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政治 來自 十二月, 2007

14 十二月 2007

馬來西亞:印度裔群眾要求平權

馬來西亞印度裔人士數週前穿越車陣、封鎖的道路與關閉的火車站,在首都吉隆坡舉行示威抗議,要求獲得平等人權。 警方封鎖英國高級專員公署附近的道路與兩座火車站,對「印度人權行動組織」的遊行隊伍嚴陣以待,使用催淚瓦斯與摻有化學物質的水柱驅離群眾,成功將抗議民眾分散區隔在吉隆坡各處,有些人被趕到安邦路區(Jalang Ampang),靠近印度教聖地黑風洞(Batu Caves)著名的雙子星大樓也在不遠處,抗議群眾自早上七點三十分便在雙子星大樓附近集結,據報導指出,直至晚間十一點,警方都還在黑風洞入口處驅散群 眾。 照片由lastham 提供。 Jelas.info的部落客記錄自己在安邦路區遭遇催淚瓦斯攻擊的親身經驗: 我很靠近最前端,從來沒遇過催淚瓦斯,讓我措手不及,我的天啊,感覺有夠痛,我以為自己要窒息了,我只能慢慢隨逃竄的群眾步行離開,我不確定後頭當時有沒有警員在追打我們。 由於群眾分布的區域太廣,各方對於遊行人數估計差異頗大,英國廣播公司在高級專員公署外採訪,認為超過5000人參加;美聯社報導人數破萬,《亞洲時報》估計超過兩萬人,網路新聞網站Malaysiakini認為有三萬人。 《新海峽時報》報導,共有136名抗議群眾面臨起訴,三名「印度人權行動組織」人士在抗議前三天,便已因煽動叛亂罪名被捕,等抗議隔天便無罪釋放。 「印度人權行動組織」並未獲得政府發出遊行許可,但仍提交一份備忘錄,要求英國政府拿出四兆美元,補償1967年馬來西亞獨立之前被英國送至馬來西亞工作的印度民眾,抗議群眾抨擊馬國法律歧視國內龐大坦米爾族群,馬來西亞今日印度裔族群超過二百萬,由於政府採行的配額制度獨厚馬來人,使印度裔人民難以取得營商執照、物產與高等教育機會。許多抗爭群眾高舉英國伊莉莎白女王與印度聖雄甘地的照片。 (圖說)駐守英國高級專員公署附近的警員 抗議者也認為,他們希望獲得馬來西亞印度國大黨的注意,S. Samy Vellu自1979年便領導該黨至今,對於該黨長期無力提升馬國印度裔族群的地位,許多群眾感到十分失望。 Color Blind的部落客Ronnie Liu指出,抗議者高喊要Samy Vellu下台: 馬來西亞國大黨黨魁S Samy Vellu必須立即下台,這似乎是今日三萬抗議民眾的共同心聲,我遇到每位印度同胞都意見相同,Samy Vellu先生,你聽見人民的心聲了嗎? Disquiet部落客兼全國人權學會主席Malik...

7 十二月 2007

蘇丹:當死亡變得稀鬆平常

對大多數的人而言,眼見一個人的死亡可以是個重創的經驗。然而,當你身處其中很長一段時間後,這樣的事就會變成日常小事,沒什麼大不了。這就是SudaneseReturnee 領悟到的。他在歐洲待了幾年的時間,再重回Juba-蘇丹南部的一座城市-見證了廿多年的血腥戰火。 多年來,我從不知道為什麼會老是想著我可能會死於橫禍。在Juba,人們談論死亡和悲劇,大概比歐洲人談到天氣還要頻繁。 …兩天前,就在Juba,發生了一件實在令我目瞪口呆的事。那晚的夜空下,我和幾個朋友坐在家門口。 …然後一陣似是痛苦、似是困惑、又或驚駭的尖叫聲劃破寧靜。 …一場意外事故。他的頭完全變形了。看來被不知道什麼東西撞到的當時,他就死了。我聽到有人說,又是一件意外身亡事故。 …他看起來絕對是死了,但還是有人跪在他身邊,檢查他的脈搏,接著不帶任何情緒地宣佈「aaah, deintaaha!」(啊哈,這個完了!) …他們是同母兄弟!…人群在夜色中逐漸散去。對大多數的他們而言,這不過是Juba的另一天。但對我和我母親而言,這卻是難以忘懷的一天。 SudaneseReturnee仍然覺得很難過。他想找Dr. KonyoKonyo聊聊,但在診所遍尋不獲他。可能是因為Dr. KonyoKonyo忙著在部落格上發表關於南蘇丹的健康議題應設優先順序的文章: 你如何決定哪個問題應該優先處理?當南蘇丹政府(Goss, Govenment of South Sudan)上任,他們承諾會儘快完成百廢待興的建設,像是興建醫院、診所、衛生中心、重建舊有的醫院。現在所有的州都完成健康調查了,然後呢? 很遺憾,大多數的承諾都落空了。在健康議題上,我們需要知道輕重緩急。 Drima, The Sudanese Thinker在部落格中提到一個孩子如何在一場暗殺未遂的事件裡被利用: 目擊者表示,一位群眾裡的陌生男子把一個爆炸裝置交給那個孩子,要這個孩子往前拿到Kodi站的講台上。但這孩子還沒走到講台,東西就爆炸了! 他也刊登蘇丹總統Omar al-Bashir最近在義大利拜訪教宗的照片。...

