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七月, 2006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七月, 2006

28 七月 2006

尼泊爾:新一輪談話

校對:Sweet尼泊爾部落格圈迫不及待地期待毛派與七黨聯合即將展開的對話。 United We Blog集體部落格上有幾篇文章:毛派詭辯 不願歸還霸佔的財物,尼泊爾和平進程:緊盯週五的高層會議,尼泊爾的春雷…閃耀卻不得要領-二,尼泊爾預算:幾個數字與毛派的反對,獨立軍隊(尼泊爾軍隊好似另一個政府),尼泊爾的村莊故事:毛派鎖住屋子、父母被解僱,兒子不當兵。 「看著他們穿著乾乾淨淨,臉上也沒有鬍鬚,我總覺得他們不會再回到叢林了」…一名叫做Aasish的男孩說過的話我一直記著,尤其是每當我看見鬍子刮的乾乾淨淨的毛派領導者Prachanda, Dr. Baburam Bhattarai,以及Krishna Bahadur Mahara。 INSN發表了兩篇從別的地方轉貼來的Dr. Baburam Bhattarai的訪談。Bhattarai是兩名毛派主要最高領導者其中之一。 我們希望廣大人民能夠享有完整的民主;包括被輕賤的窮人、女性、賤民、受壓迫的國族主義者、Madhesis(喜瑪拉雅山腳下縱谷平原的居民)…我們的意識形態並非教條式的固執己見。我們注重的是科學,按照21世紀的需求而發展。如他們所說,馬克思主義並非教條,而是一種行動的指引…我們的叛亂或行動都是獨立,完全沒有其它勢力操控的。我們沒有尋求任何支持–不管是人力或物力–不管向任何人….美國發表的言論–完全沒有根據且令人困擾的言論–…時代已經改變,但是Moriarty似乎還滯留在冷戰時期的心理預設之中…直到CA選舉之後我們才會放下武器,在那之前,沒有人會放下武器–不論是尼泊爾軍或是PLA…在每個地方,包括南非、拉丁美洲與中美洲,或是北愛爾蘭,沒有任何一個衝突中的政黨會在最終的政治問題解決之前就放下武器…尼泊爾的經濟已經落入私人手中了。百分之九十五都屬於私人產業。所以根本沒有私有畫的問題,一切早就已經私有化了…我想在幾週內,我們會見到臨時憲法誕生。 Democracy For Nepal(DFN)提出了聯邦制的構想與一部臨時憲法。DFN也談到了臨時君主政體、臨時軍隊、臨時國會,以及四月革命跟四月會議。DFN與Samudaya上頭都有許多ANA會議的照片,這是在尼泊爾國外與尼泊爾人有關的最盛大的一次會議。Samudaya部落格的Sarahana談到了印度作家Arundhati Roy: 問道在這個武裝異議份子遭到軍隊瓦解,而非武裝異議份子遭到訕笑、置之不理的民主政體中,做什麼才是對的?Roy 承認她對民主的信仰已然耗盡…需要領導者花上數十年的時間才能讓這個國家復原。 Madhesi: United We Stand上頭有一篇Dr....

12 七月 2006

庫德斯坦:土耳其和伊朗的庫德族

翻譯:FoolFitz 校對:Portnoy 這星期,庫德語部落格圈中掀起了一股勢不可擋的論潮,關於暴行、絕望,那些在庫德族人生命中永遠無法改變的事情。 這星期讓我們從庫德面向以及他所張貼的文章開始,敘述一名東庫德斯坦(西伊朗)的小孩,在偷麵包被逮到後所受到的殘酷刑罰。那些照片是那麼不可置信地令人難過,一名幼小的孩童被卡車輾過他的手臂,以此作為刑罰……看了之後,胸口就好像被連續重擊一般……。他的文章也間接提到一名庫德裔女子,Malak Ghorbany,她被判以亂石處死之刑。大眾對於Malak這個案例,以及伊朗地區庫德族人的宿命,反應十分強烈,尤其是來自Rastî的Mizgin: 那位死於亂石之下的的庫德女性,Malak Ghorbany,她的判決引發了一些緊張的情緒,而這則新聞在ADNKI率先被刊出。你知道,最深得我心的是,在這星球上,每個波斯人是那麼喜歡吹噓他們自己有多麼地文明。他們甚至批評土耳其野蠻、凱末爾主義的行為;可笑的是,那些波斯人卻做出完全相同的事情…特別是對庫德族人。 而這裡有一個偉大的、文明的波斯人國家,忙著執行一些跟石頭同樣古老的死刑,也就是這偉大文明的波斯人國家有著異樣狂熱的事情。國際特赦組織的資料顯示,伊朗已經於2002年底廢除死刑;但這段拘束期對這個嗜殺的國家卻是太長太久,就在2003年9月,他們又從新開始了。 Rasti 也給了我們另一個主題,這星期可以在庫德語部落圈討論,那就是北庫德斯坦(東南土耳其)。在她張貼的”從玻璃屋觀望“的迴響中, Mizgin大力抨擊土耳其政府以鎮壓策略對抗東南地區的庫德族,聲明政府越是壓迫,人民的反應就越容易被得知。而對於庫德地區56位地方首長為拯救Ro jTV電視台而發起請願書,Mizgin做出了以下評論: 那文章接著分析有多少控訴來自不同法院轄區,多少獲判無罪、多少正持續進行…等,而文章 3結束在最近幾則針對?斯曼(Osman Baydemir,註1)的控訴。持續在進行的訴狀,其中一部分便是抗議奧斯曼和其他55位DTP黨的市長,寫信給丹麥首相拉斯穆森( Anders Fogh Rasmussen)支持Roj TV,並從阿瑪度市(Amed)派遣救護車運送 gerila的屍體回到他的家中。其中最可笑的控訴。 或許就是指控奧斯曼「對不同種族和地域的人予以敬重而構成公然汙辱」。這項指控來自於一本雜誌的專訪。世界上還有哪個地方會因尊重不同種族與地域的人民而遭指控為恐怖份子?你能想像在美國因為說一句「歐斯蘭先生」( Mr. Abdullah Ocalan,註2 )就被當成恐怖份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