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七月, 2006

報導 關於 人權 來自 七月, 2006

28 七月 2006

尼泊爾:新一輪談話

校對:Sweet尼泊爾部落格圈迫不及待地期待毛派與七黨聯合即將展開的對話。 United We Blog集體部落格上有幾篇文章:毛派詭辯 不願歸還霸佔的財物,尼泊爾和平進程:緊盯週五的高層會議,尼泊爾的春雷…閃耀卻不得要領-二,尼泊爾預算:幾個數字與毛派的反對,獨立軍隊(尼泊爾軍隊好似另一個政府),尼泊爾的村莊故事:毛派鎖住屋子、父母被解僱,兒子不當兵。 「看著他們穿著乾乾淨淨,臉上也沒有鬍鬚,我總覺得他們不會再回到叢林了」…一名叫做Aasish的男孩說過的話我一直記著,尤其是每當我看見鬍子刮的乾乾淨淨的毛派領導者Prachanda, Dr. Baburam Bhattarai,以及Krishna Bahadur Mahara。 INSN發表了兩篇從別的地方轉貼來的Dr. Baburam Bhattarai的訪談。Bhattarai是兩名毛派主要最高領導者其中之一。 我們希望廣大人民能夠享有完整的民主;包括被輕賤的窮人、女性、賤民、受壓迫的國族主義者、Madhesis(喜瑪拉雅山腳下縱谷平原的居民)…我們的意識形態並非教條式的固執己見。我們注重的是科學,按照21世紀的需求而發展。如他們所說,馬克思主義並非教條,而是一種行動的指引…我們的叛亂或行動都是獨立,完全沒有其它勢力操控的。我們沒有尋求任何支持–不管是人力或物力–不管向任何人….美國發表的言論–完全沒有根據且令人困擾的言論–…時代已經改變,但是Moriarty似乎還滯留在冷戰時期的心理預設之中…直到CA選舉之後我們才會放下武器,在那之前,沒有人會放下武器–不論是尼泊爾軍或是PLA…在每個地方,包括南非、拉丁美洲與中美洲,或是北愛爾蘭,沒有任何一個衝突中的政黨會在最終的政治問題解決之前就放下武器…尼泊爾的經濟已經落入私人手中了。百分之九十五都屬於私人產業。所以根本沒有私有畫的問題,一切早就已經私有化了…我想在幾週內,我們會見到臨時憲法誕生。 Democracy For Nepal(DFN)提出了聯邦制的構想與一部臨時憲法。DFN也談到了臨時君主政體、臨時軍隊、臨時國會,以及四月革命跟四月會議。DFN與Samudaya上頭都有許多ANA會議的照片,這是在尼泊爾國外與尼泊爾人有關的最盛大的一次會議。Samudaya部落格的Sarahana談到了印度作家Arundhati Roy: 問道在這個武裝異議份子遭到軍隊瓦解,而非武裝異議份子遭到訕笑、置之不理的民主政體中,做什麼才是對的?Roy 承認她對民主的信仰已然耗盡…需要領導者花上數十年的時間才能讓這個國家復原。 Madhesi: United We Stand上頭有一篇Dr....