6 十二月 2007

南韓: 三星醜聞

南韓三星(Samsung)公司近來一連串的醜聞,包括行賄基金、賄賂檢察官和政府官員、及三星總裁李健熙(Lee Kun Hee)和其助理以非法方式幫助李健熙兒子接管三星,不僅震驚了整個韓國社會,也似乎影響了即將到來的總統選情。三組總統候選人都同意尋求特別檢察官對賄 選案及其他三星的錯誤行為展開調查。南韓保守黨--大國黨(GNP, Grand National Party),也期望調查2002年三星以「恭賀」現行總統盧武鉉(Roh Moo-hyun)贏得總統大選名義所捐贈的錢。 一位南韓網民試圖探討三星究竟擁有多大的影響力: 三星行賄醜聞事件引起極大的爭議。但假如「今天的醜聞事件主角不是三星呢」?那麼我相信那間公司的總裁早已被傳喚。接受三 星行賄的檢察官可能以為那並不算是行賄,並藉口說並無酬金。他們似乎認為「不承認或不拿現金」就是不接受行賄。然而,行賄應該包括部門領據、高品質的酒、 給官夫人的名牌商品等等。要根除社會中行賄的陋習(像是對記者行賄),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因此更別說是像三星這樣大宗的行賄案件,沒有人知道要花掉多少 時間解決,也許永遠都無法根除。 三星的金錢勢力凌駕國家主權之上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問題出在三星和現行總統盧武鉉(Roh Moo-hyun)之間的關係,公民究竟能夠知道多少?他們又究竟擁有多大影響力?三星控制著「藍宮」*。我們不知道三星掌權實際情況,但我確信三星確實 以多種方式控制著「藍宮」,且它的影響力遠比那些檢察官都來得大。盧武鉉(Roh Moo-hyun)他對財閥有著嚴格的控管政策,但實際上那些政策早已漸失效力,「藍宮」召開的科技會議,總是受到三星經濟研究組織的支持。正如財閥所 言,政治權力是有限的,但金錢卻能擁有無限的權力。 譯按:藍宮(Blue House)又稱青瓦台,為南韓總統府 道德倫理成為最大討論議題 我的一位朋友說「他不知道為什麼大家要討厭三星」。他認為三星這樣一個在全球市場以手機及半導體被認可的科技大廠,本來就需要進行那些政治上的游說行動。而且現在那些批評三星的聲音根本就是投機主義。 其實,這根本無關我們喜不喜歡三星。人們常對喜惡和對錯兩者感到困惑。而三星的醜聞乃是關乎對錯,而非我們對它的喜惡。 揭開這一連串醜聞的律師金勇哲(Kim Yong-chul,三星集團前法律事務負責人)所抱持的原則,是在三星總裁李健熙和他兒子李夏勇以非法方式運作三星,以取得私人利益的累積。並且為了掩蓋這些非法行為,而對政府官員行賄。...

