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人權 來自 八月, 2007

30 八月 2007

(短訊)巴布亞新幾內亞:活埋愛滋病患

Caledosphere連結到一篇文章指出,巴布亞新幾內亞居民若感染愛滋病,親人會活埋病患[Fr],因為他們既沒有財力支付治療費用,也害怕會遭到感染。 作者:Lova Rakotomalala

23 八月 2007

柬埔寨:部落客談部落格

Borin Ly是名資訊科技專業人士,他和其他熱衷電腦與網路的大學生一樣都擁有部落格,他的故鄉是柬埔寨知名海岸城市西哈努克(Sihanoukville),現年26歲的Borin現正於澳洲Charles Sturt大學經濟暨金融企管研究所攻讀碩士。 圖說:柬埔寨部落客Borin Ly,部落格為http://www.borin.ws/。 Borin使用手機與筆記型電腦上網,並在網路上與無數柬埔寨部落客發表言論,以及討論各種議題,包括貧困、教育質素不佳、企業社會責任、食品安全、電訊費率太高等。 問:你為何寫部落格? Borin:起初我的部落格與柬埔寨無關,主題大多圍繞在網站主機、設計與網頁推介,當然也希望藉此從Google Adsense賺點錢,但結果失敗,我便轉移焦點至柬埔寨,希望能分享知識、表達自身想法及享受表意自由。 問:你的文章都寫些什麼? 答:多數文章源自於日常經驗,例如最近寫了篇有關食品安全的文章,因為有天和母親吃早餐,我看著食物心想:「這健康嗎?」,然後便聯想到食 品安全的主題,許多朋友都曾抱怨食品裡含有不該存在的化學物質,但親友們卻得每天吃下這些食物,這讓我覺得很難過。我認為自己必須說些什麼,而部落格便是 一個讓我可以清楚發表意見的工具。我的文章另一項主題則是分享知識,例如像「如何下載Youtube的影片」;有些文章則與企業及經濟的學術研究相關,還 有些文章則回應其他柬埔寨部落圈的發言。 問:你使用何種部落格軟體?原因為何? 答:我用WordPress,因為有專業設計的版型可用,我先下載一種後,再依照自身需求調整,另一項原因是我目前架站的空間擁有 Fantastico功能,讓我可輕易安裝並更新WordPress,為了更簡化,我也使用微軟Word 2007張貼文章,用這個軟體可以直接將文章放到部落格上。 問:你每天花多久時間上網? 答:平均五至六小時,我也使用3G手機讓上網更方便,不過對部落格而言,撰寫內容比花時間上網更重要。 問:你如何尋找新部落格? 答:我通常從已知部落格內的輪播區,發現新的部落格,有些則是透過Technorati、Google等部落格搜尋引擎找到,全球之聲當然也是一項來源,有時則利用柬埔柬、金邊等關鍵字查找。 問:對於柬埔寨部落格新手,你有何建議? 答:建議如下,第一,隨心而寫,別太介意英語,只要讀者能了解就可以,部落格不必事事完美,不過按張貼鍵前別忘了做些編輯;第二,沒有讀者也繼續寫,固定流量需要時間培養;第三,把寫作當成娛樂,而非工作,享受其中,寫作經過一段時間自然會進步;第四,新手透過較注意網頁設計,而部落格成敗 的真正關鍵是內容,與其花很多時間設計,不如多花些時間寫文章。...

