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四月, 2007

29 四月 2007

伊朗:不分男女老幼的婦運

校對:Leonard 伊朗女權運動者已發起許多活動,如「百萬連署要求修改歧視法運動」,並組織和平的反歧視活動,其中部份女性遭逮捕並被送進監獄數天至數週不等,伊朗女性持續奮鬥追求公平與自由,感謝一位攝影部落客Kosoof,我們能從過去兩年的照片中,發現女權運動的重要時刻,在此挑選五張照片來顯現「抗爭不分男女老幼」,我們見到年長與年輕的男女參與示威遊行,同時也見到女警鎮壓女權運動者。

28 四月 2007

伊朗:專訪Digital Kalashinkov

校對:mountaineer 在Digital Kalashinkov這個部落格中,我們發現了有趣的故事和照片,反映著當地的社會和政治。在一篇最近的文章中,作者Bahman Hedyati比較了以德黑蘭的商店櫥窗為題的一些照片,從中觀察到,就連在伊朗首都商店櫥窗中的人體模型也超現實地包裹著頭巾。 請介紹一下你自己以及你的部落格 我是來自德黑蘭的Bahman Hedyati,四年前開始寫作自己的文字及相片部落格Digital Kalashinkov。在其中的照片,幾乎都由我自己所拍攝。所謂的攝影風格乃是集中官方媒體不感興趣報導的主題和事件。我選擇Digital Kalaeshinkov作為部落格的名稱是因為我經常感覺到我所做的就像是手持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Kalaeshinkov,俗稱 AK-47步槍)作射擊。射擊、打獵和攝影之間有幾分相似之處,特別是在伊朗,攝影師經常面臨危險。 當然,AK-47步槍是紅軍最喜好使用的武器,但請別認為我是一個共產主義者。我真的不喜歡他們,且我自己的政治傾向偏右。 對記者而言,部落格的附加價值是什麼 當記者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作,由於他們成為自己媒體的所有者,會察覺到文章的重要性和影響。和閱聽人直接無中介的接觸、述說被邊緣化的新聞和新聞沒有說出的故事、有機會去捍衛自己的觀點,這些附加價值使得記者樂於編寫自己的部落格。換句話說,正如同深深吸進一口充滿自由的感覺。 你如何看待伊朗部落格近年來的發展 部落格逐漸的穩固其作為新聞和分析來源的地位。網際網路在伊朗不再只被視為一種娛樂的工具,網路中的特殊觀點也越來越引人注目。政治性的部落格在伊朗不時的超越它所被期待在政治圈中發出的影響力。一些政治領導人像是內賈德(Ahmadinejad,現任總統)察覺到人們對官方媒體的厭倦,於是轉往部落格去找尋機會。一些部落格,像Mohammad Ali Abtahi(伊朗前副總統阿塔西,改革派政治人物)的部落格Webneveshteha儼然己成為一個政治資訊的來源。 當我們進到你的部落格時聽到軍隊進行曲的聲音 如同你所知道的,伊拉克前總統海珊在1980年對伊朗發動攻擊,隨之展開了長達八年的兩伊戰爭。我出生在戰爭開打的二天前。對我這個世代的人來說,這場戰爭已經成為一件懷舊且永存於記憶中的事件。我的興趣之一是關心戰爭的社會、文化和政治面向,這些戰爭像是兩伊戰爭,越戰和二次世界大戰。你所聽到的是德國的軍隊進行曲,在兩伊戰爭我軍勝利時電台上經常播放。這只是懷舊的感覺而已,別把它看的太嚴肅。 部落格在我們的社會中占有什麼樣的位置? 部落格是伊朗最自由的媒體,在社會中有它們自的的位置。部落格一直的在擴展它的範圍...改革派的政治人物認為部落客有其重要性。而保守派的政治人物也漸漸的發現成為這種新興媒體一部份的重要性。當然,部落格及部落客也有著許多敵人。 有其它的想法要和我們分享的嗎? 我認為,如果來自世界各地的部落客討論著同樣一個議題,這樣一來,部落客們關注的焦點和想法就可以相互溝通。如果世界傾聽部落客發出的聲音,那會是很棒的一件事。部落格圈有著一個非常有趣且複雜的特性,而這可以成為21世紀重要變化的來源以及世界上柔性力量(soft power)的構成要素之一。

