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六月, 2006

6 六月 2006

白俄羅斯:關於蘇聯的舊憶

原文鍊結:Belarus: Memories of the Soviet Pas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譯:lvoe 校對:Portnoyaneta_spb, LJ的使用者,一個聖彼德堡的記者,貼出了她那帶有蘇聯時期的回憶的裝飾照。這是她的原因:

4 六月 2006

中国: 六四:沉默,記憶和博客們的聲音

譯者:lvoe 校稿:Portnoy今天是6月4日,天安門事件的17週年紀念日。那一事件宣告了1989年從3月持續到6月、由北京引發至全國的學生民主運動的終結。中國共產黨至今仍不承認,這個通過示威遊行和絕食罷課來要求民主政治和罷免貪官污吏的群眾事件,是一個和平的學生抗議活動。 在中共的輿論政策下,公共場合和報紙、電視網絡都不准紀念這個運動。甚至連一個暗示性的提及都沒有,這一天悄然而過。就像著名的專欄作家和博客作者連岳在Google進入中國市場時寫的:「我們(Google)保證:6月3日之後當然就是6月5日」,受官方控制的媒體們裝作十七年前的那件事從未發生過;同樣地,歷史教科書對這運動只是一筆帶過,稱它為「一個發生在1989年春夏兩季的政治事件」。 沉默不僅僅存在於媒體出版物,也存在於互聯網上。各大網站均象主流媒體那樣喑然無聲。當許多外國媒體打算講述民權組織的故事、提出異議、邀請象「天安門母親」那樣(向政府)索賠並要求對事件中犧牲的人們進行承認的團體時,一個令人尷尬的基本事實是,政府會採取禁絕對目擊者的接觸和提高網絡封鎖一類的措施,加緊對網上及網外的信息的控制。 即使是Google這個在被審查通過與未被通過的言論中折衷地提供它的中國搜索引擎服務的公司,同樣不能免於強有力的審查。在過去的幾天裡,中國大陸的許多地區都報告了對Google的連接失敗,儘管已通過審核並建立在中國主機上的Google.cn當時仍可使用。Andrew Lin報導了此事。Shizhao也警告大家不要在局域網上使用Google Desktop,因為Google Desktop的新聞抓取功能會抓取到很多來自BBC等網站上的敏感新聞,從而導致google服務長時間被「大長城」阻斷。 幸運的是,互聯網的分散性意味著這些內容無法被完全忽略或移除。T-Salon的Andrea 提醒我們del.icio.us tag “8964”再次活躍了起來,從互聯網上,尤其是博客裡統計人們對那一事件的思考和反省。1989年6月4日香港報紙的副本可以在Flickr和YouTube上的Video裡找到。就像當年那起事件的參與者之一,中國數據報的蕭(OR 肖?)強在最近的一個採訪中所言,「互聯網使得天安門的精神長存」。 Keepwalking拍下了天安門廣場的照片,並把它貼在他的博客上,命名為「[貼圖沒話] 今日,廣場」:繁榮安寧之下,不再是精神極度痛苦的學生,而只有歡樂而好奇的遊客。他們可能甚至沒聽過「六四大屠殺」這樣的說法,因為他們中的許多人是在此事件後出生的,而政府禁止公開討論它。與現在那個著名的「坦克人」——1989年,一個鎮靜地站在一列武裝坦克前以阻擋它們在街上繼續前進的人,一個抗議者精神的真實代表——的形象相比,今天的廣場是這樣安靜如常,彷彿沒有人記得,更不必說為它而戰。 鄭,中國最早的博客作者之一,在他的博客上以「17年」為名寫下今日: 「17年,一代人都已經長大成人了。 但是,17年前的那段吶喊、熱血、嚮往,卻沒有向種子一樣的生根、發芽,長成一片綠意盎然的森林,繁衍出一個自組織、自適應的民主生態來。 …… 被放大的,應該是那些個聲音,是延續。而不是一年一年沒有新意的悼念。 歷史不會重現,但是在我們的面前,總會有新的問題,新的問題,才是17年前的聲音得以復活的土壤。」 SideKick,一個香港博客作者,展示了她的「8964」特別版手錶,並把她的博客模板換成全黑色作為一種「間接的紀念」。在另一篇帖子裡,她編排了一個歌單以紀念這個週年紀念日。每年香港都舉行一個非官方聚會,向17年前喪生在街上的人們進行弔祭與緬懷。HiRadio有許多這個聚會的資料。Global Voices Online »...

2 六月 2006

俄羅斯: 萊蒙諾夫和版權

原文地址:Russia: Limonov and Copyrigh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譯者:lvoe 校對:Portnoy 在漠視著作權法這點上,俄羅斯已經臭名遠颺。根據反盜版組織的報告,它是世上第二大盜版軟件、音樂和電影的發源地。中國居於首位。 下列翻譯出的討論(RUS)在談到盜版問題時含著幾分諷意:Sergei Maximishin (在LiveJournal上的用戶名為remetalk)是一個得過多項獎項的俄羅斯攝影家,他那些傑出的作品常常出現在各大出版物上。他發現俄羅斯最受爭議的政治家之一:愛德華`萊蒙諾夫,民族布爾什維克黨的創始人,未經授權在一本書的封面上使用了他最著名的一幅攝影作品——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模糊的肖像。該書書名為「我們不需要這樣的總統:萊蒙諾夫對普京」。 這件事的諷刺之處在於,從某種意義上而言,起訴萊蒙諾夫或他的出版商的嘗試,就像是對黑幕擲出了第一塊石子:然而Maximishin自己也承認使用過未經授權的軟件——而這只是因為,跟其他俄羅斯人一樣,他買不起獲得授權的產品。 remetalk: 關於這張圖被剽竊的情況 這是萊蒙諾夫的書的封面。我認為我這張圖已經成為一張民間流傳的圖片。(意為作者不詳,可被公眾廣泛應用) …… 去年夏天,這張圖被製成1公尺*60公分規格大小、鑲著金框的海報,並在莫斯科書店裡出售。我問:人們對它有興趣嗎?店主們回答:它賣得跟麵餅一樣好! 共產黨員們把它添上希特勒的小鬍子,貼在紙板上,粘上小棍子(作為手柄)。在集會時佩上繪有納粹標記的臂章的人們,把它作為「東正教徒的標語」隨身攜帶。 有人則給了我一個網址,在那上面普京戴著有麥當勞招牌字樣的棒球帽,嘴巴吐出一個對話框:「這個店員沒事幹!」 …… frequete:既然作品因此「廣為人知」,對創作者而言,這不像是個最高榮譽獎嗎?:)))))不過說真的,你試過與這些無恥的行為抗爭嗎?抗爭又是否可行呢? remetalk:這正是我要說的。等我自己願意掏腰包花錢買要價700美元的Photoshop之後,我才會開始對侵權者們提出起訴。目前我認為,會侵權的人就不會付錢,會付錢的人就不會去侵權。 …… kostiki:兩百年前歷史學家Karamzin訪問了法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