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人權 來自 九月, 2007

24 九月 2007

科威特:恐同者的言論

科威特部落客Frankom寫下[Ar]一篇極具措辭強烈的文章,內容表明他對國內同性戀者的態度,以及他覺得該如何處置同志。 他指出: 在我開始今天要談的事情之前,…我會向各位證明,我就是個種族主義者,沒錯,就是個極端的種族主義者,我不是要談黑人或白 人,也不是要聊印度人或是埃及村民,這都不是我今天要討論的歧視,我要談的這群人現在已集結成社團,還獲得大國支持,他們真的有權力與義務!他們竟都跟我 們一樣有權生活在這世界上!但他們並非奇怪的物種,因為人類只有兩種,沒有第三種,我不想破壞國家與鄰國或友國的關係,也不想談有些國家態度從反對轉為支 持,所以今天我只明確討論在科威特發生的情況。 我們昨天去餐廳吃晚飯,在那個小餐廳接待我們的,是個來自東亞國家的服務生,這個同性戀和我們平常在其他餐廳或購物中心看到的東亞人士不同,他對我 們毫不禮貌!東亞人現在似乎正入侵科威特,許多大公司也依賴他們做行銷和業務工作,是因為他們薪資低嗎?但我們必須重新思考,因為他們人數愈來愈多,似乎 無論在餐廳、咖啡館、休閒中心、購物商場、超市裡,甚至是家庭幫傭,都會看見來自東亞國家的人。 無論在Hawalli或Salemiya地區,在家中或妓院裡私釀酒品的人數愈來愈多!也有愈來愈多人向科威特年輕人販賣毒品!幫派份子也與日 俱增,…因為國內同性戀增加,許多年輕人都找他們解決性需求,因為他們要價比較低,情況愈來愈危險,因為其中有些人是愛滋病帶原者,而且許多人都待在科威 特,因為我國並未要求篩檢。我當然不只針對那些同志愛滋病患,還有其他同性戀來自於科威特、阿拉伯國家或不知名的國家,他們企圖瓦解我國社會,該如何解決 這一切? Frankom提出的「解決之道」,包括將國內同性戀趕至其他容許同志的國家、把同性戀送進警察學校或軍隊或其他,各位也可以看看他這篇文章的回應區,就知道他的第三項解決之道為何。署名「我不是同性戀」的回應則對Frankom言論不滿: 你聽來非常無知,我不是同性戀,但你竟把同性戀當成疾病對待,人們並非計畫成為同志,他們經歷各種遭遇後才變成同志,我的老天! 至於你提到菲律賓人的部分,如果我們把他們都趕走,誰要來做這些工作?科威特人嗎?我很懷疑,人們充滿仇恨與無知,願他們獲得指引並痊癒。 另一位部落客Judy Abbott則表示: 我的天啊,你們真是怪物…有些人就是荷爾蒙出了問題,情感上也有問題,…有些人努力希望別成為同性戀,但結果孤立無援。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校對:FoolFitz

22 九月 2007

巴西:獨裁黯夜之光

數個南美洲國家在20世紀都曾歷經軍事獨裁時期,例如巴拉圭(1954年至1989年)、烏拉圭(1973年至1985年)、智利(1973年至1990年)、阿根廷(1966年至1973年、1976年至1983年)、巴西(1964年至1985年)等,其中巴西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當時的加害者從未遭到審判,因為政府在1979年通過特赦法,赦免軍方將領與民間人士以獨裁為名的所有罪行。 不過巴西最近首度發表有關當時犯行的官方報告,其中細述綁架、強暴、虐待、處決、秘密埋屍等,此份500頁的長篇報告名為《記憶與真實之權》,由國家政治死亡暨失蹤委員會著手調查,前後共費時11年,「人權觀察」組織讚揚巴西向前跨出一大步。 雖然軍方並未提供任何文獻記錄,巴西政府仍預計於2008年時,將1964年至1985年獨裁時期的秘密情報文件解密,公布於國家資料庫中。《記憶與真實之權》葡萄牙文版全文已可免費下載。 巴西總統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在軍事獨裁時代曾入獄一個月,他與新任國防部長喬賓(Nelson Jobim)日前一同出席報告發表活動,對於杯葛此項活動的軍方人士,喬賓明確表示:「沒有人能挑戰這份報告的真實性,若有任何質疑,報告內都能找到解答」,各地部落客也附議他的看法。 1980年魯拉率領罷工照片,由Estevam Cesar所攝。 軍方幾天後有了反應,在9月1日發表公開聲明,提醒若調查軍事獨裁時代的政治謀殺事件,便已違反特赦法,也將讓國家「退步」,外界也隨後做出回應,obomcombate[pt]張貼一封軍方將領駁斥國防部長喬賓的信件: 本人在憲法所賦予的權力下,反對公布相關檔案與記錄,因我了解此舉背離政府制定特赦法的基礎,將會「使國家和平與和諧倒退」。 巴西部落格圈則反應兩極,顯示20年的獨裁時代傷痕仍未癒合,Celso Lungaretti[pt]曾與20名官方記錄理應已死亡或失蹤的人士會面,他認為軍方的反應令人無法接受: 這顯示軍方對於揭露歷史真相感到侷促不安,…這份聲明等於打擊政府權威,不僅質疑國防部長,更讓人懷疑政府究竟是否無力撫平軍事獨裁時代的傷痕,畢竟面對歷史事實,不同的人仍有相異詮釋。 記者Carlos Motta[pt]指出,喬賓此刻面臨困境,他能否重振威信? 此次喬賓必須展現過去少見的態度,例如勇氣,如果他不回應軍方反對公布報告的聲浪,放縱軍方拒絕公布獨裁時代的可怕罪行,喬賓將會成為另一個傀儡部長,完全失去指揮權或威信。 1980年警方與罷工群眾,由Estevam Cesar所攝。 Alexandre Lucas[pt]則懷疑,這二十多年的民主究竟有無改變任何事: 很遺憾,自1964年4月1日軍事政變以來,巴西軍方的心態毫無改變,當年軍事推翻合法民選總統、關閉國會、解散內閣、殺害異議份子、藏匿屍體,今日心態亦復如是。 署名Antonio的海軍少校在Alerta...