5 十二月 2007

哥倫比亞:公開的影片顯示沈默的人質

在上週逮捕了三名哥倫比亞革命軍 FARC這個恐怖集團的間諜之後,發現了證明生還者的影帶與照片,包括一些FARC所控制的人質照片。謠傳這些影帶正準備送交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作為一週半之前已經暫停的人道換囚和談的部分條件。 影片與照片內 容包含了人質們描述了生活環境、如集中營般的監獄,另外一些人質則把握這次機會表達他們對家庭及孩子們的愛與關切。之中引起最多討論的影片,是前總統候選 人Ingrid Betancourt所錄下的畫面。她在2002年2月遭到綁架,影片中,她靜坐著直視前方,只有她那眨啊眨的雙眼證明這是一支錄影帶而不是一個靜止的畫 面。雖然一語未發,但她那黯淡憔悴的面容、那骨瘦如材的雙臂以及沈默,對許多人而言,那些肢體語言卻傳達了相當多的訊息。 Ingrid Betancourt或許沒有在那五十五秒鐘長的影帶中發言,但是她寫了一封長信給她的家人。信件的內容已刊載在El Tiempo的報紙、網站,且轉譯至一個哥斯大黎加的部落格:Por la Boca Vive el Pez [es],引起Ingrid家人極大的憤慨。在這封內容廣泛的信件中,她試圖把過去的歲月塞進痛苦的牢籠,同時她也表達了對孩子們、前夫以及母親的愛。 長久以來,我們就像是專門搞砸派對的不受歡迎者。身為人質,我們不是一個 “政治正確”的議題。政府當局必須對游擊隊表達強硬立場同時免於犧牲一些無辜的生命,這種說法讓他們聽起來似乎會比較好過一些。面對這種狀態,保持靜默吧。只有時間能夠敞開心胸與提振勇氣。 所有其他在FARC集中營裏,不被視為重要到值得釋出影帶以及信件的人質們,則表現了另外一種形式的沈默。他們的家人仍在期待著一絲生命的跡象,期待著是否還有任何權利去寄望被俘的親人們有天能返家。 部落客們,像Bluelephant(es)就批判一些政治人物們對人質事件的回應,例如Piedad Cordoba就在這事件中不放過任何可佔便宜的機會,籍以支持他們的個人議題。 我們透過遠距離看到卻也無能為力的那些騷動怪異的臉孔,他們被各式各樣的政治人物–始於Uribe and Chave–透過選舉而利用。(Piedad...

4 十二月 2007

哥倫比亞:國會議員與FARC領導人會晤照

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會晤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的成員及哥倫比亞特使團,以期達成一項人道考量的人質交換行動。例如遭到拘禁長達十年之久的前哥倫比亞總統候選人Ingrid Betancourt 和 Clara Rojas,預期將獲得釋放以換取哥國政府的特定相對行動。在這次人道換囚和談過程中的某些照片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在許多部落客的網頁上。 有意者可以在玻利維亞新聞協會的網站上找到關於這些爭議話題的照片集。 Kate在 A Colombo-Americana´s perspective部落格中,提供了一些背景資料來促進討論: 這次的人道換囚行動,必須放在哥國政府與FARC恐怖份子的脈絡下來理解。哥國人民對這項和談也抱持分歧的看法:有些認為這項和談是件好事,因為可以提供FARC一個機會證明他們值得信賴,同時,長期的目標是希望他們可以成為正式的政治參與者。另外一些人則譴責此次調停,他們認為 FARC將會利用這次機會打高空,卻不實踐他們在談判桌上的承諾。就像他們過去的紀錄,已經嚴重影響數以千計的哥國家庭,徒留許多待解的議題。 調停委員成員之一是反對黨的參議員Piedad Córdoba,他是由哥國總統烏里韋(Álvaro Uribe Velez)遴選擔任調停委員一職。在極具爭議的玻利維亞新聞協會照片集當中,拍到了恐怖組織FARC的領導群,與手持花束、頭戴著FARC軍帽(貝雷帽)的參議員Córdoba勾肩搭背,而參議員則露出一抹淺笑。 El Observador Solitario [es]在「與你朋友保持親密關係,而要與敵人更親密」一文中指出,將反對黨參議員Piedad Córdoba納入人道換囚和談的措施是徒勞無功的:不僅僅是目前FARC對換囚行動的姿態是高得荒唐,而且FARC本身是處於內部分裂的狀態。這項人道換囚協議的效力,將僅及於這個叛亂組織的一小部分。而目前掌握FARC大權的成員已經擴展他們的勢力範圍到委內瑞拉境內,並且在當地建立穩固的根據地。 部落客Víctor Solano則提到,參議員Piedad Córdoba為自己辯解說,那些照片是被抽離當時的情境而解讀的[es],事實上當時她正巧開玩笑地拿了他們其中一位成員的軍帽,而且,對於手中的花束她也很訝 異。...

