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五月, 2007

俄羅斯: 對葉爾欽逝世的更多看法

  31 五月 2007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校對:mountaineer 上一篇文章反映了在俄羅斯部落格圈關於葉爾欽的生涯和死後的一些看法,本篇主要是反映以英文寫作的非俄羅斯觀察者的看法。 在莫斯科的Rubashov在Darkness at Noon寫道關於他的俄羅斯寄宿家庭所感到的悲痛: […]我住的公寓裡情緒很沉重,就像我先前注意到的,我寄宿家庭的主人很顯然的還在舊有民主主義者的信念之中。他們曾和葉爾欽在 1991年8月一起到美國白宮,除了葉爾欽的一些瑕疵之外,他們至終信任他。我們才為紀念葉爾欽而舉杯,但明顯的一杯伏特加烈酒也不能撫平失去他的傷痛。 而有趣的是,當然,因為少數的俄羅斯人會對葉爾欽有如此高的敬意[…] Rubashov張貼了一篇歌頌葉爾欽,強調這位前總統引發歧見的傳奇: 1991年8月,你向他們(蘇聯共黨)表明,國家需要對人民做出回應,而蘇聯共黨有可能被擊敗。你向他們(蘇聯共黨)表明民主值得爭取因為民主有可能獲勝(註1)。 1993年十月,你向他們(國會)表明有些時候是可以使用鐵拳去維護「民主」。但你教那有自己意識形態和權力的繼任者去維護什麼? (註2) 在1996年7月,你向他們(人民)表明要不計代價的贏得選舉,即使如此會導致選舉缺少你曾爭取的民主理念。因為若是回到共產主義,是令人恐懼難以想像的。所以,以民主之名,民主卻遭到破壞[…] 史恩的俄羅斯部落格(Sean’s Russia Blog)的Sean Guillory列出葉爾欽將會被永遠記得的事蹟。這裡是其中之一 […] 葉爾欽將會被世人記得由於他向世界引薦普丁。事實上,普丁在於1999成為總理之前,還是個默默無聞的人物。普丁原本在俄羅斯寡頭政治圈被認為是能受他們 操控的官僚。但普丁並非如此,且今天的俄羅斯看起來是普丁致力於馴化寡頭政治。就這一點而言,今天的俄羅斯某種程度上還是在葉爾欽的掌握之下。 在一篇對Sean的文章的回應中,Rossijskaja Federazija的Heribert Schindler提供了對葉爾欽傳奇的德國觀點: […] 在德國,葉爾欽之所以被記得,很大部份的原因是一個特別的事件:西方集團軍隊的撤退,也就是二次大戰後俄羅斯在德國所遺留的軍隊。 此次撤軍行動是在軍事史上重要的一次軍隊和平轉移。雖然由於蘇聯在同一個時期瓦解而產生一些困難,但撤軍的行動還是按照計劃準時的進行到1994 […] 愛沙尼亞的Giustino在部落格Itching for Eestimaa上讚揚葉爾欽終止蘇聯對波羅的海國家的占領: […]但在波羅的海問題之上,葉爾欽睿智的體認以及修正史達林在1940占波羅的海國家的錯誤,然後將俄羅斯斯軍隊撤出這些對其不造成威脅的國家。他可能曾是一個在外交場合出糗的可笑醉漢,但就波羅的海國家來看,他沒讓國家主義者的驕傲介入最終能使俄羅斯受益的正確決策。 據beatroot所說,許多波蘭人也傾向對葉爾欽有正面的回憶。這裡是其理由: […] 葉爾欽,第一位俄羅斯民選總統,於1999年除夕宣布退休時,並沒有多少人民支持他。一般俄羅斯民眾厭惡且鄙視他。在國際間,他像是個笑話,搖搖晃晃的醉漢形象在全球散播開來以及因為飲酒過量酒醉而不能出席與他國領袖的會談。 然而,對波蘭人而言,大多數則鄉愁似的回顧葉爾欽執政的年代。他終究還是終結共產主義的人。而且,這些人大概樂於見到俄羅斯國勢日漸式微的事實,這樣一來,對新的前共產國家波蘭的威脅會減少。 沉思者在俄羅斯沉思寫道,關於莫斯科在葉爾欽第二個總統任期之初: […]如果你可以記得1997選後的莫斯科,你不在這[…] (譯注:根據沈思者的文章,1996年大選結束葉爾欽連任後,1997年初,這位民主的奠基者實在是太受大家熱愛了,他的聲望達到悲慘地一位數的水 準,於是讓他簽署了浮士德般的協定與,尤其是 Khordokhovsky以及超級自由的民主黨人、暱稱是「成噸現金」的 Anatoly “tons of cash” Chubais。當經濟很有效地被抵押、完全是什麼也沒有,1997年7月3日變成了對葉爾欽夫人來說是一場夢靨,當其它的我們還有另外十三個月來搞爛我 們的肝、後悔之前賣掉的失敗。如果你還記得大選過後1997年的莫斯科,你一定不在這兒。) Copydude寫道,葉爾欽時代也終結了俄羅斯的新娘產業: 葉爾欽執政之下,不僅領導資金外移,也領導俄羅斯女性外移。90年代末期是俄羅斯新娘外移的全盛時期,每年都以倍數成長。如果俄羅斯的資金都在國外洗錢,那麼就留不住太多的俄羅斯女孩待在家。...

