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六月, 2007

29 六月 2007

緬甸: 給翁山蘇姬的生日祝福

6月19日是緬甸在野黨領袖翁山蘇姬(Daw Aung San Suu Kyi)62歲生日,當周許多緬甸部落客不但替她慶生並獻上祝福。 翁山蘇姬是緬甸知名民主運動領袖,曾獲諾貝爾和平獎殊榮,但多年來,政府將她軟禁,只能在家慶生;各界人士每年不斷呼籲緬甸當局釋放翁山蘇 姬,但始終徒勞無功,年復一年,她為了國家信念備嘗艱辛,想到就令人心痛,她不僅受人景仰,其不屈不撓的精神更深植在許多緬甸青年心中。 翁山蘇姬(感謝Stephen Brookes提供圖片) 許多部落客寫下詩、散文以及衷心祝福,以示他們誠摯的支持。 以下為部份作品清單: 詩類: 出汙泥而不染,作者Dr. Maung Maung Nyo 蘇阿姨的生日,作者May Nyane  瑪西之聲,作者Nay Phone Latt 詩一/詩二,作者Thandar 2007年6月19日,作者Tesla 祝福: 62歲生日,作者Generation96...

柬埔寨:外援屢遭批評

國際媒體密切注意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與外援單位的會議,在本週大力抨擊這個猶如年度儀式的會面:洪森再度承諾整肅政府內部貪腐情況,以爭取更多援款,而國際援助團體竟然在毫無質疑的情況下,便讓洪森願望成真,完全不顧外界近來對柬埔寨政府的種種指控,包括非法伐木與嚴重侵害人權等證據俱在。 異議人士部落格KI Media引述《經濟學人》雜誌報導,指出洪森表示無論其他國家政府如何要求改變,柬埔寨都能轉而仰賴中國這個援助大國: 洪森提醒西方援助單位別要求太多,中國隨時都能提供柬埔寨援助,而且毫無任何但書,Mr Illes感嘆,未來幾年內,柬埔寨也將開始擁有大筆石油收益,屆時西方的影響力將再度萎縮。 《時代》雜誌亦有文章批評柬埔寨政府及援助單位,KI Media也引述其中段落,石油同樣成為焦點: 未來可能的石油與天然氣利益將改變柬埔寨的農業經濟,也將削弱國際社會的影響力,兩年前,石油公司雪佛龍(Chevron)宣布 在柬埔寨外海發現石油,若油氣確定於2010年開始生產運作,柬埔寨將首度有機會能擺脫仰賴外援的窘境。可是從奈及利亞等國的經驗來看,國內只有極少數人 因石油而富,其餘民眾仍相當貧困,而且這項新的收入出現後,西方世界更難以透過援助要求柬國政府改革。 部落格Details are Sketchy也引用同一篇文章,但認為這些援助國只是藉給錢保住面子和自尊,他認為國際援助在柬埔寨根本無關助人,而是為了政治。 這一切行為說來諷刺,都只是為了自我,富國拿錢給貧國以滿足成就感,錢最後是否到了所需者手中,或是落入貪腐官員與相熟的企業口袋裡,富國完全不在乎,他們以為給錢就解決一切。 柬埔寨部落圈向來對政治都三緘其口,只有KI Media和Details are Sketchy這兩個重要的政治部落格,持續提出一針見血的評論。 作者:Geoffrey Cain 校對:Justin

(短訊)日本:媒體與政府的距離拿捏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密友古森重隆(Komori Shigetaka)最近出任新職,擔任日本放送協會(NHK)經營委員會委員長,引發政府是否干預公營媒體運作的爭議,部落客Meipong提出這項議題、分析部落圈與主流媒體的看法,並分享她個人的觀點。 作者:Hanako Tokita

26 六月 2007

伊朗:第二次文革?

