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三月, 2007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爭 來自 三月, 2007

29 三月 2007

阿富汗:酒精、女性以及和伊朗的關聯

校對:Leonard 阿富汗以及非阿富汗的部落客分享許多關於阿富汗的故事,包括酒精、女性以及阿富汗移民等問題。 酒精 Onne Parl告訴我們為什麼酒類去年秋天會從市場上消失。這位部落客說: 根據消息靈通人士指出,酒類去年秋天從市場上消失之因有二種說法。有人說,伊斯蘭政府對於酒類易得性的關注。另一種說法是關於錢的問題。從價錢低廉來看,顯然過去酒類免課稅。當政府開始對酒類徵稅,商家不願支付。於是,酒類就從商店下架,或是被商家藏起來。 陷在痛苦中的女性 Afghan Lord訴說著關於3月8日國際婦女節以及阿富汗婦女的處境。他寫道: 一些阿富汗男性無故毆打他們的妻子,只為向家人展示他的權力和憤怒。當他想毆打妻子時,就立刻動手。許多父母將女兒嫁給六、七十歲的有錢人。坎達哈有個小新娘四歲出嫁,但這驚人故事只是數千案例之一而已。許多父母將女兒當作物品一樣販售,也不管女兒的去向以及將來是否會發生什麼。大約有57%的阿富汗女孩在合法結婚年齡16歲之前就結婚,而大約60-80%是被迫結婚。 Safrang說著幾乎相同的阿富汗女性故事。他說: 在國際婦女節來臨前夕,阿富汗女性的命運自塔利班垮台後並未明顯改善,無論是媒體報導,或是聯合國、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及許多組織的報告也一致認為如此,家暴、強迫結婚、缺乏適當的醫療服務(以及立即照護和教育)依然非常令人擔憂。 人道無國界 由於伊朗的IT專家及部落客Jadi,我們得知有一群伊朗人正發起活動,抗議伊朗政府虐待阿富汗移民,我們可以在此看到許多抗議活動的照片,其中一張標語寫著「人道無國界」,另一個標語寫著「當不公不義變成法律,反抗即為責任」。

尼泊爾:對網路斷線的怒吼

校對:Justin 尼泊爾網路服務商協會最近決定,要在上下午各斷線一小時,對當地部落客顯然不是好消息,這些企業家以這項行動表達抗議,譴責毛派份子毆打旅館老闆事件,部落客一方面抨擊毛派份子,另一方面也因網路斷線而怒,雖然後來服務商在白天恢復連線,尼泊爾部落客還是有許多意見不得不發表。 My Sansar得知斷線原因後寫道: 今日下午四點起網路便已斷線,尼泊爾網路服務商協會表示,一小時斷線行動是企業家團結抗議的表現,這是國內首度由服務商主動斷線事件。 United We Blog!以尖銳文字批評斷線是愚蠢決定,要求業者應補償消費者,並應承諾未來絕不重演。 到底是誰認為斷線是「必要行動」?我們不需要另一位賈南德拉(Gyanendra Shah)來剝奪人民的網路權力,(賈南德拉為毛派領袖,去年二月發動政變接管政府時,曾斷絕尼泊爾全國網路一個星期),我們拒絕再因任何藉口讓資訊與通訊癱瘓,絕不。 Mero Guff提到,他因為斷線而無法進行重要工作,後來得知斷線是服務商人為造成,他簡直無法置信: 身為用戶,我都定期付費,為什麼他們的行動要把用戶拖下水?…這種抗爭行動真是可恥。 The Radiant Star同樣抗議網路斷線,強調任何一方都未從斷線中獲益: 難道他們這樣不算侵害消費者權力嗎?簽約時就已說過,除非出現人為無法抗拒因素,服務商都應提供24小時網路連線… 我們一起來譴責此次事件! 直到服務商決定結束抗議之前,每日兩小時斷線還是會無限期繼續下去。

