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Humanitarian Response 來自 十月, 2007

(短訊)南韓:街頭小販自殺

CINA解釋道,取締街頭攤販的暴政,是如何逼迫一名在高陽市執業13年的小販走上絕路。 原文作者:Oiwan Lam

沙烏地阿拉伯:婦女為男性權益而戰

沙烏地阿拉伯婦女再度登上了頭版頭條。在這個連開車都不被允許的保守國家,這群婦女們挺身而出,為被控涉及恐怖行動而遭逮捕的丈夫及親人們爭取自由。 在Qassim的示威遊行 Saudi Jeans提到: 十五位婦女及七名孩童在國家安全局外舉行示威遊行。他們要求政府對他們的丈夫們作公平公開的審判,停止嚴刑拷打,並將他們調回當地監獄。一名曾停止撰寫部落格頗長一段時間的部落客Fouad al-Farhan,公開了這個故事。 這件事情之所以如此別具意義,是因為這是第一次沙烏地阿拉伯的婦女舉行公開抗議示威遊行。我懷疑主流媒體會具體報導這起事件,但讓這件事傳播到全世界的部落格及公開論壇卻是很重要的。到Fouad的部落格去簽下你的姓名,支持這群婦女,並請盡力幫忙宣傳這項消息。 勇敢地靜坐抗議 來自利雅德(Riyadh)的Ghareeb Al Aber是Saudi Jeans的同事,他有更多話要說。Ghareeb Al Aber形容這是場「勇敢的」靜坐抗議,他補充道: 一些沙烏地阿拉伯的部落格,都刊登了這起2007年7月16日的頭條新聞。十五名沙烏地阿拉伯婦女帶著七名孩童在國家安全局前抗議,要求以下這些條件: 為她們的丈夫及兒子舉行公開的審判。 給予她們委任辯護律師的權力。 停止嚴刑拷打。 監控監獄-讓法官來掌管這些監獄。 將這些犯人調回Qassim。 我相信這些符合法律和人道法規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所有人都呼籲政府應執行這些婦女的請求,而我也不例外。我甚至希望沙烏地阿拉伯的媒體能拿出勇氣,就算只是一點也好,追查這起事件。 歷史性的一天 公開這起事件的Fouad Al Farhan認為這次的抗議事件在歷史上具有重要意義。他提到:...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塞維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部落格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塞維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緬甸:軍隊在瓦城讓步

緬甸民主之聲(DVB.no)報導,在緬甸第二大城的瓦城中,卅三軍讓比丘們繼續進行抗議。 九月廿七緬甸民主之聲新聞:卅三軍在瓦城暫停行動 卅三軍軍人下跪請求比丘們停止抗議。 來自瓦城僧院,包括沙塔那比丘學院(ThaTaNa)的僧人們走上街頭遊行抗議時,在四十二街被卅三軍阻擋下來。 許多僧人以「就算你們開槍,我們仍會遊行下去」回應之後,繼續他們的遊行。 根據瓦城目擊者的報導,那時軍人流淚跪下,最後退讓,讓僧人通行。 Kaduang發布了一則昨天在首都仰光發生的目擊消息: 當他們要阻止我們的時候,另一輛軍用卡車從軍營中出來,接著便開槍射擊。有些人被擊中。我當時必須翻過磚牆跑進學校裡。我遇到其 他也跑進學校躲藏的伙伴。他們說當他們翻牆時有兩個人被子彈射中。很多槍擊不是對準抗議者就是對天鳴槍。當時學校還沒關門,有家長來學校帶孩子回家,但連 這種時候他們也開槍。他們真的太可惡了! 更多的文章及照片請見於此,以及naingankyatha的Flickr相簿。 以下翻譯自一緬甸文部落格,Soe Moe寫道: 他整天看著新聞,感到對整個事件漸生的恨意與厭惡。昨天他們在半夜搜查僧院,暴力破壞器物並逮捕僧人。今天下午,他們則對手無寸鐵的市民開槍。今天許多死 者中有一位是日本記者。軍隊迅速抓走每個在街上倒下的人,而且沒有人被送到醫院。他們還在新聞報導中的死亡人數中作假。昨天是個血腥的滿月日,今天是血腥 的九月廿七。 KaDaung – 仰光消息(來自CBox留言板) 開槍射擊發生在北Okekala的第九與第六街區,五人死亡,當中有一位放學返家的十五歲男學童。 他們在市區中追捕奔逃逸者,帶走遺體而不交給死者父母。 有電話報告,軍方在TharKayTa橋上開火,也有許多死者。 沒有遺體被送到醫院。所有傷者也都被軍隊帶走。 被兩槍槍擊分別擊中右胸與右腹而死亡的外國人,有被送到醫院。 N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