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十一月, 2007

30 十一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科索沃預言

A Fistful of Euros 預測科索沃未來的局勢:「科索沃將會獲得某種形式的獨立,而貝爾格勒和莫斯科會氣得跳腳,到時必然將是一團烏煙瘴氣…然後,就這樣。國界依然開放,太陽一樣從東邊出來。這種過渡狀態將造成某種『巴爾幹版的台灣』,擁有主權而不被外界承認。」 譯按:BBC中文網上,有篇頗為相似的評論。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28 十一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科索沃選舉,過去與未來

Balkan Baby 在科索沃議會選舉之後談到:「這議會選舉,是否會將此地區內所有成員,不止科索沃人、也將阿爾巴尼亞人、波士尼亞人、喬治亞人、土耳其人、埃及人和羅姆人包括在內,實現真正的代議政治?也許不會吧,由於俄羅斯那基於純粹害怕科索沃變成第二個車臣和韃靼斯坦、而非同為泛斯拉夫民族兄弟之情的杯葛,科索沃將只有一個選擇:憋氣、跳入水中,等著歐盟看不下去而丟出救生圈。」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一月 2007

黎巴嫩:總統大選辯論

黎巴嫩已經正式進入新總統選舉的憲法階段,但我們還沒開始選總統,在黎巴嫩,總統是由國會選出的,到目前為止,總統選舉已經延期兩次,國內兩大政治 派系間的嚴重分裂是導致延期的諸多原因之一,此外,也有人害怕一旦選出一個不符共識的總統,可能會導致更多暴力與動盪。許多當地或國外的交涉與干預這幾天 正在登場,總統選舉的最後期限是11月23日,當天同時也是現任總統任期屆滿之日,國會已經決定在最後期限的前兩天,也就是11月21日召開選舉大會,多數人都希望能在那之前達成共識。值得注意的是,11月22日是黎巴嫩的獨立紀念日。以下是來自黎巴嫩部落圈幾個關心總統選舉的回應,請持續關注此議題,因為接下來兩週會有更多對話。 Walid提到籠罩黎巴嫩的歧異性,以及想要陳述或書寫一個意見有多難,因為永遠都會有反對意見,在針對現今局勢做出若干分析後,他最後提出了解決當前僵局的建議: 每次當有人書寫關於黎巴嫩的事物時,總會產生許多爭議,其中一個原因是極端的極化現象,這是干擾對話並讓雙方意見呈現兩極化結構的原因。[…] 目前黎巴嫩僵局的唯一解決之道,就是讓多數人直接說出他們的興趣和選擇,這些論述就代表了他們的利益所在。 那麼如果一直不斷延期,直到最後一刻才選出新總統呢?對此Riemer Brouwer建議我們不用擔心: 眾所周知黎巴嫩民眾都會遲到,且鮮少事先計畫,說不定還有很多時間,[…],在這裡,生活是比較不固定、有彈性的,黎巴嫩民眾習慣在最後一刻才做事,而現在也正是展現這項絕活的時候了。 對Mustapha而言,目前正在黎巴嫩政黨之間正在進行、希望提出一名符合共識總統的交涉,都是不透明而複雜的過程,而這個過程會讓人們毫無線索、也失去權力: 我們知道哈裡里先生(Saad Hariri)*正在和貝里先生(Nabih Berri)*會商,我們也知道哈裡里先生正在會晤奧恩先生(Michel Aoun)*,就這樣,除了他們會商的些許清楚陳述外,談起誰會是下一任總統時,我們黎巴嫩民眾一無所知。 譯按:哈裡里為黎巴嫩遭暗殺的前總理Rafik Hariri之子,現為黎巴嫩國會多數黨領袖;貝里現為黎巴嫩國會議長;而奧恩為自由愛國運動黨的領袖,該黨在2005年的國會大選中,搶下21席,隨後卻與真主黨結盟 R在其部落格Voices on the Wind指出,「共識總統」的概念是天真而荒謬的,因為還有其他原因: 在所有可能性之下,他們同意成為我們下任總統的名字,將是個不重要的笨蛋,而且他毫無民眾支持基礎,因此選出一個儀式性位置之 後,這個儀式性位置的實權注定阻礙更多儀式性位置..當然,透過妥協,M14歡迎大家詢問下一個問題,也就是他們必須在面對動盪或內戰的威脅(也就是黑 函)下,再度妥協組成一個國家實體政府。 Jounoune寫到真主黨(Hezbollah)對這次選舉的看法,這是由真主黨領袖納斯魯拉(Hassan Nasrallah)所發佈的:...

