,事情並未發生。 「另一方面,被捕人士以絕食方式抗議,一直持續到獲釋為止。」 「大約晚間6點50分,我和友人Khaled Abdel Hamid(也是抗議人士)談話,他當時相當雀躍,並表示警方不敢捉弄居留人士,因為此事件已是人權團體、部落客及媒體的注目焦點」 遭到居留的部落客分別是:Mohammed Adel、Mohammed Taher和Mustafa Sayed Ismail。Mohammed Adel 在此揭露他在獄中遭受的折磨,圖文並茂。 El Hamalawy表示,他們正在醞釀明天的抗議活動。 El Hamalawy寫道:「國軍呼籲抗議人士一同加入在野黨國會議員在國會門口發起的靜坐活動,時間是星期三下午3點,他們要抗議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以獨裁手段通過憲法修正案。」 「今天就已經有反對黨國會議員走出國會,加入抗議行列,包括無黨籍及在野黨在內約100名國會議員,以退席的方式讓議事停擺。」 另一位部落客Alaa Abdulfattah (Ar)表示,凱雅法運動(Kifaya )在3月15日登場,目的為抗議國家黨(The National Party)強行通過憲法修正案。 Alaa Abdulfattah 認為,修憲目的是為了「確保獨裁政權得以延續、確立世襲制度以及廢除大選司法監控系統。」 居住在開羅的部落客Tom Gara坦率直言: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對穆巴拉克十分不滿。 埃及國會近日通過了憲法修正案,國際特赦組織形容該案是「1981年埃及實施戒嚴以來,當地人權衛士遭逢之最大挫敗。」 為了更清楚表示立場,國際特赦組織強調該修正案將「加深埃及戒嚴政府長期以來的濫權,並賦予當局偽造的合法性。」 圖片提供:Hossam El Hamalawy

言論檢查的三月-法國、土耳其和中國對言論自由進行限制

  21 三月 2007

原文: March of the censors: France, Turkey and China clamp down on freedom of speech 作者:Sami Ben Gharbia 譯者:abstract 校對: Portnoy 二週前,法國的部落格,同時也是歐洲主要的公民媒體部落格之一的AgoraVox警告且反對它所稱之為逐漸貝盧斯科尼化(Berlusconisation)的法國媒體,這樣的威脅來自法國內政部長兼保守黨揆薩科奇(中文/英文)對言論自由的提案(西爾維奧·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義大利前總理,透過媒體的併購及經營成功,向其集團觸角伸至金融及足球隊,後來轉往政界發展,於2001-2006任義大利總理) 昨天,法國憲法法院通過了薩科奇法案(防止犯罪的法律),該法案是將記者以為的人士拍攝及散布暴力的行為視為違法。在國會的辯論中,政府代表認為此法的用意在打擊「巴巴樂」(happy slapping)的行為,根據維基百科的定義,是一種流行的歪風,藉由攻擊無辜的被害人,並將攻擊的過程以手機拍下,於網路上流傳之行為 於是在法國,拍攝和散布暴力行為的影片,像是2005年10月至11月間發生在巴黎郊區的暴動(中文/英文),將僅限於被授權認可的記者。在此一新法律之下,任何目擊者拍下暴力行為或使該內容在網路上取得,該個人或網站的經營者將面臨五年的徒型或近美金10萬元的罰款 諷刺的巧合是,該法律在2007年3月3日公告,正好是業餘影片拍攝者George Holliday拍下非裔美國人羅德尼.金(Rodney King)(中文/英文)遭洛杉磯警察毆打(請看YouTube上的影片),而這些警察最後被判無罪後來引發了洛城大暴動 與法國空氣中的集中營相比,北韓很快就變成自由的天堂 Doug在他的部落格上這樣說 安迪卡爾門(Andy Carvin)昨天強調:「只要你迅速拿起手機拍下某人正在設定汽車炸彈,或是某人因某原因被警察以拳打腳踢,這些都會讓你坐牢五年,或是罰款近10萬美金」 大衛卡普倫(David Kaplan)說,「所以,如果你在法國做報導,你最好取得正式記者證」 我們好奇的是,在法國熱切的以「防止犯罪行為」禁止拍攝及散布手機所拍下的暴力行為,他們的下一步將會是什麼?會是禁止青年公民記者在二年前巴黎暴動(émeutes de Paris)時廣泛使用影片共享網站的行為嗎,像是YouTube或法國的Dailymotion?以及,音樂錄影帶,像是巴黎在燃燒(Paris Is Burning,請看下面的影片)會在法國被禁嗎? 法國不是唯一國家因科技的工具引發問題,而將之加以限制,且陷入爭議的困境之中。影音分享的劇變也使得公民記者成為可能。英國前內政部長史卓(Jack Straw)公開支持對影音共享網站YouTube管制的計劃,他說:如何更適當管理這些影片是一個很嚴肅的議題 而就在昨天,土耳其最大的通訊服務提供者土耳其電信(Turk Telekom)在法院的判決在YouTube上散播的一則影片明顯的有污辱土耳其現代化之父凱末爾(中文/英文)以及土耳其人民後,遭到封鎖。儘管事實上這則被指控的影片在法院判決前就已從該網站移除,網站還是遭到封鎖 引述土耳其電信負責人Paul Doany的說法:我們並沒有任何立場說明YouTube所做的,是否有污辱之意,或到底是對或錯。當使用土耳其最主要的網路服務供應商的網民試圖進入YouTube時,會發現這則訊息:根據伊斯坦堡第一刑事秩序法庭於2007年3月6號所做的2007/384號決議,www.youtube.com暫時封鎖 Mert Maviş說:「我很遺憾我的國家因為如此的言論管制而遭致惡名,但我很樂意向如此的管制進行抗爭。我目前在土耳其經營部落格網絡(最大且唯一),我們將展開活動在部落格上寫下對此一管制的反對直到當局改正這個大錯誤」 根據路透社的報導,伊斯坦堡法院在YouTube移除了被指控污辱凱末爾的影片後,對封鎖該網站做出第二次裁決 在另一個大陸,這次中國似乎封鎖網路日誌及部落格平台Livejournal...

