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Humanitarian Response 來自 八月, 2007

蘇丹會永遠是非洲最大的國家嗎?

隨著蘇丹部落圈持續地成長,我們觀察到愈來愈多的活動、並且聽到更多不同的聲音。請允許我帶領你進入最近的對話。 Ayman Elkhidir,一位住在杜拜的蘇丹部落客,正在蘇丹度過他的假期。他寫了一篇文章 表達他對於此地人們開車習慣的鄙視: 在蘇丹的人們開車就像他們百年前騎著駱駝和驢子一樣。完全沒有什麼交通規則。十字路口的優先順序由人們的膽識所決定。就算有看到紅綠燈,也是設計不良,如果你照著號誌行進,那麼你一定會撞車。說得更清楚一點,想像兩個對向的燈號,一個是給直行的,一個是給左轉的,兩個同時都是綠燈。所以如果你要左轉或是迴轉,你就要留意對向來的車子。因為對他們而言,也是綠燈可以通行的。 一位新的蘇丹部落客,叫作 SudanEase,談到最近蘇丹所發生的洪災: 今年蘇丹的八月雨季對於蘇丹人民和政府而言,是一場災難。政府在一些不顯著的議題上耗盡了他們的資源,例如新貨幣的設置(譯註:蘇丹政府自今年七月一日之後改用 SDG 作為唯一的官方貨幣,之前是使用SDP,詳情可見這裡的相關說明)。由於只有少少的資源,並且孤獨地面臨著此一困境,這個國家沒辦法抵抗大自然的力量。無助、且遭受到嚴重批評的政府只能被迫視而不見。直至目前為止,有67,731棟房子毀於大雨,其中31,540棟損壞無法修復。 Kizzie 對於分割蘇丹有個隨想: 大概四年之後,蘇丹將不會是非洲最大的國家。 Daana 覺得這讓人感到哀傷: 我剛剛讀到 Kizzie 的隨想,讓我感到哀傷。那真的是我們朝向的未來嗎? 真的完全沒有希望嗎? 連一點點也沒有嗎? 我想我們從未給這個國家一個生存的機會。從大不列顛殖民地的分割為二政策施行開始,從彼此合作轉為互相對抗。為什麼沒有任何人想要給這個國家一個機會? 在慶祝他的部落格一週年慶之後,Black Kush 告訴我們一個消息,關於Sami El-Hajj...

孟加拉:洪災過後

圖說:孟加拉洪水區域的衛星照片,2007年8月3日攝影,由Cegisbd提供。 今年水災在孟加拉已造成587人死亡,多數地區的洪水均已退去,但許多地區又見新一波洪水,讓民眾無法返回家園。 各位能否想像水災的景況?屋舍隱沒在水中、船隻擱淺在高速公路上、人們在水裡受苦,知名攝影記者兼部落客Shahidul Alam用影像記錄孟加拉民眾所受的影響,他指出: 水患又來了,那原是自然農業循環的一部分,水灌溉大地、滋潤表土與沖走有毒物,但由於山區濫墾濫伐、大興土木,領導人又未多關心,使降水成為災害,水源變成怒濤。 社會各層面均有援救水患災民活動,許多受薪階級捐出一日所得給臨時政府領袖基金,部落客也不落人後,發起募款活動,包括: Drishtipat 遠居加拿大的部落客Mikey Leung。 「孟加拉地產更新」部落格列出其他募款活動,但「孟加拉企業部落格」則批評部分企業利用募款提高知名度,例如「每售出一包水泥,Taka(企業名)就捐出一元給水災救助基金」,顯然別有用心,該部落格也認為預防勝於補救: 我確定未來幾天內,孟加拉一定會有公關公司善用這次水災「活動」,舉行慈善演唱會、時尚秀、晚宴等,以協助當地貧民與災民,我懷疑這些突然冒出的眾多公關公司,為什麼不在平時到鄉村或其他城市舉行衛生安全活動?沒有大水的時候,他們的慈善心腸在哪裡? 災後 水災首先便讓人們無家可歸,但洪水退去後,也隨即會帶來諸多危險,「尋常百姓」便提及痢疾威脅與預防之道。 他也列出政府應採取的步驟,以處理如何安置災民的問題。 攝影部落格Ershad Ahmed,透過照片讓我們看到首都達卡大水消退的情況。 原文作者:Rezwan 校對:FoolFitz