26 四月 2007

葡語系部落圈報導東帝汶的第一輪選舉

校稿:chy7211  “你投票給誰?” “我不會說的…” “為什麼?” “我才不笨…”東帝汶正舉行它成為獨立國家後的首次全國選舉,目前的投票統計顯示:為了決定下屆總統有舉行第二輪投票的必要。先前於四月九日舉行的投票在計票過程中產生某些令人困惑的問題,這對一個先前沒有選舉經驗的國家來說是可預期的,較意外的是國家選舉委員會(CNE)發言人馬帝諾‧古斯芒(Martinho Gusmão)神父依序以四種語言發佈記者會 — 德頓語、葡萄牙語、印尼語及英語,在以個人身分對選票處理的不合邏輯結果表達質疑並提出強烈關切後,古斯芒神父遭免職並由其他官員發表聲明。葡萄牙語的消息來源報導: 東帝汶國家選委會(CNE)在完成選舉報告分析及排除無效投票後,今天將宣布四月九日總統選舉的暫定結果,包考地區(Baucau)所統計的誇張投票數被認為是在一小選區Vae-Gae的紀錄有技術錯誤,在東帝汶選委會(CNE)發言人馬帝諾‧古斯芒神父暗示確實存在‘不合邏輯’與‘無法解釋’的情況後,隔天選委會主席Faustino Cardoso解釋:檢閱報告及判定705個地區無效票數的程序已於昨天當地時間早上四點三十分結束,這是一段‘漫長且小心翼翼的’過程,由於技術錯誤阻礙了許多地區的選票計算與紀錄… 官方將於週五發佈第一回總統選舉的票數總計,第二回則預定在五月八日。 “東帝汶今日發表暫定結果”引自部落格Timor Online 東帝汶正歷經某些錯綜複雜的時刻,在這(仍然)是葡語系的國家,選票增加的奇跡有了新的解釋,難以明白發生什麼事,不論是來自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或來自歐盟(UE)的國際觀察員,在星期一三五有一個解釋,而在星期二四六又有另一個解釋;這是如此的巧,當他們發覺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Fretilin)的候選人盧奧洛(Lu Olo)將會是第一回的贏家時,問題就開始了,巧合… 事實是隨著計票過程展開,漸趨明朗地,古斯茂(Xanana Gusmao)與霍塔(Ramos Horta)企圖給予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致命一擊的最大目標已完全失敗;我不知道這對東帝汶的民主是否好,我所知道的是盧奧洛的最終勝利使澳洲人如鯁在喉,而這是澳洲政府絕不接受的。我為我的坦白致歉,但對我而言,越讓澳洲人難受越好。 “澳洲製造混亂打擊東帝汶”引自部落格Alto Hama 與所臆測相反,包考地區(Baucau)並未有選舉舞弊;最終在一個登記6萬一千個選民的地區並沒有30萬票,雖然我不明白疑問是什麼,因為登記在任一地區的東帝汶選民可自由地選擇在任何地方投票,事實上所發生的只是邏輯謬誤,稽核員僅計算各地區的選民數量,而沒有將這些票分配至投票人的識別區,‘因為缺乏合格的人力資源而導致計算錯誤’真是過錯,但這些是可使南方鄰國驚恐的錯誤,而當他們驚恐時… 雖然查核結束但仍未有最終結果,他們是在等待五位候選人即將向上訴法院提出可能的控訴形式化嗎?他們是在等待澳洲人許可嗎?一定不是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之一… “最終沒有任何舞弊”引自部落格Pululu 事實上,這個世界最年輕的國家可能已明白要為這次就職選舉經驗做更好的準備,在一個受文化上、語言上及政治上的隔閡動盪的國家裡,縈繞著初次投票程序與計票的不確定因素必定對進行過程帶來額外的不穩定性與不確定性。 有些人認為星期一的選舉是成功的,就此來說,只有選舉期間相對平靜是如此。因為假如我們檢視其他方面,我們不能不誇張地說這次的選舉是場真正的慘敗,有這麼多來自各方面的異常、失敗、矛盾、抱怨及抗議而無任何可行的解決方法:...

