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 2006

報導 關於 Humanitarian Response 來自 九月, 2006

降落在伊拉克部落格圈

原文: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作者:Salam Adil翻譯:Portnoy校對: 我有時打算放棄了…當我早上因為炸彈聲而驚醒。感覺像是有人把我的心奪走,然後又把它塞進我的身體…就像是台電腦…如果你正在用電腦,結果突然關機,你大概會失去你正在處理的檔案,但是前一個版本還會留著。你能瞭解我的意思嗎? 伊拉克部落客 HNK,於美國做的訪問。 這篇文章獻給來自伊拉克的聲音,接下來我會開始寫部落格的情況。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上禮拜都花了點時間緬懷那些五年前撞上美國大廈的飛機上的罹難者,伊拉克的部落格圈則在伊拉克的日常生活中體驗什麼叫做地獄。伊拉克人又怎麼看待五年前的九月十一日?HNK又說了… 我只想要問問你們。自從九一一之後,你們有什麼感覺?你們覺得痛苦嗎?我每天都感到痛苦。只不過是一棟大廈被摧毀…五年前…而你們依然記得這份傷痛,而且被它折磨。嗯,對我來說,可不只是一棟大廈,我整個國家都被摧毀了,而且還被佔領。每天有一千個人死亡,你認為我會忘記這些嗎?我無法忘記…如果我活到一百歲,或許我會忘記我的名字跟我的國家,但是我不會忘記我現在正遭受的痛苦與折磨。 你或許可以從這首ZZ的詩中得知伊拉克目前的進展。 禮拜五,太陽乍現,彷彿不會出現在任何一天。稱它為「太陽之日」吧,但那天我們歇息,讓太陽親吻我們的肌膚。…禮拜五,如龍車輛互鳴喇叭人們相對微笑。他們聚集在市場,擁抱、親吻,比較菜價。… 禮拜五,我們看了晚間新聞想一場接著一場的戰爭,我們盼望更好的日子來到… 今天是禮拜五,清真寺成了煉獄,燃燒的塑膠拖鞋焚燒著屍體在焦黑的大理石階梯上… 現在是禮拜五,街頭一片寂靜。靜肅啃蝕著旅人的耳朵,他們在影子下移動,看不見,祈禱著能回到家… 現在是禮拜五,人們喝著黑咖啡。越過一個追悼會,接下來是他的鄰居,苦澀的滋味成為慣習。 現在是禮拜五,人們害怕看見晚間新聞。一場接著一場的戰爭…,他們想,是否已經看見了最糟的…或是還早得很… Konfused Kid發表的一篇文章,概述了這如同地獄的一週,他的結論是: 過去一週的日子讓我確定了好幾個推論,這些都是我向神許願過,希望永遠不要成真的推論。從那一刻起,我感到冷酷、殘忍的風像一位憤怒的母親一樣打我巴掌…我心中滿佈的失落以及憎恨快要溢出。憎恨每一個坐在官位上,透過麥克風胡亂說話的傢伙。我相信我對國家的信心已經動搖到無以復加、無法彌補… 我最後一次希望我能夠留在伊拉克,是當我上大學時,那時候我遇見了許多好幾個月不見的朋友,我們一起笑、擁抱、談天、談女人、電影、還有足球,就像以前一樣,這就是我真正想要的,每個人都該這麼活著–但即使在我封閉的大學校園裡,邪惡依舊召喚來了黑暗,像是我三個月前被殺害的四個好友留下的死亡記號,或是我們系上半數的人都出國遠走他鄉。 對Miraj來說,絕望不是生活的狀態。而說她沒有經歷艱辛絕對是低估了: 我離開我第一間公司,因為公司遇上搶劫,我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但是那家公司被恐怖份子炸毀…我花上好幾個禮拜、甚至好幾個月的時間待在沒有電、氣溫低於攝氏五十度的地方,在那兒,你會感覺你的靈魂掙扎著想逃出你的身體、想解脫;在那兒,我必須看著我年邁的父親在晚上發起氣喘。我哭了又哭,我感到噁心,我認為我失去了信仰…我在我的家裏遇上可惡的動物襲擊,我尖叫、我感受、我像個峱種一樣逃竄,並且弄傷了我自己,我詛咒我的生活,吶喊為什麼是我,我好幾個月都無法闔上眼, 但,當她問:「她放棄了嗎?」她的回答是…...

塞爾維亞:聯合國代表 Ahtisaari,與 Kosovo、Metohia 的未來

原文:Serbia: Ahtisaari and the Future of Kosovo & Metohia 作者:Ljubisa Bojic 譯者:Ilya 校對: 塞爾維亞論壇的網友在聯合國代表 Martti Ahtisaari 作出聲明之後,感到困惑與害怕。Martti Ahtisaari 被授權來處理與決定 Kosovo 與 Metohia(科索伏與美托希雅,接下來都將以 K&M 代表)最後狀態的國際談判。八月八日在維也納舉行的這一回合談判中,Ahtisaari 宣佈塞爾維亞人應該要為米洛塞維奇統治期間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