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二月, 2006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十二月, 2006

31 十二月 2006

曼谷爆炸案

原文:Bombs in Bangkok作者:Preetam Rai翻譯:Portnoy 對迎接新年來說,曼谷的一連串爆炸案並不算一個好的開始。市中心的炸彈使得兩個人罹難,多人受傷。 lost boy取得了其中一個爆炸現場的照片 今天晚上6點45,距離我住的公寓,也就是曼谷的勝利紀念碑附近約三百公尺處,有炸彈爆炸,使得一人喪命,四個人受傷。這起意外發生在世紀第一商場(Center One Mall)隔壁的公車站。我大約在7點半左右到達,現場瀰漫著驚恐與不知所措。約400公尺平方的區域已經被封鎖,那裡有許多軍人、警察、以及法院檢驗專家,當然還有圍觀群眾。 曼谷的人們正試著想出到底是誰在幕後主導這幾起攻擊。幾乎在每次恐怖事件發生的下一刻,泰國南部的伊斯蘭叛亂份子就會被認為是主謀,但這次有部份官方人士宣稱流放在外的前總理塔克辛的支持者或是目前政府的反對者才是幕後黑手。Lost Boy認為: 我想所有人都在猜「是誰幹的」吧,在這種時刻,各種猜測紛紛出爐,像是南方的叛亂份子,目前政局的操弄者,或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集團都有可能。但不論是誰做的,他們一定是高度組織化的團體;而這都只是猜測。今年在南方曾經發生過同步爆炸案(十月23日Yala的幾間銀行),但是暴力從來未曾遷徙到曼谷。 Mai mei arai表示: 有人宣稱這是塔克辛支持者的傑作,而非南部叛亂份子,我個人認為不太可信。 其中一個迴響這麼說「哇,好吧,這總是要發生的,只是早晚的問題,真的。南方永遠不會平靜」。曼谷一直以來都遠離南方發生的暴力…直到現在。 Mike在MetroBlogging Bangkok的一篇相關文章後回應說: 我認為這代表獨裁政府即將垮台。伴隨著令人難堪的股市重擊,以及現在,曼谷最嚴重的恐怖攻擊,他們還有什麼執政的合法性。這些事情都在他們執政之後發生,而且事前也都有警告。他們不懂如何管理國家,而且也不保護這個國家。 另一則迴響則反映了大多數喜愛曼谷的觀光客以及外國居留者的心聲: 我感到難以置信的驚訝,以及難過,因為想到這樣的紛爭與仇恨竟然在亞洲最美的城市底下醞釀。我希望一切都能否極泰來;泰國人不應該遭受這些噩耗。 Bangkok Pundit與Gnarlykitty徹夜持續在部落格上報導爆炸的消息。

30 十二月 2006

伊朗: 部落客看海珊之死

原文: The Iranian Blogestan on Saddam Hussein's death作者: Hamid Tehrani譯者: Leonard校對: PipperL 部分伊朗部落客討論到伊拉克前總統海珊(Saddam Hussein)之死,也回想起兩伊戰爭。 Alpar認為2006年對獨裁者而言運氣不佳,他說週一新聞標題可能是:「新年伊始 少了四個獨裁者」,Alpar也寫道伊朗人民將慶賀海珊之死,不過伊朗政府可能很快就會忘記,也提醒讀者有關兩伊戰爭受難者、難民及其他[Fa],他也提出以下問題:海珊之死會讓我們的獨裁者得到教訓嗎?伊拉克民眾究竟如何看待此事?海珊可曾想過他會以如此屈辱方式死去? Haji Washington刊出一篇文章題為「怪獸之死」,他觀察到在美國電視頻道畫面裡,海珊都與阿拉伯領袖一同入鏡,但美國前國防部長倫斯斐(Donald Rumsfeld)於兩伊戰爭期間訪問伊拉克,也曾與海珊並肩,但電視台卻未播放這段畫面[Fa] 。 Shabnameh表示海珊一直都想成為英雄,而且死得像是英雄一般。但其實海珊未來將列屬於歷史的陰暗面,而且Shabnameh認為殺掉獨裁者並未解決問題,獨裁者會死,但獨裁制度仍在,他希望或許部分曾受海珊壓迫者今天能感到快樂[Fa]。 Mattati說「今天有個等同於撒旦的人死了,這個人曾殺害我們數名親友」,他不禁想問獨裁者們會藉此得到教訓嗎?[Fa] Rozmaregiha說海珊已死,我們也應該將過去卅年獨裁遺留下來的事物一併掩埋,他認為:「現在該由伊拉克人民動筆寫下歷史新頁」[Fa]。