香港:網路超連結和線上性愛對話,有罪!!

  31 五月 2007

作者:Oiwan Lam 校對:abstract 香港政府一邊鼓勵每個家庭可以多生幾個孩子,又一邊努力的嚴格審核有關性的資訊。當然,性與生育不是完全的有關聯,但是我們怎麼可能在無性行為的狀況下有孩子? 大概政府會很快的要提倡試管嬰兒吧。 最近被審查是違反規定的案子是,在成人BBS討論區貼上色情圖片的連結。法院最後判定被告違反公共秩序善良風俗,罰緩5000美金。 Charles Mok 非常擔心這件案子: 我覺得沒有必要把這樣的事情以法律的強制力帶進法院處理。很明顯的,有人向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TELA)抱怨,但是他們卻可能允許其他 更情色(更糟)的照片被張貼在討論區,那,為什麼警方要專抓這個個案? 事實上,在香港的法律很少會先以長期的實行來獲取結果,但卻時常會想藉由將一些很小看似無罪卻又好像在危險邊緣的案子帶進法院,看法院的反應。這樣的執行 方式,讓我很擔憂,我覺得這樣對使用者很不公平,因為他們並沒有被警告怎樣會觸法(你不可以只說”因為妳張貼了一些色情照片所以你活該”),而且對於提供 者而言這也是件麻煩的事。我還記得幾年前,當我還是ISP協會的主席時,TELA告訴我他們對於那些連結一點辦法都沒有,即使內容是有關孩童情色。這規定 是何時變的?! 如果一個能構成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電訊管理局COIAO所定義的「文章」的網路文章,那它可以成為那些至民、刑法院告發他人張貼「罪 惡」的先例嗎? 我覺得用這樣的方式來判定網路連結是不對的,因為連結點會連結到哪裡並不是被使用這個連結的人所可以控制的,而且連結點後方的內容是隨時都可以變更的。 這樣將會使得搜尋引擎,或其他的網路架設公司,甚至ISP都會被嚴重的牽連。香港政府希望他們對網路連結從現在起就開始實行自我審核? 搜尋引擎公司也可能是定一個惹上麻煩的。這個案子將會對香港的電信公共建設(包括我們的法律基礎建設)及主張要有資訊自由的信譽,造成嚴重的負面結果。 Google和 Yahoo要退出香港嗎? Wanszezit 非常的生氣,而且說他自己一定早已經犯了法了: 看到這樣的報導,第一個反應就是「有沒有搞錯」,香港幾時變了大陸?同理,我是不是都已犯過了法? 我有好幾次,貼上比色情照片還淫亂千百倍的色情YouTube 連結過呢!! Plastich 覺得這樣的情況是很荒謬的 在「成人貼圖區」發佈成人照片,由發佈到觀看的,雙方都是成年人,…為何同一張相片,貼在美國的討論區則合法,放 server 在香港則否?但同樣觀看的人身卻在香港),對香港警方來說,這樣的行為又如何影響香港治安了?警力過盛嗎?… 為了要反抗這樣荒謬且泛政治化的案子,我已經放了裸體照(從flickr來的連結)和連結去inmediahk.net色情部落格,藉以歡迎香港的政府的刑事控告,我也同時邀請其他的網路居民一起來使這樣的行動成為一個集體的法律行動。 Fred Lam回應了我的呼籲,並且張貼了所有他在goolge上以「性感寶貝」搜尋到的連結。 如果貼超連結都有罪的話,請問為甚麼政府不起訴 Google,而起訴一個在成人貼圖區貼三級相片超連結的小網民? 這並不是只是個個案,因為幾天前,中國大學學生媒體因為他們在學生雜誌上開了性專欄而被主流媒體攻擊。 根據學生媒體的內部消息(透過inmediahk.net [zh)],主流媒體有接到一些保守宗教團體的報怨信件,然後,在12個小時內,這個故事就成為了中國各大報紙的頭條新聞。而該大學的教務處已經聲明了,說他們會觀察這件事件,並且考慮處罰雜誌負責之學生。 這個猥褻的文章是個有關性方面的問卷,包括性幻想。共有14組問題,有兩個問題是有關對亂倫及獸交的幻想和感覺。 這件案子已經引起了當地的同性戀及性權全體的關注。這並不是保守宗教團體第一次以審查制度當作工具要使性的對話沉默。 而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將會觀察此案,並決定學生是否有違反COIAO。在inmediahk.net上已發起了一個請求聲援無罪的簽署活動。 同時,大學的懲戒委員會發表宣言指出,學生媒體「已經超過了令人可接受的道德界線」,將會禁止這些色情版的刊登,並且打算懲處雜誌的編輯,因為「這已經影響了該校的形象」Plato質疑學校的校務會是否有權介入學生媒體編輯的策略? 請中大校長、中大校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不要受傳媒一面倒的批評所影響,請你們自行閱讀問卷的問題和內容,倘若問卷的問題及 答案有直接宣揚某類性行為,請清楚指出,我相信編輯同學欠中大學生一個解釋,但倘若沒有,請中大校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發表聲明向中大學生報編輯道歉,而本 人閱讀問卷的問題和答案後,並不覺得它有宣揚某類性行為的跡象,相反的,它只交待不同人對某些我們在日常社交中不敢宣諸於口的性幻想、性行為和性經驗。 我不知道中大校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是一個什麼單位,它是否有權要求中大學生報的編輯停止刊登情色版的內容呢? 國際特赦(香港) 也已向校務會發表聲明,該組織明白表示,紀律委員會如此的裁判,對於香港的言論及媒體自由所會產生的影響感到擔憂。...