馬達加斯加:為兒童動員

過去兩週,馬達加斯加部落客相當積極推動人權事務。 一開始,purplecorner.com的Jogany邀請國內部落客參與線上募款活動,要舉辦一場部落客馬拉松,參與者每30分鐘寫一篇文章,連續進行24小時,募得款項將幫助Vontovorona、Mangarano及Anstirabe等村落的孤兒。 馬拉松活動以童話為主題,說故事是馬達加斯加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尤其有很多代代相傳的故事,許多當地傳統故事都面臨散佚危機,故需要人們努力將這些故事長留心中。 還有另一場救助馬達加斯加兒童的人道活動,將於9月15日在巴黎舉行,Pokanel將舉辦一場文化遊行,參加者將分為多個小組,每一小組以馬國各部族命令,每一組將在巴黎眾多美麗古跡中進行尋寶競賽。 Pokanel向來以寫作創意、冷面笑匠與突發奇想聞名,例如他便曾將派瑞絲.希爾頓(Paris Hilton)的照片與「援助馬達加斯加兒童」活動結合。 事先分配部族名稱之後,也能同時避免造成任何種族爭議,在馬達加斯加部落圈中,部族對立問題時常出現。 Harinjaka也注意到,還有另一項慈善活動在馬達加斯加境外進行。 馬拉威一名少年William Kamkwamba自行建造風車,聽聞這個故事後,一群TED成員自願協助William和他的家人,Harinjaka寫道: 如果William看到這篇文章的話,希望他能知道,他的故事已激勵許多在馬達加斯加的人民! 原文作者:Lova Rakotomalala 校對:FoolFitz

巴勒斯坦:人民慶賀艾倫強斯頓獲釋

本週我們將以Taghreed Abeaed這位女士的悲劇故事開始,她死於加薩走廊南部和埃及的交界的拉法赫(Rafah)邊境。Dew訴說著這個故事: 一位31歲的巴勒斯坦婦人在滯留於埃及境內與加薩邊境超過20天後過世。這位貧窮的婦人(也是五個孩子的母親)為癌症所苦,由於加薩缺乏適當的醫療技術,而前往埃及就醫。她的雙親及家人訴諸輿論力量,才能將她的遺體帶回,舉辦莊嚴的葬禮。 超過六千名滯留在埃及的巴勒斯坦人,在超過攝氏四十度的酷熱氣候之下等著回家和家人團聚。有些人手頭上根本沒有多的錢,一位巴勒斯坦父親只好賣掉他為孩子買的禮物去支付住宿的費用。另一位巴勒斯坦人用光了身上的錢,只好在咖啡店消磨晚上的時間,或是到處遊蕩找尋合適的地方閉上眼睛 休息,即使是幾個小時也好。 對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來說,旅行是件愉快的事,但在加薩,這是令人苦惱、恐懼和痛苦。 但本週有一則來自加薩的好消息 。BBC駐加薩記者艾倫強斯頓遭綁架獲釋,很快的有許多文章關於此事。Samaher和大家分享了她的欣喜之情: 遭拘禁成為武裝伊斯蘭 (Army of Islam)人質的艾倫強斯頓終於獲釋。在他遭綁架的期間,加薩的街頭發起了各式的請願活動。巴勒斯坦的記者也為他發起許多請願活動。在此事件中讓人感到 前所未有的羞恥。就連小孩也知道綁架記者向世人傳達出的加薩訊息破壞了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的形象。我不多去深入談論事件發生的原因、細節、後果和重要 性,我只想要向艾倫獲釋說聲恭喜。首先,因為他是我們的訪客,他是在加薩從事採訪工作的記者。其次,他得到釋放將有助修正在他遭綁架後,巴勒斯坦被世人描 繪的錯誤醜陋形象。 在加薩的Dew也感到高興: 今早醒來就聽見這個好消息…總算,在115天的綁架之後。艾倫強斯頓重獲自由 :)…「我很高興被釋放了」是他對媒體所講的第一句話。這個可憐人不抱持一點他會被釋放的希望… 我剛看到艾倫離開加薩返回英國的新聞,他說他要放個長假,之後可能考慮再回到加薩…我個人不覺得他會再回來 ;)… 釋放艾倫背後進行的協商細節尚未公布,也許稍後會公布,但重要的是艾倫的臉上如今帶著淺淺的微笑,走在回家的路上,期待見到他的家人和朋友 艾倫,你的夢想最終會實現…保重和再見 ;) 部落客們在在巴勒斯坦和伊拉克之間 (Meanwhile...