古巴: 美國新國會與對古巴政策

原文:Bloggers on the New US Congress and the US policy on Cuba 作者:Carlos Gradaille 譯者:Leonard 校對:scchiang 美國上個月期中選舉結果出爐,讓民主黨重掌國會多數,這項改變會影響美國對古巴政策的未來,但部落圈裡卻未多所討論,部分民主黨及共和黨議員均支持解除對古巴的運輸及旅遊禁令,前加勒比海駐世界貿易組織大使桑德斯(Ronald Sanders)撰文,刊登於美國記者金成(David Kinchen)的部落格上: …美國對古巴政策短期內若要出現大幅轉變,仍與民主共和兩黨在國內選舉的結果緊密相關,反卡斯楚及古巴裔美國人團體影響力仍大,也依然大力遊說。 不過無論是美國政治人物、國際社會及卡勒比海國家,都希望美國與古巴回歸正常化。 古巴一部落格Por la izquierda[ES]於11月24日貼出一篇文章,明確談到美國期中選舉結果,以及如果美國對古政策會有改變,可能會有哪些[ES]: 我已讀過數篇文章,有關於美國民主占國會多數後,對古巴政策的可能轉變,聽起來還不錯,我也每天希望美國政府能夠振作,別讓佛羅里達州南部少數人影響他們的外交政策。...

20 十二月 2006

摩洛哥部落格社群:言論自由、音樂與慶祝

原文:Freedom of speech and music celebrations in the Moroccan Blogosphere作者:Farah Kinani翻譯:Ilya校對:Portnoy 在摩洛哥部落格社群中,上週(2006/12/13-20)有許多不同的焦點話題。 讓我先從 Farid 跟他所感興趣的摩洛哥部落格界一些有趣的數字現況(法文)開始。感謝 Shimon Peres,我接著將介紹 Reda 的發現:懶惰與伊斯蘭教之間的關係(法文)。 歐盟既是一個偉大的成功、也是一個巨大的失敗。為什麼?因為歐洲人變得懶惰了:他們沒有小孩[…],更多的老年人、更少的年輕人。歐洲有工作,但是沒有工作者。在非洲,事情剛好相反。這是為什麼他們把穆斯林帶到歐洲,以及伊斯蘭教傳進歐洲的緣故。 Amine,湯姆貓與傑利鼠(Tom and Jerry)的頭號粉絲,就和我們大多數人一樣,撰寫了卡通作者 Joseph Barbera,安享天年以...

18 十二月 2006

孟加拉:大屠殺記憶與勝戰日慶祝

原文:Bangladesh: Remembering genocide and celebrating victory day作者:Rezwan翻譯:Leonard校對:Portnoy 每個國家都有其特別的日子,例如孟加拉的12月16日,Drishtipat還記得35年前的這天,孟加拉正式獨立,《時代》雜誌在1971年12月20日稱之為「孟加拉浴血誕生」。 若各位有些人不清楚當時背景,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部落格名)的部落客Mash講述了孟加拉解放戰爭史,以及巴基斯坦軍隊對當地造成的創傷: 「孟加拉在1971年仍稱為東巴基斯坦,這是英國在1947年所遺留下來的畸形產物,當時的南亞大陸上有西巴基斯坦和東巴基斯坦,同屬巴基斯坦領土,兩地之間則有廣大印度領土隔開,巴基斯坦兩地語言及文化皆相異,國內雖然以東巴基斯坦人口較多,但在經濟與政治上卻受西巴基斯坦人剝削與壓迫,東巴斯坦人若是說出孟加拉語、信仰印度教或從伊斯蘭教改信印度教,都會遭政府懲處,『巴基斯坦』(Pakistan)一詞直譯為『純淨之地』,他們無法對孟加拉人容忍或寬容,因為孟加拉人不是『純淨的』穆斯林。 … 1971年3月25日,巴基斯坦軍隊發動『探照燈任務』(Operation Searchlight),要消滅東巴基斯坦的人民聯盟及其支持者,目標要『粉碎』孟加拉人的意志。」 巴基斯坦軍隊當時在孟加拉屠殺300萬人、強暴40000女子、焚毀數百村莊、虐殺知識份子,也是全球史上極嚴重的一場屠殺。 巴基斯坦總統亞赫亞汗(Yahya Khan)曾說:「殺掉300萬人,其他人就會自動互相殘殺滅亡。」 然而美國政府卻支持巴基斯坦政府作為,1971年4月6日,美國駐達卡外交官布拉德(Archer Blood)發出知名的「布拉德電訊」,由29名美國官員聯名反對美方對巴基斯坦政策態度,由於布拉德對尼克森(Richard Nixon)與季辛吉(Henry...