伊朗:美伊談判、中國經濟模式、驅逐阿富汗人

  28 五月 2007

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Justin 伊朗接受美國上週四的提議,就伊拉克情況進行直接談判,由於自1979年伊朗挾持美國外交人員事件,兩國於1980年斷交之後,這是伊朗首度同意展開雙邊談判,故可稱為歷史重大時刻,再加上伊朗官員指控美國為「大撒旦」,美國也將伊朗列入所謂的邪惡軸心,使兩國會談更值得關注。 數名部落客都對此事提出評論,也有人提及伊朗基本教義派學生對此十分震驚。 與大野狼往來 Shafieyan指出[Fa],對於政府竟然與「大撒旦」美國就伊拉克議題談判,基本教義派學生感到不可置信,他認為此事大大撼動學生對美伊關係的想法。 Shafieyan相信談判是好事一椿,但一切必須透明公開,才能弭平外界對談判內容的疑慮,他還提到基本教基派學生至總統府與國會大廈前抗議,一名學生質疑,伊朗與美國斷絕對話28年後重啟談判之門,要怎麼向受壓迫的人民解釋? Shafieyan也表示,伊朗領導人哈米尼(Ali Khamenei)針對談判發表的聲明內容前後矛盾,無法說服自己相信此事有益,聲明中一方面寫著「我們怎能與美國談判?」,另一方面卻又宣布政府已接受與美國談判,以提醒美國對伊拉克仍有責任。 Jomhour提醒[Fa],伊朗國父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曾將美伊關係形容為狼與羊,哈米尼亦呼應此項說法,而Jomhour認為在過去八年的改革派政府期間,基本教義派便阻擋任何改善美伊互動的機會。 Jomhour亦提及基本教義派學生聚集總統府與國會大廈,高呼反伊朗政府口號,並抨擊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其中口號包括「外交部無恥」與「伊拉克之子,我們很丟臉」。 中國模式與脆弱經濟 許多人認為伊朗經濟體質虛弱,需要外資才能存活,除非與美國發展正常化關係,否則無法吸引投資人前來,數名部落客於是檢視國內經濟及其問題。 部落客「能源消息」(Energynews)表示[Fa],伊朗政府近日宣布開放外籍銀行進入,幾年來許多評論員都主張依循中國模式,一方面壓抑政治異議,另一方面強化國家經濟。 這名部落客則認為政府行動太慢,尤其國內貪腐猖獗,光是更換口號無法吸引外資。 改革派政治人物Ali Mazroi指出[Fa],政府總說要以消弭貧困與歧視為首務,但如今仍一事無成,經濟貪污情況年年每下愈況。 「伊朗觀點」論及政府企圖減少國內汽油用量,伊朗身為石油出口國,每年卻進口160億美元的汽油。 每輛車未來都有張配額卡,所以擁有愈多車輛,就能獲得愈多燃料補助,這項計畫很糟,無助於節能,只是繼續圖利富人與狡猾的人,富人有愈多車,開車花費就愈少,而狡猾的人買下高耗油的老爺車,就能獲得更多廉價汽油。 伊朗確實需要油價改革,配額只會帶來災難,油價應調高、合約應重議、薪水也應上調。油價上揚會帶動所有物價提高,但若什麼都不做,每年付出的代價也將愈來愈高。 我無法相信配額卡政策今年就要生效,國會內也仍爭論不休,人們也恐懼經濟將再度受損。 阿富汗人問題 據媒體報導,伊朗政府自4月中起將數萬名阿富汗人驅逐出境,官員計畫於2008年3月要求百萬未登記的難民離開,政府宣稱阿富汗人離開後,許多失業伊朗民眾便能找到工作,多名部落客反對此項政策。 例如Elnaz抗議[Fa]政府決定驅逐阿富汗移民出境,他說因為各種歧視,許多阿富汗民眾在伊朗受苦,孩子無法就學,民眾工作環境差、薪資低,亦無醫療保險。 部落格「Kanone Zanan」裡寫道[Fa],超過240名社運與政運人士聯名寫信抗議,他們批評政府趕走難民以增加本地民眾就業率的政策錯誤,也同時抗議社會歧視阿富汗人。