在伊朗,各區域的大學正經歷一股安全部隊的鎮壓潮。凡是六到八人的基進團體,學生聯盟的成員,或是獨立自主、敢於懷著異議思想或論述的教授們,不是在這幾個星期裡被逮捕拘禁,就是正聽候紀律委員會的判決發落--有些是被指控為對嚴格的伊斯蘭服裝戒律不敬。 以世俗、改革思想淨化學術殿堂,這樣的行為被巴斯基民兵(Basiji,波斯語為「民眾動員軍」之意)及一些保守派稱為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之後,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這位什葉派精神領袖、伊斯蘭共和國的奠基者便宣稱,需要對全國各地的大學進行文化革命。在那之後的兩年之內,多所大學被迫關閉,許多學生和教授也遭開除。 以下是幾位部落客分享他們對於最近這些事件的看法和憂慮: 數名Amir Kabir大學學生遭囚禁 在Amir Kabir大學,伊斯蘭學生團體--獨立學生聯盟舉行的年度選舉中,數名學生因在校園刊物上登載侮辱伊斯蘭共和國的文章,而遭到逮捕。被居留的學生們說,他們雜誌的標誌被人竄改,藉此破壞他們的自由學生聯盟。 Cityboy談到Amir Kabir大學越來越常用暴力手段對待學生: 當Arman Sadeghi和Ismail Salmanpour這兩個伊斯蘭學生基進團體的成員,試圖進入位於德蘭黑的Amir Kabir大學時,受到校園警衛的攻擊。 這裡是上述事件的錄影: 這位部落客寫到: 幾位該大學的學生,持續地絕食以抗議對那七名學生的逮捕,他們現在被拘禁在鼎鼎大名的Evin Prison監獄;也抗議藉由騷擾、禁止、驅逐和毆打參與行動的學生,來對他們學術行動施壓。 可曾記得第一次文化革命 改革主義者、前任的國會眾議員Ahmad Shirzad表示[Fa],那些被二次文革煽動的人士,應該想想當年伊斯蘭革命裡,發動第一次文化革命的後果為何。Shirzad寫到,許多伊朗的學生和學者遭到開除,並被要求遵守嚴格的紀律;但幾年之後,當權者回過來看檢視他們的決策,發現文化革命沒有是發揮功效的。 尊重或汙辱? Kadivar感到 [Fa]學術殿堂深陷危機,她談到那些被拘捕的學生。總統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

24 六月 2007

埃及: 部落客獲釋、50部落客被禁案、部落客抨擊報章和其它

埃及本週綜合報道:大法老王回歸、部落客對報章感到不滿、上週被捕的部落客獲釋、電影排名榜不接受民意,最後是法庭審判封閉 50個部落客和網站案。 大法老王回歸: 埃及部落客大法老王因工作關係已經離開了部落圈好一段時間。他是以英語撰文的埃及部落客中、最受歡迎的人之一。在這篇文章裡大法老王發表了一段錄影,揭示警署中對平民濫用暴力的情況。埃及部落客正在發起一場反暴力運動,發佈在警署裡錄到的一些片段。其中一則錄影使得一警務人員面臨審判,目前正等待七月時的判決出爐。大法老王,歡迎你回來,別再休筆了! 部落客對報章感到不滿 : Arabawy 和Wael Abbass 對埃及其中一份獨立日報表達了自己的不滿。Al-Masry Al-Youm是埃及一份頗具公信力的報章。可是Arabawy 和Abbass認為它的表現差強人意。Arabawy說道: 「曾經是我最喜歡的獨立報的Al-Masry Al-Youm,如今讀起來卻像個惡夢,(她)越來越傾向捏造和煽情….」 Abbass認為Al-Masry Al-Youm的編輯政策極富爭議性,還認為部落格的新聞都是捏造的。這些情況從前並非如此。他又寫道,最近還有一些文章在矮化部落客的努力。 部落客被捕獲釋: Manfe部落客 報導說,上週被逮捕的Omar El-Sharkway,現在自由了。Manfe代表El-Sharkawy寫了一封謝函,感謝所有對他表示過支持的人。 在Manfe的專訪裡,Omar提道, 在埃及人民議會選舉當日,完成自己的工作後,他出於好奇拿著照相機走到投票站去。他的原意是要拍下保安的任何違規行為。 他拍到工作人員替選民填寫投票卡,又拍到保安阻止公民進入投票站投票。在他離開的時候,他說,一名警員把他攔住了,因為有工作人員說他拍下他們的照片。 就在那一刻,他說:「我被埃及警察綁架了。」 好消息是 Omar...