11 十二月 2006

阿拉伯:一位在多倫多的阿拉伯人以及阿拉伯文化

原文:Arabisc: An Arab in Toronto and Arabs and Civilisation作者:Amira Al Hussaini翻譯:yourpapa校對:Portnoy 部落客 依米拉提  奧薩瑪(Emirati Osama),目前居住在北美洲,一塊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在小布希執政下進入的土地。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有機會進到這塊領土。幾年前,當我在國外唸書持學生簽證要來美國拜訪親戚時,因為911攻擊事件,美國海關打了我回票。在那場攻擊事件之後,所有的阿拉伯人和穆斯林從此被打入美國的黑名單。從那天起,我發誓只要這個國家還是被那個狂人(小布希)統治著,自己再也不踏上這塊土地。”他如此說道。 然而,因為一次商業旅程,他來到了多倫多。在這裡他開始享受多元化的社會體制並開始學習適應這裡寒冷的冬天。 “因為曾經在歐洲生活超過五年,我還以為自己早已經適應了寒冷氣候.直到來加拿大後我才發現這裡的冷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很高興自己能夠早些來到這裡適應這裡的天氣,因為在出發前我早已聽說這裡可以冷到零下20度!”他補充了幾句。 從一趟加拿大之旅,讓我們將視線轉移到一場在埃及的部落客聚會。在這裡姍席丹(Shannseddeen)紀錄了非常個人卻貼近真實的 觀察:“遭透的道路以及糟糕的清真寺女用祈禱室”。 依據提示,要到達地點,姍席丹和另一位部落客必須先搭乘地鐵再轉乘巴士。 “當我們一下地鐵後,如潮水般的人群幾乎把所有我們可能搭乘的巴士給占住了。一如往常般,沒有等到情況好轉,我們選擇步行–為了維持我們的尊嚴”她解釋道。 但這也不是一趟愉快的步行,她這麼形容:”這條路甚至連車子都不應該走在上面” 在途中,她們在一間清真寺停下來祈禱,但即使是在這裡的女用祈禱室也沒有贏得她們的青睞。 “我們決定要到附近的一間清真寺祈禱,不幸的是,那個地方由內瀰漫出的可怕氣味將我僅存的一點力氣也給用盡了。而在這裡的女用祈禱室則是完全的被忽略了–小到令人懷疑是否為了裝飾這座清真寺而存在的”她如此說道。...

伊朗: 學生抗議、地方選舉、美伊對話

原文: Student Protest, Election and USA-Iran Talks 作者: Hamid Tehrani 譯者: Leonard 根據主流媒體與部落客的報導,數千名伊朗學生12月6日於伊朗各地大學發動示威遊行,主要口號是「大學還活著」,從去年起,大學生與學者常面臨許多難題,部分學運人士被迫離開學校、學生會遭強制關閉,許多學者也遭解聘或強迫退休,有些人稱政府新政策為二次文化大革命,部落客詳細記錄這起活動,並將示威照片公布在世人面前。 大學還活著 Arash認為12月6日對伊朗歷史是重要的一天,他指出: 今天是伊朗學生日,紀念三十多年前遭國王殺害的三名學生,過去十年來,學生都在這一場表達對改革的熱情與對國家的憤怒,自從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上台,實施多項民粹主義政策,使今年學生有了更多不滿與反抗的目標。 知名攝影部落客Kosoof的部落格常遭政府滲透騷擾,他提到安全人員無法阻擋學生進入大學,他已刊出有關本次活動的照片。 15 azar報導示威遊行不同時刻的現象[Fa],他也表示安全人員無法阻擋學生進入德黑蘭大學,也指稱馬尚德、馬贊達蘭等城市亦出現數百名抗議學生,主要口號是「大學還活著」,學生也高呼其他口號,例如「獨裁者下台」、「釋放政治犯」、「女性自由即人性自由」等,學生表達支持國內女性與勞工運動。 Chapno解釋學生運動的部分目標[Fa],他表示: 學生運動是國內現有最活躍的組織活動,背後已有50年的歷史,絕不會成為政治遊戲的俘虜,…對抗貧窮、爭取自由、正義與平等一直都是學運核心價值。 部分部落客報導活動內容,其他則試圖分析運動對未來[1]的衝擊,改革派希望透過此次選舉重掌執政權。 部落客與改革派候選人對話 Alpar表示,約130名部落客在地方市鎮議會選舉前,與改革派候選人會面。...