摩洛哥: 本週充滿新鮮事

  24 五月 2007

作者: Jillian York 校對: Leonard 5月18日法國公佈新內閣名單,本週摩洛哥英語部落圈熱烈討論法國首位北非裔司法部長達娣(Rachida Dati)。41歲的達娣是律師,父親來自摩洛哥,雖然達娣入閣顯示少數族群能在法國有所作為,但誠如Liosliath所言,「當年若法國實行現任總統薩柯奇(Nicholas Sarkozy)的移民政策,達娣的父母很可能根本無法入境,種種原因讓我覺得她很虛偽,她追隨薩柯奇多年,渴望加入執政團隊,讓她的事業野心明顯戰勝道德良知。」 The View From Fez敘述摩洛哥民眾對達娣入閣的反應: 法國對達娣擢昇為司法部長一事反應熱烈,但摩洛哥民眾與國內法語族群卻是一片寂靜,政治評論家挖苦地說:「她政治經驗不足,只是個花瓶。」 Maghrebism先提問:「為何移民後代的觀點不能與薩柯奇如出一轍?」接著為達娣辯駁: 雖然達娣是移民第二代,但她仍可選擇支持薩柯奇,同樣地,雖然外界指稱薩柯奇利用達娣作為政治旗手,但薩柯奇仍不避諱地找她入閣,可能是因為薩柯奇跟左派人士一樣,都是相中達娣的經驗與實力。 但摩洛哥移民及左派人士卻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一旦移民政治人物跨出其陣營,他們就成了政治旗手、叛徒及怪胎。 崇拜政治人物容易畫地自限,現在我們必須清楚知道,並非所有移民第二代理念相同,即使來自相同背景,價值觀也可能有所不同。 本週充滿許多新鮮事,除了達娣入閣外,另一件新的消息是一間報社成立。以往摩洛哥的英語新聞來源只有國營及美國新聞網站,但隨著民營週報The Casablanca Analyst成立,民眾將多一項新選擇,The View From Fez表示: 只需4塊迪拉姆(摩洛哥貨幣單位),即可擁有一份報紙,裡頭有詩、時事分析、新聞、評論和書評,其他版面還包括國內新聞及評論、國際時事分析、民意論壇、文化新聞、語言傳播、文學等等,該報內容包羅萬象,提供讀者愉快的閱讀經驗以及深度思考。 The Morocco Report對該報讚譽有佳,以下為部份節錄: 我的學生認為該報社編輯野心勃勃,我同意這樣的看法。摩洛哥人口約3100萬,國內報紙龍頭每期銷售量卻只有10萬份,再加上大多民眾皆不諳英語,若該報社想在國內報業有一番作為,的確需要雄厚野心與信心。 而且該報的表現確實讓我驚豔,不僅文章原創性十足,執筆作者更包含了穆斯林、人道主義者、和平主義者、環保人士、國族主義者、真理主義者、民主派人士、文藝雅士、自由鬥士及經濟學家(順序為隨機排列),提供讀者多元觀點。 最後還有一件新鮮事,Cat in Rabat表 示摩洛哥可能出現第一家酒品商場:「店面就設在這條街上……在阿哥底(Agdal)附近……位於拉巴特(Rabat)……在摩洛哥民眾眼中,其位置和週遭 環境格格不入,就好像加爾默羅會(Carmelite)修女出現在阿富汗山簏的基地組織訓練營一樣詭異,不過商場就是在那裡營業。」

突尼西亞:部落客串連北非計畫

  24 五月 2007

作者:Samsoum 校對:Justin 大陷阱男孩是突尼西亞部落格圈的名人,向來以客觀而又擅於挖苦他人的文章聞名,近來提到北非聯盟的構想,以及該組織對區域全體人民有何利益,他進而呼籲突尼西亞及摩洛哥、阿爾及利亞、茅利塔尼亞與利比亞的部落客,將6月1日訂為北非聯盟部落格日。 我完全支持他的想法與論述,他認為若領導人不重視結盟機會,我們北非人民就要團結起來,讓政府明白我們的渴望,而這也是我們在經濟上與歐盟競爭的機會。 以下為文章節錄: 第二次世界大戰讓5000萬人死亡,歐盟經過50年的整合,忘卻過往敵我之間的戰爭與仇恨,而我們北非諸國過去5000萬年都互 為友邦,我們擁有5萬年的共同歷史、文明與文化,我們有500億種該團結的理由,但今日我們各自獨立已近50年,卻還是沒有共同鐡路運輸網絡、沒有相連的 高速公路、沒有一致的能源政策,我們甚至未曾共同舉辦賽車賽,老天爺呀,為什麼?為什麼? 根據突尼西亞、阿爾及利亞與摩洛哥國家銀行的研究,由於北非各國經濟未整合,造成各國經濟成長損失1%至2%(其實是3%),例如突尼西亞今日的經濟成長率為5%,但原本應該是6%或7%,再加上1%的經濟成長等於創造10000個工作機會,顯然我們不能再忽視這個現象。 這讓我想到一項計畫,如果各位讀者與部落客能夠接受,將會帶來很大利益,我們何不從突尼西亞部落格圈發起一項行動,呼籲其他北非 民眾加入我們,透過部落格要求北非各國政府認真思索如何建立聯盟,並且揚棄無數阻礙結盟的愚蠢歧見與非理性念頭,至少讓掌權者知道,北非各國內人民已形成 如此共識,既然政壇人物只會說場面話,或許第一步就該從部落客開始。 「大陷阱男孩」也說,6月1日他將發表有關北非聯盟的文章。

