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Protest 抗爭 來自 五月, 2007

31 五月 2007

香港:網路超連結和線上性愛對話,有罪!!

作者:Oiwan Lam 校對:abstract 香港政府一邊鼓勵每個家庭可以多生幾個孩子,又一邊努力的嚴格審核有關性的資訊。當然,性與生育不是完全的有關聯,但是我們怎麼可能在無性行為的狀況下有孩子? 大概政府會很快的要提倡試管嬰兒吧。 最近被審查是違反規定的案子是,在成人BBS討論區貼上色情圖片的連結。法院最後判定被告違反公共秩序善良風俗,罰緩5000美金。 Charles Mok 非常擔心這件案子: 我覺得沒有必要把這樣的事情以法律的強制力帶進法院處理。很明顯的,有人向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TELA)抱怨,但是他們卻可能允許其他 更情色(更糟)的照片被張貼在討論區,那,為什麼警方要專抓這個個案? 事實上,在香港的法律很少會先以長期的實行來獲取結果,但卻時常會想藉由將一些很小看似無罪卻又好像在危險邊緣的案子帶進法院,看法院的反應。這樣的執行 方式,讓我很擔憂,我覺得這樣對使用者很不公平,因為他們並沒有被警告怎樣會觸法(你不可以只說”因為妳張貼了一些色情照片所以你活該”),而且對於提供 者而言這也是件麻煩的事。我還記得幾年前,當我還是ISP協會的主席時,TELA告訴我他們對於那些連結一點辦法都沒有,即使內容是有關孩童情色。這規定 是何時變的?! 如果一個能構成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電訊管理局COIAO所定義的「文章」的網路文章,那它可以成為那些至民、刑法院告發他人張貼「罪 惡」的先例嗎? 我覺得用這樣的方式來判定網路連結是不對的,因為連結點會連結到哪裡並不是被使用這個連結的人所可以控制的,而且連結點後方的內容是隨時都可以變更的。 這樣將會使得搜尋引擎,或其他的網路架設公司,甚至ISP都會被嚴重的牽連。香港政府希望他們對網路連結從現在起就開始實行自我審核? 搜尋引擎公司也可能是定一個惹上麻煩的。這個案子將會對香港的電信公共建設(包括我們的法律基礎建設)及主張要有資訊自由的信譽,造成嚴重的負面結果。 Google和 Yahoo要退出香港嗎? Wanszezit 非常的生氣,而且說他自己一定早已經犯了法了: 看到這樣的報導,第一個反應就是「有沒有搞錯」,香港幾時變了大陸?同理,我是不是都已犯過了法?...

28 五月 2007

馬爾地夫:警察遭控侵害媒體自由

作者:Nihan Zafar 校對:Justin 「無國界記者組織」最近指稱,馬爾地夫警方的菁英「星辰部隊」戕害媒體自由,幾週以前,一具浮屍沖上首都馬列海邊,讓警察成為眾矢之的,該國警員的虐囚技倆幾乎已成暴政範本,死者Hussain Salah雖已入土,但先前屍體解剖與否也曾引發許多爭議,相關抗議事件中,警員也曾逮捕記者,更突顯警察漠視媒體自由。 然而馬爾地夫政府卻大肆宣傳2007年世界媒體自由日,相較於政府素行不良顯得格外諷刺,當天政府舉辦研討會,但結果卻尷尬收場,例如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發表演說時,支持在野陣營的記者退席以示抗議,場外亦有一小群女性運動人士抗爭遭警方制止,不僅奪走民眾的標語看板,並揚言逮捕以威脅群眾離去。 多次抗議期間,記者不斷遭警方騷擾與逮捕,除此之外,司法體系亦迫害媒體自由,當地最受歡迎的在野媒體日報中,便有編輯面臨起訴,可能遭判刑入獄;另一名記者Fahala Saeed則因持有毒品罪名,遭判處無期徒刑,目前已在獄中,當時Saeed為另一起案件前往警局時,警員趁他不在場搜查衣物,據說找到毒品在其中,但顯然是遭構陷。 漫畫家Ahmed Abbas先前在《小卡車日報》(Minivan Daily,或譯《獨立日報》)上陳述自己的看法,政府指控其言論煽動暴力,遭判刑六個月,最近才服刑期滿出獄。 多個團體於本月訪問馬爾地夫,包括「第19條」(ARTICLE 19)、國際記者協會、無國界記者組織、南亞媒體委員會、國際媒體支持團體等,他們聯名於今年世界媒體自由日發表公開信,關切馬爾地夫媒體自由現況。

