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Labor 勞工 來自 十一月, 2007

伊朗:部落客變回政治犯

近幾週來,伊朗政府進一步的對人權及公民社會運動者施壓。這些運動者中,包括了前大學教授,聯合陣線以及學生,目前正身陷囹圄。部份人士遭到逮補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造訪了他們在1988年因政治因素遭處決棄置於Khavaran亂葬崗的親友。示威者持續對這新一波的壓迫展開抗爭。部落客們分享了關於這些事件的新聞和想法。 人權運動者遭到鎖定 看來伊朗政府主動地鎖定支持政治犯及鼓吹人權運動的人士。 人權報導學生會(SCHRR)的部落格指出[Fa],該會的成員,也是人權運動者的Sepideh PourAghai已被拘捕超過45天,被單獨的監禁在北德黑蘭惡名昭彰的政治犯監獄Evin prison的209區。她的母親說:「我的女兒每天都處在巨大壓力之下,她一直失眠,也和外界失去聯繫。在她的囚室沒有電視,連閱讀的權利都被都被剝奪。」Sepideh 在八年前也因為她的行動而入獄了一個月。 SCHRR說[Fa],還有五名以上的政治活動者,像是同時被拘捕的Mansour Saraji,也還在監獄中。 在近幾週(再次)遭到拘捕的另外一名維權人士是Emad Baghi。她是作家及記者,也是政治犯權利保護協會的會長。Kosoof說[Fa],近來有許多行動者被捕入獄。他也發布了一些部落客Mansour Nassiri所拍攝的照片。 勞工運動者入獄 Kaargar [Fa] 對法院宣判Masour Osanloo 和Ebrahim Madadi二名公車駕駛聯合會領導人入獄的行為 做出譴責。這位部落客指出,Osanloo被判五年,他的同事Madadi被判二年,並認為這樣的判決攻擊勞工運動。他說,遭判刑的二位是為爭取勞工的基本權利,並未做出違法之事。 國際運輸工人聯合會(ITF)發起了要求釋放Masour Osanloo的活動。ITF的網站邀請瀏覽者一同連署,敦促內賈德總統採取行動,確保二人安全並立即釋放他們。 釋放Sohrab Rasaghi致力於報導有關被拘捕的公民社會活動者Sohrab Rasaghi的消息。此部落格發布了許多這位前大學教授的照片。以下介紹則節錄自前線(Front...

日本:在富庶國土上餓死

最近有則關於一個人因無法獲得福利支助而餓死的新聞,多虧他在日記中紀錄下生命最後幾天而讓這則新聞受到注目,也激起許多日本部落客反省國內福利政策的廣義內涵。 部落客SkyTeam連結餓死事件與執政黨自民黨的政策: 這位病人生前有肝病與糖尿病。這就像拒絕給病人一張床一樣,是自民黨「美麗日本」政策與因而「抵抗勢力互鬥」的結果。 大部分人的想法都不覺得這跟福利計畫有關係,但是我聽說這個地區對提供公共支助的核可流程是非常嚴苛的。大眾媒體應該涵蓋這議題,但是…報紙中沒有任何有關的消息。 當然會有接受福利的人過著很自我的生活…但是拿走人們最終可獲得的賴以維生的東西,我想就太超過了。 同時,部落客Sen討論北九州政府對福利支助政策特別嚴苛: 福利系統難道不是最終憑藉的安全網嗎?在北九州市,被半強迫退出福利計畫的人根本沒有受到照顧,只有死了才會被發現。 對於日本國民與市民,福利是任何人都合格得以申請的。但是在北九州市,所謂的「北九州風格」是指試圖以配額來減少申請福利支助的數量,這讓我震驚。 部落客Masami分析一篇有關九週當地福利政策的報告,對幾段關鍵段落作摘要與評論: 很明顯地,最近每年市議會中關於福利行政的預算,會計相關的決策是來自且經過常任委員會討論。「福利支助之理想措施」已經由代表市民的議會通過。換言之,本政策是由市民支持的。 Masami觀察到: 如果你有看報告末尾所附的調查(第47頁之後),所謂「由市民支持」是很容易想像的。閱讀時,我感受到市民對於不誠實地接受福利支助的憤怒。 最後,部落客lastchristmas展望未來,詢問當前政策會將日本帶往何處: 但是,此後還會發生什麼? 我有種感覺,這類事件會越來越常發生。 每個人都會生病與失業,所以若沒有生活保障或親戚,那麼這種事就會發生。 顯然有人即使有錢也要接受福利支助,但是即便如此,他們也不該切斷真正需要保障者的福利收入。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對: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