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六月, 2006

25 六月 2006

敘利亞一週部落格氛圍

Ammar Abdulhamid問了這個炙手可熱的政治議題: 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政權到底有多可靠? 很多敘利亞事務的觀察家在看到Brammertz含糊其辭的報導及敘利亞同伊朗日益加強的同盟關係後認為,阿薩德政權比前幾個月更有安全感,更可靠了,雖然國際社會對此的批評聲不絕於耳.不管這是阿薩德的策略還是只是他的運氣,最終的結果都是一樣的,他的政權是那麼的不可觸及。 在Tony Badran最新的<敘利亞觀察>The Syria Monitor簡報上關於敘利亞異議分子被脅迫和審判的最新報導… 被拘捕的作家Ali Abdallah和他的兒子Muhammad週二被轉押到了軍事法庭,他們獎被以誹謗國家官員罪被起訴。(合眾國際社 6/20/06) 中東政策Middle East Policy的Nassim Yazji呼籲大家行動起來以保護敘利亞及阿拉伯的自由主義者。 自由意見的存在和表達都是對中東地區獨裁政治有效和必要的改變,有越多的自由意見,就越能削減專制餘孽,反之亦然。對自由意見的寬容是中東政治改革的基石。 同樣關心政治的<敘利亞經濟>Syrian Economy也發表了一篇題為”腐敗的經濟“的文章. 敘利亞的腐敗問題長期存在,並值得人們高度注意。政府對腐敗的控制並不有效,我們不得不懷疑敘利亞是否有’腐敗基因’,因為似乎他們的自我價值是以能收到多少錢的賄賂來體現的。有什麼能教敘利亞人變得誠實嗎? Abu Fares上發布了一篇很有趣的文章,有關Tartous城的歷史… 羅馬人,阿拉伯人,拜占庭人,法蒂瑪人,十字軍戰士,土耳其人和法國人一個接著一個的,歷經多個世紀,和Tartous城玩著溜溜球(yoyo),而這座城見證並吸收著不同的文化,得力於其身為海岸都市的傳統。 Across Syria...

23 六月 2006

俄羅斯:布托佛的土地糾紛

最近,莫斯科市當局和她市郊的布托佛(MKAD)的居民展開了一場充滿戲劇元素的(帳篷、推土機、防暴警察…)土地爭奪戰。Live Journal用戶Ilya Yashin,同時也是俄羅斯社會自由黨Yabloko的年輕派領袖,寫到了這個事件並發表了關於局勢可以如何避免發生的看法。這篇文章引發針對了當地官員處理作法的一連串討論。 Butovo 莫 斯科當局已經決定要將MKAD的一個小村落以高樓大廈去替代。他們打算讓當地居民住進混凝土樓房裡。但居民拒絕了,因為這代表他們得搬進狹小的、只有一個 房間的公寓,除此之外,他們在土地上的工作機會也被剝奪了(對有些人來說,這是謀生的唯一手段)。官方正準備上訴,企圖贏得訴訟後,派遣防暴警察,砸破居 民住所的房門和籬笆,銬住他們的雙手,用塑膠棍棒解決問題。 我不理解的是,將這塊地夷平後帶來的利益極高是顯而易見的,而利用這些超級利潤中的一小部分,讓當地人擁有3房,而不是單間,再給他們些現鈔,真的有這麼難嗎? 是 啊,隨便什麼事,談到錢就傷感情了,即使錢多得是。但何時這些市長辦公室的官僚才會懂得用更理性的方式解決問題呢?花點錢等於是為社會問題買了保險:抗議 集會、媒體批評、和防暴警察打鬥都可以免除。當你被強行趕出自己的家時,抵抗只是「條件反射」,哪怕你給他們看一打法庭判決都沒用。人們會開始厭惡這個政 權,社會則會給予他們同情,而不會對市長有任何體諒。 *** terika: 你 看的很開,因為你不需要去住那些2/3/4房的屋子。給那些住戶一些甜頭以保持布托佛村子那神秘的社會穩定? 這可笑極了,沒人會在這上面花錢。防暴警察便宜的多。試著從他們的角度思考吧!如果街上有個乞丐,你會給他10個盧布以避免他跟著你去你家門前乞討嗎?有 些人會,有些不會,有些人還會報警,房子的事也是這個道理。 yashin: 嗯,用乞丐來做比較不是很恰當。Butovo的居民並沒有乞討任何東西,他們只希望繼續住在他們的家裡,不受打擾。 關於問題該怎麼解決,說老實話,警力當然比較便宜,但是暴力鎮壓後官方的名聲也會大大受損。然後,政府就不管了-省長選舉已經被取消了(現在是任命制)。 terika: 官方的名聲…哈哈!你已經回答了你自己的問題。 yashin:...