蘇丹:5/24,參加關於達佛的座談會

作者:Georgia Popplewell 校對:PipperL 路透社將於2007年5月24日美東時間9:30,召開一場關於達佛危機的座談會。這場會議將舉辦於紐約,依照一般新聞事件,以Q&A的方式進行討論。 很遺憾的,現場將不會有視訊及音訊轉播,但如果你想提出問題,可以在本篇文章後面的迴響區,或在會議網站上面的「參與討論」連結處留言或發問。在這場討論中,部落客、讀者以及一般民眾的意見將格外重要。 全球之聲也將出現在會議中,如果你在部落格上寫了關於達佛的文章,請於確認後,透過聯繫網頁,將連結寄給我們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區的編輯Ndesanjo Macha。 這裡是會議的詳細內容: 關於達佛:陷入怎樣的危機? 在達佛,治安惡化、暴力滋生、資源缺乏,援助工作者及維和部隊的進駐,問題圍繞在西蘇丹將會有什麼樣的未來。 路透社和 Reuters AlertNet 邀請您聆聽專家們對於達佛情勢的討論,主題將聚焦於國際責任、如何消弭喀土穆(蘇丹首都)及聯合國多數成員之間的鴻溝,以及跟其他非洲地區被遺忘的衝突相比,為何達佛會吸引較多國際注意。 與會者: Paul Holmes,路透社(主席) Ann CurryJean-Marie Guehenno,NBC 新聞 Jean-Marie Guehenno,聯合國副秘書長 Abdalmahmood Abdalhaleem Mohamad,蘇丹駐聯合國大使 John Prendergast, 國際危機組織 Mia Farrow, 演藝人員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代表 Lauren Landis,美國國務院對蘇丹事務資深代表 個人資料 會議網頁如下: http://www.reuters.com/news/globalcoverage/newsmakerDarfur

日本: 和平憲法60周年

  22 五月 2007

作者: Chris Salzberg 校對: Leonard 5月3日,日本政府在一片爭辯及討論聲中慶祝行憲60週年,經歷一甲子歲月後,日本政府及民間正重新思考現行和平憲法的角色與內涵。隨著日本日漸揮軍海外,如支援美軍在伊拉克的軍事行動,日本(純粹防衛)自衛隊(SDF,日文作Jieitai)的角色不斷遭到質疑,其海外及國內的活躍行動,均與非戰憲法第九條規定之精神背道而馳。 以下為日本憲法第九條主要內容: 第九條、第一款、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作為國家主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使用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 第二款、為達此目的,不保持陸海空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 長期以來,自民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及現任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均支持修憲,但日本民眾則對修憲一事看法分歧。本月「每日新聞」(Mainichi shimbun)民調顯示,百分之51的受訪者贊成修憲,「朝日新聞」(Asahi shimbun)民調則更進一步指出:百分之49的受訪者希望憲法第九條維持現狀,百分之33則要求修憲,上週在東京(Tokyo)代代木公園(Yayogi Park)的憲法和平日遊行即可看出護憲勢力,據悉參加人數達萬人。 行憲紀念日後不久,日本國營電視台NHK在5月7日製播有關憲法沿革及修憲的電視節目,部落客對該節目的反應突顯日本民眾對該議題意見分歧。 部落客Tabibito寫道: NHK在5月7日製播「談論憲法第九項條文」電視節目,支持修憲的民眾在節目中說:「有些國家不吃對話這一套,第九項條文對這種 國家根本無能為力。」其他人則表示:「縱然日本不武裝也不參戰,也無法確保日本人民安全,若遭逢敵國攻擊,我們必須為保衛國民而戰。」另外,一名31歲飛 特族(freeter)男子認為,要改變現狀就必須修憲,而當他被問及修憲後是否願意從軍,他回答:「如果軍中待遇比我現在打工好,我或許願意。」由此可 見他並不瞭解參戰的意義。 支持修憲民眾認為,因為「有些國家不吃對話這一套」,所以軍事武力為必要手段,但其實武力談判無法解決問題。當初美國迫於情勢退出越戰,如今美國也無法撤離伊拉克,日後將越來越難脫身。 他們還認為,當敵國發動戰爭,日本必須要有軍隊保護國民,但現行憲法早已明文允許出於自衛的攻擊行為,大可不必因此修憲。 日本現行憲法規定不得以武力攻擊他國,但若日本遭受攻擊,則不在此限,可採取武力自衛,所以原則上雖不能主動出擊,但在他人挑釁的情況下仍可還擊。 若首相安倍晉三如願修憲,將來憲法第九條文就不只是反擊,而是先發制人。 另外,修憲也被視為是回應美國政府強硬的外交政策,基於美日軍事同盟關係,若美軍揮軍作戰,日本也得投入後方支援,無論是美軍或日本自衛隊,兩國都得在戰場拋頭顱灑熱血。 首相安倍晉三表示,綜觀日本對國際社會及世界和平所做的貢獻,現行憲法已不符合時代潮流,不過許多國家倒是大力讚揚日本的這部和平憲法。(美國除外) 既然美日共同發動戰爭不可能帶來和平,那麼安倍政府如何才能維持自衛隊的編制規模?目前日本政府採用募兵制,但若真發生戰事,全民都將捲入戰爭。 日本的募兵制不足以維持自衛隊規模,將來勢必走向義務徵兵制,因此安倍晉三正透過教育體制,向國民灌輸義務徵兵觀念,此外,安倍晉三似乎也正考慮將愛國情操納入憲法,這不就是自衛隊邁向義務徵兵制的前置準備嗎?我認為政府將會以日本的國際貢獻作為催生新憲草案的理由。 我覺得我們不應將二戰遺緒留給下一代,各位覺得呢? 部落客minamikawa-taizo在其「何為和平憲法?」一文中表達不同意見: NHK電視台的「Today's Close-up」節目對日本憲法做了特別報導,由於工作關係,我只看到該節目前段,不過就算不必工作,我也不會看完。 該節目一開始便煞有其事地談論「和平憲法」,並提到憲法第九條文的非戰精神,後來又提到全球皆推崇日本憲法,還安插一段安倍晉三的演講,這就是電視台慣用的伎倆。 打從一開始,該節目即表明其反修憲立場,除了提到近來廣受討論的公投法,反對修憲的Inoue Hisashi先生還與現場年輕人辯論一番。 令我不滿的部份為何?首先是該節目使用的措詞──「和平憲法」。由於此憲法反對戰爭,所以顧名思義稱為和平憲法,但該節目藉此大做文章,在我看來,該節目言論似乎是在指控修憲派人士不要和平只要戰爭。 其實綜觀全球各國,和平憲法並不存在,不過各國卻都宣稱擁有和平憲法。 在理想情況下,「放棄開戰權」是為了保家衛國。 但就現實層面而言,若日本遭到攻擊,「放棄開戰權」其實就是「無條件投降」。 「修憲等同戰爭」,這種觀念十分短視近利,其實此事有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法,一方面可遵守憲法第九條文規定之精神,另一方面又可解決可能出現的戰爭危機。 日本國民當然有權修憲,何錯之有?若國民不能修改憲法,那日本不就形同法西斯主義國家? 日本民眾應先就修憲權取得共識,接著才討論修憲程序,那些反對公投、反對修憲人士的所作所為其實已經威脅到日本國民的生存權,我無法理解他們背後的動機。 最後,部落客Sira-san一針見血地指出,日本國民普遍缺乏對「憲法」一詞的認知。 近來自首相安倍晉三起頭之後,修憲議題鬧的沸沸揚揚,報紙及電視民調均顯示修憲派及反修憲派出現明顯歧異,然而每當見到這些民調 結果,我不禁懷疑那些受訪者是否瞭解修憲議題,由於民眾大多對「憲法」相關議題不感興趣,所以我實在懷疑他們對憲法的理解程度……或者這類話題過於氾濫? 我非常想問!到底什麼是憲法?憲法跟普通法有何不同?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能夠回答這類簡單問題。那麼何謂憲法?憲法應為一套依據該國(日本)歷史、文 化、傳統等而制定的法律,並且是最高法源依據…等等,當然憲法還有許多種解釋。不過最簡易的答案應該是……「法律」是人民遵循的依據,而「憲法」則是保障 人民權益……這樣的回答可以吧?再補充一點,我認為「憲法」是用來保護人民免於政府及領導人一時的錯誤決策及獨裁專制,雖然國會可制定法律並提出憲法草...