尼泊爾:特萊地區動盪與過渡政府

  15 三月 2007

校對: Justin 尼泊爾南部平原特萊地區的爭議至今未解,「特萊人權論壇」曾在當地南部發起最大規模抗議活動,要求政府提供平等機會與社會地位,近來又再度開始發動罷工。 部落格Democracy for Nepal的Parmendra Bhagat認為,取消2月7日抗議活動是一大錯誤,當天由於政府同意制憲會議內將有49%的代表來自特萊地區,於是臨時取消抗爭計畫。 決定取消2月7日特萊抗議真是大錯特錯,該組織根本沒有明確訴求,他們當下應堅持要求內政部長辭職並組成調查委員會,否則就要持續罷工,但最佳時機現已流失。 Parmendra Bhagat主張抗爭行動要持續下去,直到政府答應並落實所有要求,他一方面批評媒體對此事報導不足,另一方面譴責某位少數團體領袖反對罷工。 特萊罷工事件不僅失去了時機與動力,也招致阻礙交通運輸與商務往來的批判,United We Blog的Dinesh Wagle便提及反對罷工的情況。 特萊人權論壇雖發出各地罷工令,但當地多個地區都未跟進,不過東部仍有部分地區受罷工影響。 毛派由叛亂團體轉型為政黨組織,目前準備加入政府運作,尼泊爾部落客十分關注這項議題動態,他們相信毛派進入政府是和平進程一大進步,也會讓新尼泊爾的夢想又靠近一些。 Dedicated to Daniel Pearl的Ghanshyam Ojha認為過渡政府愈早成立愈好,但他也憂慮毛派可能持續使用暴力: 我強烈主張過渡政府應盡速成立,但毛派份子應先發表聲明,公告他們將停止所有暴力活動,包括妨礙其他政黨運作,毛派也不該再持武器公然示眾。 Ghanshyam Ojha在一篇文章內,描述他與毛派最高領袖普拉昌達見面的過程,內容好像電影一般,當然也反映出毛派在尼泊爾運作的情形。 Hamro Blog的KP Dhungana認為過渡政府組成推遲有六點原因: 1. 並非所有人都相信,毛派份子已將武器全數交給政府管理。 2. 其他政黨害怕毛派加入政府後,會繼續原有的革命行動,這對其他政黨相當不利。 3. 美國不希望毛派加入政府,故處處阻撓。 4. 部分毛派領袖不同意加入政府,主張國家正式公告改為共和制才是解決之道。 5. 毛派要求在內閣擔任部會首長,但談判無法取得共識。 6. 毛派依然暴力。 另一方面,Deepak’s Diary的Deepak Adhikari則寫下尼泊爾青年如他,出國尋找未來的感受。