22 八月 2007

南亞:在中東為奴

在沙烏地阿拉伯與波斯灣地區發展中,來自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尼泊爾等國的南亞移工貢獻良多,但虐待及剝削這些勞工仍是項嚴重且可怕的問題,移工是經濟推手,但卻遭到剝削、虐待及歧視,也鮮少獲得政府保護。 有關人權侵害的案件為數眾多,以下為幾個案例: 數千名勞工變賣家產,只為前往波灣國家尋求夢想中的工作,Drishtipat提及他們遭虐待的情況,最終心碎返國。 數百名尼泊爾勞工在卡達要求雇主給付合理薪資,卻遭到遣送出境,United We Blog張貼一名尼泊爾學生自美國返鄉的第一手經歷,令人震驚,他表示因為在巴林國際機場抗議海灣航空人員虐待遭遣返民眾,結果受到不人道對待。 科威特人口300萬,其中六成為移工,Expositions of Arabia與一名在科威特的印度勞工對話,該名勞工認為雇主故意壓低薪資。 《國際前鋒論壇報》 報導,阿拉伯聯合大公國85%的人口為外來勞工,他們每日在攝氏43度高溫下工作,每週工作六天,時薪只有一美元,合約猶如奴隸賣身契,對比富人入住旅館 房間一晚要價1000美元,移工每日太陽升起前便開始工作,工作地點監控嚴格如軍營,每個月單在一家醫院便有數千起勞工中暑病例,政府在壓力之下,不得不 改善工作情況,並查緝不按規定給薪的雇主。 「人權觀察」組織亦有關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勞工受虐的報告:《打造高樓,欺騙勞工》。 沙烏地阿拉伯的勞工之中,35%來自外國,來自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及孟加拉的總人數估計約200萬,「人權觀察」組織發表一份長達135頁的報告名為《惡夢:沙烏地阿拉伯移工遭虐與剝削報告》,其中記錄無數移工遭虐待,生活如奴。 報告中部分令人震驚的記錄如下: 無論在工作場所或監獄,女性移工常遭男性雇主或獄卒性騷擾或強暴。 孟加拉、印度與菲律賓移工被迫每日工作10至18小時,有時徹夜工作卻無加班費。 薪資待遇極差,如每日工時16小時,月薪133美元。 吉達(Jeddah)地區有數百名亞洲女性擔任醫院清潔工,薪資極低,每日工作12小時,沒有伙食或休息時間,下班後必須待在上鎖的宿舍內。 移工在司法體系中蒙受極不公平待遇。 Abdol Moghset Bani Kamal在Countercurrents網站裡指出,移工是21世紀的奴隸,特別點出巴基斯坦勞工在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國家的悲慘境遇。...

21 八月 2007

(短訊)茅利塔尼亞判定蓄奴有罪

茅利塔尼亞 (Mauritania) 雖然已立法規定實行奴隸制為犯罪行為,但法語萬歲 擔心,僅靠法律條文無法真正廢止奴隸制 (Fr)。「奴隸制是一種和人性一樣古老的精神意識……問題是,奴隸制幾乎是植根於心裡的。」法語 寫道,「茅利塔尼亞應和世界上的其他國家一樣,通過肯定人的精神價值,從心理層面入手,抵制奴隸制。」 原文作者:Jennifer Brea 譯者:whydoor

(短訊)伊朗:我們還沒折磨他們呢!

Khorshidkhanoum 報導:德黑蘭的首席檢察官Said Mortazavi 傳喚阿密爾‧卡比爾大學(Amir Kabir University)三名入獄學生--Ehsan Mansouri, Ahmad Ghasaban和Majid Tavakolli--的家人,惱怒地告訴他們:「我們警告你們很多次了,不准在任何場所發言,不准接受採訪,不准散佈Evin監獄209號牢房的相關消息,也不准和任何人會面。可你們根本不聽,我行我素。現在,我已經再次把你們的孩子關進單獨禁閉室;除非改變你們的態度,否則你們不能探望他們,也不能和他們通電話……我們還沒折磨他們,但我們會讓你們懂得什麼叫折磨!」 作者:Hamid Tehrani

20 八月 2007

(短訊)伊朗:獲獎作家遭監禁

Khabgard提醒[Fa]我們,獲獎作家Yaghoub Yadail即將因他的小說《動盪局勢》受審。2年前,這本書獲准出版,贏得眾多獎項,但其中一些 言辭似乎遭到抱怨。部落格作者認為,這樣的事在伊朗是第一次,而這將給國內作者帶來負面影響。Yadail已經因此事遭監禁40天。 作者:Hamid Tehrani