20 五月 2007

敘利亞:為了全體的線上自由: 一些值得支持的議題

作者:Sami Ben Gharbia 譯者:twmax 校對:PipperL 在我上一篇「釋放 Kareem 運動所學到的一課」 文章中,我談到關於參與運動以及為什麼一些被捕入獄和被迫害的部落客們和線上作家能夠贏得同情,然而其他的人卻很難吸引公眾的注意。我也討論了這運動成功或失敗背後的邏輯,並與突尼西亞的網路運動議題做了個比較。 在這篇文章中,我希望可以在引起大家對於以下清單的注意,這份清單並不佯裝完整,列出的是那些理由值得支持的部落客、線上作家、和運動分子們,以及他們暗中進行的倡導運動和論點。他們當中,有些人已經在牢中好幾年了,有些則是因為他們在網路上所寫 的東西,而被控告或騷擾。他們不是全部都是部落客,而且我個人不相信部落格社群應該保留對於被騷擾的部落客的支持和運動,而放棄其他遭到騷擾和折磨的線上作家。他們都應該得到我們對於保障他們基本人權的支持。為了傳播這些文字和引起部落格圈間的注意,我希望我們可以從其他人的經驗中學到一課。部落格圈的支持是終結沉默且並使其不再發生的決定性重點。 發表關於要求一個更團結的部落格圈,且對這個由Mistral所製作的影片發表評論的突尼西亞部落客,同時也是名行動者的Astrubal如此說道: 我們仍然有很多事情可作,來幫助釋放那些仍然被監禁的人,而且一定需要有更多的措施來避免這樣的危害。不管怎麼作,Mistral 說得非常對,怎樣都不如一個非常團結的部落格圈所做的來得要有效率。 為了對於以下議題的報導,和 Kareem 議題比較之下的等級差異能有更清楚的描述,我發表了些Technorati 的圖表,來顯示去年每一天包含研究議題的部落格文章發表數(請點開圖片看結果)。這些圖表說明了必須有人去做的苦差事,用意是為了揭露某些不正義,並確保 對全部被迫害的線上作家們有著公平的支持,不管他們是否為部落客。 ABD AL-MONEM MAHMOUD (埃及) 27歲的埃及人 Abd...

17 五月 2007

瓜地馬拉:老校將拆與教師罷工

校對:mountaineer 瓜地馬拉公立學校教師「再度」上街抗議,要求政府「特赦」,別將他們的「罷工行動」列為違法,此次復活節前抗爭已是當地教師這一年第二度罷工,他們的訴求並非改善制度或學校,而是爭取薪水上調12%,以下是兩項情況的對比: 1. 在San Pedro La Laguna地區,面對當地市長有意拆除城鎮內一所小學,一群教師於是自願無薪工作。 部落客兼記者Claudia Navas則提到市政當局決定: San Pedro La Laguna市長Guillermo Magdalena Batz González濫用職權,企圖拆除Humberto Corzo Guzmán城鎮男女合校,打算利用原址興建市場,這將限制許多孩童的受教權,也危及全體居民的人權。 部落格depuis d´Europe[ES]的Pablo Emilio也支持上述言論,他描述整個故事後,再與教師抗爭事件兩相比較。 瓜地馬拉已有太多問題待解決,(我認為)政府有意拆學校建市場根本是麻木。 2. 雖然教師罷工,教育部仍將發給他們配有微軟軟體的百元電腦,許多部落客都在討論此事: Javier...