25 四月 2007

黎巴嫩:猶記內戰

校對:nausicaa 1975年4月13日為黎巴嫩內戰開戰日,戰火蔓延15年,至1990年簽署塔伊夫協定(Taif agreement)正式結束,超過15萬人死亡,數十萬人受傷或流離失所,國內幾乎每個人都受到影響,本地團體與組織以各種活動紀念這一天,不僅提醒人們戰爭的傷痛,也希望憾事不再重演。由於今日國內各政治團體關係緊繃,猶如七零年代開戰前情況再現,使這些紀念活動益形重要。 以下羅列部分討論與提及相關問題的部落格文章。 在這篇文章中,Blacksmith Jade提及有篇報導訪問三位目前的領袖,他們在內戰期間都是武裝份子領導人,這份報紙詢問他們是否對戰爭期間行為有所懊悔與歉意,三人除捍衛自己的立場外,他們的回答也相當有意思,或許也能從中揣測不久的將來可能發生什麼事。 部落客Sietske in Beiroet提到貝魯特最近出現一個團體,自稱為「黎巴嫩女性公民和平組織」,並張貼她們所散發的一張傳單內容,其中呼籲女性盡力阻止暴力重現,她也提到黎巴嫩人如何稱呼這場內戰: 黎巴嫩人使用阿拉伯文交談時,總是以「那次事件」稱呼,「內戰」是西方所創造的詞語,城鎮內或許某個地區有戰火,但其他地區依然生活如常。 在這篇文章裡,Courtney C. Radsch論及內戰的起因,也呼籲領袖努力避免內戰再起: 4月13日是黎巴嫩血腥內戰開戰32週年紀念,讓這個國家不再是中東巴黎,而是受宗教暴力摧殘的烽火之地,美國與黎巴嫩的政治人物應在這天反省內戰的前因後果,並學著記取歷史教訓,以免現今緊張的政治局勢再度引爆戰火,也要努力讓伊拉克內戰不會如黎巴嫩當年一樣漫無止盡。 Skylark[AR]張貼一首詩,其中告誡人民挑起戰端前因謹慎三思,他也貼出貝魯特在內戰中的情景照片,並提供更多照片的超連結。 M Barbay則提供長14分鐘的影片,回顧過去卅年的黎巴嫩歷史,希望尋求終結戰爭再來的方法。 Angry Anarchist則提出看待戰爭的不同觀點,她首先指出: 內戰爆發已屆32週年,但所有戰犯、軍隊、屠夫仍逍遙法外,更糟的是,這些人有很多都控制了政黨與政府部門。 她之後認為: 我們應摧毀內戰神話,不只是要拆解,而是要摧毀,儘管歷史經驗已為明證,有些人仍堅持姑息態度終究能拆解這項神話,但這只會鼓勵人們討論內戰,進而再度發動內戰,且對外只會重覆同樣的、與自身立場一致的官方說法。 除此之外,MFL也寫下一篇文章,總結其他人總結的任何內戰引爆原因,其中也包括黎巴嫩內戰,或者是部分黎巴嫩人口中所說的「那次事件」。

23 四月 2007

摩洛哥:「摩洛哥之心」與最近多起爆炸案

校對: Leonard 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摩洛哥之心」,引起摩洛哥部落圈熱烈討論。費斯(Fez)約有1百萬人口,是摩洛哥最精華的城鎮,當地還有一座歷史悠久的世界知名大學──Qarouyine大學,然而隨著國家經濟快速變遷及發展,費斯居民似乎被遺忘了。 居住在費斯的一名外籍人士在部落格Everything Morocco上寫道:「在西元2007年的今日,費斯的貧民窟稱號,可說是名符其實,當地居民生活困苦,勉強餬口維生。」 The Morocco Report的taamarbuuta質疑費斯的城市獨特性,並表示:「表面上費斯似乎是全球化浪潮中的一顆寶石,但該城吸引觀光客的特色在哪裡?」(The Morocco Report及The View from Fez 分別發表了The soul of Morocco?與Fez versus Meknes – ‘tourist -pouncing Fassis?反駁紐約時報報導,且鼓勵美國當地讀者到費斯親身體驗。 Morocco Time部落格版主Liosliath也不贊成將費斯冠上摩洛哥之心的稱號,並表示:『除了主要觀光景點之外,該國仍有許多具有摩洛哥「特色」的地方。』...