13 九月 2007

伊朗:受難者家屬的記憶

1988年,數千名伊朗政治犯遭處決棄置於Khavaran的亂葬崗,至2007年8月31日已屆滿19週年,受害者親友重返亂葬崗,弔念如無名氏般遭棄葬的親人。 儘管「人權觀察」等團體不斷施壓,伊朗政府從未正式承認上述事件存在,這些人犯當初都是因為從事政治活動,遭到政府逮捕送往革命法庭違法審判,但他們當時並非死刑犯。 蒙塔瑟里(Montazeri)原訂為伊朗建國者何梅尼(Khomeini)的接班人,但後因他曾批評屠殺事件,最後遭政府打入冷宮。 Azadi-B提供30張有關紀念活動的相片: This album is powered by BubbleShare – Add to my blog Kooshtar 67表示[Fa],1988夏天的殘殺事件至今已過19年,我們仍盼望有天真相調查委員會能公布資訊,讓人民所支持的法庭能譴責罪魁禍首。 Azarmehr描述處決前在獄中的情況: 政治犯被送進由三名伊斯蘭教長組成的私設法庭,並回答以下兩個問題:「你相信阿拉嗎?」、「你是否準備脫離現有組織?」,但囚犯完全不知道回答的後果,只要回答「不」,便會立刻遭到處決。許多犯人其實已服刑期滿,可是尚未獲釋,甚至有些人已經出獄後又被抓了回來。 Royeh Madareh Zendgi張貼一張圖片,還寫[Fa]首詩紀念1988年事件的受難者與家屬,其中提及: 我知諸位不會遺忘我等兄弟之命運多年飛逝人們猶記風雨夜血腥之暑 以上圖片為流亡政治犯協會製作的受難者紀念海報 原文作者:Hamid...

