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六月, 2007

10 六月 2007

烏克蘭:政治事務過量

4月2日,烏克蘭總統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宣布解散國會並提前選舉,但總理亞努科維奇(Victor Yanukovych)及其盟友則主張總統無此權力,(這裡與這裡有 先前全球之聲的報導)。本週,尤申科將新上任的檢察總長皮斯肯(Svyatoslav Piskun)解職,他的立場亦傾向亞努科維奇,內政部長圖什柯(Vasyl Tsushko)因此指控總統濫權,鎮暴警察則搜索檢察總長辦公室,尤申科的回應則是將內政部下轄軍隊改由總統直接指揮,亞努科維奇同樣批評總統作為,內 政部則表示將拒絕接受此項命令,引發外界不解,究竟內政部下轄軍隊的指揮官為何人,隔天尤申科將更多軍隊調往首都基輔,不過多數在途中便遭代表政府的交警 攔下。 此次衝突極為複雜,結果也尚未浮現,不過有一事可確知,無論這些政治人物究竟是代表何種政治勢力,民眾都深受政治事務過量(及氣候異常炎熱)所苦。 當地新聞週刊《Korrespondent》兩位記者於5月25日時,在部落格(RUS)上提及烏克蘭近來的政治與氣候情況,以下為部分內文。 《Korrespondent》總編輯Vitaliy Sych: 我覺得,政治人物所見的現實已與我們毫無交集,一切都結束了。 我們在電視上所見情形是:國會打算彈劾總統,總統企圖開除總理,憲法法庭法官遭指控收取數百萬賄款。觀眾看了之後心想:那又如 何,一切都已失去意義,重要的政治消息那麼多,多到已失去所有價值,如果明天電視上播出總理或總統悶死並吃掉三個嬰兒,人們的反應也只是:真是有趣啊。 烏克蘭政事已變成一齣肥皂劇,永遠不會下檔,對人民生活也不再有任何影響。 本地企業家對此早已心知肚明,過往選舉將屆,都會使多數重大計畫延後一年,但現在人們早已不注意選舉,因為選舉已成常態,昨天我 讀著英語的《基輔郵報》(Kyiv Post),我也曾在那間報社工作,烏克蘭從未像今日一般,吸引如此多外資前來,從前大概每個月報上會有一間消息,報導市場上新增某件大型投資案,現在每 週都有五、六則類似新聞,就連國際評等公司的經濟預測報告中,烏克蘭也已終止跌勢。 一般而言,政局不穩會使人感到焦慮,但現在人們一點也不在乎。 一切都結束了,政治已悖離人民生活。 但拜託告訴我一件事,如果我明天出城去烤肉過夜,而政府剛好宣布首都進入緊急狀態,他們還會讓我回到市區嗎? 《Korrespondent》國家版編輯Olga Kryzhanovskaya:...

4 六月 2007

敘利亞:自由與人權的黑暗一周:回到審查制

作者:Yazan Badran 譯者:nausicaa 校對:Portnoy 對敘利亞的自由和人權來說,上星期絕對是黑暗的一周。先是活躍的律師兼人權份子Anwar al-Bunni 因「散佈懷有敵意的訊息與參加非法政治團體」的罪名被判處五年徒刑,接著當權政府對異議份子的打壓更形加劇,Dr Kamal Labwani以「破壞國家安全」遭判無期徒刑,附加十二年的勞動。極為諷刺的是,正當所有的政治犯遭受審判的同時,離國家安全法庭(State Security Court )十五分鐘車程的不遠處,總統Bashar al-Assad正向新選出的國會議員發表演說,在這場會議上,新科議員們第一次正式行使職權來提名總統進行連任,最後的結果將在這個月不久後的公投決 定。 當我正在寫這篇報導的同時,從大馬士革(Damascus)傳來Michel Kilo 和Mahmoud Issa被判處三年徒刑的消息。這兩位經驗豐富的社運份子遭判處「散佈錯誤訊息、鼓動宗派衝突、削弱國家情感」的罪名。 這是自2001年的「大馬士革之春」(Damascus Spring)以來,當權政府對公民自由和社運份子最嚴重的一次打壓。 上星期稍早,在Anwar al-Bunni的判決下來後,大馬士革中央監獄(Damascus Central Prison)Adra Prison的犯人向世界發表了公開聲明和一封信,敘利亞部落圈裡許多人也在自己的部落格轉載這封信來替這些訴訟案尋求聲援。...

日本: 誰是我親生父親? 日本的認親300天黃金期限

作者:Hanako Tokita 校對:Portnoy 五月上旬,日本政府宣布,他們將要頒佈一項新的規則,藉以認定在母親離婚後300天內所生孩子的父親為誰。緊接在這項新規則頒布後的則是,一群單親的離婚婦女提起的民事訴訟進而引起國會的爭論。 日本於1898年所頒布的民法第二篇第772條規定,於母親婚姻成立後200天或超過200天后,所生之子女或於母親婚姻結束後,300天之內所生之子女,被視為係於母親先前婚姻中所懷之子女。而這代表著,該子女應入其母親的前夫之戶籍或其夫家之戶籍, 這項規定使得許多的單親母親及其他有涉入的人,感到十分的無奈、苦惱。為了要證明該民子女與前段婚姻的丈夫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前夫必須要出庭作證。但, 許多的單親母親並不想與他們的前夫有任何的接觸,更不希望他們的孩子被登記於前夫的戶籍中。在這樣的案例中,子女大多因此沒有戶籍。 根據司法院粗略的估計,每年大約有3000個孩童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生。這些沒有戶籍登記的孩童無法收到如健保及補助金等許多的社會服務,並且也無法被核發護照。 是否遵循政府這項規定的爭論,已經在許多的部落格上引起相當的爭議。一位不具名的部落客覺得,法律根本沒有修改的必要。 如果一位婦女堅持自己的孩子是屬於新的丈夫的,那我們就來好好的想想吧! 一位婦女就在她離婚之後(也許是一天之後) 有了新的男朋友,然後懷孕並且再婚。這聽起來有可能嗎? 很清楚的是,這位婦女早在她離婚前就不忠了。即使不是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何一離婚就懷孕了? 我所能想到的只有,這都是他們自己的錯,這項法律到底哪裡錯了? 更者,婦女被禁止再婚的期間已從180天縮短至100天了。在三個月內再婚的婚姻,很有可能最後也會以離婚收場,不是嗎? 嫁給一個你不是非常了解的對象….如果,他們堅持他們十分了解彼此,那我就不得不懷疑那位婦女的忠貞度。這方面的法律都不夠好。事實上,我到覺得應該要更 加的嚴謹才是,舉例來說,如果一位婦女離了婚而且有了小孩,那她就不應該再婚,或是做其他類似的事情。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虐童案,幾乎100%的是發生在 已離婚的父母或未婚的情侶所組的家庭中。很清楚的,有了孩子還再婚是有風險的,無辜的孩童被他們所信任的父母親背叛或虐待。難道這樣的情況不是更令人擔心 嗎? 但在另一方面,Toranekojiji 寫到,法律是走在時代的後面,並且請求法律的鬆綁。 這個決定於母親離婚後所生之子女父親為何人的「300 天規則」,是承繼了明治時代時,所制定之民法的基本要義,這項規定是基於一般懷孕期間所制定的。然而,即使是在離婚後所懷之子女或是早產等情況,只要是在 離婚300天內所生之子女,皆會被視為前夫的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