19 八月 2007

巴勒斯坦:人民慶賀艾倫強斯頓獲釋

本週我們將以Taghreed Abeaed這位女士的悲劇故事開始,她死於加薩走廊南部和埃及的交界的拉法赫(Rafah)邊境。Dew訴說著這個故事: 一位31歲的巴勒斯坦婦人在滯留於埃及境內與加薩邊境超過20天後過世。這位貧窮的婦人(也是五個孩子的母親)為癌症所苦,由於加薩缺乏適當的醫療技術,而前往埃及就醫。她的雙親及家人訴諸輿論力量,才能將她的遺體帶回,舉辦莊嚴的葬禮。 超過六千名滯留在埃及的巴勒斯坦人,在超過攝氏四十度的酷熱氣候之下等著回家和家人團聚。有些人手頭上根本沒有多的錢,一位巴勒斯坦父親只好賣掉他為孩子買的禮物去支付住宿的費用。另一位巴勒斯坦人用光了身上的錢,只好在咖啡店消磨晚上的時間,或是到處遊蕩找尋合適的地方閉上眼睛 休息,即使是幾個小時也好。 對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來說,旅行是件愉快的事,但在加薩,這是令人苦惱、恐懼和痛苦。 但本週有一則來自加薩的好消息 。BBC駐加薩記者艾倫強斯頓遭綁架獲釋,很快的有許多文章關於此事。Samaher和大家分享了她的欣喜之情: 遭拘禁成為武裝伊斯蘭 (Army of Islam)人質的艾倫強斯頓終於獲釋。在他遭綁架的期間,加薩的街頭發起了各式的請願活動。巴勒斯坦的記者也為他發起許多請願活動。在此事件中讓人感到 前所未有的羞恥。就連小孩也知道綁架記者向世人傳達出的加薩訊息破壞了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的形象。我不多去深入談論事件發生的原因、細節、後果和重要 性,我只想要向艾倫獲釋說聲恭喜。首先,因為他是我們的訪客,他是在加薩從事採訪工作的記者。其次,他得到釋放將有助修正在他遭綁架後,巴勒斯坦被世人描 繪的錯誤醜陋形象。 在加薩的Dew也感到高興: 今早醒來就聽見這個好消息…總算,在115天的綁架之後。艾倫強斯頓重獲自由 :)…「我很高興被釋放了」是他對媒體所講的第一句話。這個可憐人不抱持一點他會被釋放的希望… 我剛看到艾倫離開加薩返回英國的新聞,他說他要放個長假,之後可能考慮再回到加薩…我個人不覺得他會再回來 ;)… 釋放艾倫背後進行的協商細節尚未公布,也許稍後會公布,但重要的是艾倫的臉上如今帶著淺淺的微笑,走在回家的路上,期待見到他的家人和朋友 艾倫,你的夢想最終會實現…保重和再見 😉 部落客們在在巴勒斯坦和伊拉克之間 (Meanwhile...

18 八月 2007

(短訊)烏干達:讓我們和平共存

Black Looks張貼「烏干達性少數族群組織」的新聞稿:「在此次歷史性活動中,烏干達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人士於兩個月前集結高等法院前,要求司法保障我們的私隱、尊嚴與財產,我們並未挨告,我們也未犯法,而是政府必須有所作為,阻止官員歧視同性戀與跨性別人士。」 作者:Ndesanjo Macha

15 八月 2007

馬爾地夫:戀童癖者的秘密天堂

面對馬爾地夫國內兒童性侵犯案件如此頻繁,政府卻缺乏處理此項議題的實際行動,讓當地部落客感到非常憤怒。 近來新聞報導指出,四名強暴犯在法院獲得輕判,因為法官認定被害人遭強暴當時並未高聲尖叫,等於同意加害人侵犯,這幾個人更能自由前往其他島嶼繼續其惡行。另一起案件中,一名高中女孩指控數學老師在個別教學時對她性騷擾,然而校方卻刻意淡化處理此事,政府更允許該名外籍教師於調查開始前出 境。 還有一起事件裡,離島Goidhoo有數名女孩指控當地的伊瑪目(Imam,伊斯蘭教長),指稱他在教授可蘭經教義時猥褻她們,然後經過短暫調查後,該名伊瑪目卻又能重回原社區。 部落格「馬爾地夫衛生」在此有些討論: 一樣的事情又來了,他們從前姑息此事,所以一再重演,這次法官竟認為,這名12歲小女孩「同意」與天殺的強暴犯發生性關係,她沒有喊叫不等於同意,這真是他╳的荒謬,我很火大,12歲小女孩一定是嚇得無法出聲。 他認為馬爾地夫政府選擇沉默,以罔顧生命的方式處理孩童性侵害議題。 Jaa的部落格裡抨擊法官竟認為受害女孩同意犯行。 我瀏覽過馬爾地夫最近的新聞,其中最讓我憤怒者,莫過於4名持斧男子輪暴一名12歲女孩的官司判決。 部落格「馬爾地夫今日」有篇文章題為「戀童癖者天堂」,其中回顧當地兒童性侵害歷史,並認為政府向來未彰顯正義,總是縱容戀童癖者。 他也批評馬爾地夫獨裁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處理相關問題態度軟弱。 馬爾地夫身為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締約國,但國內兒童人權記錄奇差,總統加堯姆不僅公開支持加害人,他在任30年間,也未曾制定任何保護孩童免於性侵害的法律,造成國內戀童癖者犯案事件屢見不鮮。 今年所公布的調查結果,便突顯出兒童性侵害在馬爾地夫有多麼嚴重,根據報告指出,現年15歲至49歲的女性中,每三人便有一人曾遭受肢體或性侵害;每六人便有一人在15歲前曾遭性侵害,由於調查對象僅限女性,社工人員認為實際數字可能更高,若將兩性都列入統計,馬爾地夫可能會在南 亞或甚全球兒童性侵害比率居冠。 然而面對調查結果,馬爾地夫負責保護兒童人權的部長迪迪(Aishath Mohamed Didi)卻刻意淡化處理,而且迪迪在加入內閣之前,還曾任職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他向《小卡車新聞報》表示,從其他國家標準看來,馬爾地夫兒童性侵害數據便會下降許多。...

