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Religion 宗教 來自 十一月, 2007

27 十一月 2007

巴林:被方言區隔的國度

本次的主題是:消失的大海/英國的文化衝擊/白血病/請說什葉教派語(Shia)! 對於發展的省思 雖然有些特殊景觀依然存在,但Hussain仍然感嘆土地開發與發展後巴林海岸線的變化。 過了一段時間,海水從海岸線退去。有一度我以為這些海水不會再重回海岸;海洋不再是海洋,只剩下海水退去後的殘渣及「阿布蘇海岸 (Coast of Abu Subh)」的空名。但謝天謝地,在一連串的破壞和失望後,海水還是回來了,令人目眩神迷的落日餘暉美景,也依然留存。 除了是名部落客,Hussain也是個傑出的攝影家。以下是一張海洋的照片,這是哈山孩童時常來游泳和釣魚的地方。 照片由Hussain拍攝 不習慣的禮節 Sayyid Mahmood Al Aali最近到英國讀大學。他記錄了他對英國的第一印象: 在英國兩週後,我不得不對這的人、事發表一些意見。 謝謝/謝謝您 在這個國家,你無時無刻可以聽到有人在說「謝謝您」,多到我現在好像不能沒有它。 對不起 有時,我在街上不小心撞上人,對方的反應卻是說聲「對不起」,好像錯的人是他。反觀我們國家,在你回神逃離現場之前,你大概就已經被罵得狗血淋頭! 排隊 你可以發現到處都有人在排隊:學校註冊、超市或甚至自動提款機前。好像人人都時時惦記著「守秩序」這件事。所以在英國有這麼一個笑話:只要看到有二個人一前一後地站著,大家以為那兒有個隊伍,就會依序排起隊來。 禮貌 過去兩週,直到現在,無論在上上或大學校園裡,我沒有以任何形式、與任何人有過糾紛或遭遇任何麻煩。當你向人詢問任何資訊,他或她就會盡可能地試著幫你,就像交談時,他們總是微笑以對。我想,有些事,身為穆斯林,應該當做首要之務去做,但… 電視上的盛宴...

21 十一月 2007

孟加拉:獨立之戰的爭論

1971年孟加拉爭取解放之際,大多數國民都支持脫離巴基斯坦獨立,但有一小撮人另有主張。「Jamaat-e-Islami」是巴基斯坦最老牌的宗教政黨,它的孟加拉支部當時便和巴國軍方合作,但最終仍無法阻止孟加拉獨立建國。當年Jamaat 除了提供巴國軍方獨立派人士的情報消息,還組織許多武裝行動,像 Razakar, Al badr, Al shams,以捕殺孟加拉的自由鬥士。許多孟加拉自由派知識分子因而被害喪命。Jamaat雖然一度被孟國政府禁止,但1978當時國內積極的政黨環境讓他們又重新成立,允許他們從政空間,最後還變成為聯盟伙伴。 最近Jamaat的領導人Ali Ahsan Muhammad Mujahid 的一席話卻惱怒了孟國人民,他說:「Jamaat當年並無反對獨立戰爭,所以根本沒有戰犯處置問題。」而另一位領導人Shah abdul Hannan也認為,孟加拉獨立戰爭只是內戰。部落格Drishtipat收錄了此事件一連串否認、回應、事實證據等種種反應,其留言區在部落圈內激起熱烈討論。 E-Bangladesh覺得Jamaat這麼說是想要竄改歷史,他評論道: 這根本和 Jamaat 在獨立戰爭中宣誓支持巴基斯坦、凌殺孟加拉人的事實不符。當年屠殺孟加拉人是史上最恐怖的種族滅絕行動之一。 Shadakalo 毫不掩飾其憤怒: 我要看到這些蛇鼠小人在有生之年,因其戰爭罪孽受到審判。 Tacit 質疑Jamaat此話的企圖: 他們的公開言論,正預示著Jamaat 想要重回孟國主流政壇的焦點。...

11 十一月 2007

埃及:穆斯林弟兄會

今天我來分享一篇由埃及女孩Wahda Maseyya 撰寫,討論穆斯林兄弟會的文章[Ar]。事實上,在埃及大家對於這個團體(或說是個宗教性政黨),正進行許多討論。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主要的宗教信仰是伊斯蘭,其未來變成宗教性政黨是否可行。 我擔心穆斯林兄弟會有一天變成屠刃埃及的兇器,讓外國勢力以打擊恐怖主義作籍口,侵佔我們摯愛的母土。所以我真不願見到他們野心實現,讓這個政黨擔起組閣大任,其成員登上總統寶座。 Wahda記下她和一個美國研究者對穆斯林兄弟會的討論。Essam El Eryan是穆斯林兄弟會政治支部的負責人,我小心地使用「社團」字眼取代「政黨」,因為目前他們還未被埃及當局視為一個正式政黨。Wahda 覺得雖然社團裏是有些成員立場溫和,但她相信穆斯林兄弟會將繼續揮動激進的意識型態旗幟。 我認為穆斯林兄弟會有著不易改弦的鮮明意識型態,因為這是他們穩固的反動基石,甚至有時候可說是激進。我曾和其中一位兄弟 會成員辯論過,告訴他一名美國學者正在研究穆斯林兄弟會。美國學者很樂觀,她稱Essam El Eryan為溫和中間路線的代表例子。但是我告訴她El Eryan 只是少數派,就算他立場溫和,也無法代表這個組織的大多數人,他們多是保守激進的。 與我討論的這名兄弟會活躍份子則認為,任何團體裏都會有菁英負責領導,而Essam El Eryan 就是這樣的人物。 Wahda還表示: 但我仍相信,一些改革者遭到激進份子的反對,激進人士仍掌握絕大的權力,他們與傳統的穆斯林兄弟會的主張維持著親密關係,這很難讓改革者在團體中發揮作用。 這不意謂改革者就此放棄,我希望他們繼續努力去改變團體中的激進想法。我真的不願看到埃及最後成為另一個伊朗。相反的,我希望它有朝一日像是英國或茅利塔尼亞,享有民主內政,不致受到軍隊或是伊斯蘭教徒的介入。 參考聯結: Muslim Brotherhood...

8 十一月 2007

(短訊)土耳其:叛教非罪

「在這個時代,改變信仰已經不應該被視為罪過,事實上,這是一種天賦人權。人們有權力選擇相信或質疑伊斯蘭教義。」土耳其部落客Mustafa Akyol 寫道。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