伊拉克的「覺醒」

這是真的嗎? 我敢這樣說嗎?伊拉克真的越來越安全了? 這個名為意圖把基地組織(Al-Qaeda)趕出巴格達郊區、「覺醒」(Awakening)的運動又是什麼?報導說暴力事件明顯下降,伊拉克回到步入正軌上。美國總統布希的增兵行動真的見效了嗎?伊拉克部落客們探討這個問題,告訴我們真正的街聞巷語。 Adhamiya 的「覺醒」 部落格圈中一個重要話題,是關於一個叫「覺醒」的自衛隊(Awakening/Al-Sahwa)占據了巴格達北郊的Adhamiya區的 街頭,這個區域曾被基地組織( Al-Qaeda)所控制,而目前在美軍的協助之下,街道上有種回歸常態的感覺。要了解過去這個地區在基地組織的控制下竟究有多糟,最後的伊拉克人(Last of Iraqis)描述道: 我發誓,除非是生死關頭,不然這輩子我不要再到Adhamyia去了,那兒的情況真是越來越糟糕。特別在基地組織的人擱下一輛醫生所駕駛的車(我認識這位醫生跟他太太),把他們倆拖出車外,冷血的在路中間把兩人殺害,卻沒有人能做些什麼。基地組織還侵入一對新婚夫妻的家中,將先生反鎖在浴室中,然後輪暴了他的太太,最後殺了她,然而她的先生無能為力,只能在浴室裡發了瘋似的大叫。這裡的狀況真是越來越危險。 活在巴格達(Alive in Baghdad)的記者在「覺醒」接管該地時做了現場報導。Alaa 在他的第一則報導中,描述了這支新的自衛隊如何接管該區: 今天,11月11號,「覺醒」開始逮捕某些之前有疑似有犯罪作為的人。那些被逮捕的人被送交美軍加以拘留。同時,他們也逮捕了二名殺人犯,他們同時也犯下了搶劫和綁架等罪行。 稍後,他報導更多的進展: 因為一些基地的成員開始為「覺醒」工作,「覺醒」開始拘捕為基地組織效力的人,他們逮補了超過20名的成員。這一波的拘捕行動之 後,這些前基地組織成員向美軍指出炸彈埋設的所在,使美軍能破壞埋設在Adhamiya的六個不同地方以上的炸彈,同時昨晚也破壞了一個汽車炸彈。 在新的自衛隊取得它的權威性的同時,Alaa報導街頭已漸漸回到常態: 由於這個計劃,這裡已無從讓任何叛亂份子在街頭攜帶或放置炸彈,也讓Adhamiya目前維持一種安全的狀態,一些商店開始營業,生活也一步步的邁上常軌。 沒有人會懷念新的事件,最後的伊拉克人 決定到Adhamiya為自己一探究竟,進而產生喜憂參半的感覺,他寫道: 街道上為數眾多的來往車輛讓我覺得安心,行人、準備好要重新開張的商店,和安置妥當的感覺,孩子們在街上踢著足球,男人女人走在街上,工人們忙著照料已經一年已上沒有維護的花園和廣場。 我之所以擔心是因為大多數「覺醒」的成員只是14-16歲的孩子,他們帶著AK步槍身著防彈背心(不是每個人都有),也因為居民說這些小孩和成員的背景。大多數成員並非社會中的良民,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在前不久還是基地的成員…...

2 十二月 2007

黎巴嫩:是否進入緊急狀態

黎巴嫩在國會未能選出拉胡德總統的繼任者後陷入了政治中空期,在拉胡德總統(Emile Lahoud)任期結束的前幾個小時,他命令軍隊接管全國治安,讓幾個敵對派系提名新總統,並引發國際社會呼籲黎巴嫩內部保持平靜。黎巴嫩部落客迅速回應,M Bashir以下描述了目前黎巴嫩處境: …所以基本上目前情況可以摘要如下:在今晚午夜過後,黎巴嫩沒有總統、政府內閣(假定毫無合法性爭議)將總辭、國會的總統大選投票也延期到11月30日,軍隊接管全國。 Mustapha更進一步釐清黎巴嫩的情況,他寫道: 對於過份渲染拉胡德總統談話的國外觀察家,我有個很重要的釐清,這位即將卸任的總統「並未」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或頒布戒嚴法,拉胡德的談話中,引發困惑的段落如下:「黎巴嫩所面臨的威脅使黎巴嫩需要進入緊急狀態」,此處拉胡德先生所指的是,他要求軍隊接管全國治安,然而這只是無謂的重複之舉,因為總理Seniora的執政團隊早就下令了。如果還有什麼好說的話,那就是這位馬上要成為前任總統的仁兄沒有能力做出任何一點正經事,而黎巴嫩與巴基斯坦、約旦、埃及等軍隊強烈壓迫人民的國家之間的差異,很快就不需要了。 Liliane同時也質疑,現在於黎巴嫩國內發生的事情,是否符合憲法原則,她也補充,世人在這一天見證了「最矛盾的」黎巴嫩,因為以下原因: 1. 包括反對黨在內的109位國會議員在中午抵達國會 2. 為了選出一個各方同意的總統,選舉日期被延後到11月30日 3. 在會後,各方代表各自透過媒體反擊 4. 參與國會的內閣閣員自晚間6點30分起討論最新情況 5. 拉胡德總統(任期到2007年11月23日晚間11點59分)宣佈,2007年11月24日起黎巴嫩進入緊急狀態。 6. 內閣基於憲法原則,否決這項宣布,並解釋,只有內閣通過、送到國會表決、獲得國會多數議員的簽名後,才能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這是今天8:30的情形) Blacksmith Jade也在這裡關注局勢。 因為還有其他部落客會持續更新,請繼續注意黎巴嫩情勢。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