23 六月 2007

利比亞:阿拉伯語已死?

通常利比亞部落客討論話題多元,最近Lebeeya發表一篇文章,提及同事多麼喜愛她的巧克力餅乾,並以觸摸木頭(touch wood)的方式,希望她能避開惡魔之眼,卻意外引發人們論辯阿拉伯語是否已經死亡。 事件起始於Lebeeya提到:「各位,別再說『觸摸木頭』了,說Mashallah吧!」,這個阿拉伯語彙ma sha`a allah,意指信徒完全接受真主降臨其上的好運或惡運。部落客Suliman對此則回應: 我想你的同事會選擇說英語而非阿拉伯語,是因為美國流行文化已籠罩全球,無論是阿曼、沙烏地阿拉伯、利比亞等國皆然,據我所觀 察,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不需要阿拉伯語、巴巴里語、斯華西里語等已死語言,這些語言背後的文化並不鼓勵個人特質或表現,造成就算在阿拉伯國家裡,年輕部落客 都時常以英文表達自我想法,對你、對他們都比較方便。 Mani利用這個機會,在他自己的部落裡抒發感受,強調阿拉伯語等語言等並未死亡: 人們各有選擇自由,…所謂自由,即人們能思考、觀察、感受,並依此選擇自己的行為… 文末回應同樣非常精彩。 後來這個話題也在部落格Imtidad出現: 最近我準備對網路上的利比亞部落格進行研究,目前我已收集到76個部落格,這些利比亞作者分居於國內外,也有居住於利比亞的外籍 人士,其中一項共同點在於多數以英語寫作,或是混雜使用英語、阿拉伯語、利比亞方言,其中55個部落格純以英語寫作,11個部落格混用英語及阿拉伯語,只 有10個部落格純以阿拉伯語寫作。我想提出的問題是:為何各位只用英語或只用阿拉伯語?為什麼多數利比亞部落格都用英語? 這場論辯有時相當激烈,有些誹謗人士指控阿拉伯語象徵恐怖主義,也有些人認為這個語言的功能就在《可蘭經》之中,若各位有勇氣,建議各位瀏覽所有回應,不僅內容值得留意,也會讓各位認真思考自己的語言。 結論究竟會是什麼?全球化已成功扼殺阿拉伯語嗎?現在英語與阿拉伯語各自代表自由與恐怖主義嗎? 作者:Fozia Mohamed 校對:Portnoy

20 六月 2007

八大工業國高峰會(G8 summit)後,世界變的更好了嗎?