21 十一月 2007

孟加拉:獨立之戰的爭論

1971年孟加拉爭取解放之際,大多數國民都支持脫離巴基斯坦獨立,但有一小撮人另有主張。「Jamaat-e-Islami」是巴基斯坦最老牌的宗教政黨,它的孟加拉支部當時便和巴國軍方合作,但最終仍無法阻止孟加拉獨立建國。當年Jamaat 除了提供巴國軍方獨立派人士的情報消息,還組織許多武裝行動,像 Razakar, Al badr, Al shams,以捕殺孟加拉的自由鬥士。許多孟加拉自由派知識分子因而被害喪命。Jamaat雖然一度被孟國政府禁止,但1978當時國內積極的政黨環境讓他們又重新成立,允許他們從政空間,最後還變成為聯盟伙伴。 最近Jamaat的領導人Ali Ahsan Muhammad Mujahid 的一席話卻惱怒了孟國人民,他說:「Jamaat當年並無反對獨立戰爭,所以根本沒有戰犯處置問題。」而另一位領導人Shah abdul Hannan也認為,孟加拉獨立戰爭只是內戰。部落格Drishtipat收錄了此事件一連串否認、回應、事實證據等種種反應,其留言區在部落圈內激起熱烈討論。 E-Bangladesh覺得Jamaat這麼說是想要竄改歷史,他評論道: 這根本和 Jamaat 在獨立戰爭中宣誓支持巴基斯坦、凌殺孟加拉人的事實不符。當年屠殺孟加拉人是史上最恐怖的種族滅絕行動之一。 Shadakalo 毫不掩飾其憤怒: 我要看到這些蛇鼠小人在有生之年,因其戰爭罪孽受到審判。 Tacit 質疑Jamaat此話的企圖: 他們的公開言論,正預示著Jamaat 想要重回孟國主流政壇的焦點。...

17 十一月 2007

(短訊)拉脫維亞:雨傘革命

圖片來源:Marginalia Marginalia 的Peteris Cedrins,寫了些關於拉脫維亞最近的「小小起義」--「雨傘革命」的感想:可見這裡和這裡。 譯註:這場自十月下旬開始,在拉脫維亞首都進行的抗議活動,起因可參考中廣新聞及全球之聲之前的報導;群眾們最後成功地讓被違法停職的肅貪局局長 Aleksejs Loskutovs 復職,且令總理 Aigars Kalvitis 解散國會並且下台。然而拉脫維亞民眾擔心,目前的政府體制不改,問題依然存在著,政府下台只是換湯不換藥。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5 十一月 2007

喬治亞:革命理想破滅時?

南高加索地區三個國家明年竟陸續都要舉行大選,實在不是個好現象,外界向來認為喬治亞是其中相對民主國家,而且相對於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政府過去以 武力鎮壓群眾,喬治亞在2003年11月發動的「玫瑰革命」過程平和許多,讓現任總統薩卡施維利(Mikhail Saakashvili)上台,但最近喬治亞卻首開負面先例,未來三國反對陣營在選舉前後可能都會不斷抗爭。 在聽來諷刺的「穩定國家」部落格中,便刊登一篇文章名 為「喬治亞的瘋狂…」,並提供連結至TOL Georgia的報導,這兩個部落格都是由「Transitions Online」這個組織所成立,特別為喬治亞開闢的區域也值得鼓勵,他們對此次事件報導眾多,除了不時更新,現正報導國內獨立媒體遭攻擊的情況,本文所拮 取的照片攝於首都提比里西(Tbilisi)市中心,感謝Flickr用戶Davit Rostomashvili提供。 繼關於Kavkasia電視台與Imedia電視台斷訊報導後,TOL Georgia提出可怕的結論: Imedia電視台記者遭人用武器威脅,還被轟出電視台,手機也被拿走了。 掌控內政的部隊進入電視台,一人遭毆打。 有多少民主國家會發生這種事? 也許政府會指控Imedia電視台由俄國叛徒掌控…真是可恥,我國現在就像個獨裁國家… 根據喬治亞官方說法,目前提比里西一切問題都是死對頭俄羅斯在背後搞鬼,國際媒體報導稱,總統薩卡施維利將元凶直指莫斯科當局,例如國內安全機構便公布影片與錄音,內容為在野領袖與據稱是俄國情報人員的人士接觸,喬治亞也召回駐俄大使。 在野陣營否認指控,Unzipped的Artmika等部落客則認為,喬治亞政府與總統本人是拿俄羅斯做為代罪羔羊,掩飾國內本身問題。 我認為總統真的有嚴重的間諜恐慌症,過去蘇聯時代也常以此病徵讓異議噤聲,正如預期,他將一切都歸咎於俄國及俄國情報人員身上, 對於任何覺得地位不穩的領袖而言,這都是便宜行事的方法,他以前用過這個招數,此今爾後,任何對政策或政府不滿的聲音都等同於叛國,往日再現,這也很適合 用來爭取西方世界持續支持。 這位亞美尼亞部落客Artmika現居英格蘭,提及有位喬治亞的朋友不斷提供國內情況細節,根據Unzipped部落格的文章,兩邊情況都已趨近失控,但他認為主要責任在於政府以鐵腕作風驅散抗議群眾。 我的喬治亞朋友住在提比里西,也批評在野人士行為不當,他一方面譴責政府不該使用大規模武力,另一方面也覺得在野者有錯,不該挑 釁警察,也沒準備好與執政者對話,「雙方行為都很醜陋」,我相信在野陣營也沒有比政府好多少,光看成員名單就令我不舒服,而且抗議期間的口號更是荒謬至 極,但我知道,當執政者動用大批武力鎮壓平民,政府便一定有錯,因此我仍譴責政府。 他的結論是,「只要薩卡施維利仍在位,喬治亞便不會出現民主與平靜日子」,在他另一個部落格中,則張貼衝突照片。回到TOL...