20 四月 2007

孟加拉:發展困難重重

譯者:chy7211 孟加拉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稠密的國家之一。Bideshi Blond 提供相關的統計數據證明這件事。作為一個開發中國家,在有限資源下要帶領這個國家前進極為艱難。 怪不得許多發展行動是由政府單位及NGO團體引領的。但有許多人仍試圖克服、排除萬難協助孟加拉解決它的問題。在此我們提供你一些致力於發展的工作者與人權行動者-即透過部落客眼中的一些尋常百姓力量。 Morris the pen寫Khokon,一個孟加拉志工爲了窮人們設立的開放空中學校,並且並無任何機構性支援。 “為什麼我們應該乞求?我們難道無法回應我們自己的需求嗎?”一些善心支持者有時提供書跟食物,並受回報以感謝之情意。一個日本義工時常在課堂上協助。但這並非一項依賴慈善捐助的創業行為:它靠自己覓得它所有的需要。的確,Kohkon顛覆了許多NGO組織優先考量的事。「我比較想稱此為”NPO”(Not-for-profit organisation,非營利組織)」、「我需要一個標誌、一間有空調的辦公室以及一台吉普車?」 Tom在孟加拉Barta裏深入探訪孟加拉的人力車車夫處境,他發現: 「人力車在孟加拉是無所不在的:他們充斥在街道上,載著二至三名乘客、冰箱、塑膠花、食物(活的或死的)、以及任何能被擠上那小塑膠坐墊的東西。各種不同形式的人力車在南亞或東南亞隨處可見,但在孟加拉他們真的太過火。新式人力車披著鮮豔裝飾、飾帶、鈴鐺,並掛著畫有清真寺、百合、演員、老虎及未來城市的畫作。然後他們密嵌在城市鄉村裏,成為主要的交通運輸模式-在孟加拉所有旅次的57%是以人力車進行的。拉人力車就已佔了全國國民生產毛額6%之多。一千四百萬人(總人口的10%)賴此營生,尚不計他們所需豢養的家庭,而且目前光在達卡(Dhaka)就有800,000名人力車夫。然而,人力車夫某些程度是社會地位最低的。」 Tom參與了一個小型的倡議型計畫,這個計畫設計係針對普遍對人力車夫的社會態度,及直接培力車夫接觸政治決策者、公共領域以伸張他們的權益–應是有尊嚴、受尊敬的工作。 新聞記者Tasneem Khalil在他的部落格裏報導了一篇驚人的故事,是關於孟加拉的Modhupur當地的Mandi村和Koch村: 「這是一個關於孟加拉政府如何透過他的森林部,將他的國家裡少數民族人種最多元豐富的村落輕易視為可有可無的負累對待。這是個關於亞洲發展銀行以及它的邪惡巒生子世界銀行,以發展之名透過金融財務計畫行大量破壞之實。這是一個有關多國化學科技廠商如Syngenta,Bayer和ACI如何行銷致死毒藥給那些無意識農民的故事。這是一個有關牧師們與先知們,如何對於Mandi人被奪走的特有認同,展開一個文化侵略之戰。這是一個關於孟加拉空軍每日在Modhupur無節制轟炸行為,威脅到此區生態生活的故事。 而且,這是一個關於抵抗的故事,述說Mandi村的Adivasis人(當地原住民)如何遭受文明之手多年來的迫害,而今他們堅持了下來且試圖扭轉情勢,拼命地想令他們這毫不關心的國家聽到他們的聲音。」 BNWLA Hostel Appeal部落格提到它致力於成立基金獎勵音樂表演及個人貢獻上。目的是為了建立一個庇護所: 「它將包含一個青年旅館、學校、訓練中心及遊戲區,收容那些被欺侮、搶奪、人口販運、奴隸化及化學攻擊的倖存者,以及罹患HIV及AIDS而被遺棄的人們與嬰孩。這個青年旅館目的是透過與社會互動接觸,協助人們在一個安全環境下自創傷中復元,並且對於未來再度有了希望。」 Back to Bangladesh部落格的尤里西斯讚賞孟加拉的年輕人在板球或攝影裏所創造的差異感。問題在於這裡的文化有種歷史性的傾向是朝向年老的、步向過往的。但他的結論是「孟加拉的未來洋溢著希望」。

