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Labor 勞工 來自 十月, 2007

(短訊)南韓:工人自焚

CINA部落格報導了首爾10月27日的兩場工人示威遊行,其中一場是由建築工人發起,另一場則有2000名非法勞工走上街頭。在建築工人的示威中,一名工會成員以自焚表達抗議。 原文作者:Oiwan Lam

(短訊)日本:舉報非日籍僱員

據Debito報導,日本政府為了整肅非法移民,要求僱主向政府回報他們所有非日籍員工的基本資料。

(短訊)伊朗:蔗糖廠罷工運動終獲成功!

感謝Salam Democrat 告知[Fa],Haft Tapeh甘蔗廠工人們發起於9月27日的罷工行動,如今終於受到承認,並得到他們積欠的工資!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伊朗:飢餓勞工罷工抗爭

伊朗胡齊斯坦省(Khuzestan)境內的Shoush地區中,數千名隸屬於Haft Tapeh甘蔗廠的勞工因拿不到薪資,這兩週開始罷工,政府派遣軍警人員前往鎮壓,但罷工仍未中斷,多名部落客關注此一事件,並提及其他工運份子所面臨的艱困情況。 署名「苦勞」的部落客表示[Fa],數千名Haft Tapeh甘蔗廠的勞工自10月27日起發動罷工,其中一項口號為「Haft Tapeh勞工很飢餓」,參與人數大約3000,雖然曾一度想在政府大樓前抗議,但遭到警察攔阻。 他也提及,該工廠員工過去便曾有罷工記錄,政府也每次給予承諾,但從未實現。 Kaargar亦表示[Fa]: 罷工抗爭進入第四天,Dezfoul甘蔗廠的部分失業勞工也前來聲援,他們高喊「工作賺錢是我們的絕對權力」!因為伊朗政府先前曾說過「核能發電是我們的絕對權力」。 Workers-1may提及,Haft Tapeh全體5000名勞工於9月12日發出公開信,開始罷工;過去幾個月來,勞工代表雖曾與伊朗官員談判,但每次都只得到空頭支票,此次勞工也投書至國際勞工組織。 軍警鎮壓 Kaargar另指出[Fa],軍警人員攻擊示威群眾,造成十人受傷,而工運人士Ferydoun Nikofard則在家中遭逮捕。 部落客「獄囚回聲」表示[Fa],經過兩天罷工後,伊朗情報單位開始施加壓力,揚言要讓工人們吃苦頭,他也認為,當勞工受威脅又領不到薪資時,國際勞工組織就該介入處理。 勞工遭扣押 另一位署名「工仔人」的部落客提醒[Fa],除了Haft Tapeh的勞工,還有其他勞工亦面臨困境,他也拿出庫德斯坦省入獄工運人士Mahmoud Salehi的影片,影片中,他人在醫院,卻仍被銬上手銬!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FoolFitz

日本:緊繃的醫病關係

近年來,日本醫院及醫護人員品質與誤診事件屢屢遭受猛烈批判,例如愛媛縣便發生使用患病腎臟進行器官移植,最近也有位懷孕婦女家離醫院不過幾分鐘路程,卻因八間醫院不願收容,在救護車上待了三小時而流產的醫院人球事件。 另一方面,醫師與醫護人員遭患者騷擾事件也與日俱增,調查數據[Ja]顯示,去年全國各大學附屬醫院內,至少有430件醫護人員遭肢體騷擾案例,還有約990件受患者及家屬言語騷擾案例,《讀賣新聞》網站上有部分個案的詳細記錄。 以下是有些醫師與醫護人員不吐不快的真心話: 對於患者或家屬以言語羞辱醫療人員,一名實習醫師在BBS上表示[Ja]: 縱然我們沒有任何過錯,但當一切進入司法程序便讓人疲於奔命,也讓我感到失望,我即將要選擇專業科目,雖然我能選婦產科,可是婦科醫師們的遭遇令我卻步,讓我決定選擇其他專科,媒體與法官應該要了解,他們的報導與判決正在摧毀婦科與小兒科體系。 另一名實習醫師[Ja]表示: 在這個時代,醫師猶如奴隸,不僅工作辛苦,勞基法又不適用,患者要求愈來愈高,醫師被告的情況愈來愈多,我們受媒體圍剿,薪水也 縮水到與一般受薪階級無異,很多笨病人誤以為醫療是服務業,老是滿口抱怨,難道要只憑熱情工作嗎?饒了我吧,世上到底有多少人能以熱情工作?大家都得先養 活家庭或自己的生活。人們得先保證生活所需開銷足夠之後,才會接下工作。 一名醫護社工[Ja]提供對現況的感想,認為政府不夠重視醫療,而患者又有所誤解: 我最近在想,人們總以服務業觀點看待醫療事業,我努力讓患者獲得較好治療,也認為這是我的職責,但是…我也有許多話想說。 很多人認為「醫療成本太高!」,所以政府只想著如何削減醫療費用,讓我不禁想問:「各位真的認為,這種價格能提供適當的醫療服務嗎?」,就算是現在,醫療福利損益也未平衡,各位可能有所誤解,但其實醫師、醫護人員與社工的薪水都比想像中低。 無論我們說明多少次,將急診室當做夜間診所的人數也從未減少,病患會對急診人員說:「我要先去吃東西,等我一下」;就算送來一名 瀕死患者,其他患者也會說:「我先到急診室,先治療我」,而且不停抱怨說:「我可是付了很高的醫藥費」。但我想說,醫院和旅館不同,服務費從來不在收取的 費用裡頭。我也希望讓人們了解,醫藥費用有多麼便宜。 今日醫院夾在政府與患者中間,無論如何,「愈便宜愈好」的情況不可能出現,各位只有兩種選擇:第一,花多點錢接受較好的治療,第二,將醫療品質與費用一起壓低。各位想選哪一種?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對:Pippe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