12 十一月 2007

印度:班加洛基礎建設不佳

班加洛(Bangalore)是本文焦點,這座城市除了是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Karnataka)首府,外界也常稱之為印度矽谷,班加洛過往曾是印度「花園城市」,今日已演變為基礎建設極差的巨大都會區,地方政府似乎每幾個月便遭撤換,幾週前現任政府又遭解散,改由總統直接領導,Churumuri的文章清楚描繪目前政治狀態的輪廓: 卡納塔克邦由兩黨輪流執政、政權不斷更替的情況,小說人物雷普利先生就算沒有放棄,可能也會火冒三丈,根據星期六的最新發展,JDS與BJP兩黨又將合作,問題在於,這次結合的蜜月期會有多長?能夠做完19個月的任期嗎?還是不到一年?或是三至六個月?又或者不到三個月就夭折? 從事創投業的Alok Mittal在VentureWoods部落格中,分享搭飛機到班加洛的經驗: 我星期三為了參加BangaloreIT.in的活動,來到班加洛,因為交通問題和抗議事件,來回機場便花費四小時,當天晚上光是要通過機場安全檢查,就耗費超過一個半小時! 資訊科技是班加洛部落格圈的主要話題,並不令人意外,而在幾年前開始風行的開放式會議(Barcamp)方面,班加洛也領先印度其他城市,下屆會議預定於11月中舉行,但「無線烏托邦」部落格的Rajiv Poddar卻表示,他對於開放式會議已失去興趣,可能不會參加: 在我看來,第三屆會議已是最高峰,之後便每下愈況,開放式會議吸引人之處便是模式簡易,很容易了解參與者及討論主題,但一切卻變得愈來愈難以入門,人們根本無法快速掌握第四屆會議內容,我想第五屆也不會改善。 Jace則對上述看法有所懷疑: 焦點活動確實讓開放式會議的重要性降低,不過Rajiv似乎誤會,當社群找到討論重點後,自然會希望傾向自我管理與前進,讓開放式會議留給努力爭取曝光機會的新社群,當初設計的整體模式也鼓勵人們這麼做。 班加洛亦為許多資訊科技企業及研究室所在地,筆者最近訪問印度微軟實驗中心的Jonathan Donner,討論全球出現的「未接來電」現象,各位可聽聽看Jonathan對印度、盧安達、肯亞、牙買加、菲律賓的此一現象有何看法。 聊完科技,我們來品嘗美酒,「班加洛猴子」部落格的John和Don撰文評論印度多種酒品,例如他們對於Seagrams Nine Hills Chenin Blanc的評語是: 老實說,我們覺得這種酒的甜度並不適合開胃菜,可能較適合佐甜點或餅乾,各位想喝香檳的時候,這種酒也是不錯的選擇。 原文作者:Kamla Bhatt 校對:nairobi