馬達加斯加:經濟發展與環保

校對: Leonard   感謝Tattum提供圖片。 最近一則新聞標題引起環保人士及馬達加斯加部落客廣泛討論。泛非洲採礦公司(The Pan African Mining corporation)在馬達加斯加南部開挖新礦場,許多環境保護團體認為,此舉將對當地居民及區域生態系統造成嚴重傷害。 雙方衝突還延燒至一部名為『少管「礦」事』的紀錄片,該片是由採礦公司出資拍攝,內容譴責環保人士阻礙當地經濟發展。 Harinjaka強調: 至今看過這部紀錄片的人並不多,我也沒看過。這部紀錄片僅僅是在無理取鬧,竟然將馬達加斯加等國家的貧窮問題歸咎在環保人士身上。馬達加斯加內不是很多法籍環保人士嗎?,但他們至今仍對此事不置可否,是因為這部電影還沒在法語系國家上映嗎? 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的論戰由來已久,馬達加斯加尤然。部落客Tattum不禁思索,難道兩者關係真的水火不容嗎?她在生態與觀光一文提到解決方案? 為建立互依永續的觀光業,應該: -遵守共享原則。 -加強當地民眾及觀光客重視此項議題。 -依據互助模式。 -由當地民眾管理。 -追求共同利益。 Tattum不忘提到馬達加斯加面臨的難題: 人們總愛談馬達加斯加的生物多樣性及物種繁多,卻忘了該國嚴重貧困,為保護棲息地,1800萬居民卻得另覓其它維生方式。 那麼,是否有兩全其美的方法? 部落客Aiky認為活絡的精油市場為解決之道: 精油業逐漸在馬達加斯加嶄露頭角,過去五年來,出口產量及產值持續成長。現在只要提到精油出口,幾乎就會想到馬達加斯加,特別是尤加利、丁香堅果及羅文莎葉這幾類精油。 Tsara Ketrika公司參與一項聯合國發展計畫,打算將馬達加斯加當地餐館改為連鎖方式經營,不但能夠促進經濟發展,又不會危及當地傳統生活方式,部落客Nivo對此十分贊同。 我並非認為其他想法過於天馬行空,不過此一構想實在引人入勝,這項原創計畫不僅建基於現有架構,還能同時將馬達加斯加市井文化的根本推展出去。 遺憾的是有些計畫收效不如預期,部分馬達加斯加部落客直言某些計畫根本是亂來: 1) Ravalomanana總統計畫發放收音機給農民,部落客Madagascan認為這項方案毫無意義。 麻省理工學院計畫以低成本製造筆記型電腦(1台售價1百美元),將嘉惠許多發展中國家學子。該計畫名稱為OLPC,意為每位學童均有一部筆電,[…]究竟馬達加斯加要實施OLPC計畫還是發放收音機呢? 2)部落客Many則不滿馬達加斯加販售淡水給其他國家: 是我的幻覺嗎?上週二政府竟然同意簽字,將Mananara河水源出售給波斯灣國家。 最後换個主題,Ikoza以幽默筆法諷刺化妝品業者挽救瀕臨絕種的植物: 謝謝你,香奈兒… 沒錯,我們欠香奈兒太多了,貴公司先前為研發新型抗老化面霜,在此尋覓一種富含抗氧化成分的香草,同時挽救此類瀕臨絕種的植物。另外,我們也感謝貴公司那些有錢且忠實的客戶,由於他們為了對抗臉上歲月痕跡,香草蘭才不至於滅絕。

