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四月, 2007

15 四月 2007

(短訊)巴林:還在家國一體時代嗎?

部落客Chanad Bahraini嘲笑媒體讚揚巴林的「單一家族精神」,並張貼有關警民衝突的照片,他指出:「所謂的『單一家族精神』,似乎即巴林所有土地與資源皆為單一家族的資產,如果人們拒絕做這個家族的忠僕,就得準備面對『麻煩』」,而麻煩就是指某張照片裡,鎮暴警察站在鎮暴車上,背後還有催淚瓦斯煙霧瀰漫。

13 四月 2007

烏克蘭:下注尤申科

校對:Portnoy 3月31日,數萬名民眾參加烏克蘭首都基輔兩場大型集會,總理亞努科維奇(Victor Yanukovych)與政治盟友帶著人民前往歐洲廣場,抗議總統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打算解散國會;尤申科的支持者則群聚在獨立廣場,大聲支持總統的強硬決定。 4月1日,基輔一切平靜無事。 4月2日,尤申科正式宣布解散國會,並指控亞努科維奇奪權,執政聯盟則決定違抗總統意志,國會隔天仍正常運作。 人們都在揣測,目前情況將會如何發展下去,而預計於5月27日舉行的國會大選又是否如期舉行。不過烏克蘭民眾似乎早已習慣這種未知,畢竟不到最後一刻,沒有人知道總統與總理會否達成協議,就算最終協議是成真還是破裂,人民也不會太意外。 烏克蘭記者Andrey Chernikov提及[RUS]有關下注在總統身上的風險: 政治算計 我有些政治預測能力,不過在下賭注時,我不會參加國會是否將解散的賭局,因為尤申科是個難以預言的人物,我無法分析影響他做決定的因素,如果下注只會輸。 有趣的是,國內確實有相關賭局[RUS],由Georgiy Gongadze成立的熱門新聞網站Ukrainska Pravda論壇中,三位成員因尤申科的頑強決定而贏得10美元,還有兩人獲得20美元,押注總統不會解散國會者賠了40美元。 類似賭注,但有點不太一樣,在Ukrainska Pravda論壇裡還進行了一場民調[UKR],詢問讀者是否支持總統,154名參加者中,132人回答是,13人回答否,9人表示根本不在乎。 VERBICKY:所以我們要支持他,讓他對我們失信,又在復活節前夕撤回決定? Kram:是的,但就連在昨天,我都沒想到我會這麼決定! Matroskin:否,難道這是他當總統兩年來,第一次堅定的決定嗎? unika便對國會重新選舉有些質疑,她指出,尤申科就在4月2日滿月出現後不久,正式宣布解散國會,她認為滿月只會讓心理疾病者更加嚴重,不過她也嚴肅地表示: 他們可以再舉辦十次選舉,但結果都會是雙方平分秋色,無論人們樂觀或悲觀都明白這種情況,所以為何還要花這些錢、麻煩人們離開工作崗位、讓政府癱瘓呢? 也有些人同意尤申科的作為,例如skylump寫道[RUS]: 萬歲,我好高興,尤申科終於跨出有尊嚴的一步,我依然樂見國會解散,因為我們要教教這些菁英什麼是民主,不管是歐洲過去的斷頭台或是烏克蘭過去的釘刑,都已不符合時代潮流,現在我們要讓他們重新洗牌,或者在多次選舉中讓菁英們破產,至少得讓他們懂得一些事情。