10 十一月 2007

巴基斯坦緊急狀態:沒有新聞、沒有網路

巴基斯坦總統穆沙拉夫(Musharraf)於11月3日宣布國家緊急狀態。根據新聞來源指出,這意謂著基本的公民權利遭到中止。所有的新聞頻道中止播送,行動電話訊號及網路連線也被封鎖。 在 All Things Pakistan有著熱烈的討論,這也給我們一瞥部落格圈對此事的反應為何。 「巴基斯坦政策部落格」陳述軍隊已控制了最高法院,包圍各大新聞台,以及拘捕或軟禁許多政治人物。這個部落格評論這份國家緊急狀態的宣告文。 在穆沙拉夫的緊急狀態宣言(下見全文)中,他認定自己是軍隊的領導人,不是總統,鑑於國家的暴力狀態急劇上升,遂執行戒嚴法。然 而,在文中嚴厲指責司法部升高暴力,且侵犯立法和執行機構的權責,陳述道:「某些司法部人員在打擊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上,行使了超越立法和行政部門的職 權,藉此削弱政府和國家的決議,並稀釋政府控制這些威脅的效力。」 RedDiaryPk寫道這宣告所確認的是--現任政權的意圖以及軍事統治的結果。 穆沙拉夫將軍粗暴唐突違反憲法的攻擊司法部、媒體和巴基斯坦人民,將現在政權的獨裁性格帶到了聚光燈下。這也證實了巴基斯坦若不將軍隊從政治中移除,絕不可能進展到任何型式的民主。所有試圖和軍隊進入妥協或達成協議都只會阻礙為民主的奮鬥。 SAJA論壇在文章中張貼關於此事的評論,提及印度的電視台認為這已經超過了國家緊急狀態,這是宣告戒嚴法,因為國家的憲法失去效力。 Chapati Mystery 談到國家緊急狀態意謂什麼: 下一步?戒嚴法。更多爆炸。然後耗盡國家過去八年來所累積的資本。辛巴威,我們來了。除非美國和中國終於覺醒,做些實質上外交的 作為。這樣的狀態令人寒心。讓我們祈禱穆沙拉夫辭職離開政壇。最高法院宣布大選的日期、新政府解決俾路支省的問題、美國重新在阿富汗布署軍隊(以及維持軍 隊常駐)、巴基斯坦軍隊在城市和山間戰鬥。戰爭、混亂、不確定性。我高雅的讀者,這些,將會是最佳方案。還有一個更可能的選擇,是介於 2005年左右、羅伯·穆加比(Robert Gabriel Mugabe)領導的辛巴威,和1976年左右、甘地(Gandhi)領導的印度。我一定會被證明是錯的。 在 Metroblogging Lahore,Pickled Politics...

6 十一月 2007

(短訊)伊朗:學生抗爭

Salam Democrat的部落格指出[Fa],一群學生今天的德黑蘭的Alameh大學進行抗議活動,要求釋放遭到逮捕的學生們,Salam Democrat說,在10月30日有其他七名學生遭捕。 譯按:1999年7月9日,伊朗政府對學生進行鎮壓,在今年的週年紀念中,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6月前往德黑蘭的Amir-Kabir大學演講時,便遭學生抗議,當時有6名學生遭逮捕,詳見美國之音報導;今年10月,德黑蘭大學學生再群起反對阿曼尼內賈德前往演講,要求釋放學生,詳見全球之聲實況報導。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3 十一月 2007

日本:在富庶國土上餓死

最近有則關於一個人因無法獲得福利支助而餓死的新聞,多虧他在日記中紀錄下生命最後幾天而讓這則新聞受到注目,也激起許多日本部落客反省國內福利政策的廣義內涵。 部落客SkyTeam連結餓死事件與執政黨自民黨的政策: 這位病人生前有肝病與糖尿病。這就像拒絕給病人一張床一樣,是自民黨「美麗日本」政策與因而「抵抗勢力互鬥」的結果。 大部分人的想法都不覺得這跟福利計畫有關係,但是我聽說這個地區對提供公共支助的核可流程是非常嚴苛的。大眾媒體應該涵蓋這議題,但是…報紙中沒有任何有關的消息。 當然會有接受福利的人過著很自我的生活…但是拿走人們最終可獲得的賴以維生的東西,我想就太超過了。 同時,部落客Sen討論北九州政府對福利支助政策特別嚴苛: 福利系統難道不是最終憑藉的安全網嗎?在北九州市,被半強迫退出福利計畫的人根本沒有受到照顧,只有死了才會被發現。 對於日本國民與市民,福利是任何人都合格得以申請的。但是在北九州市,所謂的「北九州風格」是指試圖以配額來減少申請福利支助的數量,這讓我震驚。 部落客Masami分析一篇有關九週當地福利政策的報告,對幾段關鍵段落作摘要與評論: 很明顯地,最近每年市議會中關於福利行政的預算,會計相關的決策是來自且經過常任委員會討論。「福利支助之理想措施」已經由代表市民的議會通過。換言之,本政策是由市民支持的。 Masami觀察到: 如果你有看報告末尾所附的調查(第47頁之後),所謂「由市民支持」是很容易想像的。閱讀時,我感受到市民對於不誠實地接受福利支助的憤怒。 最後,部落客lastchristmas展望未來,詢問當前政策會將日本帶往何處: 但是,此後還會發生什麼? 我有種感覺,這類事件會越來越常發生。 每個人都會生病與失業,所以若沒有生活保障或親戚,那麼這種事就會發生。 顯然有人即使有錢也要接受福利支助,但是即便如此,他們也不該切斷真正需要保障者的福利收入。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對: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