八大工業國高峰會(G8)(外加延伸五國)上週在德國北部的海濱渡假勝地海利根達姆舉行。世界最富裕的國家領袖群聚一堂準備對氣候變遷以及非洲國家貧窮問題達成協議,但這似乎不能滿足眾多對於全球資本主義的批評。 全球之聲在過去的幾週連結了來自印度、俄羅斯和非洲的評論。以及遠從秘魯和日本而來的示威者,參與反對這場會議的舉行。 譯者補充: 來自印度的評論: a reader's words 在八大工業國高峰會會場外的抗議活動之中。為什麼這些人要抗議呢? 答案很簡單,即使全球化讓第一世界之島一座座的開在上海和印度的班加羅爾,它同時在已開發國家也建立了一個下層社會的第三世界。 來自俄羅斯的評論: Edward Lucas 寫到在這次在德國召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上俄羅斯的問題。大部份的會議所產生的結論都是雜亂無章的。但經由精心琢磨的陳腔濫調,在此之間,各國的差異會被盡其可能的以手段應付和模糊化。這似乎是無一例外。 來自非洲的評論: 一群與 Panos London 合作的非洲記者將從德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現場,在部落格上書寫他們的觀察。從六月一號起,為期九天,來自伊索比亞、烏干達、莫三比克和南非的記者,將帶給讀者新聞,及從非洲的觀點談愛滋病的問題和醫療服務、國際援助、外債免除以及氣候變遷。 我們將從德國北部的海濱渡假勝地海利根達姆、同也是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現場報導,我們也會報導八大工業國另類高峰會,以找出八大工業國是否真的在傾聽非洲的聲音。 Jewels in the Jungle在德國持續的追蹤收集許多在網路上關於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好文章及部落格文章(特別是來自非洲),他說道: 我對此次高峰會會談的結論並不像某些人那麼的悲觀和失望,但同時你也必須感到疑惑,八大工業高峰會究竟和誰有關?他們對於解決世界上的問題有任何有用的幫助嗎? 會議就變成給政治人物的馬戲團表演,每個團體在太陽下為他們各種原因的憤怒發聲,而這和會議很少或一點關係也沒有,有人就問,何必這麼麻煩呢?...

12 六月 2007

委內瑞拉: Caracas電視台遭停播,部落客動員討論,表達贊同或反對立場

電視頻道Caracas廣播電視台(RCTV)過去五十三年來,一直都享有使用公共電視傳輸頻譜的權力,這是委內瑞拉國內歷史最悠久的電視台,而它使用頻率的執照將被撤銷收回,就像我們之前提過的,委內瑞拉政府決定不再予以換照。 國內的辯論議題持續相同,一邊是反對查維茲政府的人,他們認為這一定和該頻道一直與查維茲敵對有關,因此查維茲政府才以政治報復手段處罰該 電視台,另一方面,查維茲支持者(Chavistas)贊同政府的措施,因為這項施政「解放」了公共的電視頻譜,不再受這個透過宣傳戰讓國家陷入不穩定的 電視台。 在如此極化的情況下,灰色地帶受到擠壓,最好的作法就是先聽聽兩邊的說法。 委內瑞拉部落格目錄To2blogs.com設立了一個RCTV特區,收集所有談論這項主題的委內瑞拉部落格文章,這告訴我們對委內瑞拉部落圈來說,這項政府行動有多麼重要,因為就本質而言,整個過程是另一個政治對抗的機會,許多人甚至為了這項議題特別開設部落格,不論是認同政府措施的(RCTV from the inside),或是持反對立場的(I am with RCTV)。 到目前為止,光在To2blogs.com站上就有超過兩千篇關於這起衝突的文章,意見相當豐富。 沒有廣播信號的頻道就是一個關閉的頻道嗎? 用精確一點的政治語言來說,「頻道不予換照」代表它不能以公共頻譜傳輸,而公共頻譜正是頻道的經濟支柱,觀眾也不能再看到這個頻道,所以事實上頻道不會關閉,只是被限制只能以纜線傳輸資訊,但因為委內瑞拉國內也沒有數位電視科技,所以也沒必要繼續討論下去。 言論自由,公共或是私人 在每個部落格內的內部辯論,如Slave to the PC(西班牙語)內有超過兩百篇評論,都聚焦於這項侵犯私有頻道的措施是否代表違反言論自由。 Kira Kariakin評論道: Para mí la...

波蘭:反安樂死、反飛彈與反閃族語

10 六月 2007

土耳其:土耳其將走向另一次政變?

