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八月, 2006

報導 關於 Refugees 難民 來自 八月, 2006

23 八月 2006

黎巴嫩:停火後一週

校對:ilya 大部分的黎巴嫩部落格依舊在討論戰爭以及戰爭帶來的後果。有些人貼了黎巴嫩人試圖重新恢復正常生活以及他們努力重建敗壁殘垣的照片,其他人分析政治以及社會層面的影響以及未來該做些什麼,當然也有些人寫自己的個人感受。這裡有些例子,希望你讀的愉快。 Blogging Beirut發表了幾張美麗的照片以及數則影片,敘說著人們踏上臨時搭起的橋,越過河流,回到自己的村莊。貝魯特的夜生活再現也是重點之一。Blogging Beirut寫了這篇文章談到Al-Khiam監獄/博物館被破壞的事情。 Zeina發表了她如何努力地清理吉耶赫(Jiyyeh)發電廠被炸彈攻擊後造成的燃油外洩。她也在同篇文章中描述了她對戰爭的感受: 如處地獄的一個禮拜。 過去一週時間過的好緩慢,而且好難受,就好像上個月的慘況統統又在這週快轉重播了一次,而且自從停火之後,我們動的好慢。上個月,我只想著所有事情趕快結束…現在,我不知道要從何處開始著手。上個月,我會刻意試著麻醉我自己,因為我害怕地不想去感受任何事…今天,我乞求我的感受趕快回到我身上,因為要是沒有感受,我活不下去。 中東需要什麼?又不需要什麼?Les Politiques的Sophia寫下了一些答案:但另一個問題又來了:是誰在阿拉伯-以色列的衝突間率先展開恐怖主義的?根據憤怒的阿拉伯新聞服務,答案在這。 貝魯特Beltway的Abu Kais對戰爭的結果有話想說: 什麼勝利?勝利在什麼基礎之上? 就我來看,真主黨的政權結束了,不管他們認同與否,也不管那些宣稱真主黨勝利的學者權威知道與否。這場無感戰爭或許無法在軍事上了結真主黨,但不論真主黨在他們自己的社群中獲得多少支持,它都已經失去了遜尼派,基督徒,以及德魯茲派(Druze),我或許還可以額外加上有點想法的什葉派。所以他們「勇敢面對」以色列軍隊。儘管以色列無法摧毀他們,但這不代表何梅尼(伊朗什葉派領袖)士兵的勝利。成千上百的黎巴嫩人性命毀於一旦,真主黨沒有辦法將這些污點掃去,佯稱勝利。 以色列人把Anarchistian的朋友稱作恐怖份子,但她有著不同說法: 我的朋友從小就沒有父親;帶著從不知道他父親命運,連接觸父親的機會都沒有過的痛。這種痛對數千名黎巴嫩人以及巴勒斯坦人來說太熟悉了,他們期待知道他們愛的人的命運,他們已經這樣默默等待了幾十年。更重要的是,他極力地想要擺脫法西斯的想法,儘管他承受的悲痛讓他不得不這麼想。這是多麼艱鉅的一場戰爭啊!他不斷問我,而當他費力吐出他的問題時,我可以看見埋藏在他眼中的恐懼與難過,「我的父親到底有沒有殺害平民?」他被他還沒采取的行動給折磨著,在對正常家庭的渴望以及對父親謎般過去的道德質疑之間快要被撕裂。他來到黎巴嫩尋找他父親,但如今已放棄。見見Dan,他是我的朋友,我跟他一起在街上唱歌跳舞,抗議戰爭,一起面對警察,一起阻塞交通。這都是為了吶喊正義。Dan,他是東貝魯特長大的孩子,現在則是南方抵抗軍的一員。這就是Dan,我的朋友,所謂的恐怖份子。 貝魯特Spring的Mustapha針對美國對黎巴嫩的金援議題請教了美國總統布希: 是這樣的,布希總統,我不知道美國那兒是怎麼樣,但是在中東這裡,你不能同時投放炸彈跟援助。我們都知道你運了很多高準確性的炸彈給以色列,可以用來殺害黎巴嫩的兒童。我們都知道美國在背後阻礙停火協議,直到以色列達到「目的」。老實說,總統先生,不論你向咱砸了多少錢,你都無法彌補你對我們的折磨。 這裡有另外一封來自住在Ms Levantine的M. K. Saad的信,要給英國總理布萊爾,內容有關該做什麼才能根絕真主黨: 你應該透過消除真主黨的存在意義來打擊它。你該阻止以色列像個在運動場欺負弱小的壞學生。你該推動一個公平且公正的聯合國決議案。你該給絕望的巴勒斯坦人與困窘的黎巴嫩人一些可以失去的東西。你該給他們學校、你該給他們醫院、你該給他們工作、你該給他們希望與夢想,你不需要給他們米糧,你該讓他們自己種植,和平地。 最後,Dr. Victorino寫道「論真主黨、法國,以及最近的聯合國決議案…還有為何布希默特(Bushmert=Bush+Olmert)想要把伊朗從地圖上抹去」。延伸閱讀:...