24 三月 2007

埃及:抗議憲法修正案/被捕部落客獲釋

校對: Leonard 三名埃及部落客及多名抗議人士因在開羅(Cairo)集會抗議憲法修正案遭到逮捕,不過目前和其他抗爭者一樣已獲釋放。 埃及部落客兼記者Hossam El Hamalawy寫道:「El-Dhaher警局掌控凱法雅運動(Kefaya)情勢後,被捕的21名人士於今晚6點30分左右獲得釋放。」 根據前往營救抗議人士的人權律師團指出:「本來遭拘留人士在今天清晨即能獲釋,但警員刻意拖延時間,推託表示正在等候國家安全局的指令。」警方原先打算將其中兩名組織高層人犯,遣送回居住地警局處置,藉此拖延時間,幸好一些抗議人士聚集在警局門口,以靜坐方式施加壓力,並且在律師的遊說之下,事情並未發生。 「另一方面,被捕人士以絕食方式抗議,一直持續到獲釋為止。」 「大約晚間6點50分,我和友人Khaled Abdel Hamid(也是抗議人士)談話,他當時相當雀躍,並表示警方不敢捉弄居留人士,因為此事件已是人權團體、部落客及媒體的注目焦點」 遭到居留的部落客分別是:Mohammed Adel、Mohammed Taher和Mustafa Sayed Ismail。Mohammed Adel 在此揭露他在獄中遭受的折磨,圖文並茂。 El Hamalawy表示,他們正在醞釀明天的抗議活動。 El Hamalawy寫道:「國軍呼籲抗議人士一同加入在野黨國會議員在國會門口發起的靜坐活動,時間是星期三下午3點,他們要抗議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以獨裁手段通過憲法修正案。」 「今天就已經有反對黨國會議員走出國會,加入抗議行列,包括無黨籍及在野黨在內約100名國會議員,以退席的方式讓議事停擺。」 另一位部落客Alaa...

18 三月 2007

巴爾幹地區部落客討論國際法庭裁決

校對:abstract   在歷經近十個月的審議後,國際法庭(ICJ)於星期一聲明認定尼察屠殺(全稱: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中文)/(英文)是一種族滅絕行為.,但由波黑塞族所犯的波黑戰爭(南斯拉夫內戰,發生於1992-1995,估計有超過十萬人因而喪生)(中文)/(英文) 卻因為”太廣泛”而無法被認定種族屠殺。國際法庭亦裁決沒有足夠的證據可將此歸咎於塞爾維亞。 以下則是由巴爾幹半島和全球各地的部落客就國際法庭的裁決所做的回應 在這次裁決事件,East Ethnia的Eric Gordy就對國際法庭的期待和該次裁決對地方政治所會產生的影響寫了詳細的分析。 …這樣形態的事務時常在不同的政見中遭受牽連,塞爾維亞激進黨希望國家能基於對這項違法無理的裁決退出聯合國以示抗議。而阿富汗的國會已通過了對那些令人厭惡且憎恨的戰犯的特赦條款。維吉尼亞州議會則是通過了一份對奴隸補償的決議。堅決否認或放寬似乎是唯一的選擇。但,時間是不會使任何事情消失的 Shaina (Bosnia Vault的作者),在回應Gordy的文章中寫到: 一些我所看過的分析指出這是一個「妥協折衷的裁決」;但我自己是覺得這樣妥協折衷的裁決結果最後只會使雙方都不滿意 。 當這個裁決出爐時,Bg anon 寫了以下的評論,以總結在貝爾格勒的心情 好吧! 現在的我們有了這樣的裁決,我敢大膽的說,這真是個令人遺憾的結果。直到現在我都還沒在貝爾格勒的街上看到開心的感覺,真的! 沒有什麼值得開心的。我想,現在應是該花些時間來想想在這場無意義中的受害者,而不是把時間花在對這次無罪判決的感覺或失望上。 Gordy ,在他接下來所寫的文章中,他回顧了在波士尼亞及塞爾維亞政治圈中一開始的反應,並且提出他自己的評論。 在這次事件中,你會發覺到一個犯罪發生了,但犯罪的人卻因為一些令人無解的理由而沒有被定罪。你更會在此事件中看到,塞爾維亞因為一個嚴格限縮的證據法則無需就此事件負任何責任,如此一來,摧毀或是隱瞞證據就可為一十分有用的策酪,而間接證據在此也無法被視為具有影響力的證據。這樣似乎鼓勵、引誘犯人隱藏他們行跡,而這樣的判例將會引起許爭議。 他也同時提到了其他部落客的觀點:...