加納:獨立五十年的幾個觀點

  9 三月 2007

原文鏈接: Ghana: Perspectives of Ghana at 50 作者:Emmanuel.K. Bensah 翻譯:子謙 校稿:mountaineer 像大多數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一樣,加納人使用英語,不僅是作為通用語言,而是作為官方語言,英文比其他地方語言以及方言都還要強勢,全國各處都是講英文。因此,有些加納的(年青)人可能在說起本土話的時候不大流利,也是意料之內。 Ghanablogs.com的Maximus從自己身上就體現到英語在自己的文化中是何等根深蒂固: 我愧對我加納人的身份。為什麼?因為我的英語比我的母語(特維語 Twi)好,我的英語讀寫能力都比我的母語強。很悲哀是罷。你還要知道另一個丟臉的秘密的嗎?我出生併成長於大阿克拉地區(Greater Accra Region),但我卻不會格語(Ga)是的,你沒有看錯。不要擔心,我的家人和朋友們都為此而取笑我。我可以歸咎於教育系統和其他人,可是第一個應該責備的該是我自己:我應該在上語文課時更專注些。 另一個溝通的挑戰來自那可惡的、很差勁的、領導全國的移動通信服務供應商Areeba。對此,GhanaConscious 的Abocco寫道: 有趣的是,Areeba繼續佔據了大部分的市場,幾年前的宣傳和營銷投資已經取得回報:Areeba就是最酷最時尚的電訊 服務。 加上網內通話比網外通話便宜,Areeba的芯片就成為所有人的必然之選,因你的朋友都用它。他們擁有最差的網絡卻無意改善,反而專注於為了令服務更顯 「吸引」而贊助娛樂活動和加入更多的宣傳。 他認為,儘管Areeba有他們的問題,另一家服務供應商Kasapa的市場份額卻少得可憐。雖然擁有最好的技術(CDMA),因為手機外形「醜陋」,他們遲遲不能趕上Areeba的市場佔有率! 同時,隨著愈來愈接近三月六日的50週年紀念(譯註:加納於1957建國,今年是建國50週年),可以期待會有許多慶祝活動,加納的部落客紛紛發表意見。Emmanuel Okyere就率先評論加納總統John Kufuor在兩週前發表的國情咨文。演說中,經濟表現及通訊科技兩大主題最能觸動他: 今天通訊技術革命是從根本上改變了世界的運作模式,並降低生產的邊際成本、提高各行業的生產力。政府將繼續把重點放在通訊技術,以其做為國家經濟轉型的基礎。 為確保每個地區都能連接上高速網路,在全國各地普及和推廣包括遠程教育和遠程醫療等通訊服務,政府已經從中國政府取得3000萬美元優惠貸款,以興建一個全國性的光纖通訊骨幹。 Luke在I'll Alight at This Thing (Luke in Ghana)中則描寫了離開兩個月後回到加納北部首府塔馬利(Tamale)後所看見的變化: 現在比較大的街道上都有路牌,寫著我從前不知道的名字。然而,「Tamale」這個字以顏色字寫成,「Tam」是藍的,「ale」是紅的,帶點啤酒廣告的味道。 市中心的大街被「反擁擠」了:所有本來設在街道旁邊的,以棚子撘建的小貨攤都被清理出來。顯然他們是被移至鎮上兩個衛星市 場去 了。我不知道當中細節(似乎沒有人知道),而我懷疑這些衛星市場的成效。市中心的大街是這個城市的一個主要商業樞紐,我擔心把這些商家遷出會對他們的生意 帶來重大的打擊。 盛讚加納人「無與倫比」的溫情是唯一沒有改變的同時,他半帶矛盾地為塔馬利的這些改變辯解道: …一切似乎與加納獨立50週年有關:今年3月6日標誌著加納脫離英國統治,獨立50週年(加納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中第一個獨立的),這當然值得慶祝,美化工程正在全國各地展開。 加納也將主辦2008年非洲國家杯:一個非洲國家的足球杯賽,所以新的球場現正在興建。 這兩個事件的確令人振奮,但我依然懷疑這些準備工作對塔馬利人民做成的傷害是否比獲得的利益多。 一個鮮有議論加納事務的部落格EU Referendum(譯註:該部落格主要討論與英國相關事務),卻從一個折然不同的角度評論加納的獨立。該部落格主編Szamuely Helen論及首任總統Dr.Kwame Nkrumah的下台,但卻避而不談當地某些人與美國中央情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