土耳其總統大選日益升高的緊張情勢,導致了更多的抗議活動。軍方甚至發表聲明,暗示如果總統候選人Abdullah Gul當選的話,軍方可能發動會政變。國家該做些什麼?如同許多土耳其部落客所說,坐在電視機旁靜觀其變,看著這場選戰的進行,看著電視上播放著在伊斯坦 堡抗議活動的畫面,看著改變到來的徵兆。本週的Turkey is Typing的焦點是土耳其人民的等待,等待未來。 選戰 Erkan’s Field Diary談到土耳其總統選戰的媒體報導: 不像是高收視率應該發生的時間,但這是不尋常的時刻。在昨晚的媒體大事 BJK-FB derby後,另一件媒體大事緊接著到來:人們在星期五的中午群聚於電視前,觀看在土耳其國會中所進行的總統選舉實況轉播。 根據我所聽到的,一開始是參與選舉的政黨間對於367或184國會議員出席才能開始選舉的技術性合法見解之爭。主要的反對黨CHP宣稱必須至少有367位 國會議員出席才能開始選舉,但執政黨堅持只要184位出席。他們都以憲法條文為根據,但根據我所了解,後者的說法是正確的。 在土耳其,總統並非由人民投票,而是由國會議員選舉產生。而眾所周知的,執政黨在其政府的作風上有伊斯蘭化的傾向,與較為世俗化取向的政黨不甚相符。杯葛總統候選人的其中一種方法,是國會議員在第一輪的選舉中缺席,讓選舉的合法性有所爭議。Mavi Boncuk告訴我們關於選舉爭議的法律流程所需耗費的時間資訊: 憲法法庭總長Tülay Tuğcu表示,取消總統選舉的申請,只需經過幾天法庭的程序,就可以宣布裁決。但在最近的一個聲明中,副總長Haşim Kılıç指出,法庭需耗較長的時間以便能讓憲法法庭成員能檢視情勢的細節。 Kılıç表示,根據法律,憲法法庭的成員有權要求最多一個月的時間,來檢視國會的章程以及相關憲法的規則,以決定當時參與總統選舉的國會議員人數是否足夠。 Talk Turkey向我們說明總統選舉的過程以及以對比的方式舉了一個絕佳的例子,說明土耳其的選舉像什麼: 想像最高法院有個職缺。再想像這是總統選舉的幾個月之前。想像跛腳鴨總統提名替代人選,然後再想像反對黨威脅杯葛提名的程序以及要求進行總統選舉。原因是,自從上次選舉後,土耳其的的政治傾向有利反對黨。因此,任何政府職缺應該考慮到下一次選舉的結果,從而決定適當人選。 事實上,參議員的選舉每六年舉行一次,眾議員則是每二年一次,而總統每四年選舉一次。這被稱為制衡。這是遊戲規則,如果不是選舉的結果在數字上的歧視對執政黨不利,這個規則不會改變。 以上的想像情節正在土耳其上演。普選在幾個月後就要舉行。雖然機率很小,但執政和反對黨之間也許會有大量的席次變動。上次的普選距今己有五年的時間。而現任總統的七年任期在5月16號結束...