15 四月 2007

台灣:部落客搶救樂生療養院的後續行動

原文:Global Voices Online » Taiwan: Bloggers’ Further Action on Saving Losheng Sanatorium 作者:PipperL 譯者:PipperL 如同在之前文章裡所提到的,在台灣部落圈中,正興起一股搶救樂生的討論與行動。如今,整個事件已吸引到更多的關注,包括主流媒體、大眾、與政治人物。 部落客的行動: 除了在部落格上討論與串連之外,幾位部落客決定在真實生活中採取行動。

13 四月 2007

烏克蘭:下注尤申科

校對:Portnoy 3月31日,數萬名民眾參加烏克蘭首都基輔兩場大型集會,總理亞努科維奇(Victor Yanukovych)與政治盟友帶著人民前往歐洲廣場,抗議總統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打算解散國會;尤申科的支持者則群聚在獨立廣場,大聲支持總統的強硬決定。 4月1日,基輔一切平靜無事。 4月2日,尤申科正式宣布解散國會,並指控亞努科維奇奪權,執政聯盟則決定違抗總統意志,國會隔天仍正常運作。 人們都在揣測,目前情況將會如何發展下去,而預計於5月27日舉行的國會大選又是否如期舉行。不過烏克蘭民眾似乎早已習慣這種未知,畢竟不到最後一刻,沒有人知道總統與總理會否達成協議,就算最終協議是成真還是破裂,人民也不會太意外。 烏克蘭記者Andrey Chernikov提及[RUS]有關下注在總統身上的風險: 政治算計 我有些政治預測能力,不過在下賭注時,我不會參加國會是否將解散的賭局,因為尤申科是個難以預言的人物,我無法分析影響他做決定的因素,如果下注只會輸。 有趣的是,國內確實有相關賭局[RUS],由Georgiy Gongadze成立的熱門新聞網站Ukrainska Pravda論壇中,三位成員因尤申科的頑強決定而贏得10美元,還有兩人獲得20美元,押注總統不會解散國會者賠了40美元。 類似賭注,但有點不太一樣,在Ukrainska Pravda論壇裡還進行了一場民調[UKR],詢問讀者是否支持總統,154名參加者中,132人回答是,13人回答否,9人表示根本不在乎。 VERBICKY:所以我們要支持他,讓他對我們失信,又在復活節前夕撤回決定? Kram:是的,但就連在昨天,我都沒想到我會這麼決定! Matroskin:否,難道這是他當總統兩年來,第一次堅定的決定嗎? unika便對國會重新選舉有些質疑,她指出,尤申科就在4月2日滿月出現後不久,正式宣布解散國會,她認為滿月只會讓心理疾病者更加嚴重,不過她也嚴肅地表示: 他們可以再舉辦十次選舉,但結果都會是雙方平分秋色,無論人們樂觀或悲觀都明白這種情況,所以為何還要花這些錢、麻煩人們離開工作崗位、讓政府癱瘓呢? 也有些人同意尤申科的作為,例如skylump寫道[RUS]: 萬歲,我好高興,尤申科終於跨出有尊嚴的一步,我依然樂見國會解散,因為我們要教教這些菁英什麼是民主,不管是歐洲過去的斷頭台或是烏克蘭過去的釘刑,都已不符合時代潮流,現在我們要讓他們重新洗牌,或者在多次選舉中讓菁英們破產,至少得讓他們懂得一些事情。