15 三月 2007

尼泊爾:特萊地區動盪與過渡政府

校對: Justin 尼泊爾南部平原特萊地區的爭議至今未解,「特萊人權論壇」曾在當地南部發起最大規模抗議活動,要求政府提供平等機會與社會地位,近來又再度開始發動罷工。 部落格Democracy for Nepal的Parmendra Bhagat認為,取消2月7日抗議活動是一大錯誤,當天由於政府同意制憲會議內將有49%的代表來自特萊地區,於是臨時取消抗爭計畫。 決定取消2月7日特萊抗議真是大錯特錯,該組織根本沒有明確訴求,他們當下應堅持要求內政部長辭職並組成調查委員會,否則就要持續罷工,但最佳時機現已流失。 Parmendra Bhagat主張抗爭行動要持續下去,直到政府答應並落實所有要求,他一方面批評媒體對此事報導不足,另一方面譴責某位少數團體領袖反對罷工。 特萊罷工事件不僅失去了時機與動力,也招致阻礙交通運輸與商務往來的批判,United We Blog的Dinesh Wagle便提及反對罷工的情況。 特萊人權論壇雖發出各地罷工令,但當地多個地區都未跟進,不過東部仍有部分地區受罷工影響。 毛派由叛亂團體轉型為政黨組織,目前準備加入政府運作,尼泊爾部落客十分關注這項議題動態,他們相信毛派進入政府是和平進程一大進步,也會讓新尼泊爾的夢想又靠近一些。 Dedicated to Daniel Pearl的Ghanshyam Ojha認為過渡政府愈早成立愈好,但他也憂慮毛派可能持續使用暴力: 我強烈主張過渡政府應盡速成立,但毛派份子應先發表聲明,公告他們將停止所有暴力活動,包括妨礙其他政黨運作,毛派也不該再持武器公然示眾。 Ghanshyam Ojha在一篇文章內,描述他與毛派最高領袖普拉昌達見面的過程,內容好像電影一般,當然也反映出毛派在尼泊爾運作的情形。 Hamro...

14 三月 2007

Iran:女性權利運動者被捕、教師走上街頭以及戰爭低語者

原文:Iran: Women Activists Jailed, Teachers on the Street and War Whispers 作者:Hamid Tehrani 譯者: abstract 校對: PipperL 在星期天舉行的伊朗婦女和平抗議活動遭到警方以暴力鎮壓,並有超過32名參與者,包括多位記者與部落客,遭到逮捕。由於 Kosoof 的幫助,你可以看到這些遭逮捕者的一些照片。伊朗部落客們提供了發生的事件細節、被逮捕者的照片,以及這次抗議活動舉行的原因。 鎮壓的始末 Khorshidkhanoum 簡要地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 50名女權運動者在德黑蘭的革命法庭前被拘捕。安全警察以武力攻擊那些自當天8點30分起,就聚集在德黑蘭革命法庭前的和平群眾。這些群眾目的是為了抗議近來政府對女權運動的壓制和污名化其中的一些女權運動者。警方使用武力驅散群眾,並逮捕了至少21名抗議者。 Nooshin...