16 六月 2006

烏克蘭,俄羅斯:一個心存偏見者的夢想

原文鏈接:Dreams of a Biased Person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譯:Echoyairs 校稿:Sweet   烏克蘭的LJ用戶parasolya承認她對俄羅斯的看法有些偏激,但她只是希望烏克蘭能和俄羅斯擁有友好的——並且中立的——關係。俄羅斯是蘇聯民主變化的結果,這跟烏克蘭有點像。 「我上班時借了一本RIA Novisti(俄羅斯國有新聞出版社)出版的俄羅斯圖冊,這是一個研討會上分發的。 你明白我對俄羅斯的態度——我說不喜歡這個國家並不代表不喜歡它的全部。我對這個國家和它的國民有很強的偏見。 但這圖冊實在太美了。事實上,它讓我產生了去俄羅斯度假的想法。  而我知道,除了這個圖冊的照片外,俄羅斯其他的東西並不吸引我。 每當我看著這個圖冊,我就一直夢想著:俄羅斯和它鄰居的關係不再緊張;俄羅斯和烏克蘭互通有無,到對方那兒度假;大家就像歐洲國家之間那樣彬彬有禮;民主在我們國家已經勝利,每個人都有正當收入,沒有人再把過錯推給鄰居;俄羅斯將石油以國際價格賣給烏克蘭,而這沒有影響到烏克蘭的經濟,因為它能在市場競爭中站住腳;我們都加入了NATO ( 北約組織):)哦不,我還沒想到那個。 但我的確夢想著能去俄羅斯。但是首先,不要要求我出示身份證明;其次,不要拿克里米亞(Crimea)的問題困擾我,拿salo、烏克蘭女孩到俄羅斯的路上賣淫、或在西德的客籍(烏克蘭人或其他國家的)工人這些問題嘲笑我,不要對我說烏克蘭是俄羅斯的一小部分,還有很快「你們就將爬回我們身邊」……」 「……在週末,可以計劃一個去俄羅斯的短期越境旅行——一路向北,住在帳篷裡,宛如環保旅行;或沿著西伯利亞鐵路往南走,在乾淨的沿途小站停下,購買印有當地風景的紀念品和明信片。嗯,每個帳篷裡都能連上網絡,人們可以詢問在拉脫維亞(Latvia)或是波蘭(poland)的朋友想不想要一些帶回的禮物。 蘇聯這個詞其實名不副實。每個人都只在本國內訪問、消費、購買紀念品或做生意。而且每件事都建立在歐洲民主價值觀的基礎上。 這本相冊中的照片實在太美了,看上去就像俄羅斯是一個民主的歐洲國家。 」 一些烏克蘭的回覆者認為(UKR)parasolka的夢想根本不是空想。 Molokovoz:你的夢想離現實並不遠,實際情況大致如此。 Parasolya:在哪裡?...

14 六月 2006

以色列:園籬下的生活

伊朗:足球和政治

Fallosafah 告訴我們,幾天前一名足球雜誌的編輯在伊朗電視台說,足球上的勝利有助於政府的統治。這名編輯還補充說一旦巴西的球隊沒有取得勝利,他們的政府就將面對一堆麻煩。

印度尼西亞:左派的失敗

13 六月 2006

俄羅斯:獨立日的調查

原文鏈接:Russia: Independence Day Surveys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譯:Sweet 校對:獨立日後,俄羅斯的LJ用戶與Radio Ekho Moskvy主持人Ksenia Larina, 對Ekho的調查結果感到大惑不解。 …… 對「蘇聯和今日俄羅斯,你選擇哪個地方居住?」這個問題,62%(!!!)的受調查者回答:蘇聯。這令我難以置信。無論我有多麼強烈的懷舊情緒,我有多憎恨普京總統,我都不會選擇重歸黑暗的道路。我不知道網絡投票的結果是否會不一樣,畢竟兩者受眾不同。同樣地,年輕人對蘇聯的錯誤看法也讓我驚詫。而我知道,那是因為從來沒有一個文件,一個能反映那個時代特點的電影說服他們做出相反的選擇…… 對 Larina上述言論的回響以下可見一斑: daisy_gorgeous: 這個比例既在我意料之中又出乎我意料。但是Ksenia, 過去是有它好的地方!有一天我和一個住在美國的朋友談話,他給了我一個數字證明這點。撇開濫用權力和要求每個人都一樣等不合理之處不談,社會主義這種構想還是滿有意義的…… larinax: 你知道,過去曾有種流浪者的漫畫形象,它畫的是憔悴的馬克思和列寧在街上乞討,而馬克思夢囈般告訴列寧:「但這仍然是個很棒的想法呵!」 …… elesin:我很奇怪結果為什麼不是95%。人們都希望自己只有二三十歲,而不是四五十歲。在蘇聯每個人都比自己實際年齡年輕。 LJ的用戶drugoi指出另有一個調查結果更讓人不能理解。(RUS) 由Yuri...

巴勒斯坦的一週:海灘上的悲劇

原文鏈接:This Week In Palestinian Blogs: Tragedy at The Beach 作者:Naseem Tarawnah 翻譯:lvoe 校稿:Portnoy 這周發生的悲劇和由此帶來的震撼緊緊地抓住了巴勒斯坦部落客的心。以色列對加薩走廊的襲擊導致婦女和兒童在內多名平民的死亡,因此有人稱這天為「血色星期五」。 當時巴勒斯坦人全家大小正在加薩的海灘上堆砌沙堡,享受家庭的歡樂,然而以色列的炮擊打破了這一天的寧靜。部落客和人權行動者Mona El-Farra,用一個在此事件中喪失了雙親和三個兄弟的小女孩的故事,清楚地描述了這個畫面。 Moi貼了一段從襲擊後的新聞報導中摘錄的影片,他難過至極地說: 「我無法讓她的聲音從我腦海中消失。當她開始意識到躺在她面前的父親已經死去,她的尖叫聲穿透我的身體和靈魂,『Yaaaaaaa'的意思是『爸——爸——』,但她父親已然不在。她的母親已然不在。她的兄弟姐妹也都不在了。」 視頻也打動了其他的巴勒斯坦部落客,Haitham Sabbah就是其中一個。他說:「看到這些以及巴勒斯坦電視台和Aljazeera上的報導時,我和妻子、我的孩子們,都忍不住哭了。」 和部落客Al-Falasteenyia 以及此刻正遠離家鄉的加薩居民Laila El-Haddad 一樣,Khaled Nazz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