菲律賓:極端天候讓人民警覺

菲律賓許多部落客為國內氣候型態改變而憂心忡忡,假若幾年前「全球暖化」一詞還像是神秘暗號,今日已幾乎是眾所周知,菲律賓群島位於太平洋火環中,時常經歷強烈颱風、地震與火山爆發等劇變。儘管菲國民眾對天災毫不陌生,他們仍警覺到過去幾個月間天氣怪異,氣候變遷造成人民恐慌,讓社會討論以何種方式應變最佳。 「一種另類能源部落格」指出,旱咒已影響菲律賓北部: 菲律賓正張開雙臂迎接颱風,不是因為颱風造成生命與財產損失,而是為了伴隨而來的豪雨,此刻首都馬尼拉所在的呂宋島(Luzon)亟需降雨,希望大雨能填滿水力發電用的水壩,今年雨季前的乾季特別長,使壩內水位極低,這可證明全球暖化確實存在。 The Keyboard Confessional列出旱災發生的十項原因,旱象不僅衝擊用水,也使農業受害,A-Force連結到一篇新聞報導,指稱旱災將使經濟損失十億菲律賓披索。 《馬尼拉時報》報導,菲律賓面對的全球暖化風險很高,Thoughtstreams提及一座位居高地的城市降下冰雹,也有省分出現龍捲風,Wow Zamboanga則記錄菲國南部的怪異天候。 政府企圖以人造雨提高水壩水位,天主教教會要求信眾祈雨,也得到上天的應許,Chuvaness非常喜悅: 雨水挾帶雷電而來,我覺得是真是上天賜雨,菲律賓天主教各地彌撒昨日開始祈禱降雨,果然帶來奇蹟,若全國一同祈禱將有更多神蹟。 Aiza Bautista, Typing Free警告媒體切勿驚嚇大眾: 我已拒絕看電視或聽廣播,因為媒體總是誇大旱災的影響層面,包括電價上揚、人造雨、全球暖化等,他們不告訴大眾該做些什麼,反而只是讓每個人驚慌失措,真是可悲。 人民也時常批評氣象預報失準,Akomismo解釋: 目前全國只有12名氣象預報員,而且半數都想至國外謀職,全國只有菲律賓大學提供氣象學課程,卻連要找到五名學生都有困難,顯示需求孔急。 Kalikasan質疑政府是否做好準備因應全球暖化: 無論乾季之後是旱災,又或者是風強雨驟的大雨季,重點在於,政府是否已準備好處理天候帶給人的影響,尤其是各種環境災害、疾病與經濟混亂加劇等問題。 the Planet提出人人都能實行的方案: 小動作即有大改變,各位省下任何能源,都能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隨著雨季到來,氣溫會下降,請關掉冷氣、改用電扇;大學生若經過空教室,請順手確認電燈與電扇已關,別忘了向親友宣傳這些節能小習慣,畢竟這個世界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 Batanghamog建議政府師法他國經驗;The composed gentleman讚揚政府決定將全球暖化納入教程;Planeta...

