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國際關係 來自 六月, 2006

21 六月 2006

改變中的印度:從Calcutta到Kolkatta還有其他許多許多…

翻譯:Portnoy 印度正在改變。 「改變」是這篇文章的主題。在印度,改變正不斷進行。我們讀到了德里、孟買、班加羅爾的改變,但是很少聽見有關加爾各答的改變。加爾各答是個很少在部落格的虛擬世界中讀到的城市。Arjit 再次拜訪了他的老家,這個地方稱作南二十四伯爾格那,他發現什麼都變了。他的家鄉現在成了擴張中的加爾各答市中心的一部分。他寫道: 南二十四伯爾格那變成了Calcutta,有了新的身份編號-700093… 只有巴士路線還是維持原樣… Rana住在新加坡,寫道他回加爾各答看家人的經驗。他的文章帶著些許鄉愁,希望能重新和他在加爾各答的妻子與兒子重歸於好,另外,他也提到這個城市對足球的熱情多麼有名。他這麼說: 我妻子會在Dum Dum(地名)等我,那兒現在稱為Netaji Subhas Chandra Bose機場,當我午夜過後降落機場後,我猜我的兒子會在機場等我,他會因此錯過一場世界盃足球賽的電視轉播。 Rana對要回家去感到非常興奮,他不斷哼唱一首克里夫理查的老歌,叫做「Traveling Light」。 克里夫理查在印度有許多歌迷。 Bishwanath Ghosh 討論了許多類的孟加立人(加爾各答是西孟加拉省的首都,來自該省的人被稱為孟加立人)還有他們對美食的愛好,特別是魚類料理。孟加立人喜歡他們抓的魚,然而Bishwanath alas 並不喜歡吃魚。他這麼說: 孟加立人喜歡吃,不,他們簡直就是為了吃而活著的。世界上其他人吃東西是為了過日子,孟加立人活著的目的則是因為這樣他們才能用吃來獎賞自己,起碼一天三次。要是沒有魚吃,他們會像是離開水的魚一樣難受:所以他們大部份時間、精力、和金錢都花在每天清晨的捕魚。 Bishwanath's blog 這篇文章剛好可以承接下一個焦點:一個集體合作部落格。這是個專門談食物的blog,You Eat...

16 六月 2006

烏克蘭,俄羅斯:一個心存偏見者的夢想

原文鏈接:Dreams of a Biased Person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譯:Echoyairs 校稿:Sweet   烏克蘭的LJ用戶parasolya承認她對俄羅斯的看法有些偏激,但她只是希望烏克蘭能和俄羅斯擁有友好的——並且中立的——關係。俄羅斯是蘇聯民主變化的結果,這跟烏克蘭有點像。 「我上班時借了一本RIA Novisti(俄羅斯國有新聞出版社)出版的俄羅斯圖冊,這是一個研討會上分發的。 你明白我對俄羅斯的態度——我說不喜歡這個國家並不代表不喜歡它的全部。我對這個國家和它的國民有很強的偏見。 但這圖冊實在太美了。事實上,它讓我產生了去俄羅斯度假的想法。  而我知道,除了這個圖冊的照片外,俄羅斯其他的東西並不吸引我。 每當我看著這個圖冊,我就一直夢想著:俄羅斯和它鄰居的關係不再緊張;俄羅斯和烏克蘭互通有無,到對方那兒度假;大家就像歐洲國家之間那樣彬彬有禮;民主在我們國家已經勝利,每個人都有正當收入,沒有人再把過錯推給鄰居;俄羅斯將石油以國際價格賣給烏克蘭,而這沒有影響到烏克蘭的經濟,因為它能在市場競爭中站住腳;我們都加入了NATO ( 北約組織):)哦不,我還沒想到那個。 但我的確夢想著能去俄羅斯。但是首先,不要要求我出示身份證明;其次,不要拿克里米亞(Crimea)的問題困擾我,拿salo、烏克蘭女孩到俄羅斯的路上賣淫、或在西德的客籍(烏克蘭人或其他國家的)工人這些問題嘲笑我,不要對我說烏克蘭是俄羅斯的一小部分,還有很快「你們就將爬回我們身邊」……」 「……在週末,可以計劃一個去俄羅斯的短期越境旅行——一路向北,住在帳篷裡,宛如環保旅行;或沿著西伯利亞鐵路往南走,在乾淨的沿途小站停下,購買印有當地風景的紀念品和明信片。嗯,每個帳篷裡都能連上網絡,人們可以詢問在拉脫維亞(Latvia)或是波蘭(poland)的朋友想不想要一些帶回的禮物。 蘇聯這個詞其實名不副實。每個人都只在本國內訪問、消費、購買紀念品或做生意。而且每件事都建立在歐洲民主價值觀的基礎上。 這本相冊中的照片實在太美了,看上去就像俄羅斯是一個民主的歐洲國家。 」 一些烏克蘭的回覆者認為(UKR)parasolka的夢想根本不是空想。 Molokovoz:你的夢想離現實並不遠,實際情況大致如此。 Parasolya:在哪裡?...