8 十二月 2006

印尼: 宗教領袖一夫多妻/議員性醜聞

原文: Indonesia: Polygamous Holy Man and MP's Sex Scandal 作者: A. Fatih Syuhud譯者: Leonard 最近幾週印尼部落客之間有兩項熱門話題,兩件事看似相近實則無關,一是Aa Gym公開承認娶了第二位妻子,二是從業集團黨(Golkar)國會議員爆發性醜聞。 非印尼本地民眾對Aa Gym可能所知甚少,《時代》雜誌形容他是「印尼最具魅力的伊斯蘭教師,集成功與宗教於一身」。 這位有魅力的聖人現在承認擁有兩位妻子,印尼部落客因此熱烈討論如此行為是否合禮,伊斯蘭教雖然允許一夫多妻,但並不鼓勵,除非男性能讓幾位妻子相安無事,而且該名男性絕對不能出現婚外情,因為婚外情在伊斯蘭教為一重罪。 一般穆斯林認為Aa Gym既然身為備受敬重的伊斯蘭教師,信眾高達數百萬人,理應擁有更高道德標準,故該避免擁有兩名妻子。 支持一夫多妻的男性常引述一段《古蘭經》文做為宗教佐證,不過Ridho Putradi則說「無論有什麼理由,我都不贊成一夫多妻」,這篇文章已吸引至少49篇回應留言,多數都同意他的言論,其他如Rohprimardho、Tata Danamihardja、Morning Dew、Ida...

7 十二月 2006

智利: 部落客看皮諾契重病

原文: Pinochet's Heart Attack: Bloggers Reactions 作者: Rosario Lizana 譯者: Leonard 智利前獨裁者皮諾契(Augusto Pinochet)上週末因心臟病而送往醫院,此件消息讓許多當地民眾想起他對於這個國家的意義,本文節錄部分部落客的反應: Don Chere(ES)在irreverencia(ES)寫道: 西班牙、巴西、巴拉圭、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獨裁者共通點何在?在於獨裁者已死、入獄、流亡或離開國內政治生態,但智利則不然,造成智利的民主轉型過程崎嶇難行、漫長無比又仇恨難平,無論如何,未來歷史上的皮諾契就等於過往17年的獨裁時代。 Patricio Navia(ES)是位智利政治學家,他在部落格刊出為報紙⟪El Universal⟫(ES)撰寫的文章,提到皮諾契與古巴強人卡斯楚(Fidel Castro)的情況: 皮諾契與卡斯楚是拉丁美洲左派兩位指標性人物,現在都正與死亡搏鬥,雖然兩人對生命和權力的意志力同樣強韌,但生命終點仍不遠矣。 兩位領導人雖然將要過世,但他們在拉美歷史的地位業已確立,史書將記載他們偉大而富爭議性的功過,對右派而言,卡斯楚將永遠代表反帝國主義者的奮鬥與社會公義平等的理想,但是皮諾契則像徵軍事獨裁政權對拉美的巨大傷害。 BAD(ES)則思考,為何左派對於皮諾契健康情況反應如此平靜: 儘管皮諾契為智利社會帶來莫大苦痛,反對者卻似乎不希望他早死,反倒期望他長壽,有些人希望皮諾契久病在身,讓他親身感受人民的苦難,有些人則希望能看到他遭審判定罪。

4 十二月 2006

阿拉伯:亞運、民主與模特兒

原文: Arabisc: Asian Games, Democracy and Models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譯者: Leonard 卡達杜哈亞運開幕式裡為何沒有未將阿拉伯遺產放入表演內容?民主與模特兒之間關係是什麼?埃及部落客又為何要求讀者看奧斯卡得獎電影《晚安,祝你好運》? 以下是北非與中東部落格本週所提出的部分疑問。 巴林的部落客Haitham Sabbah似乎對亞運開幕式不甚滿意,他質疑為何卡達政府未將任何阿拉伯代表置入演出中: 「卡達杜哈亞運開幕式的演出非常美麗,但阿拉伯人在哪裡?我們在表演中見到大船與海洋,我相信無論在每一個波斯灣國家的體育競賽 開幕式中,這兩項都是必要的元素,我們也看到壯麗的民俗傳說表演,但卻只呈現了東南亞文明而已,卡達似乎將阿拉伯從地圖上的亞洲裡抹去,我想問的是:阿拉 伯人在這些表演裡的位置在哪裡?阿拉伯文明、遺緒、藝術在哪裡?約旦、敘利亞、巴勒斯坦、黎巴嫩等國的文明在哪裡?為何主辦單位忽視阿拉伯人與文明?還是 亞洲只限於東亞國度?就算遺忘阿拉伯,那麼波斯呢?為什麼連波斯都被遺忘?」 埃及的3rby則寫到民主對人民社經水準與外貌的衝擊: 「我讀到父親在Al Quds 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