12 四月 2007

伊朗:另個角度探看英軍人質事件

校對:Portnoy 伊朗軍隊於3月23日於波斯灣逮捕15名英國海軍,這起英伊海上危機也成為國際媒體焦點,英國與伊拉克政府均表示,英軍當時是在伊拉克海域執行日常船隻管控工作,不過伊朗政府認為英軍已越界進入該國海域。 自伊朗電視台播出一段畫面,其中一名英軍Faye Turney頭戴面紗,並讀出一封道歉信,為違法進入伊朗海域致歉,這場危機也因此進入另一個層次,各位可從這裡的相片追蹤事態發展。 有些人以漫畫記錄此次事件,許多人則用文字書寫,還有些人的作法極具創意。 道歉畫面似曾相識 部落客Haji Kensigton[Fa]論及這封道歉信中對戰爭的批評,他質疑,哪位英國人會相信,自己的同胞在軍中服役近十年,到伊拉克作戰也近四年,卻會在短短六天內由衷改變對戰爭的看法? 他也語帶諷刺地表示,讓真主黨學生團體處決這些海軍,可能還比強迫海軍寫下道歉信人道一些,他在文章結尾仍然諷刺地說,請處決海軍,再叫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自己寫道歉信。 Azarmehr提醒我們: 自1979年伊斯蘭政權在伊朗執政後,我們便已習慣在國營電視頻道裡,看到異議份子、反對黨或在政府失寵者為自己所犯的「罪刑」致歉,由於太過頻繁,一般伊朗民眾已不相信這些畫面,我對這位英國女兵自願寫信、自願戴上頭紗這件事也持同樣的不信任 伊朗得付出龐大代價 Jomhour[Fa]認為,伊朗外交與政治似乎已受喜好冒險的軍方人士把持,也覺得此事必已獲總統允許,他還提到少數真主黨學生團體在外交部的遊行,學生們要求伊朗與英國斷絕外交關係,並將這幾名英軍送交審判: 伊朗安全人員常鎮壓女權人士、教師或勞工的和平遊行,但對這些學生卻毫無動作,人們說這些學生的主張實在太過激進,連傾向基本教義派的Fars新聞頻道都未播出。 Omid Memarian[Fa]表示,他不知道這起事件為何發生,但西方媒體的報導只會讓許多聲音認為伊朗不該當絆腳石,必須被好好控制。他也指出,許多人將此次經過與1979年的美國人質危機相較,當時伊朗政府挾持美國外交人員長達444天。 是陰謀,還是失去理智? Karriz[Fa]則提到網路社群最喜愛的陰謀論,他說有些人認為,這可能是英軍為展開軍事行動,故意設下的陷阱,英國平常會要求聯合國譴責伊朗嗎?他也指出,43%的英國民眾支持以軍事行動救出被捕英軍。 Mr. Behi表示,各國政府都不期待對方能接受自己的說法,伊朗長期為了邊界位置與伊拉克及科威特爭執不休,他也認為無論是英國與伊朗政府皆不夠理性。 是間諜嗎? Shahrah Edalat[Fa]指出,英國一直對伊朗懷有敵意,也質疑為何前任改革派政府幾年前決定重啟英國駐伊朗大使館,Edalat指稱英國外交人員時常成為間諜,故現任革命政府應結束兩國外交關係。

