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Humanitarian Response 來自 六月, 2007

柬埔寨:外援屢遭批評

國際媒體密切注意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與外援單位的會議,在本週大力抨擊這個猶如年度儀式的會面:洪森再度承諾整肅政府內部貪腐情況,以爭取更多援款,而國際援助團體竟然在毫無質疑的情況下,便讓洪森願望成真,完全不顧外界近來對柬埔寨政府的種種指控,包括非法伐木與嚴重侵害人權等證據俱在。 異議人士部落格KI Media引述《經濟學人》雜誌報導,指出洪森表示無論其他國家政府如何要求改變,柬埔寨都能轉而仰賴中國這個援助大國: 洪森提醒西方援助單位別要求太多,中國隨時都能提供柬埔寨援助,而且毫無任何但書,Mr Illes感嘆,未來幾年內,柬埔寨也將開始擁有大筆石油收益,屆時西方的影響力將再度萎縮。 《時代》雜誌亦有文章批評柬埔寨政府及援助單位,KI Media也引述其中段落,石油同樣成為焦點: 未來可能的石油與天然氣利益將改變柬埔寨的農業經濟,也將削弱國際社會的影響力,兩年前,石油公司雪佛龍(Chevron)宣布 在柬埔寨外海發現石油,若油氣確定於2010年開始生產運作,柬埔寨將首度有機會能擺脫仰賴外援的窘境。可是從奈及利亞等國的經驗來看,國內只有極少數人 因石油而富,其餘民眾仍相當貧困,而且這項新的收入出現後,西方世界更難以透過援助要求柬國政府改革。 部落格Details are Sketchy也引用同一篇文章,但認為這些援助國只是藉給錢保住面子和自尊,他認為國際援助在柬埔寨根本無關助人,而是為了政治。 這一切行為說來諷刺,都只是為了自我,富國拿錢給貧國以滿足成就感,錢最後是否到了所需者手中,或是落入貪腐官員與相熟的企業口袋裡,富國完全不在乎,他們以為給錢就解決一切。 柬埔寨部落圈向來對政治都三緘其口,只有KI Media和Details are Sketchy這兩個重要的政治部落格,持續提出一針見血的評論。 作者:Geoffrey Cain 校對:Justin

伊朗: Gonu颶風災民,巴勒斯坦危機,石刑暫緩執行

兩週前,Gonu颶風襲擊了阿曼和伊朗的Sistan及Balouchestan省。伊朗部落客報導說,這個貧窮省份的災民沒有得到足夠的政府救援,許多人得不到食物、飲水和醫療。他們批評政府的無所作為和媒體的沉默。 颶風災民和媒體的沉默 Nazi Kavyani寫道,數千災民處於危險之中,而且有很多伊朗人從未聽到過有關災民狀況的任何新聞。 該部落客說: 35萬人正面臨著瘧疾和霍亂等疾病和災難。最多僅有30%的人口能獲得飲用水。從最近幾次地震災民可怕的情況看來,伊朗的緊急援 助管理一直是一個問題。由於該地區道路被毀或阻塞,即使是緩慢的緊急救援也無法送達。災難事件的新聞發佈,既少且弱;國有的伊朗廣播電台和電視台 (IRIB)對災難的嚴重程度和廣度保持沉默。此刻,發生更嚴重災後綜合症的可能性,正急劇升高。實際上,很多伊朗境內的人也意識不到這場被掩蓋的災難的 細節和範圍。 Razeno 說, 數月前他/她前往 Sistan和 Balouchestan省。部落客中說,生活在那裡的人儘管他們從伊朗得到的只有貧窮,仍然驕傲的認同自己是伊朗人。該部落客說,由於Gonu颶風,30% 的人口得不到水,並且身受各種疾病感染的威脅。該部落客進一步舉例說,令人驚訝的是,伊朗政府和媒體為拉丁美洲的洪災進行動員,但迄今為止沒有行動起來,為這個貧困省份的伊朗人提供幫助。 Futurama 請求部落客和記者聚焦於這條消息,幫助人們瞭解這一災難。他說,人們最需要的首先是食物和水,然後是醫療保健。 伊朗的自然災害不是伊朗部落圈的唯一話題。一些部落格談到了巴勒斯坦危機。 上帝驚訝,垂死的民主 Haminjori說,上帝一定對巴勒斯坦哈馬斯和法塔赫最近爆發的戰爭感到驚訝。該部落客說,他們的主要目的一定是戰爭本身……現在他們無法與以色列作戰,他們只能自相殘殺。 Jomhour說,一週內有100名哈馬斯和法塔赫成員喪生——不是被”佔領軍”——而是被巴勒斯坦人殺死。該部落客報導,一群哈馬斯成員圍繞著一名法塔赫成員的屍體跳舞。對此,伊斯蘭共和國電視台保持沉默。 Mohmmad Ali Abtahi, 前副總統和一名神職人員說,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阿巴斯昨天解散了哈馬斯領導人Ismail...