6 八月 2007

巴勒斯坦:女性的困境

雖然在巴勒斯坦的部落格圈討論的話題一如往常的還是以政治為主,我決定本週改變關注的焦點。本週的主題不是政府、加薩和父權,而是總結處理一個不同類型的題材-女性的主題。 首先是一位名叫Hind Mohammed Eid的埃及年輕女孩遭到強暴後產子的故事,隨之引起全國對於伊斯蘭婦女的頭巾(hijab )作為保護, 可以預防此類的犯罪(有篇敘述這起事件的阿拉伯文文章,可以在這裡看到)。阿拉伯女性進步之聲(Arab Woman Progressive Voice )討論這個案件: 強暴和以頭巾遮掩之間有什麼關聯? 喔,從父權的邏輯來看是這樣的:如果一個女孩或女人遭到強暴,那是因為她的撩撥。她沒有完全的遮掩自己,所以這是她的錯。所以,一名遭強暴的七歲女孩是如此的應受讉責。或者,至少她的父母該被讉責,因為他們讓自己的女兒如此暴露,所以引誘男人強暴她。 根據這個邏輯,案件中的女孩應該遮掩以保護男人不致受到引誘,而那個強暴她的男人是被害者。 當強暴者施暴於小至一歲的女孩。我們也應該遮掩那些誘惑男人的女性嗎?強暴者施暴於男人和男孩,我們為什麼不也遮掩那些誘惑者? 讓我們遮掩起整個世界以防強暴者受到誘惑。遮掩起樹、遮掩起海,別忘了空氣,因為所有都可以是感覺上的引誘,所有都可以是官能上的引誘,所有都可以是危險的。 部落客的的迴響引發了在以伊斯蘭婦女服裝遮掩之外,如何抑止強暴的討論。Qwaider قويدر 評論: 從這個角度看來,我欣賞約旦政府的法律將強暴未成年者(無論性別)的罪犯處以死刑。我認為這樣強烈的後果,應該能對抑止性侵害產生良好的作用。 James Stanhope回應: 在美國,成年人對成年人的強暴、以及成年人對青少年的強暴(法定的強暴)是由各州刑法(criminal law)所決定,而由於這些案件幾乎總是由陪審團判決,死刑是否能抑止強暴犯罪的發生還不是很明確。在美國,我所居住的喬治亞州(Georgia)研究顯 示,預謀以及衝動暴力犯罪,明顯地不能以罪刑的輕重來抑止(包括死刑),因為這些犯罪者預期自己的行為不會被發現或逮補。 〈養育Yousuf,不插電:巴勒斯坦母親日記〉(Raising...