13 五月 2007

愛沙尼亞:糧食與和平

校對:Leonard 愛沙尼亞首都塔林(Tallinn)的軍人銅像衝突事件雖已逐漸退燒,但要和平落幕仍言之過早: 5月9日可能再有動亂,愛沙尼亞警方正全力戒備;親俄羅斯的青年團體仍在莫斯科遊行示威;政客與部落客均持續議論情勢發展。 先前全球之聲翻譯小組曾翻譯過發生於4月26日的暴力事件報導,以下為居住在塔林的Live Journal用戶orang-m在5月3日寫的一篇完整報導: 糧食方面 今天我在愛沙尼亞美食展場攝影一整天。 展場人潮移往會議室之後,我獨自穿梭在擺滿食物的展示桌之間。 現場有許多賣相及美味俱佳的產品:碳烤香腸佐神奇醬料、某種膠狀的肉類料理(kholodets)、各式各樣的肉製品、布丁、甜點、起司麵包、果汁及杏仁餅。 拍攝工作結束後,我坐在窗台大啖香腸。 一名身著愛沙尼亞國服的60多歲老婦人走向我:她是一家肉製品攤位的顧問。 我們聊了各式各樣美味食譜。 然後她聽到我用俄語講電話。 她說:「我拿些東西給你吃好了,人潮會在休息時間移到這裡,到時連剩菜殘羹都沒有。」 她開始對我說俄語,之前我們是用愛沙尼亞語交談。 然後,她把我餵得飽飽的。 展場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我為何寫下這些? 所有混亂均由人心開始。 當有人將他者視為敵人──他就是有問題的人。 連醫生也不會幫助他。 為何我總是遇到好人? 以下是一則這篇文章的回應: ulixes::這陣子我一直希望能夠寫一些正面的事情來鼓勵你,不過最終仍舊是你寫了這些激勵人心的文字,謝謝。 和平與世界都是奠基於人與人的關係,但突然間世界與和平均被國家政治給粉碎了,於是人們感到自己像是無助的白痴,後來我讀了你的文章,這才讓我安心一點,其實世界與和平仍然存在,人與人的關係也還在,各位保重。...

3 五月 2007

(短訊)埃及:釋放莫南行動

正當各國在慶祝世界媒體自由日,埃及記者兼部落客莫南(Abdel Monem Mahmoud)卻仍在獄中,因為他先前報導政府虐囚,並譴責政府將平民送往軍法法庭審判,於是遭到囚禁。 全球各地有些部落客與社運人士因此發起釋放莫南行動,他們在郵件聲明中寫道:「我們不能放任埃及政府壓制莫南的聲音,我們必須讓埃及政府明白,當他們把一名部落客丟入大牢,非但無法扼殺他的聲音,反而讓聲音更大!」

1 五月 2007

馬爾地夫:警方遭質疑虐殺民眾

校對:Portnoy 馬爾地夫警方虐待遭拘留者最近又再度成為焦點,4月15日早上,民眾於首都馬列(Male)海邊發現一具身上多處傷痕的屍體,經調查證明死者是名為Hussain Solah的年輕男性,死前幾天曾遭警方拘留,雖然警方宣稱於4月13日便已釋放他,但其間都沒有人再見到他,他在那幾天也未曾與親友聯絡。 數千人因此走上街頭抗議,他們認為這是警察犯下的另一起謀殺案,但抗議群眾後來也遭到警方菁英部隊毆打,英國前警方監察員則強烈譴責此事。 馬爾地夫民主黨主席Mohamed Nasheed亦遭警察痛毆並逮捕,他獲釋後便前往海外就醫。 死者家屬希望能解剖屍體,以驗明真正死亡原因,但警方原本卻企圖盡速掩埋屍體,後來警察建議由斯里蘭卡專家在馬爾地夫進行驗屍,但由於國內缺乏相關設備,家屬也拒絕接受警方的安排,最後政府才同意家屬要求,將遺體送往他國解剖。 警察先前表示,屍體外表上看不出明顯傷痕,但目擊的數百人都否認此種說法,一名關心此案的醫師在MaldivesHealth部落格上發文指出,最初檢查遺體的醫師拒絕簽署下葬同意書,堅持應送往醫院進一步檢查。 事實是,最先檢視遺體的醫師拒絕簽署報告,堅持應送往IGMH做進一步檢查,才能確定死者生前受傷情況,面對龐大壓力,這位醫師的態度相當值得讚揚,這也是正確的決定。 我國醫師一方面因未獲許可,故並未驗屍,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人員缺乏相關技術,就像是各位也不會讓牙醫割盲腸對吧? Maldives Today感嘆對此謀殺案,大眾反應卻相當冷淡,並對比2003年9月曾有名囚犯遭安全人員在獄中殺害後,社會曾因抗議而引發暴動事件,今昔確實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