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Religion 宗教 來自 十二月, 2007

27 十二月 2007

加勒比海:暴力加劇?

我們是否身處在一個比過往更暴力的世界?有些人認為如此,有些人覺得只是暴力事件廣受報導,今年稍早,世界銀行的報告指出,加勒比海地區可能是全球謀殺率最高的區域,也嚴重影響經濟成長,許多加勒比海部落客都在討論此事,這個話題也跨越了疆界、經濟與區域政治… Living in Barbados談及區域整體犯罪情況: 多數加勒比海國家與他國關係長久和平,只有少數國家曾真正與他國交戰,然而,我們如今也發現我們自己漸漸陷入了戰爭狀態。 對於出生地牙買加犯罪率日增,他也感到憂心忡忡: 若各位不清楚暴力犯罪對社會有何影響,來牙買加看看吧,高居全球之冠的謀殺率,以及各種暴行,不僅讓國家傷痕累累,也衝擊了人們生活的方式。 巴哈馬發生兩起的重大謀殺案之際,Bahama Pundit的Craig Butler認為,我們正處於「痛苦時刻」: 我國必須先找出問題的本質,才能有效處理,我認為教育與身處邊緣的年輕人受教育不足才是關鍵,我認為人們若未接受訓練,便無法思考與做出理智決定,變得容易受騙受誘惑,就我國而言,要靠犯罪奪得金錢太輕鬆愜意了。 同樣出身巴哈馬的部落客Nicolette Bethel寫道: 人們對社會有著各種恐懼,我的電子郵件信箱裡,每天都會傳來最新社會新聞的郵件,每一封的焦點都是暴力犯罪,有一封還不時更新我國犯罪率數字,還有的郵件頭條標題會出現火炎動畫符號讓你不得不注意,無論是談話節目或報章雜誌,都不斷提醒我們犯罪率有多高。 在分析巴哈馬治安情況時,她也提到多項研究指出:「當一個社會的信仰愈虔誠,也愈暴力。」 跟其他的部落客一樣,巴哈馬大學新聞系教授Daniel Henrich準備要以實際行動來做出改變。他架構出「打擊巴哈馬社會犯罪事件在危險青少年族群中激增」的策略。 就連國家元首也無法免於暴力威脅,A Limey In Bermuda「對總理收到裝有子彈的恐嚇信感到害怕」,也對於政治人物隨後的反應感覺不快。 我懷疑警方怎能那麼快公開宣稱寄件者身份。計件者可能是不滿政府的瘋狂在野黨支持者,也可能是執政聯盟內不同黨派的支持者,政治人物及其支持者應停止向下沉淪,停止對彼此的不信任。 對於國際人權日遊行人士遭暴力對待,古巴部落客也有很多話想說,牙買加的Francis Wade則試圖找出暴力犯罪與國內生產總值之間的關係,家暴現象在加勒比海諸國十分普遍,Stella Ramsaroop則從蓋亞那觀點看待此事。...

26 十二月 2007

(短訊)巴基斯坦的教堂

在聖誕節這一天,All Things Pakistan 向所有的讀者獻上祝福,並連結一篇介紹巴基斯坦教堂的舊文章。 作者:Neha Viswanathan

12 十二月 2007

何來符合伊斯蘭教義的豬肉?

伊斯蘭教和猶太教一樣,都禁止信徒食用豬肉,但當傳言指出,市面上出現了符合伊斯蘭教的豬肉產品時,到底是怎麼回事?以下是人們在巴林一個網路論壇上對此事的看法。 圖片提供:SubZero Blue 居住於科威特的黎巴嫩部落客Mark對此事只有一句評論: 是嗎?我可不相信。 他的評論引來20篇回應,Mark所經營的這個網路論壇還有其他回應,其中一位讀者表示: 還真是矛盾呀。 從Mark的部落格上得知此事後,突尼西亞部落客SubZero Blue不禁想知道,還有什麼符合伊斯蘭教義的食品: 真是特別,澳洲人居然能製造出符合伊斯蘭教義的豬肉,豬肉本應是全世界最不可能符合伊斯蘭教義的食品,這還真是神奇,讓人忍不住想知道還有什麼符合伊斯蘭教義的特殊食品。 巴林另一個阿拉伯文的網路論壇Bahrain Online中,也提及此事: 上圖的圖說寫著:這是市面上出現符合伊斯蘭教義宰殺與處理的豬肉。 有些人相信真的有這種產品,不過也有些人很快提出另一種「合理」解釋。 部落客Free Writer便屬於後者,他認為: 照片中「符合伊斯蘭教義」字樣顯然是張貼紙,一定是有人刻意拿了貼在豬肉上照相,或可能是偽造,因為這張貼紙貼在其他英文標示上,總之公布這張照片的人一定是太閒沒事做。 Araby也認為: 我相信那只是一張人們亂貼的貼紙,不必太在意這件事,任何伊斯蘭委員會都不可能許可豬肉符合教義,因為食用豬肉是不可接受的重罪。 不過也有另一名讀者感嘆: 這種產品出口至巴林等部分波斯灣國家,政府未盡監督之責,酒類和和禁售肉品都公開在巴林販售。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校對:nairobi

7 十二月 2007

蘇丹:當死亡變得稀鬆平常

對大多數的人而言,眼見一個人的死亡可以是個重創的經驗。然而,當你身處其中很長一段時間後,這樣的事就會變成日常小事,沒什麼大不了。這就是SudaneseReturnee 領悟到的。他在歐洲待了幾年的時間,再重回Juba-蘇丹南部的一座城市-見證了廿多年的血腥戰火。 多年來,我從不知道為什麼會老是想著我可能會死於橫禍。在Juba,人們談論死亡和悲劇,大概比歐洲人談到天氣還要頻繁。 …兩天前,就在Juba,發生了一件實在令我目瞪口呆的事。那晚的夜空下,我和幾個朋友坐在家門口。 …然後一陣似是痛苦、似是困惑、又或驚駭的尖叫聲劃破寧靜。 …一場意外事故。他的頭完全變形了。看來被不知道什麼東西撞到的當時,他就死了。我聽到有人說,又是一件意外身亡事故。 …他看起來絕對是死了,但還是有人跪在他身邊,檢查他的脈搏,接著不帶任何情緒地宣佈「aaah, deintaaha!」(啊哈,這個完了!) …他們是同母兄弟!…人群在夜色中逐漸散去。對大多數的他們而言,這不過是Juba的另一天。但對我和我母親而言,這卻是難以忘懷的一天。 SudaneseReturnee仍然覺得很難過。他想找Dr. KonyoKonyo聊聊,但在診所遍尋不獲他。可能是因為Dr. KonyoKonyo忙著在部落格上發表關於南蘇丹的健康議題應設優先順序的文章: 你如何決定哪個問題應該優先處理?當南蘇丹政府(Goss, Govenment of South Sudan)上任,他們承諾會儘快完成百廢待興的建設,像是興建醫院、診所、衛生中心、重建舊有的醫院。現在所有的州都完成健康調查了,然後呢? 很遺憾,大多數的承諾都落空了。在健康議題上,我們需要知道輕重緩急。 Drima, The Sudanese Thinker在部落格中提到一個孩子如何在一場暗殺未遂的事件裡被利用: 目擊者表示,一位群眾裡的陌生男子把一個爆炸裝置交給那個孩子,要這個孩子往前拿到Kodi站的講台上。但這孩子還沒走到講台,東西就爆炸了! 他也刊登蘇丹總統Omar al-Bashir最近在義大利拜訪教宗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