12 三月 2007

秘魯:海灘上的種族主義

譯者: Shanta 校對: Leonard 人們總說去工作並無過錯,亦即我們不應對任何一種工作感到羞恥。這聽來合理,卻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想。許多秘魯人離開故鄉到海外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卻經常做著比過去更糟糕的工作。也許因為沒有認識的人目賭他們所受的苦,能夠稍減從事低於自我能力之工作所產生的難堪與自尊喪失。但有時留在秘魯國內,人們也得在受歧視與邊緣化的狀態下工作。 現在利馬(譯註1)與鄰近的觀光景點正值盛夏。六零年代以前,最知名的海灘是密拉弗洛雷思(Miraflores)、巴朗哥(Barranco)、綽里約(Chorrillos)以及恩孔(Ancón)(譯註2) 一帶最偏遠的海灘。最近幾年開始,熱門的海灘景點轉向南方。在首都南端海岸線的眾多海灘之中,利馬富人將喜愛的區域稱為「亞洲」(Asia),在此地渡暑的人也捨棄西班牙語,以英語發音做為慣稱。這個海灘實施嚴格的會員制度,並以服務絕佳聞名。實際上,這個海灘已經轉型為一個具備現代化與全球化條件的小城,自外於同樣也在夏日使用海灘的小鎮。 但是,近年來,「亞洲」也因為對「家庭雇傭」(domestic employees)或「家戶雇傭」(household employees)的歧視與邊緣化舉措而出名,這也是雇主家庭稱呼這些勞工的方式。舉例而言,這些勞工白天嚴禁進入海灘,得等到傍晚六點之後,他們才能進入這些區域。許多人認為這顯然是不平等情況,並可歸結為種族主義的議題。 為此,由不同的機構與個人所組成的「人權之國家協調者」的「反種族主義辦公室」(譯註3),發起了一個部落格以公告一項稱為「大膽的雇工」活動,以此,一群人身著女傭的服裝,於白天平和地進入被禁止的海灘並於其中浸浴。在「有關大膽的雇工活動之問答」可以取得更多的資訊。此活動成功地於上周日舉行,並以短片與照片記錄下來。輿論也有關於此活動的反響。 幾個部落客(blogger)回應了此主題並於活動前後張貼有關的訊息。 我鄰居的狗…很愛叫 –「大膽的雇工」活動 秘魯設計 – 有關「大膽的雇工」的活動海報 新聞地帶 – 一個大膽的活動 敵對的月亮:在電纜、夢想、水泥與皮膚之間 – 對抗地主的大膽雇工 20073.14版 秘魯主義者...

9 三月 2007

布希出訪拉丁美洲,抗爭如影隨形

    譯者: Leonard 美國總統布希這幾天訪問拉丁美洲,巴西首都聖保羅軍警嚴陣以待,隨時阻擋大批抗議群眾,巴西攝影部落客Tatiana Cardeal也準備好相機記錄一切,上面這張相片的圖說寫道: 昨日近萬人參與了世界女性日與反布希的抗爭遊行,只因為不到15名抗議者與「無賴」企圖癱瘓馬路,橫躺在汽車前造成混亂,聖保羅軍警竟然便朝著群眾發射瓦斯彈,造成民眾恐慌及受傷。 許多部落格文章都關注布希訪問拉丁美洲,Colin Brayton將當地部落格與獨立媒體部分文章做了翻譯;Erwin Cifuentes在文章布希南行-自巴西開始訪問行程中,整理各種相關連結;新聞學教授Marc Cooper也寫下向來文句精煉的評論;Leftside迅速寫出較為直白的分析,還貼了一張很棒的照片,讓人們看到布希下榻的希爾頓飯店前就有貧民窟;Made in Brazil則提到25歲模特兒Junaína Bueno遭逮捕的消息,根據《Brazzil Mag》的報導,「一名可疑警察上前盤查,要求女模將包裹身體的巴西國旗打開,結果發現女模身上只穿著比基尼泳裝,於是以裸露猥褻罪名將她逮捕」。 Jose Murilo Junior每週都為我們整理並翻譯葡語系部落客的文章,相信也會包括許多有關布希出訪及抗爭的第一手報導與分析,也相信布希前往烏拉圭後,當地警方也得辛苦加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