12 四月 2007

伊朗:另個角度探看英軍人質事件

校對:Portnoy 伊朗軍隊於3月23日於波斯灣逮捕15名英國海軍,這起英伊海上危機也成為國際媒體焦點,英國與伊拉克政府均表示,英軍當時是在伊拉克海域執行日常船隻管控工作,不過伊朗政府認為英軍已越界進入該國海域。 自伊朗電視台播出一段畫面,其中一名英軍Faye Turney頭戴面紗,並讀出一封道歉信,為違法進入伊朗海域致歉,這場危機也因此進入另一個層次,各位可從這裡的相片追蹤事態發展。 有些人以漫畫記錄此次事件,許多人則用文字書寫,還有些人的作法極具創意。 道歉畫面似曾相識 部落客Haji Kensigton[Fa]論及這封道歉信中對戰爭的批評,他質疑,哪位英國人會相信,自己的同胞在軍中服役近十年,到伊拉克作戰也近四年,卻會在短短六天內由衷改變對戰爭的看法? 他也語帶諷刺地表示,讓真主黨學生團體處決這些海軍,可能還比強迫海軍寫下道歉信人道一些,他在文章結尾仍然諷刺地說,請處決海軍,再叫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自己寫道歉信。 Azarmehr提醒我們: 自1979年伊斯蘭政權在伊朗執政後,我們便已習慣在國營電視頻道裡,看到異議份子、反對黨或在政府失寵者為自己所犯的「罪刑」致歉,由於太過頻繁,一般伊朗民眾已不相信這些畫面,我對這位英國女兵自願寫信、自願戴上頭紗這件事也持同樣的不信任 伊朗得付出龐大代價 Jomhour[Fa]認為,伊朗外交與政治似乎已受喜好冒險的軍方人士把持,也覺得此事必已獲總統允許,他還提到少數真主黨學生團體在外交部的遊行,學生們要求伊朗與英國斷絕外交關係,並將這幾名英軍送交審判: 伊朗安全人員常鎮壓女權人士、教師或勞工的和平遊行,但對這些學生卻毫無動作,人們說這些學生的主張實在太過激進,連傾向基本教義派的Fars新聞頻道都未播出。 Omid Memarian[Fa]表示,他不知道這起事件為何發生,但西方媒體的報導只會讓許多聲音認為伊朗不該當絆腳石,必須被好好控制。他也指出,許多人將此次經過與1979年的美國人質危機相較,當時伊朗政府挾持美國外交人員長達444天。 是陰謀,還是失去理智? Karriz[Fa]則提到網路社群最喜愛的陰謀論,他說有些人認為,這可能是英軍為展開軍事行動,故意設下的陷阱,英國平常會要求聯合國譴責伊朗嗎?他也指出,43%的英國民眾支持以軍事行動救出被捕英軍。 Mr. Behi表示,各國政府都不期待對方能接受自己的說法,伊朗長期為了邊界位置與伊拉克及科威特爭執不休,他也認為無論是英國與伊朗政府皆不夠理性。 是間諜嗎? Shahrah Edalat[Fa]指出,英國一直對伊朗懷有敵意,也質疑為何前任改革派政府幾年前決定重啟英國駐伊朗大使館,Edalat指稱英國外交人員時常成為間諜,故現任革命政府應結束兩國外交關係。

8 四月 2007

菲律賓:網路對選舉的影響何在?

原文:Internet and Philippine Elections 作者:Mong Palatino 譯者:Leonard 校對:Portnoy 菲律賓究竟有多少網路用戶?各種數據眾說紛紜,少則900萬,多則3500萬,但無論是何者,這個數字都足以說服政治人物,網路宣傳確有其重要性與價值,許多候選人為吸引與接觸年輕選民,都已使用網路做為競選舞台。 部落客Inevitable Karma認為,由於網路在菲律賓還不夠普及,政治人物仍舊得仰賴主流媒體,許多政治分析家亦有同感,覺得網路宣傳無法觸及多數菲國選民。 不過在2007年期中選舉期間,各候選人仍大量使用網路,希望提高自己當選機會,包括成立個人網路、部落格與Friendster帳號等。(Friendster是當地最受歡迎的社群網站) 若有意得知有關於候選人、政黨與其他選舉事務的最近消息與資訊,還有多個部落格與網站可供參考,The Pinoy Vote 2007提供候選人網站列表;Philippine Eleksiyon 2007每日報導重要選舉消息;Votester邀請部落客撰寫選舉相關文章,也進行選舉網路民調;Inquirer提供參議員候選人的podcast。 有位已入獄的叛軍士兵也在角逐參議員,網路宣傳便非常必要,這位候選人有個Friendster的部落格,他的朋友也建立了選舉宣傳部落格,也可以看看Magdalo這個部落格。 部落客Tonyo也連結到一項網路連署,呼籲即刻釋放遭囚禁的左派議員。 由於電視廣告昂貴,候選人開始利用平價且傳播容易的Youtube,代表菲律賓社會弱勢邊緣族群的團體「Partylist」已在Youtube播放競選廣告。 Cyberbaguioboy便提到一位角逐參選員的獨立候選人網路活動: Francis “Kiko” Pangilinan在Youtube建立自己的頻道,希望人們能看到他的每日競選活動,他仿照MTV電視台的製作模式,成立了KTubed的網路「實境節目」,拍攝者形容這就像是網路的實境連續劇,內容即為參選員候選人Kiko...