八大工業國高峰會(G8 summit)後,世界變的更好了嗎?

八大工業國高峰會(G8)(外加延伸五國)上週在德國北部的海濱渡假勝地海利根達姆舉行。世界最富裕的國家領袖群聚一堂準備對氣候變遷以及非洲國家貧窮問題達成協議,但這似乎不能滿足眾多對於全球資本主義的批評。 全球之聲在過去的幾週連結了來自印度、俄羅斯和非洲的評論。以及遠從秘魯和日本而來的示威者,參與反對這場會議的舉行。 譯者補充: 來自印度的評論: a reader's words 在八大工業國高峰會會場外的抗議活動之中。為什麼這些人要抗議呢? 答案很簡單,即使全球化讓第一世界之島一座座的開在上海和印度的班加羅爾,它同時在已開發國家也建立了一個下層社會的第三世界。 來自俄羅斯的評論: Edward Lucas 寫到在這次在德國召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上俄羅斯的問題。大部份的會議所產生的結論都是雜亂無章的。但經由精心琢磨的陳腔濫調,在此之間,各國的差異會被盡其可能的以手段應付和模糊化。這似乎是無一例外。 來自非洲的評論: 一群與 Panos London 合作的非洲記者將從德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現場,在部落格上書寫他們的觀察。從六月一號起,為期九天,來自伊索比亞、烏干達、莫三比克和南非的記者,將帶給讀者新聞,及從非洲的觀點談愛滋病的問題和醫療服務、國際援助、外債免除以及氣候變遷。 我們將從德國北部的海濱渡假勝地海利根達姆、同也是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現場報導,我們也會報導八大工業國另類高峰會,以找出八大工業國是否真的在傾聽非洲的聲音。 Jewels in the Jungle在德國持續的追蹤收集許多在網路上關於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好文章及部落格文章(特別是來自非洲),他說道: 我對此次高峰會會談的結論並不像某些人那麼的悲觀和失望,但同時你也必須感到疑惑,八大工業高峰會究竟和誰有關?他們對於解決世界上的問題有任何有用的幫助嗎? 會議就變成給政治人物的馬戲團表演,每個團體在太陽下為他們各種原因的憤怒發聲,而這和會議很少或一點關係也沒有,有人就問,何必這麼麻煩呢?...

孟加拉:天災與部落客之責

上週一大雨引發土石流,掩埋吉大港山邊數十間貧民房舍,造成至少134人死亡,這就像是我們每日所聽聞的不幸消息,身為部落客,各位有何反應? Arild Klokkerhaug是位企業家、部落客,也是孟加拉最大部落格平台Bandh Bhanger Awaaj的老闆,此次他再度身先士卒,希望展現部落圈面對此種悲劇能有何作為,他在自己的部落格裡表示: 有多少位部落客住在吉大港?各位當地人能否告知現場的狀況與訊息?吉大港的部落客能否團結發起活動?例如動員民眾提供糧食與衣物給災民?請試著讓各位的文章登上媒體、提出建議、親身協助,也將災情回報至網路上,我想大家都能這麼做。 他也呼籲大家採取行動: 這是部落圈的潛在力量,我們也該為此團結!部落客起來吧,讓我們一同組織活動、撰寫報導並伸出援手。 Arif Jebtik回應上述發言,批評部落客未盡責任: 我們忘了那些雨中滂沱的無助人民,因為他們從不是我們討論或風雅高尚論辯中的主題,祖國對我們是個重大議題,然而我們卻輕易遺忘祖國子民。 這些發言確實發揮龐大影響力,Bokolom等部落客開始思考如何拯救吉大港水患災民,要求停止砍伐山林以避免土石流再發生、如何協助受災戶等。   Arild Klokkerhaug與其他部落客前往吉大港,並報導當地實際情況,孟加拉部落客與全球學生也開始為災民募款,Trivuz提到個人該如何省下錢協助災民,比如說減少吸煙量、喝茶次數、講電話時間等,他也報導第二批部落客的行動,照片請見此。   Arild Klokkerhaug指出還有更多潛在力量: 無論在網路上或現實生活中,部落圈都能夠團結與動員幫助他人,這些災民未來需要長時間援助,無論是明天、下週、下個月、明年,這個叫humayun的男孩還是在這裡,他能代替母職照顧弟弟嗎?他能讓弟弟長大成人後,符合母親當初的期望嗎?部落圈能提供時間、力量與建議,幫助此次與未來無數次災禍的受害者。 身為部落客,你可曾意識到自己的社會責任? 作者:Rezwan 校對:Portn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