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Religion 宗教 來自 十月, 2007

11 十月 2007

(短訊)巴林:Eid Mubarak,佳節愉快!

「讓我祝福各位一切順遂、健康、平安,也祝福你們的親朋好友能享受這個節日(Eid)。珍惜身邊微小的幸福,佳節愉快!」巴林的部落客Mahmood Al Yousif 如此寫道。 譯註,以下引用自維基百科:10/12為2007年的伊斯蘭教「開齋節」,是全球穆斯林慶祝齋月結束的節日,在伊斯蘭曆閃瓦魯月的第一天;Eid Mubarak則為傳統的祝賀語。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9 十月 2007

(短訊)日本:祭祀的演變

部落客Ampontan行文探討了日本的祭祀(matsuri)在戰後的改變,並針對幾個節慶來討論。這並不是嚴肅的政治議題,但了解到「習俗」如何在特殊的條件下產生,卻是別有一般滋味。 原文作者:Jens Wilkinson

8 十月 2007

非洲可曾有好事降臨過?

Kizzie 最近接到某個激起蘇丹部落客憤怒的問題: 我們停留美國期間,當地一個猶太裔美人團體(包含人權運動份子、作家、教授),邀請我們午餐。我們聊了有關中東、伊斯蘭主義、人權等話題。當我的 老師建議我來談談我所熱愛的故鄉--非洲大陸。她問道:「非洲可曾有好事降臨過?」我不能描述自己當下五味雜陳的感覺,是哀傷,是悲憤,抑或兩者兼具?同 時,這種唱衰非洲的悲觀情緒緊緊壓我的心口。我試著提醒自己那片土地上仍是有些好事,但不管怎樣我仍舊無法回復往日的自我。 …非洲不是只有達佛、盧安達、獨裁暴政、低度開發或是愛滋病。 提到達佛,Black Kush 記下又一次期望終止悲劇衝突的和平談判: 會議上所達成的協議仍要進一步觀察,哪些反叛人士會參與,SLM領導人Abdel Wahid el Nur的反應等等。 他同時貼上一幅漫畫: 年輕的Dalu 小姐,是一位居留美國的蘇丹人,她寫了兩篇有趣的文章,第一篇有關種族主義,第二篇則提到對蘇丹裔美國人的自我認同問題。 關於前者,她寫道: 我非常引以為傲,即使聽起來、讀起來都不怎麼有趣。一般而言,蘇丹人是非常具種族優越感的。 我有些阿拉伯裔的蘇丹朋友,在若扯上宗教和種族之時,我們常會起衝突。聽起來有點荒謬,我們當時還只是小孩子而已呢!現在我知道當初那些不好的用語 和衝突,是由於彼此家庭的影響。我曾經打過一個小孩,因為他竟稱我為奴隸(abeed/abid);而另一次則賞了某個小女孩一巴掌,因為她說我的皮膚像 焦油。 X的,我們都是蘇丹人啦! 而關於她的自我認同: …我大多時自認為是蘇丹人,但對我所不熟悉,卻非得跟他們用蘇丹語交談的蘇丹親友而言,我仍是個美國人。對於美國當地人,我則成了一個蘇丹女孩。也許有時這二者都是,有時都不是。(這就是一文不值的嬉皮客世界入口。) Drima,寫了一篇爆料文章,標題為:「喀土穆,一座變化激烈的城市」,它是關於發生在蘇丹首都另一面緊閉門後的酗酒、藥品濫用、瘋狂轟趴等現象。...