5 八月 2007

伊朗:數百部落客支持入獄學生

伊朗部落客最近發起一項活動,提醒人們近幾個月來,共有多名大學生遭到逮捕,其中三人至今仍在獄中,他們希望號召無數部落格將名稱改為「八月五日」,依據伊朗曆法則是Mordad月的14日。 受害者家屬表示,學生年齡都是二十出頭,遭遇了生理與心理的折磨,包括言語污辱、用電纜毆打等,他們被指控的最嚴重罪名為侮辱國家最高領導人及煽動輿論。 2007年8月5日 根據14mordad部落格,這個日期是: 2007年8月5日是伊朗憲政革命101週年,但伊朗民眾仍在爭取民主,學運人士也仍難逃牢獄之災。 為支持與紀念這些同伴兼部落客,當地一群部落客決定更改部落格名稱,在當天更名為「8月5日:支持入獄學生日」(August 5th: The day of support for jailed Iranian students),縱然各位不是伊朗部落客,我們也歡迎一同參與,若要加入,請寄信至14.mordad@gmail.com。 據該部落格指出,之後幾天已有397名部落客響應。 支持計畫的Hamid City張貼入獄學生與政治犯的照片,他建議[Fa]每個人都號召十位朋友加入。 Mir指出[Fa],縱然憲政革命已過101年,今日監獄裡仍有許多勇敢的伊朗孩子。 Fardayekvatan認為[Fa],我們應多寫有關於正義、民主及入獄學生的文章,讓每個人都能成為沙漠深處的燭光。 Ganji呼籲眾人支持 前政治犯兼記者Akbar Ganji發表公開信,要求大眾支持入獄學生,Kamangir寫道: 知名政治運動成員Akbar Ganji曾入獄五年,他寫了封致伊朗大眾的公開信,希望大家伸出援手,幫助入獄學生獲釋。...

塔吉克:社會的各種變化

最近塔吉克部落客與專家很關心新的宗教法草案,他們認為該法將威脅宗教少數團體,穆斯林社群也擔心改革方案,憂慮若草案經國會通過實施,國內清真寺數量將會大減,除此之外,新法案也禁止向七歲以下兒童教授宗教教育。 草案內有兩套限制,其中一套顯然直接針對伊斯蘭教而來,另一套則是對付少數宗教族群,關於少數宗教的部份我們可以之後再談。然而 此法案處理伊斯蘭教的方式卻特別直接,包括限制清真寺建築的數量,在鄉村地區,每兩萬居民才可建一座清真寺,而都會區與首都杜尚別的門檻則分別為三萬人與 八萬人。 StatGuy表示,未來所有福音傳教活動都將完全被禁止,他認為「新法案讓登記宗教團體的手續與程序極為困難」。 就算宗教團體能夠跨越超高連署門檻,就算宗教團體能夠跨越超高連署門檻,第20條也要求,申請人必須於登記申請書後附上大量政府及宗教團體文件。 另一項部落圈所討論的議題則是印度考慮在塔吉克成立軍事基地,這座位於Aini機場的基地話題已討論多年,但政府仍不願釋出任何訊息,印度部落客認為,印度未來將成為國際強權,故需要在國外設置軍事基地,而塔吉克是個很好的起點,Harsha與朋友論及印度在塔吉克設立基地的優點。 塔吉克與中國、阿富汗、烏茲別克及吉爾吉斯接壤,與巴基斯坦之間也只有細長的阿富汗領土之隔,印度若與巴基斯坦開戰,印度能夠從兩面夾擊,這也是這座空軍基地能帶給印度的一大優勢。 人們也時常討論塔吉克的毒品問題,Olga提供有關現況的資訊,她對於目前塔吉克走私毒品的情況描述很清楚。 接續著Olga的文章,David Trilling述說好幾名俄國女孩染上毒癮的故事,以及他們如何在塔吉克面對這項問題的經驗,他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國際暨公共事務學院(SIPA)的二年級生,正在塔吉克拍攝有關中亞海洛因貿易的記錄片。 女孩遭到虐待、毆打、香菸燙傷、被迫從事不安全性愛,還得逃離警察,因為警察任意逮捕後也強暴她們,在她們的小小房子裡,也沒有淋浴設備,唯一水源只有前院偶爾有水的水槽,那也是她們的廁所。 Bonnie Boyd指出,塔吉克政府與世界銀行正在努力,希望吸引資金投注於棉業,棉業是經濟一大支柱,但長期缺乏投資而無法獲利,但Bonnie Boyd認為縱然覓得資金,既有問題也難以克服。 棉業沒有什麼增值空間,軌棉、綑包、倉儲等上下游產業亦然… 塔吉克棉業主要出產中纖棉與長纖棉,長纖棉所製造的紗價值最高,但也代表缺乏加值處理過程所帶來的損失更大。 David Trillig也提及塔吉克警員貪污情事,他曾經試圖記錄交通警察收賄的經驗,交警在發現攝影機即在未收受賄款的情況下離開了。 在首都主要街道上,每隔50至100公尺便有幾名戴著醜帽子的警察,每天都在沒有違規的情況下隨機攔下車輛,隨意檢查證件後便開始索賄。 原文作者:Vadim 校對:jul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