巴爾幹半島最年長的部落客

原文: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譯者:Joyce 校對: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歲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歡在傍晚時參加戲劇表演、畫廊開幕式、讀書會、圓桌討論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爾維亞中部城市)的類似場合,當Ristic返回家中時,等待他的是電腦,而不是傳統的紙筆。 巴爾幹半島最年長的部落客Ristic說:「我喜歡評論網路上塞爾維亞語及克羅埃西亞語的論文中疏漏之處,如此一來我可激發他人留下補充的意見並導引出重要的議題。」 這些日子一個事件驚動了本地社群,那就是發生於克拉古耶瓦茨大學法學院的考試利益交換,警察逮捕了數名據稱涉嫌販賣大學文憑的教授,Ristic說到(SRP): 真有意思,他們如何訂定一場考試值500歐元 […],難道他們使用某種經濟學法則嗎?或許有一種解釋是訂價者認為一場考試需要花兩個月的時間去用功,他們考量到平均月薪為250歐元,兩個月的薪資同 等於考試用功兩個月,這顯然合乎經濟學計算,而這算法甚至連僅座落於法學院幾米外的經濟系專家都無法想出來。 他關注一則關於塞爾維亞司法體系的文章,被強暴的受害人必須歷經多時與各種困難才能獲得正義,他覺得(SRP): 原文作者問到誰被處罰的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還是受害的學生。四個月刑期及五年審判,兩相比較便一清二楚。 自塞爾維亞大選後已經兩個月了,主要政黨還未籌組政府,Ristic回應一則論及發生於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確實選舉對政府有威脅,然而當局也不是那麼天真無邪,他們藉著選舉恐嚇我們。 他評論塞爾維亞反貪腐委員會主席Verica Barac的聲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岡外,塞爾維亞是唯一無法控制預算支出的國家(SRP):...

5 四月 2007

阿拉伯:控告部落客已成流行趨勢?

校對: Justin 一名阿爾及利亞官員控告部落客Abdulsalam Baroudi,指控其文章涉嫌誹謗,這也是該國首度有部落客因網路言論而吃上官司。 Baroudi對此相當冷靜,認為不需要擔心: 我已收到Tlemcen省要求我出庭的傳票,Tlemcen宗教事務官員指控我在2月20日時,在自己的部落格The Province of Tlemcen上張貼名為「Al Sistani出現於Tlemcen」的文章,內容涉嫌誹謗。 這名官員先請示政府獲准後,才對我採取法律行動,這也讓政府開啟控告部落客之門。 剛好先前還有監督各國表意自由的機構發表2006年報告,指稱阿爾及利亞的網路使用者擁有高度自由,另列舉埃及、突尼西亞、沙烏地阿拉伯、敘利亞等四個阿拉伯國家,認為這些政府限縮人民在網路上表達意見的自由。 Baroudi表示記者將會聚集在一起,共同討論這個案件: 我不會因此感到害怕,因為我確信可以在法庭上拿回應有的權力,部落客當然不是不可受批評,宗教事務官員先前禁止伊斯蘭教長(Imam)在公營廣播電台發言時,我就曾批判這項作法,政府不該禁止教長為真主阿拉傳教,如果他們控告我「未侮辱宗教」會更好,我猜想如果我真的在部落格上侮辱各個宗教,宗教事務官員可能還不會控告我,因為在他們心中,自己的地位比宗教更加神聖不可侵犯。 摩洛哥部落客Mohammed Saeed Hjiouij依照原訂計畫,在3月25日至31日間介紹他最喜愛的部落格。 例如這天他便選了埃及的部落客兄弟Ahmed Gharbeiya及Amr Gharbeiya: 兩人是埃及相當知名的重要部落客,尤其Amr Gharbeiya可說是以阿拉伯文書寫部落格的先驅,涵蓋題材廣泛,而且在社會上也很活躍,在德國之聲2005年國際最佳部落格大賽(BOBs)中,也榮獲最佳埃及部落格的獎項,他最近成立了「離開我們(Sebona)」網站,抗議一名埃及法官有意封鎖多個部落格與網站。Ahmed Gharbeiya的表現也毫不遜色,我對部落格該是什麼樣子有些瞭解與想像,而在眾多阿拉伯文部落格中,我個人覺得他的部落格是少見符合心中標準者,唯一的缺點是他不太常更新。 「離開我們」這個網站建立的目的,是因為埃及法官Abdel Fatt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