5 十月 2007

緬甸:軍隊企圖削減僧侶的影響力

緬甸民主之聲(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 DVB),非營利新聞組織以及目前少數幾個還能釋出當地新聞的管道之一,發佈一則關於軍方試圖要僧侶放棄宗教生活的報導。 日前遭逮捕的約三百名僧侶被送到在永盛(Insein)政府科技學院(Government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外的某處車庫。據悉軍方試圖「迫使僧侶還俗,脫去袈裟--變成一般人而且不再以守戒為榮。」 無故放棄僧侶身份是被視為罪愆。軍方試圖以此大量削減僧侶對人民的影響力,以羞辱他們。 緬甸民主之聲也提到,軍方過去曾命令「永盛當地最資深的僧侶」念頌巴利文經文中「羞辱僧侶」章節,逼迫僧侶還俗。但是這群原本應該跟著長老覆誦的僧侶卻拒絕跟進,不久後,資深的僧侶說他就是沒有辦法將那些僧侶還俗為普通人,拒絕了軍方命令後就離開。 也有報導軍方在永盛毆打僧人。有個水管工人去修理水管時,有位僧人躺在地上望著他,據說是被一名軍人用皮帶鞭打過。 也有報導指出,當軍用卡車載著僧人在街上超越一台車子時,有個駕駛錯誤地鳴了喇叭(可能因為害怕),結果軍人就下車逮捕那位鳴喇叭的駕駛。 還有報導有位僧人因腳傷而被送往醫院,軍方命令醫師在僧人還俗之前不得進行治療。僧人則回應他寧願因傷死亡也不願意還俗。 看起來,醫院職員必須獲得副總理Mya Oo博士的批准才能夠治療那位僧人。 有目擊報導軍方包圍醫院的出入口,並盤查所有醫院訪客。 原文作者:yangonthu 譯者:Trust1021 校對:Nairobi

3 十月 2007

中國:部落客力挺緬甸僧侶

近日緬甸政府血腥鎮壓數萬在仰光街頭要求結束軍政府統治的僧侶和民眾。對此,中國當局的外交態度依舊不明朗。然而不少頗具影響力的中國部落客已經就某些”中國問題專家”自以為是的評論作出了反擊,探討了「番紅花革命」背後的事情,一些人甚至用此事件影射中國民主運動的狀況。 週三早上,中國部落客開始關注當地持續的抗議和接踵而來的鎮壓;與此同時,在牛博網(一個可以通往不少知名中國記者部落客的獨立門戶網站),Don Ma 發表了對此事件系列報導的第一篇文章:〈不一樣的政府,一樣的老掉牙〉,回應「當地抗議是受到一小撮國內和國外敵人的煽動」這一說法。 一位讀者回應道:「所有的專制政府都想得一個樣」;「李洪志?」,另一個讀者半開玩笑地接著說。 而Don Ma在接近中午時,發表的另一篇關於緬甸軍政府鎮壓僧侶的後續報導,則沒有收到任何回覆。 牛博網寫手、歷史學家傅國湧在週三午間發表了一篇,他在2002年時撰寫,描述翁山蘇姬的短文。文中,他提出了一些對中國民主運動的道德指引,同時可能暗指一些目前牽涉其中的人(遭軟禁或身陷囹圄)。 其中一位讀者寫道:「翁山蘇姬……喪失理想的中國何時才能有這種『聖徒』般的人物?」另一位應道:「為何不期待自己成為這樣的人物?」 恰巧在Youtube上搜尋「緬甸」時,發現兩段手機拍攝的最新影片,紀錄仰光街頭的狀況;後面一段是yongfuguo所張貼。 週四中午,其他的部落客們開始行動了。新聞門戶網站網易的編輯溫雲超,從《人民日報》轉載了兩張圖片:「反獨裁的兩張照片。」 「9月23日,緬甸仰光,大約2萬名僧侶和市民走上街頭,反對軍事獨裁。人民網的報導稱這場運動是「反對軍事獨裁」。 以下是一些評論: 我們物價上漲的時候…… 跟著和尚們走 已經開槍了 震撼,感動!啥也不說了…… 〈錢烈憲要發炎〉(ProState inFlames,拆分來看可以理解為(such) pro-state stuff (is) in flames)的博主,同時也是新京報記者的moogee,在週四發表了他的第一篇帖子,內容是一篇緬甸日報社論的翻譯。 其文批評了抗議活動,指責這種行為是一種小範圍的謠言散播,及少數人被西方反動勢力煽動的結果,他們教唆鼓動人們觸犯憲法並攻擊政府、軍隊和整個社會,最終目標是導致全國的混亂。此社論還談到政府同樣也希望結束腐敗,提升民主,並且認為事實上是這些抗議政府的非法組織在阻撓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