俄羅斯 & 喬治亞 : 簽證、美酒、世貿組織

筆者曾翻譯一篇cyxymu的文章,內容不僅與俄國放寬喬治亞國民簽證限制有關,也牽扯到喬治亞在俄國加入世貿組織一事中扮演的角色。俄國與身為獨立國協(CIS)成員的前蘇聯加盟國向來實行互相免簽證制度,但俄喬兩國卻於千禧年開始實施簽證制度(雙方事前不時討論放寬簽證限制),原因在於俄國長期支持喬治亞分離主義地區,兩國緊張情勢因此升高。不過由現今情勢看來,俄國將對部分喬國人民開放簽證: 惟有天真的人才會相信,俄國會出自善意而放鬆簽證限制,其背後目的是為了讓俄羅斯入會代表團能順利抵達喬治亞,以利進行世貿組織入會事宜。俄國全面拒發喬國人民簽證像是一根棍子,相形之下,俄國對部分喬國人民開放簽證只是一棵小紅蘿蔔。 不過我認為喬治亞將持續要求兩國邊界檢查哨合法化,喬治亞先前才關閉了Psou河及Roksk隧道的檢查哨,但前陣子俄國又在相同地點非法增設檢查哨,於是喬治亞要求讓喬治亞籍海關官員進駐這些檢查哨。 雙方齟齬的事例不僅於此,俄國還對喬治亞礦泉水及酒類實施禁運,倘若以上問題未解決,喬治亞要如何同意俄國加入世貿組織?我認為喬治亞不會同意俄國入會。 當然,我認為不僅俄國民眾迫切希望加入世貿組織,俄國政界也持同樣期待,由於遲遲無法加入世貿組織,俄國政府一年損失近十億美元,是故俄國總統蒲亭針對入會事宜向喬治亞施壓。 我瀏覽過的部落格中,就屬Cyxymu的部落格人氣最旺,其內容主要與阿布哈茲共和國(Abkhazia)相關,我覺得主筆者身分若非衝突下的難民,即是國內顛沛流離人士,該部落格全名為「蘇乎米(Sukhumi,阿布哈茲首都)回憶、戰爭、痛楚」,其文章近乎以此主題作為焦點,最近部落格也出現一些關於南奧塞梯(South Ossetia)衝突的文章。該部落格時常放著蘇乎米及阿布哈茲境內各地照片,版主常藉此書寫懷舊文章,而網友也會在文章回應中緬懷過往,部落格訪客及回應次數絡繹不絕,替該部落格營造了活絡氣氛,網友經常在文章回應中,以趣味十足方式交流阿布哈茲近況。 照片攝於2006年8月13日,喬治亞首府提比里西(Tbilisi)。感謝Lyndon Allin 提供照片 作者: Lyndon Allin 校對: Leonard

摩洛哥 : 法語部落格圈:政治、權力、金錢

摩洛哥下屆選舉將於9月7日舉行,年輕人質疑國內政治是否合理,並談及多項重要議題,特別是巴勒斯坦問題以及摩洛哥面臨的轉變。 「你不操縱政治,政治就會操縱你。」摩洛哥部落客le mythe (fr)的友人曾以此格言贈之,本週le mythe質疑北非各國政治是否合理,並提出個人觀點: 參與政治不該只是被動投票,也不是鎮日舉牌抗議就叫做反對黨人士。政治人物不是專為某些黨派提供「北非人民服務」*,也絕非國王的弄臣,這讓從政與性愛差不了多少……政治與性愛根本是一模一樣。 * 帶有輕蔑之意。 他還提到政治哲學家漢娜萼蘭(Hannah Arendt)的知名著書《La politique a-t-elle encore un sens?》,作者在書中表示: 現今政治仍然合理嗎?政治絕非必需,不像飢餓或愛等人類自然需求,也非人類社會中的必要存在,實際上,物質必需品及勞力根本與政治毫無干係。 對許多人而言,政治代表了權力與金錢,追逐權力永無止境,一旦權力在握,金錢自然滾滾而來。Maroc Bourse (fr)宣佈一間製藥廠即將上市: 繼SOTHEMA製藥廠後,PROMOPHARM製藥廠將於6月15日在卡薩布蘭卡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 對另一些人而言,金錢則是工具。Citoyenhmida (fr)不斷呼籲,阿拉伯世界應協助身陷苦難的巴勒斯坦人。 無論是領導階層內部自相矛盾的巴勒斯坦,還是受國內政策制肘的以色列政府,我不在乎究竟何方應負責任;我也不在乎美國明明有能力 解決問題,卻袖手旁觀……炸彈、槍彈、隔離圍牆、沉默、羞恥的巴勒斯坦領導人、自大的敵國、冷漠的阿拉伯世界,種種情況之下,巴勒斯坦正逐漸消失。 Na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