12 八月 2006

母乳哺餵日與印尼國防部長在blog上提及中東問題

翻譯:Fool Fitz 校對: benorken 當公民記者或「庶民」blogger發表他們對目前中東情勢,以色列和黎巴嫩的衝突時,一直都是出於內心的。他們寫下任何他們想表達的,不考慮其所可能引發的衝擊。但在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國家,例如印尼,若擔任部長之職,勢必就會在想大聲說出心聲時遭遇困難,在個人言論與部長職務之間如走鋼索般舉步維艱。也因此,如果想讀懂他在「字裡行間」隱藏的意含,也是需要些才能的。 這正是Juwono Sudarsono所遇到的情況;身為印尼國防部長,是第一位,也是唯一擁有blog的部長。他從前是著名Universitas Indonesia教導國際關係的教授。 他最新張貼的文章是關於從不同角度評論當前中東的衝突,特別是從外交的觀點。 對於無能的聯合國和態勢笨拙的美國,他寫道: 如預期中的,聯合國在紐約發表了哀求般的外交聲明,強調它的無能為力,它無法對主角們採取任何有效的手段。 而美國國務卿寧可笨拙的期待「數日、而非數週的停火」,但我們可以發現,隨著以色列和真主黨用飛彈和火箭的相互攻擊越來越猛烈,她的話逐漸變少了。 甚至阿拉伯國家中也出現深深地分歧: 阿拉伯各個國家與政府的領導者,在尋求解答的方法上常有所不同,端看各國的戰略態度是朝向以色列、黎巴嫩或伊朗。 他平等地闡述以色列和真主黨都曾在他們的援助者--也就是美國和伊朗--的背後行動。 這場衝突的根源為何呢? 憤怒、恐懼、深刻的仇恨與偏激的言詞,激起了猛烈的敵意;兩方結合了個人與群體所受的苦難,讓這場武裝衝突變得無法控制。 他認為這場戰爭會比預期中來得久,因為: 真主黨找到一種新方法,利用技巧在廣闊而分散的地區巧妙地部屬火箭和飛彈,在整場戰爭中使以色列士兵感到困惑。只要真主黨的人民和軍事資源不受損傷,它就可以忽視停戰的呼籲。在越來越大的國際壓力之下,以色列的防衛武力同意了停火或停戰協議,但前提是必須讓它感受到真主黨的勢力已經被摧毀;若沒有,則一切免談。雙方皆不願被認為對無條件的軍力撤減讓步。如此冗長的軍力耗損戰持續著,而停戰的外交構想將等到雙方達到適宜的軍力平衡才會實現。 這文章吸引了一些有趣的迴響: 給 Masindi: 我不認為這場衝突是黎巴嫩/真主黨和以色列之間緊繃的關係造成的,反之,有兩股更大的勢力為了他們的目的,利用小國來攻擊彼此。 我的看法是,美國正利用以色列作為它武力的延伸來攻擊伊朗。(真主黨從伊朗那兒得到軍備)。 總而言之,這場戰爭若要停止,非得等到美國願意給伊朗一個喘息的空間為止。...

1 八月 2006

黎巴嫩:在第三週的以色列戰爭中,黎巴嫩的卡拿 II

翻譯:PipperL 黎以戰爭持續成為大多數黎巴嫩部落客的焦點。在這第三週裡文章的主題包括經驗、期待和對情勢的反映。本週的高潮是以色列對卡拿(Qana)一間避難所的轟炸悲劇。這個意外引起許多部落客的憤怒,並反映在他們的文章中。 Amal 一如既往地表達了他的憤怒和悲傷,在下面這張素描中訴說了降臨在卡拿的不幸: Sophie 在她的一篇文章中問了個問題:當卡拿的孩子死於賴斯催生「新中東」的陣痛,他們會哭叫嗎? Pierre Tristam 寫了一篇名為《卡拿的大屠殺,當「再也不重蹈覆轍」不適用於黎巴嫩人時》」的文章;在分析本週發生的大屠殺前,先以十年前在卡拿發生,同樣是由以色列造成的大屠殺事件來引起讀者的注意。 Victorino醫生 對於這起意外的反應: 今日,在清晨稍早時分,Tzahal 的光榮騎士們駛著閃亮的美國製造、美式配備和美國買單的戰鬥機越過了 卡拿。週日是天主教異教徒禮拜的日子。而卡拿是這些「奇異的耶穌教儀」的發源地,當時統治以色列的正是受人敬愛的希律王。 Fouad 警告:今日所撒的仇恨和憤怒的種子 明日將會長成危險的果實: 你們這些該死的白痴,在我傻傻地居住的這個機遇之地,你們和你們的繼父顯得多麼空虛。道德上、情感和政治上,你們都一無所有。你們真的認為這樣的轟炸可以讓你們獲得所求嗎?當我們的生命只是你們的棄渣,我們的小孩是你們的攻擊目標,整個世界都在你們的射程中時,你們竟敢談論著民主和自由?真是大膽啊!你們小小的自大邪惡戲碼是卑劣的存在,繼續啊!繼續翻攪著土壤,種下仇恨和憤怒的種子;很快地農作就會成長,到時就可以收成了。到時收穫會很豐碩的,我期待我能活到看到那天的到來。 從卡拿傳來的影像:這裡和這裡 (不適合脆弱心靈的人觀賞);以及黎巴嫩人的反應關於這場事件的影像,由 黎巴嫩部落客論壇所發佈。 反戰示威的照片由Z發表。 Sophia 描述了她去年前往卡拿的狀況: 著名的聖經婚禮的舉行,象徵著黎巴嫩人和巴勒斯坦人苦難的結束。以色列深知他們轟炸卡拿的行為,是要確保這些傷口永不會癒合。但是我跟以色列保證,這個傷口拖得愈久——就算某天它癒合了——也不會有對以色列戰爭罪行和那些背德的背後支持者如布什、布萊爾,賴斯和同謀者的寬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