13 七月 2006

黎巴嫩:當前的以色列侵略

翻譯:Sweet 校對:Portnoy 對最近的黎以危機,部落客們是怎麼看待的呢?下面是個範例。雖然它無法涵蓋一切意見,但至少可以提供大概的想法。 Jamal 用他自己的方式支持真主黨行動的權利,並認為他們是以色列總理奧爾默特必須處理的的強有力的反對者。 真主黨展開了單方行動,他們將因此受到一些黎巴嫩內部的指責,尤其是這威脅到了難得的旅遊旺季。但無論如何,在中東區域他們得到了成百上千萬的擁護者,因為他們是世界上唯一對以色列在加薩的掠奪有所反應的組織。當然,真主黨領袖納斯魯拉堅持今天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黎巴嫩和黎巴嫩的俘虜們,但他只是在唬人。事實並非如此,儘管如此也是極為正當。奧爾默特不同意我的觀點,他認為他應該殺死、焚毀5個月大的嬰兒恐怖主義者,殺更多的人,然後再去面對不可避免的談判。從各方面來看,真主黨證明了他們的強大——事實上是非常強大,而以色列並不習慣應付這樣強大的敵人。 以下是Jamal繼續陳述他認為接下來應該會發生的事: 奧爾默特可以選擇將真主黨殲滅殆盡,但這會引發一場大型區域戰爭,我不認為以色列打算面對此後果,也不認為國際社會會允許它發生。所以這個環境只給了奧爾默特一個選擇權,即選擇停止殺戮開始談判的時機:今天就開始,帶著那死去的30名平民;或下週再開始,帶著300名亡靈。我恐怕300這個數字也只是接近於滿足他的嗜血之慾而已。 這是Lebanon.profile今天在貝魯特看見的景況: 黎巴嫩的政治機構已經完全陷入混亂。政黨領導人對此局勢不知如何是好。總理西烏尼拉進退維谷。他頻繁地聯繫外國領導人。貝魯特的生活如常進行,但比平常略微安靜了些。今早我同往常一樣,有一些會議需要參加,工作忙碌。我計劃著白天晚些時候去健身,然後參加一個派對。電力等能源照常供應著。網絡也在運行。移動電話的線路完好無損。我們的電話並沒有被切斷,無論是通向國內還是國外。只有一個我接到的從敘利亞打來的電話受到靜電干擾。 我確信貝魯特北部的任一地方的情形都差不多:Metn、Kesrouwan、Coura、Tripoli、Bsherre、或Akkar。 貝魯特南部市郊和黎巴嫩南部的情況不好,但還算不上險惡。無論是規模還是死亡人數,它都不能和1982年的以色列侵略相提並論。電線和電話線被切斷了,但Saida和Nabatieh的朋友告訴我,他們的家人都很緊張,但安然無恙。 Moussa講述了他如何努力地去尋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安置他的家人。Abu Kais則告訴我們他聽到了什麼,然後宣洩了他對真主黨的納斯魯拉和以色列的憤怒: 根據al-Jazeera,至今為止黎巴嫩已有26位平民喪生,LBC說其中有十位屬於同一家庭。我的家人從電話中告訴我他們與貝魯特已經被徹底隔離。他們居住在貝魯特的南方,他們能看見以色列向機場跑道發射炮彈。據報導已有不只10座橋被炸燬。未經確認的報告說通往機場的隧道也被炸燬了。Rafik Hariri國際機場關閉了,黎巴嫩如今只能藉由…敘利亞向世界接觸(……)你已經得到你所想要的了,納斯魯拉, 現在請展現你所能做的。 展現你的力量, 用那些火箭。 黎巴嫩正遭受摧殘,而我所能想到的就是你那張臉: 去死吧。 以色列的懦夫們,在大馬士革和德黑蘭暴施淫威吧。懦夫! Anarchistian 熬夜至遲,在凌晨一點寫下這篇文章: 此刻是凌晨一點,我一直豎著耳朵聽著任何一點噴射機的轟鳴聲,並邊寫此文邊注意以色列的媒體報導。(從當地媒體發出的)最新報導說IAF瞄準了鄰近貝魯特的海邊城市Damour的一座橋,而一些地區的電話線因此被切斷。據報導,在各式各樣的襲擊中傷亡眾多,包括一輛救護車被擊中、NewTV與Al-...