對南韓人在阿富汗遭綁架事件的迴響

7月19號,南韓的基督教傳教者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西南方的加茲尼(Ghazni)遭到綁架,綁架這23名傳教者的是塔利班(Taleban)戰士。這些人質是在從坎達哈(中文/英文) 前往喀布爾的巴士上被擄走。塔利班戰士要求南韓政府將軍對撤出阿富汗,並以被監禁的塔利班戰士交換這23名男女人質。南韓其實早已計劃 在年底之前要從阿富汗撤軍。當南韓的談判團抵達喀布爾、且政府仍和在阿富汗進行談判時,有個問題出現了:即便政府幾次的強烈的說服他們避免到那裡,這群傳 教者為什麼一定要到如此危險的地方,他們的決定究竟是對是錯? 一名部落客Lee Dae-geun強力主張,應該要有新的法律禁止基督教的傳教活動: 在在國內外傳教活動已經太多了。如果說是個人的傳教活動,沒有人有權力可以禁止他們的所做所為。但如果這些活動對國家帶來危害,它就應該被法律所限制。我們所歸屬的這個民主國家,不是一個我們單獨生活的社會… 不少像Yundream這樣的部落客關注教會這將23名年輕人送到阿富汗的不負責任行為。 關於這件在傳教活動(或是說志工活動)時所發生的綁架,我看到有些人說「在他們安全獲釋回家後,我們再讉責他們」。 我想要說的是關於這個觀點。我想要談的是負責人和教會,而不是這些遭綁架的年輕人。 我舉個例子,一個動物保護組織召集了20位年輕人,以研究動物生活模式為主題,將他們送往非洲的叢林。那裡沒有指南,也沒有人了解這座叢林。 讓我們想像這群人遭遇到不幸。除了脫離這個團隊,我們必須想到發起這不負責任活動的組織。這不是很自然的嗎? 教會送這些年輕人沒有不良動機。所以我們必須體諒?因為韓國的法律基於主觀判定動機而制定?如果動機是對的,過程就不是那麼重要了嗎? 「不要過份的讉責」?那真的很可笑。任何來自政治、法律以及大眾傳媒根本不談論這個話題。這令人不解。你想,送20幾名年輕人到戰地,而沒有任何安全設備,且他們正身陷危險之中,這樣可以理解嗎?但沒人談到這個不負責任的行為。 由於基督教徒的政治力量,大眾傳媒和政治人物噤聲。只有部落客做出強烈的辯論。 Suya 55批評這樣的論點。 一些人批評沒有經過思考。 一些人批評沒有經過思考。 一些人批評那些批評。 一些人甚至說那些遭到綁架的人該死,因為基督教任務的最終目標是殉道。 批評…批評…… 第一次我知道這裡對基督教徒沒有那麼多的同理心。 看來他們比那些暴徒還糟糕。 二年前,我步行環繞過朝鮮半島。那個時候,人們問我為什麼我做這樣不必要的麻煩事。他們問我為什麼我花了如此長的時間、做這樣勞累的麻煩事。...

巴勒斯坦:女性的困境

雖然在巴勒斯坦的部落格圈討論的話題一如往常的還是以政治為主,我決定本週改變關注的焦點。本週的主題不是政府、加薩和父權,而是總結處理一個不同類型的題材-女性的主題。 首先是一位名叫Hind Mohammed Eid的埃及年輕女孩遭到強暴後產子的故事,隨之引起全國對於伊斯蘭婦女的頭巾(hijab )作為保護, 可以預防此類的犯罪(有篇敘述這起事件的阿拉伯文文章,可以在這裡看到)。阿拉伯女性進步之聲(Arab Woman Progressive Voice )討論這個案件: 強暴和以頭巾遮掩之間有什麼關聯? 喔,從父權的邏輯來看是這樣的:如果一個女孩或女人遭到強暴,那是因為她的撩撥。她沒有完全的遮掩自己,所以這是她的錯。所以,一名遭強暴的七歲女孩是如此的應受讉責。或者,至少她的父母該被讉責,因為他們讓自己的女兒如此暴露,所以引誘男人強暴她。 根據這個邏輯,案件中的女孩應該遮掩以保護男人不致受到引誘,而那個強暴她的男人是被害者。 當強暴者施暴於小至一歲的女孩。我們也應該遮掩那些誘惑男人的女性嗎?強暴者施暴於男人和男孩,我們為什麼不也遮掩那些誘惑者? 讓我們遮掩起整個世界以防強暴者受到誘惑。遮掩起樹、遮掩起海,別忘了空氣,因為所有都可以是感覺上的引誘,所有都可以是官能上的引誘,所有都可以是危險的。 部落客的的迴響引發了在以伊斯蘭婦女服裝遮掩之外,如何抑止強暴的討論。Qwaider قويدر 評論: 從這個角度看來,我欣賞約旦政府的法律將強暴未成年者(無論性別)的罪犯處以死刑。我認為這樣強烈的後果,應該能對抑止性侵害產生良好的作用。 James Stanhope回應: 在美國,成年人對成年人的強暴、以及成年人對青少年的強暴(法定的強暴)是由各州刑法(criminal law)所決定,而由於這些案件幾乎總是由陪審團判決,死刑是否能抑止強暴犯罪的發生還不是很明確。在美國,我所居住的喬治亞州(Georgia)研究顯 示,預謀以及衝動暴力犯罪,明顯地不能以罪刑的輕重來抑止(包括死刑),因為這些犯罪者預期自己的行為不會被發現或逮補。 〈養育Yousuf,不插電:巴勒斯坦母親日記〉(Ra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