6 六月 2006

白俄羅斯:關於蘇聯的舊憶

原文鍊結:Belarus: Memories of the Soviet Pas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譯:lvoe 校對:Portnoyaneta_spb, LJ的使用者,一個聖彼德堡的記者,貼出了她那帶有蘇聯時期的回憶的裝飾照。這是她的原因:

2 六月 2006

俄羅斯: 萊蒙諾夫和版權

原文地址:Russia: Limonov and Copyrigh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譯者:lvoe 校對:Portnoy 在漠視著作權法這點上,俄羅斯已經臭名遠颺。根據反盜版組織的報告,它是世上第二大盜版軟件、音樂和電影的發源地。中國居於首位。 下列翻譯出的討論(RUS)在談到盜版問題時含著幾分諷意:Sergei Maximishin (在LiveJournal上的用戶名為remetalk)是一個得過多項獎項的俄羅斯攝影家,他那些傑出的作品常常出現在各大出版物上。他發現俄羅斯最受爭議的政治家之一:愛德華`萊蒙諾夫,民族布爾什維克黨的創始人,未經授權在一本書的封面上使用了他最著名的一幅攝影作品——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模糊的肖像。該書書名為「我們不需要這樣的總統:萊蒙諾夫對普京」。 這件事的諷刺之處在於,從某種意義上而言,起訴萊蒙諾夫或他的出版商的嘗試,就像是對黑幕擲出了第一塊石子:然而Maximishin自己也承認使用過未經授權的軟件——而這只是因為,跟其他俄羅斯人一樣,他買不起獲得授權的產品。 remetalk: 關於這張圖被剽竊的情況 這是萊蒙諾夫的書的封面。我認為我這張圖已經成為一張民間流傳的圖片。(意為作者不詳,可被公眾廣泛應用) …… 去年夏天,這張圖被製成1公尺*60公分規格大小、鑲著金框的海報,並在莫斯科書店裡出售。我問:人們對它有興趣嗎?店主們回答:它賣得跟麵餅一樣好! 共產黨員們把它添上希特勒的小鬍子,貼在紙板上,粘上小棍子(作為手柄)。在集會時佩上繪有納粹標記的臂章的人們,把它作為「東正教徒的標語」隨身攜帶。 有人則給了我一個網址,在那上面普京戴著有麥當勞招牌字樣的棒球帽,嘴巴吐出一個對話框:「這個店員沒事幹!」 …… frequete:既然作品因此「廣為人知」,對創作者而言,這不像是個最高榮譽獎嗎?:)))))不過說真的,你試過與這些無恥的行為抗爭嗎?抗爭又是否可行呢? remetalk:這正是我要說的。等我自己願意掏腰包花錢買要價700美元的Photoshop之後,我才會開始對侵權者們提出起訴。目前我認為,會侵權的人就不會付錢,會付錢的人就不會去侵權。 …… kostiki:兩百年前歷史學家Karamzin訪問了法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