11 九月 2007

馬爾地夫:移工受非人待遇

馬爾地夫有許多孟加拉移工,大多從事不具技術專業的勞動工作,他們原本計畫於8月31日在首都馬列(Male)發起抗議活動,以對抗馬國社會逐漸高漲的仇外心理與攻擊事件,但卻因為馬國政府揚言將抗爭者驅逐出境而不得不作罷。 八月時,馬列的幫派份子屢屢攻擊孟加拉移工,北部Kulhudhuffushi島上更有一名男性勞工遭去勢後殘殺身亡,警察宣稱是因性愛而起,並逮捕與被害人一同工作的孟加拉勞工,另外兩起事件中,各有一名孟加拉勞工遭人用鐵鍊鎖在住家旁邊,其中一人遭鎖在樹旁。 孟加拉駐馬爾地夫代表相當關注此事,並表示可能將所有馬國的孟加拉移工召回故鄉。 馬列是座面積僅約兩平方公里的小島,島上移工人數卻超過三萬人,多數來自鄰近的斯里蘭卡、印度與孟加拉,多數非技術專業勞工,大都是為了馬國100美元的月薪而來,所得也是故鄉家人的主要經濟支柱。 在地狹人稠的情況下,馬列的屋宅興建需求極高,房租相對全球各地也昂貴許多,過去15年間因營建業大盛,故需要引進眾多移工。 雖然也有醫師、會計師、教師等專業人士來自外國,馬爾地夫的仇外情結卻大多針對非技術勞工而來,最近也有報告指出,在專供歐洲旅客度假的島嶼出現攻擊外籍勞工事件,但正身處「人間天堂」的觀光客們渾然不知。 仇外心理也與馬列地區的犯罪組織與幫派增加有關,許多馬爾地夫年輕人都對海洛因成癮。 除此之外,雇主對外籍勞工的暴行也令人關注,通常移工薪資低但工時長,居住環境也差,由於馬爾地夫並無勞動法規,就連本地勞工人權亦未獲法律保障,而且國內也未規定最低薪資。 過去便有文獻記錄外籍勞工在馬爾地夫所受的不人道待遇,但情況並未因此好轉,國際人權組織亦公布南亞移工在波斯灣地區的悲慘遭遇,但除了馬國民眾之外,外界鮮有人知道南亞移工也在南亞國家蒙受欺凌。 Jaa批評馬爾地夫社會的仇外心態,也詳實記述移工面對的不人道處境。 馬爾地夫本是個寬容國度,接納並尊重各種人民,但事實卻每下愈況,平等與人性幾乎已不值一文,仇外心理蔓延全國,種族歧視大行其 道,許多人都知道馬國並不尊重與虐待外來者,他們對待這些非技術勞工猶如次於人類的低等生物,我覺得人們普遍認為移工是不會疲倦的機器,沒有任何感情,生 命價值只等於一隻寵物貓! 移工的居所通常只是個鐵皮搭建的窄小空間,通風不佳,很多人猶如沙丁魚罐頭擠在一起,他們在工作場所或街上都遭到騷擾,時常有勞 工因拿不到應得薪資而痛哭,等了好幾個月都沒有半毛錢,也就沒有錢寄回家鄉照顧家人。馬爾地夫對雇主的規範很少,讓雇主有機會日夜剝削勞工,罔顧勞工的健 康情況與生命安全,而且一般工作結束後,還得為雇主完成個人或家庭雜務,移工形同奴隸,只能聽命雇主差遣。 最近報導Kulhudhuffushi島上孟加拉勞工遭謀殺命案時,我國很暢銷的報紙《Haveeru》竟以「所有人(owner)」稱呼死者的雇主,令我非常驚訝,這不就是視移工為奴隸嗎? 因為馬爾地夫政府威脅驅逐出境,讓孟加拉移工不得不放棄示威遊行,執政已28年的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時常如此,過去也曾透過類似手段逼迫馬國本地抗議群眾噤聲,但是在移工社群靜默的表象下,尤其是孟加拉勞工仍在恐懼中生活。 原文作者:Nihan Zafar 校對:Justin

2 九月 2007

現代埃及:從埃及國父納塞爾到總統穆巴拉克

自脫離殖民統治獨立後,埃及風貌不斷變化,遠溯至埃及國父納塞爾(Gamal Abdel Nasser)一直到可望成為下屆總統的賈梅爾.穆巴拉克(Gamel Mubarak),埃及部落格圈回顧部落客個人經驗、反對意見、政局預測以及部落客入獄事件。 納塞爾發動軍事政變不久即就任埃及總統,埃及人民及大批海外各處流亡人士的命運從此改變,Maryanne Stroud Gabbani表示…… 對歐裔、猶太裔埃及民眾和埃及富賈而言,當時納塞爾的社會主義埃及根本是一場噩夢,那時建國不久的以色列殷殷期盼埃及猶太人回流 以色列,希望掀起猶太裔移民潮,但台拉維夫(Tel Aviv)當時各方面仍不及開羅(Cairo),猶太裔移民潮倒是湧向巴黎、倫敦、日內瓦、紐約、蒙特婁等地,加拿大在50、60年代到處都是埃及移民, 這些移民後代時常寄電郵給我,他們對上一輩人離開的國家十分好奇。 一直以來,埃及政府角色都沒什麼改變,在有關女性的埃及法律方面,在加拿大受教育的埃及律師Forsoothsayer說… ……埃及憲法規定:「國家得保障人民機會均等。」憲法規定嚴格,但社會主義下的埃及根本不當憲法做一回事,憲法實踐經常不了了 之,我在一開始就應該說明,埃及不但狹義解釋伊斯蘭律法,援用錯誤時有所聞,法律解釋權則握在當權神學士手中,錯誤援例諸如,伊斯蘭律法在家庭關係方面未 倡導男女平權。不過各國法律均經常錯誤援用伊斯蘭律法。若伊斯蘭律法遭錯誤援用,男性將處於不利情勢,另外埃及法律並未詳細規定夫妻必須履行之權利義務。 現任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任內,埃及出現了自創國革命以來最大規模的國內爭議,大多都是政府與在野勢力在部落格上的爭論,當中最大的受害者非埃及部落客Kareem Amer莫屬,他在部落格發表評論而被判4年有期徒刑,FreeKareem.org網站向學生募款,希望大家能為他上街抗議。 Julia表示,抗議活動主要訴求為反對壓迫,重啟人權,今年的活動主題為網路言論壓迫,希望能藉由此活動解除網路言論限制,她還說活動是為了Kareem Amer而辦,他因為在部落格上發表對政府意見而入獄…… 部分人士憂心埃及未來,擔心轉變可能每況愈下。美國前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曾云:「生命的改變為必然,耽溺過去、滿足現況的人將錯失未來。」那麼埃及未來會是什麼模樣?Zeinobia預測: 埃及政壇似乎很快將發生重要變化,一般預測所謂的政治變化即為父子政權轉移,當然我指的父子就是穆巴拉克父子,Hosni Mubarak和Gam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