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History 歷史 來自 十二月, 2007

28 十二月 2007

布吉納法索:歷史的陰影

聯合國發展計畫最近公布2007/2008人類發展指數,這項指標不只是以國民所得作為評鑑依據,平均壽命、識字率與教育等社會標準也包括在內。 今年布吉納法索得到的成績依舊不理想,從全球倒數第四滑落至倒數第二,國內獨立媒體則認為該國其實是全球最後一名,因為排名墊底的是剛結束十年內戰的獅子山。 Burkina Mom認為當各項發展指標都節節敗退時,政府卻為國慶日舉辦大遊行與慶祝活動,實在非常諷刺,這些節慶只是國內菁英階級自我安慰的工具: 布吉納法索人民生活每下愈況,政府卻只想著用可悲的演說或遊行來轉移注意力,一般民眾當然願意來點麵包和馬戲團表演,但這些娛樂 活動的水準低落,12月11日的國慶遊行,只是菁英份子自我安慰的工具,每日與我為伍的一般大眾,根本不知道親愛的政府又在玩什麼把戲;對於在市區工作的 人們,遊行唯一造成的是他們好幾天無法準時到班,因為遊行預演每天都使市中心交通癱瘓數個小時;對於飢民與營養不良者而言,政府派發食物當然很好,但天下 可沒有白吃的午餐,就算只是一點小餅乾,也得要付出代價。 與此同時,布吉納法索也在紀念獨立記者松古(Norbert Zongo)過世九週年,他與另外三人在距首都瓦加杜古(Ouagadougou)南方100公里的村落遭殺害。 松古是布國首家獨立報紙L'Indépendant的創辦人,他生前最後一年內,多在調查現任總統龔保雷之弟的司機韋德拉戈(David Ouedraogo)身亡命案,韋德拉戈據說因竊取老闆的錢,被秘密關在總統侍衛隊基地,最後遭虐待至死。 12月13日,公民社會成員、媒體自由團體與一般民眾齊聚,再度要求政府繼續調查松古的死因,但時間不斷流逝,筆者所參與的部落格Africa Flak不禁懷疑,這些內外壓力究竟能否迫使政府找出殺害松古和同事的兇手: 事件發生至今已九年,對於國際組織與政府能有什麼作為,我心中有兩股矛盾的念頭,第一個直覺認為外界要影響政府已經太遲,我不知 道歐盟與布吉納法索為此事曾有多少次對話,若雙方確實曾有所討論,顯然目前沒什麼效果,調查工作歹戲拖棚,在外交圈子裡,沒什麼事能比國家主權更神聖,而 松古遇害事件的無疾而終也象徵著各項國內議題的結果。 Under the Acacias的Keith 則從一個名叫H的人口中聽到奇怪故事,內容關於一名男子Al Hadji Bani前往麥加,但因朝聖活動商業化而覺得夢想破滅,回到布吉納法索後,前往首都北方230公里處的小村莊Bani,當地現在因七座土建清真寺而聞名, 且其中六座都違反伊斯蘭傳統,並未面向麥加。 Al...

5 十二月 2007

哥倫比亞:公開的影片顯示沈默的人質

在上週逮捕了三名哥倫比亞革命軍 FARC這個恐怖集團的間諜之後,發現了證明生還者的影帶與照片,包括一些FARC所控制的人質照片。謠傳這些影帶正準備送交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作為一週半之前已經暫停的人道換囚和談的部分條件。 影片與照片內 容包含了人質們描述了生活環境、如集中營般的監獄,另外一些人質則把握這次機會表達他們對家庭及孩子們的愛與關切。之中引起最多討論的影片,是前總統候選 人Ingrid Betancourt所錄下的畫面。她在2002年2月遭到綁架,影片中,她靜坐著直視前方,只有她那眨啊眨的雙眼證明這是一支錄影帶而不是一個靜止的畫 面。雖然一語未發,但她那黯淡憔悴的面容、那骨瘦如材的雙臂以及沈默,對許多人而言,那些肢體語言卻傳達了相當多的訊息。 Ingrid Betancourt或許沒有在那五十五秒鐘長的影帶中發言,但是她寫了一封長信給她的家人。信件的內容已刊載在El Tiempo的報紙、網站,且轉譯至一個哥斯大黎加的部落格:Por la Boca Vive el Pez [es],引起Ingrid家人極大的憤慨。在這封內容廣泛的信件中,她試圖把過去的歲月塞進痛苦的牢籠,同時她也表達了對孩子們、前夫以及母親的愛。 長久以來,我們就像是專門搞砸派對的不受歡迎者。身為人質,我們不是一個 “政治正確”的議題。政府當局必須對游擊隊表達強硬立場同時免於犧牲一些無辜的生命,這種說法讓他們聽起來似乎會比較好過一些。面對這種狀態,保持靜默吧。只有時間能夠敞開心胸與提振勇氣。 所有其他在FARC集中營裏,不被視為重要到值得釋出影帶以及信件的人質們,則表現了另外一種形式的沈默。他們的家人仍在期待著一絲生命的跡象,期待著是否還有任何權利去寄望被俘的親人們有天能返家。 部落客們,像Bluelephant(es)就批判一些政治人物們對人質事件的回應,例如Piedad Cordoba就在這事件中不放過任何可佔便宜的機會,籍以支持他們的個人議題。 我們透過遠距離看到卻也無能為力的那些騷動怪異的臉孔,他們被各式各樣的政治人物–始於Uribe and Chave–透過選舉而利用。(Pied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