智利:天然氣危機與生質燃料

  20 五月 2007

作者:Rosario Lizana 校對:Justin 低溫造成本週阿根廷出口至智利的天然氣減少,雖然阿根廷政府承諾智利供應無虞,智利民眾仍積極尋找其他確保能源供給的方式,故經濟、能源、農業暨稅務部本週決定,將給予生質能源免稅優惠以鼓勵社會採用。 Ecoperiodico[ES]指出,由於汽柴油仍需課稅,未來一公升的生質乙醇與生質柴油價格將是一公升汽油的三分之一。 因為阿根廷近來天然氣供應量下滑,而阿根廷又是智利天然氣唯一來源,智利於週三決定免除生質能源的稅賦,並維持汽柴油稅率不變,希望更多人採用生質能源。 文中亦指出,智利燃料幾乎悉數仰賴進口,新政策將減少汽油價格與天然氣供應波動,北部地區受此決策影響甚深,內政部亦推動相關計畫,內政部長在其部落格[ES]發文表示,政府已與Tarapacá達成協議種植1500公頃的「日日櫻」(Jatropha),包括歐洲與中東均利用這種植物製造生質燃料。 其他無關能源危機的生質燃料方面,部落格Atinabiotec[ES] 專門刊登與生物科技有關的新聞,其中發表The Insurance Society Co-op的研究成果,警告使用生質燃料可能造成的環境危機,人們說使用生物燃料能減緩溫室效應,但另一方面,卻會增加改種生質燃料的農地面積,致使飢荒 國家的農業可耕地面積更加不足。 本地報紙與電視指出,國內天然氣使用不會受到影響,不過最嚴重的問題是,企業該如何尋找其他燃料來維持營運。