12 七月 2006

庫德斯坦:土耳其和伊朗的庫德族

翻譯:FoolFitz 校對:Portnoy 這星期,庫德語部落格圈中掀起了一股勢不可擋的論潮,關於暴行、絕望,那些在庫德族人生命中永遠無法改變的事情。 這星期讓我們從庫德面向以及他所張貼的文章開始,敘述一名東庫德斯坦(西伊朗)的小孩,在偷麵包被逮到後所受到的殘酷刑罰。那些照片是那麼不可置信地令人難過,一名幼小的孩童被卡車輾過他的手臂,以此作為刑罰……看了之後,胸口就好像被連續重擊一般……。他的文章也間接提到一名庫德裔女子,Malak Ghorbany,她被判以亂石處死之刑。大眾對於Malak這個案例,以及伊朗地區庫德族人的宿命,反應十分強烈,尤其是來自Rastî的Mizgin: 那位死於亂石之下的的庫德女性,Malak Ghorbany,她的判決引發了一些緊張的情緒,而這則新聞在ADNKI率先被刊出。你知道,最深得我心的是,在這星球上,每個波斯人是那麼喜歡吹噓他們自己有多麼地文明。他們甚至批評土耳其野蠻、凱末爾主義的行為;可笑的是,那些波斯人卻做出完全相同的事情…特別是對庫德族人。 而這裡有一個偉大的、文明的波斯人國家,忙著執行一些跟石頭同樣古老的死刑,也就是這偉大文明的波斯人國家有著異樣狂熱的事情。國際特赦組織的資料顯示,伊朗已經於2002年底廢除死刑;但這段拘束期對這個嗜殺的國家卻是太長太久,就在2003年9月,他們又從新開始了。 Rasti 也給了我們另一個主題,這星期可以在庫德語部落圈討論,那就是北庫德斯坦(東南土耳其)。在她張貼的”從玻璃屋觀望“的迴響中, Mizgin大力抨擊土耳其政府以鎮壓策略對抗東南地區的庫德族,聲明政府越是壓迫,人民的反應就越容易被得知。而對於庫德地區56位地方首長為拯救Ro jTV電視台而發起請願書,Mizgin做出了以下評論: 那文章接著分析有多少控訴來自不同法院轄區,多少獲判無罪、多少正持續進行…等,而文章 3結束在最近幾則針對?斯曼(Osman Baydemir,註1)的控訴。持續在進行的訴狀,其中一部分便是抗議奧斯曼和其他55位DTP黨的市長,寫信給丹麥首相拉斯穆森( Anders Fogh Rasmussen)支持Roj TV,並從阿瑪度市(Amed)派遣救護車運送 gerila的屍體回到他的家中。其中最可笑的控訴。 或許就是指控奧斯曼「對不同種族和地域的人予以敬重而構成公然汙辱」。這項指控來自於一本雜誌的專訪。世界上還有哪個地方會因尊重不同種族與地域的人民而遭指控為恐怖份子?你能想像在美國因為說一句「歐斯蘭先生」( Mr. Abdullah Ocalan,註2 )就被當成恐怖份子嗎?...

11 七月 2006

印度:部落客對孟買炸彈攻擊的反應

翻譯:Portnoy 孟買今天遭遇多起炸彈攻擊。搭乘火車通勤的人們在一條軌道上(西部軌道)被炸彈奪走了生命,七輛不同的火車同時發生爆炸。爆炸發生時間大約是下午六點25分,正好是孟買通勤的尖峰時段,下班的人潮正離開南孟買,準備回到郊區。估計目前約有180具屍體。幾分鐘之內,孟買救助部落格馬上有了新訊息、迴響、以及願意提供協助的人們。這個部落格於去年成立,目的是用來應付洪水災情,彌補了資訊與傳播的隔閡。這篇文章要求讀者提供想要聯絡的人的電話號碼。Metroblogging Mumbai正持續更新這個主題。這是一個開放的回應串。 India Uncut部落格的Amit不斷在他發表的文章中更新情況的演變。當主流媒體的報導依舊愚蠢且一無所知的時候,Jayesh有更多孟買的最新消息。Blogpourri評論了某主流電視新聞台的裝模作樣。NowPublic上有由公民記者Dharmesh Thakkar拍下的照片。Pajamas Media整理了來自主流媒體與部落格的鍊結。India Writing部落格上有一段話特別獻給在大眾運輸系統上結交的朋友: 給「火車上的朋友」,給所有的朋友:記住這個城市失去了什麼,我們要以團結一致、不被暴力打倒作為榮耀我們對他們回憶的方式! Gaurav Sabnis 替這城市以及人民感到哀傷 對這座城市來說,今天很不好過,這場悲劇對我也有所打擊。我以及我認識的人很幸運地沒有成為今天的受害者,但是西部幹線是「我的」幹線。我常常在那些軌道上坐著火車旅遊。想到將近200人就死在我熟悉的生活地景之上,讓我膽顫心寒,憤怒難耐,悲慟不已。 Contrapuntal 問為什麼是孟買 並且向前看,希望不要產生強烈後續效應。 為什麼是孟買?為什麼總是孟買?因為這城市很大很繁榮,所以如果你想要幹票大的,孟買自然是首選。(為什麼大家都愛去孟買?) 拜託,千萬拜託不要產生強烈的後續效應。我寫的很沒條理。我不是在寫論文好嗎?火車,一個無防備的點,要下手簡單到讓人害怕。之前沒有發生過類似事情才真是奇蹟。那現在呢?你要怎麼檢查每個登上孟買火車的乘客? Waking up twice 談論到此時此刻許多人做出的無理假設。 Ultrabrown 針對恐怖攻擊以及媒體報導的畫面擷取做了註記。The Reneg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