11 四月 2007

伊朗:串連醫療世界與新年反省

校對:Justin 透過相片、圖像與文字,伊朗部落客提供各種資訊、意見與議題討論,但部落客的功能不止於此,有時他們會發起不同的計劃,讓世界變得更好,伊朗裔的美國籍部落客Paris Marashi公布一項計劃,促進伊朗醫療人員能與全球同業聯絡往來。 Paris Marashi在部落格Sounds Iranian裡,詳述名為「伊朗醫療研究聯繫」的計劃內容,希望建立一個社群入口網站,讓伊朗與世界各地的醫療人員能夠在此接觸。 她希望如此能協助醫療教育者、專業人士與研究人員,在此分享研究報告、相互學習與策畫活動,並且讓伊朗與其他地區的醫療工作者擁有串連的管道: 我所認識的醫師與研究員中,有些人都與伊朗有所合作,也有意建立一個空間相聚、聯絡與交換資訊與想法,因此我架設了這個使用測試站,我希望看看不同的工具能如何創造更多跨文化交流,我會不時更新我的論文頁面,各位也可以來看看詳情。 尤其此刻伊朗因為核武危機,遭受國際社會孤立,顯得Paris Marashi的想法格外有意義。 受苦的勞工與停滯的經濟 伊朗民眾在春天初至之日慶祝新年(Norouz),許多部落客趁著季節轉換之際回顧過往一年,並討論社會面臨的各種困境,也包括核武危機的後續效應。 Kargar[Fa]認為今年和往年一樣,勞工都難因新年而開懷,因為不斷面對來自資本主義政府的強大壓力,孩子都在等著新年禮物,但多數藍領階級家長根本買不起。Kargar也提到,三月間有教師曾遊行要求提高薪資,至今還有數名教師身陷獄中。展望來年,Kargar覺得勞工生活肯定很難過,也會有更多爭取勞工權益事件發生。 改革派的前國會議員Ali Mazroi[Fa]指出,伊朗核能政策已使國家經濟停頓不前: 若重省過去一年,多數伊朗人都感到相當辛苦,我強調是「多數」伊朗人,因為還有少數群眾用盡一切代價也要發展核能,甚至不惜損及日常生計,這些人通常都是掌權者,所以不用煩惱下一餐在哪裡,他們希望讓外界認為,全伊朗民眾都相信「核能是我們不可剝奪的權利」,所以政府刻意壓制伊朗人民的其他要求與需求。 Ali Mazroi還指出,政府並未改善伊朗民眾的生活,尤其貧民仍舊困苦,過去一年以來唯一的正面改變,只有政府舉行的地方選舉。 Jomhour[Fa]則表示,今年伊朗人或能擁有和平非暴力的一年,反對一切戰爭,並試著與他國和平共處。 大自然悲鳴 Animal[Fa]提供對去年的分析,認為政府忽視環境與自然議題,他說前總統卡塔米(Mohammad Khatami)在位時,環境總是政府第二或第三優先要務,但現任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執政後,環境政策已落居第15位至第20位。 他表示,伊朗今日最嚴重的環境問題包括自然公園與森林的毀壞、大城市與河流的污染,以及對瀕臨絕種動物關注不足。 「伊朗人的生活方式」...

5 四月 2007

阿拉伯:控告部落客已成流行趨勢?

校對: Justin 一名阿爾及利亞官員控告部落客Abdulsalam Baroudi,指控其文章涉嫌誹謗,這也是該國首度有部落客因網路言論而吃上官司。 Baroudi對此相當冷靜,認為不需要擔心: 我已收到Tlemcen省要求我出庭的傳票,Tlemcen宗教事務官員指控我在2月20日時,在自己的部落格The Province of Tlemcen上張貼名為「Al Sistani出現於Tlemcen」的文章,內容涉嫌誹謗。 這名官員先請示政府獲准後,才對我採取法律行動,這也讓政府開啟控告部落客之門。 剛好先前還有監督各國表意自由的機構發表2006年報告,指稱阿爾及利亞的網路使用者擁有高度自由,另列舉埃及、突尼西亞、沙烏地阿拉伯、敘利亞等四個阿拉伯國家,認為這些政府限縮人民在網路上表達意見的自由。 Baroudi表示記者將會聚集在一起,共同討論這個案件: 我不會因此感到害怕,因為我確信可以在法庭上拿回應有的權力,部落客當然不是不可受批評,宗教事務官員先前禁止伊斯蘭教長(Imam)在公營廣播電台發言時,我就曾批判這項作法,政府不該禁止教長為真主阿拉傳教,如果他們控告我「未侮辱宗教」會更好,我猜想如果我真的在部落格上侮辱各個宗教,宗教事務官員可能還不會控告我,因為在他們心中,自己的地位比宗教更加神聖不可侵犯。 摩洛哥部落客Mohammed Saeed Hjiouij依照原訂計畫,在3月25日至31日間介紹他最喜愛的部落格。 例如這天他便選了埃及的部落客兄弟Ahmed Gharbeiya及Amr Gharbeiya: 兩人是埃及相當知名的重要部落客,尤其Amr Gharbeiya可說是以阿拉伯文書寫部落格的先驅,涵蓋題材廣泛,而且在社會上也很活躍,在德國之聲2005年國際最佳部落格大賽(BOBs)中,也榮獲最佳埃及部落格的獎項,他最近成立了「離開我們(Sebona)」網站,抗議一名埃及法官有意封鎖多個部落格與網站。Ahmed Gharbeiya的表現也毫不遜色,我對部落格該是什麼樣子有些瞭解與想像,而在眾多阿拉伯文部落格中,我個人覺得他的部落格是少見符合心中標準者,唯一的缺點是他不太常更新。 「離開我們」這個網站建立的目的,是因為埃及法官Abdel Fatt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