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十月, 2007

27 十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塞維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部落格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塞維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月 2007

(短訊)巴爾幹半島:語言議題

Balkan Baby 談起巴爾幹半島上的「語言議題」:「在過去組成前南斯拉夫的各國裡,我們使用什麼語言呢?在斯洛維尼亞和馬其頓,答案十分簡單,因為他們都有前南斯拉夫政府認證的官方語言;而對於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和蒙特內哥羅來說,答案可能就沒那麼清楚了。」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短訊)巴貝多,多米尼克:記者被告

「泰晤士報 刊載了一篇文章,質疑首相以區區政治人物的薪水,名下怎麼能擁有價值數百萬元的不動產?」巴貝多自由報指出,一位多米尼克報社編輯,因為質疑官員財產的來源,而被該國首相所控告。 原文作者:Janine Mendes-Franco

20 十月 2007

(短訊)拉脫維亞:抗爭之事

部落格「一切拉脫維亞」提及,現任政府任期即將告一段落,首都里加最近出現抗爭群眾:「本地外籍人士觀察到,大批拉脫維亞民眾上街抗議,通常人們得非常憤怒,才會以行動表達,而人民也確實相當憤怒。」

19 十月 2007

(短訊)日本:舉報非日籍僱員

據Debito報導,日本政府為了整肅非法移民,要求僱主向政府回報他們所有非日籍員工的基本資料。

17 十月 2007

(短訊)烏克蘭:起義軍65週年紀念日

Ukrainiana 為烏克蘭起義軍(UPA)的65週年歷史紀念日寫了一篇鉅細靡遺的文章:「企圖改造年長者的思想,以令他們違背自身信仰,乃註定失敗之事。然而回首烏克蘭的歷史,蘇維埃政權的教科書卻將那些倒行逆施的人事物,描繪地如此美善。」 延伸閱讀:新唐人電視台 – 烏克蘭起義軍首都游行慶祝成立65周年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2 十月 2007

(短訊)捷克:貍貓換太子

「幾乎每年都有兩對夫婦抱錯他們剛出生的寶寶。數份捷克報紙指出,這些寶寶剛出生就被錯換,多半要怪罪於粗心的護士。」相關報導請參見Petr Bokuvka的每日捷克 --這裡和這裡。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1 十月 2007

剛果民主共和國:又見空難

Du Cabiau à Kinshasa是名居住在剛果民主共和國(以下簡稱剛果)的比利時人,他提到[fr]在Kimbanseke發生的空難,當地也是首都金夏沙(Kinshasa)貧困與人口稠密的地區。 空難至少造成50人死亡、數十人受傷,外界不斷抨擊運輸部長「改革航空業無能」。 Du Cabiau à Kinshasa認為這起意外其實註定會發生: 遠自一英里外,都能看見失事現場,由於剛果完全缺乏公路、鐵路等陸路基礎建設,國內運輸多數倚賴飛機,這個貧國的空中交通十分繁 忙,國內共有數十家小型民營航空公司,等於天空中有數百架會飛的棺材,我們每天都會看到許多超載的古董飛機,從房屋上低空掠過。這起空難不是空前,也不會是絕後。 剛果部落客Alex Engwete[fr]指出,是因為發生了災難,世界才會注意到剛果: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播出金夏沙班機墜毀畫面,國際大媒體最愛這種激情的災難畫面,不然他們平常都對剛果漠不關心。 原文作者:Jennifer Brea 校對:FoolFitz

3 十月 2007

緬甸:來自各地的聲援

昨日,緬甸政府對仰光的示威群眾提出驅離警告,這群由僧侶領導的示威者,向政府要求更多的自由,並期待能早日宣布恢復原有物價。鄰近國家的部落客紛紛發表對此事件的看法與支持。 Citizen on Mars回憶起菲律賓也曾有過相似的經驗: 不論仰光的大規模抗議行動將會如何發展,我希望不會有任何激烈的暴力情況發生,雖然在每個反對政府行動中,暴力總會介入。但我希望這些將軍們能夠冷靜沉著些,不要走上回頭路,用野蠻的方式與示威者交戰。我們曾經兩度走上EDSA大道,第一次是1986年的人民革命,第二次則在1991年將前總統埃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a)趕下台。 Diacritic曾提及越南與緬甸間的互動逐漸升溫,此次則批評越南報紙未給予此事應有版面: 相較於其他國際媒體以頭條大幅報導此事,越南最熱門的報紙《Tuổi Trẻ》只有區區五句帶過,另一家報紙《Thanh Niên》的報導也只有七句。 Diacritic還提到: 今日,我們緬甸的同事告訴我們一個傳言,因為網路上廣泛流傳相片和錄像,所以今晚緬甸的網路將會被封鎖,以防止影音畫面再度外流。 在〈緬甸,我們與你同在〉一文中,柬埔寨部落客Somongkol Teng在迴響裡,對其他人批評緬甸僧人不該參與政治活動做出回應: 我曉得在佛教教育裡,僧侶不應該過問紅塵、更不該涉入政治;然而,當我們考慮到實際面,他們也是那個國家的一分子啊。這些事情影響了國內每一個人--不分凡夫俗子或出家人,就像是赤棉(Khmer Rouge)時期,柬埔寨有上千名僧人被殺害。無論如何,我都不認為他們應該保持沉默。當社會需要他們伸出援手時,他們應適時地發聲且身先士卒。 新加坡部落客Bernard Leong希望東南亞國協和中國能夠介入緬甸,阻止這場腥風血雨。 從天安門事件開始(至今我仍記憶鮮明),過去二十年間在亞洲上演了大大小小的抗爭,最終大都以流血畫下句點(不過印尼和菲律賓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的抗議事件除外)。當軍政府正式出動他們的部隊時,就表示離流血衝突不遠了;倘若真的發生,便會殃及成千上萬的無辜百姓。那麼,世界面對如此情況,將會如何行動? 當美國已經對其進行制裁時,觀察中國的一舉一動,是很有趣的事情。我認為東南亞國協將維持不干涉他國內政(non-interventionist)原 則,繼續袖手旁觀,但我個人堅決反對這種態度。 另一位新加坡部落客Monsoon Blogging表示,希望這波動亂可以帶領緬甸走向變革: 我們都希望緬甸能夠更加進步,過去60年間,這個國家已經被東南亞的經濟發展火車頭無情拋在腦後,是緬甸該覺醒的時候了,加入季風亞洲的發展列車,共享榮景。只要能照顧好百姓,哪種形式的政府都無所謂,那是兒孫輩的未來。 原文作者:Preet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