智利:國家發展與原住民權的衝突

  19 五月 2007

原文:Chilean Ethnic Groups: Development Against Native Rights? 作者:Rosario Lizana 譯者:Leonard 校對:scchiang 早在西班牙前來殖民之前,原住民族群便已居住於智利,他們長期在國內各地捍衛自身權力,今日他們則為已居住數百年的土地而奮鬥,因為國家發展計畫可能危及他們既有的生活模式。 公共政策與原住民權中心的Victor Toledo[ES] 描述目前整個情況發展,有17個馬普切(Mapuche)原住民家庭居住於Lleu-Lleu地區,政府若決定在當地開闢礦場,將會影響他們的生活,現在 計畫正進行環境評估,他認為政府並未尊重原住民權,原住民在自己的土地上都無法安穩過活,對他們的保護亦不足。Toledo也記得法律規定要保護原住民族 群,但關鍵在於政府的角色為何: 智利南部Lleu-Lleu湖地區的馬普切族群抱怨政府打算開闢礦場,突顯出公共議題本身的衝突:政府一方面有責任保護原住民的地地,另一方面關於礦業立法與規範又不夠完善,所以追根究底,整起事件的原因就是智利政府未善盡責任。 另一個案例則為西班牙公司Endesa修築Ralco水壩,過程中共381個馬普切原住民家庭被迫搬遷,家園全都沒入水中,無論是墓地或傳統儀式地點全都消失不見,一位西班牙製片拍攝一部關於此事的記錄片,描述政府與企業如何一步一步進行整項計畫,西班牙部落格Teruel[ES]發表一篇文章,題為「從記錄片看Endesa如何屠殺馬普切人」,文中回顧當地情況。 環境與社會正義行動網絡[ES]的主要工作,即為教育與散播有關環境權與原住民權的訊息,許多全國性組織都參與其中,但多數未成立網站或部落格,也不曾出現於當地報紙中。 各位在Mapuexpress[ES]這個網頁中,可以找到所有關於智利原住民族群(尤其是馬普切人)的消息與議題。

瓜地馬拉:老校將拆與教師罷工

  17 五月 2007

校對:mountaineer 瓜地馬拉公立學校教師「再度」上街抗議,要求政府「特赦」,別將他們的「罷工行動」列為違法,此次復活節前抗爭已是當地教師這一年第二度罷工,他們的訴求並非改善制度或學校,而是爭取薪水上調12%,以下是兩項情況的對比: 1. 在San Pedro La Laguna地區,面對當地市長有意拆除城鎮內一所小學,一群教師於是自願無薪工作。 部落客兼記者Claudia Navas則提到市政當局決定: San Pedro La Laguna市長Guillermo Magdalena Batz González濫用職權,企圖拆除Humberto Corzo Guzmán城鎮男女合校,打算利用原址興建市場,這將限制許多孩童的受教權,也危及全體居民的人權。 部落格depuis d´Europe[ES]的Pablo Emilio也支持上述言論,他描述整個故事後,再與教師抗爭事件兩相比較。 瓜地馬拉已有太多問題待解決,(我認為)政府有意拆學校建市場根本是麻木。 2. 雖然教師罷工,教育部仍將發給他們配有微軟軟體的百元電腦,許多部落客都在討論此事: Javier Aroche[ES]說: 政府官員缺乏遠見,竟然未使用免費軟體,這樣可省下更多錢,買更多設備,我更遺憾的是國內沒有團體推廣使用免費軟體,因為這將大大影響政府決定。 Ermita[ES]也同意這項說法: 有些人或許認為,免費軟體或開放原始碼只是些電腦迷的自娛作品,但我們如果把一些數據拿給政府看,情況也許會更有趣。 與此同時,也有人在討論這些教師是否該獲得這些設備,Luis Figueroa[ES]表示,若政府還提供百元電腦給罷工教師,縱然每部電腦只需100美元也是浪費錢。 部落格Albedrio[ES]作者則指出,瓜地馬拉現在公立教育都還不足,討論這個議題(譯註:成立私營的學校和機構)很荒謬…機構的現代化與教育職員的加強也很迫切。 瓜地馬拉的教育現況是,有些教師只關心是否加薪、犯錯能否特赦與平價電腦,該求學的孩子卻待在家裡,只能利用微軟軟體學習,而家長則面臨部落客所描述的種種困境,如在San Pedro La Laguna發生的學校拆除。 ORIGINAL AUTHOR: Renata Avila

