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Governance 政府治理 來自 一月, 2007

牙買加: 在貧民區賺點外快

原文:Jamaica:Earning a quick dollar in the ghetto makeover作者:Geogia Popplewell翻譯:rungheng校稿:Portnoy 圖片是Ria Bacon在2006年12月於牙買加首都金斯頓Barbican路所拍攝到的年輕女子們。在她的部落格裡這麼說著: 在耶誕節前的一個星期,首都金斯頓貧民區正在快速的改造中,上百位本地居民砍除人行道上長得過於茂盛的野草,替街邊的石頭上塗上白色的油漆。他們這樣的舉動並不是因為受公民自尊所激發,而是由當地政客所承諾給付薪水的一日工。對某些人來說,這天將會是一年中少數幾天工作有薪資可領的日子。值得注意,但不需要太吃驚的是,從事這項工作的人大多為女性。 這樣的活動無法破除當地的雇佣制度文化,更不能替個人或社區提供長期的獲利…雖然一天1,000牙買加元的收入在一年的歲末時節是相當熱門的。 就如同一句牙買加的中國俗諺所說的: 給她一把刷子,她會一整天都在漆牆,給她教育和小額貸款,她會清潔整個環境。 阿門!給她一把該死的刷子吧!

新加坡: 2006年新加坡的新媒體政治

原文: Singapore: The politics of Singapore’s new media in 2006作者: Preetam Rai譯者: dreamf Gerald Giam(透過theory.isthereason.com)觀察了新加坡2006年的新媒體與市民新聞發展的重點,他指出,「政府對網路管制的『輕輕碰觸』,可能是使許多新加坡民眾敢於在部落格、播客及影音播送等媒體中,討論、並推進政治邊界的原因之一。」 Gerald Giam指出,2006年是新加坡新媒體與市民新聞發展的標竿年,「政府對網路管制的『輕輕碰觸』,可能是使許多新加坡民眾敢於在部落格、播客(podcast)及影音播送(vodcast)等媒體中,討論、並推進政治邊界的原因之一。」 其實隨便一篇文章都能發現,新加坡過去有太多新媒體在發展,然而這篇文章將點出新加坡幾個較具代表性的事件,當然這些事件是由充斥新媒體發展的現象所驅動。 選舉播客與影音播送 在五月大選的那個禮拜,資訊、傳播與藝術部長(Senior Minister of State for Information,...

黎巴嫩: 海珊與黎巴嫩政治

原文鏈接:Lebanon: Saddam Hussein and Lebanese Politics作者:Moussa Bashir翻譯:dreamf校稿:Portnoy 2006年的最後一週並不只是歡慶假日而已,還有反政府的抗爭、伊拉克前領導人海珊的絞刑,以及中東的政治局勢。我們先從非政治的事件開始吧。 Dove's Eyes View 關注環境問題,她認為,布希政府最明顯的疏失,就是無視於全球暖化的危險,儘管布希政府計畫保護北極熊,她指出,這代表著布希政府從無視氣候變遷的後果,到承認這個現象的轉折。 Layal也表達了一個拒絕離開黎巴嫩的黎國年輕人心聲,儘管現今黎巴嫩政治動盪、而她的高中與大學同學都旅居海外。 海珊的絞刑也讓許多還在度假的部落客回到部落圈,接下來的言論只是評論這個議題意見的樣本,Pierre Tristam以非常強烈的批判語氣評論海珊的絞刑,他批評了美軍入侵伊拉克的「伊拉克自由計畫」(Operation Iraqi Freedom)與布希政權在中東的政策: 在週六晨曦暗殺海珊這整起事件是毫無正義的,它甚至無法使這位獨裁者感受到正義:在光天化日、毫無畏懼、不被質疑的環境下,執行 一項廣為人知的處決。因為處決者已經很難從被處決者身上,分辨出他們自己到底和被處決者有什麼不同,不只是因為他們的臉孔被面罩掩蓋住,更是因為他們處決 的動機和未來的計畫。同時,這項處決也只不過是近兩年前美國劇本中一個場景的實現,成為布希政權為了戰略、在伊拉克能順利施行政策,而培植出另一個替代品 的代表作。 Sophia也以相同的態度評論海珊的絞刑: 海珊被處決會被世人牢記,但不是因為海珊所犯過的罪行與他對伊拉克人民施行過的暴政,而是因為這是美國在中東地區實行的骯髒政治手段… 海珊被審判不代表尊嚴與正義回到伊拉克,而是代表只要任何一個中東國家領袖不服從美國,就可能會有這種下場的例子… Dr....