科威特:當觀光景點只剩購物中心

  13 五月 2007

校對:Justin 科威特部落客感到相當憤怒,因為每當外國代表團來訪,本地人員總是帶他們去購物中心參觀,難道這是科威特唯一能展現、能誇耀之處嗎? kuwaitism的Q很不滿,官員總是帶著外國訪客去購物中心: 看到這種新聞,各位會跟我一樣難過嗎?現在我們只有「大道購物中心」能展現給外賓看嗎?購物中心很好、很新,…但那只是個很多星巴克咖啡與服飾店的購物中心而已,為何我國總理與官員會帶著巴林總理與官員,藉由興建另一棟購物中心以顯示我國的偉大? Qias則提出另一個可造訪之處: 我們總是抱怨科威特很空洞,沒有好地方可去,不如去Tarik Rajab 博物館吧,展示品融合伊斯蘭藝術與生活,我一去再去也不覺得無聊。 Forzaq8則是逐漸對當地報紙失去信心: 這或許只是件小事,但假若報紙都不查證自己的報導內容,還有誰會做? k thekuwaiti則遺憾科威特的Virgin商店結束營業: 內政部最終還是決定對付科威特Virgin背後的老闆,強制關閉商家的部分理由包括:經銷與出版非法產品,租賃店址未獲執照等。 Athbee在部落格無心分享他在科威特的一個老故事: 有天我和一位朋友經過一間購物中心,我很意外他竟然笑容滿面,因為我知道他平常並不太笑,但自從踏進購物中心後,他卻好像微笑成癮一樣。 我更意外的是,後來他居然開始向咖啡館的人們與路人打招呼,好像他要競選公職一樣!我事後得知,他經常來到這間購物中心,所以跟這裡的人很熟,他們習慣相同,都會戴著手機藍芽和頭巾或牛仔褲,有時還會帶著葵花籽分送給其他人。 The Stallion則領著我們到另一間購物中心,參加科威特船艇展: 昨天我開車前往Al-Kout購物中心,參加2007科威特國際船艇展,我在下午四點半抵達,現場人員卻告訴我,開幕時間從三點半延到六點半!其實我很高興聽到這件事,我才能悠閒地逛完展示攤位,不必和大批民眾擠! HILALIYA的Amer提到其他壞消息: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網路整備指數」,科威特跌了八個名次,從46名滑至54名。 Jibla的Ateej Al Souf則提供一段影片,內容為過去「科威特電視」樂團在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的演唱會: 「科威特電視」樂團在紐約聯合國日慶祝活動上,展現全國音樂發展的卓越成就。 intlxpatr則談到眾人普遍的感受,也告訴我們科威特當地的新活動。 我很痛恨自己總是在活動隔天,才在報紙上讀到相關報導,這些都是我很想參加的酷活動,所以我才與各位分享此事。

伊朗:海軍人質危機後的思索

  10 五月 2007

校對:nausicaa 為了要表達伊朗人民的伊斯蘭情操,伊朗總統內賈德 (Mahmoud Ahmadinejad) 於星期三(4月3號)下令釋放遭到拘留的15名英國海軍。在記者會中,他宣稱雖然伊朗有權利審判闖越伊朗海域的英軍,但將原諒並釋放他們。 這些英國海軍在星期四返國後指稱在伊朗期間遭到不當對待。在此同時,英國天空電視新聞台(SkyNews)也播出主管這15名海軍人員的艦長坦承他們在伊朗從事情報蒐集的工作。 我們最後得到什麼 Akbar Montakhabi [Fa]提出了一個問題:在這個事件的最後,伊朗得到了什麼?伊朗要求英國政府在釋放遭拘留人員前表達對此事的道歉,但被英國政府所拒絕。 當英國首相布萊爾向伊朗發出最後48小時通諜時,這些英軍就被釋放了。這位部落客質疑內賈德政府從原本堅持的立場撤守有何含意?內賈德政府也曾如此批評過先前的哈米塔 (Mohammad Khatami)政府(1997-2005)以及拉夫桑賈尼 (Ali Akbar Hashemi Rafsanjani)政府(1989-1997)在面對西方強權時的讓步。 這位部落客也提到,在內賈德的記者會中,一些曾批評伊朗政府的獨立記者未被允許提問,這樣的情形從年初政府呼籲國家團結開始發生。 誰贏?誰輸? Marayma Shabani [Fa]說,「總統先生您輸了。您在英國首相布萊爾發出最後48小時通諜後釋放了他們。我們得到了什麼?您釋放了這15名英國海軍卻只換回一名伊朗外交官。政治上先發制人的權力反而落在英國的手裡,而不是我們」。 Pasokhgoo [Fa]寫道,根據伊朗憲法,能特赦罪犯和被控告者的是伊朗共和國最高領袖哈梅內伊(Ayatollah Seyyed Ali Khamenei),但內賈德總統並未提及他的名字。 這位部落客接著說,伊朗藉由拘留和釋放英國海軍人員以展示它的權力和美德。根據Pasokhgoo所說,一群激進的學生想在這些英軍所搭乘的班機起飛的附近舉行示威抗議。但最後他們改變了心意。 Hoder說,從最近的這次事件中,有好幾個功課要學習。他認為,如同美國剷除對其造成最大威脅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政權時一樣,伊朗在這次僵局中是最終的贏家。這位部落客繼續說,伊朗的體制比任何人想像的都更團結。把革命衛隊(Revolutionary Guard)描繪成秘密犯罪集團或是在政府之上的真正掌權者是策略性的錯誤。 另方面,Rebel Radio說道: 伊斯蘭革命衛隊 ([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s Corps, IRGC)不是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流氓份子,它就是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它控制了伊朗大約百分之四十的經濟,直接受令於伊朗的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並且是主要執行外交政策的機構,所以無庸置疑的,它是伊朗國家的中心主力。 為核能危機上了一課? Shirzad [Fa]認為這次英國海軍人員危機和談判可以作為以後核能談判的指導。這位部落客說這次的談判相當的迅速,結論也很具體。他接著說,針對此事件的批評也許是出自於大部份的觀察家不知道伊朗當局看重的是短期的結果,像是如何管理伊朗的經濟。 這位部落客說,關於核子能源危機,也有可能達到類似這次事件的結果。伊朗當局得到一些有實際利益的具體結果後,可以用它們做為政績的宣傳。他繼續說道,作為一個伊朗人,他很高興看到這次危機以和平的方式落幕,誰是輸家誰是贏家,一點也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