伊朗: 對聯合國制裁的反應

原文:UN Sanctions Against Iran 作者:Hamid Tehrani 譯者:Leonard校對:Portnoy&Sweet 聯合國安理會全體一致通過對伊朗制裁案,以懲伊朗不願停止濃縮鈾計畫,伊朗政府則強調將持續國內核子活動,面對制裁決議、政府反應與可能後果,以下幾位部落客分享他們的感想與觀點。 Nasime Dasht認為聯合國是相當重要的國際組織,所有會員都會遵守所做之決議,他也表示雖然政府強調一切平安無事,但確有許多事發生,而且當局也忽視國家利益[Fa],他寫道: 制裁對外來投資相當不利,投資者會紛紛逃離,全球銀行會拒絕貸款給伊朗人,美國也會試圖擴大制裁範圍。 Nasime Dasht也指出,由於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時常口出激進又無根據的言論,讓美國更容易說服各國支持制裁案,他也建議為伊朗著想,應讓這個無能政府盡早下台,讓其他有能力捍衛國家利益者來執政。 伊朗政府宣稱安理會已後悔做此決議,Jomhour覺得這不過是當局的宣傳手段,以操控國內輿論,他也認為批判政府的政治人物應提出證據,才能與國際社會談判協商[Fa]。 伊朗改革派前國會議員Ali Mazroi論及政府對核子危機的政策時提到: 伊朗政府已經誤判情勢,才使事態發展至今,若美歐國家也誤判情勢,局勢將會非常危險,甚至演變為軍事衝突,這種結果對雙方皆無益,只會造成大量人員與物資損失。 Ali Mazroi認為阿曼尼內賈德及其支持者充滿專制心態,總是批判改革派不應與外界協商,也不允許媒體上出現任何關於核武危機的異議,更讓世界以為伊朗全國都贊同發展核子科技是國家應有權利。 他寫道,就算現在聯合國已決議制裁伊朗,當局仍堅稱那只是一張紙,一點也不重要,Ali Mazroi覺得: 伊朗政府忘了聯合國當年曾通過598號決議,最終使兩伊戰爭劃下句點,…若制裁生效,我國經濟將很難過,…值得注意的是聯合國決議通過後,政府才趕快回應與確定立場,人們一定很好奇究竟發生什麼事。 Nedaye emrouz指出,...

波蘭的脈動:「過去這一年…」

原文:Poland’s Pulse: “This year was…”作者:Jordan & Maria Seidel翻譯:Portnoy 波蘭的部落客正逢佳節放假。卡在家人以及成噸的食物之間(兩者都是聖誕節必備),有的部落客只寫了新年新希望,很多人連寫都懶得寫。 從那些有持續更新的部落格當中,可發現有許多人都患了「概括重述症」。這種像是某種憂鬱症的疾病,每逢年末就會特別猖獗。部落格社群成員顯露出的主要症狀大概為想要總結,以及評價過去以來的十二個月。 幾乎每篇文章的開頭都是「過去這一年…」 沙龍24(Salon24)的幾位部落客(有關Salon24後續的報導會再談)似乎在比賽誰總結的最好。該部落格的主持人,伊格爾(Igor Janke),在他的Janke Post文中表示2006是失落的一年(PL): 今年公共領域方面的表現讓人失望。幾次選舉過後,我跟數百萬波蘭人一樣,期待能有偉大的復興。我仰賴卡欽斯基(Jaroslaw Kaczynski,波蘭總理)、塔司克(Donald Tusk),以及他們的政黨。然而他們都浪費了大好機會。或許PiS沒有眾人預測中做得那們糟,他們的確做了些許改革。但他們也把(民粹的)蓋爾帝赫(Giertych)納入了政府。他們納入了阻止私有化的亞辛斯基部長跟什麼都沒做的佛特佳部長。他們跟Lepper以及他那可悲的團隊立下協議,然後又毀棄,接著又重新立下協議。政治不協調的程度簡直無法估計。儘管感謝老天爺,經濟方面還不錯,我依舊感到失望。這些政客應該努力突破過往僵局,但是他們並沒有達到我的期望,遠遠不如。 他的客人-Widziane z pozycji siedzacej 的Adam Pietrasiewicz被迫坦承:「我並不對2006年感到失落」(PL): 伊格爾先生正在抱怨他今年又感到失望了,從他的文章裡可得知,他過去每年也都這麼失望。即使是因為那些什麼都沒作的政客–當然,也正是因為他們什麼都沒作。我不知道你怎麼會說:「但他們保證一切會改善…」;他們每個政客都這麼保證的啊!這就是民主,你得先做些承諾,然後才能當選,接著許選舉代表人會按照他所仰賴的那些人的需要去做事,而這些人絕非一般選民,起碼在波蘭的制度中不是這樣。我過去曾經住在一個國家,在那兒你可以直接投票給特定一位候選人,儘管制度依舊腐敗,但是還是比我們現在好多了。每次選舉,我都會在紙上寫下一個人的名字,然後在我即將離開的時候,我通常已經與這個人熟識了。在我們的體制裡,先別提真的去認識選舉代表人好了,根本沒人敢說自己知道自己的選舉代表人的姓名,沒人敢說,就是一個都沒有。我們的選舉制度太差勁了,我在回到波蘭之後才這麼覺得,所以我不參與,我不投票,因為根本沒有意義。所以我也不會像伊格爾先生一樣感到失落。 Fragles這次開放了他的網站給另一位叫做Mat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