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Technology 科技 來自 六月, 2007

巴西: 國家網路政策辯論新一回合

在巴西,能讓大眾達成共識的議題本來就不多。不過當有人想要干預網路自由時,更會有許多人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政治立場,這也是本週Eduardo Azeredo(最近企圖透過陰謀控制巴西網路使用者的國會議員)所遭遇的情況。憲法與司法委員會延後審定他想促成的網路犯罪法案,而來自部落圈的影響力是造成這個結果的重要原因。 Se tinham como objetivo atenuar a polêmica causada pela primeira versão do projeto de lei sobre crimes virtuais, as alterações anunciadas pelo senador...

(短訊)俄羅斯:窩瓦牌汽車

部落格「土耳其入侵」(The Turkish Invasion)張貼俄羅斯製窩瓦牌(Volga)汽車的文章與圖片:「各位以為蘇聯時代的著名汽車品牌只有拉達(Lada)和坦克(Tank)嗎?其實還有另個優良品牌『窩瓦』,是以歐洲最大河『窩瓦河』命名,這條河也是當年德軍『巴巴羅薩作戰』(Barbarossa)東征最遠處。」

利比亞:阿拉伯語已死?

通常利比亞部落客討論話題多元,最近Lebeeya發表一篇文章,提及同事多麼喜愛她的巧克力餅乾,並以觸摸木頭(touch wood)的方式,希望她能避開惡魔之眼,卻意外引發人們論辯阿拉伯語是否已經死亡。 事件起始於Lebeeya提到:「各位,別再說『觸摸木頭』了,說Mashallah吧!」,這個阿拉伯語彙ma sha`a allah,意指信徒完全接受真主降臨其上的好運或惡運。部落客Suliman對此則回應: 我想你的同事會選擇說英語而非阿拉伯語,是因為美國流行文化已籠罩全球,無論是阿曼、沙烏地阿拉伯、利比亞等國皆然,據我所觀 察,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不需要阿拉伯語、巴巴里語、斯華西里語等已死語言,這些語言背後的文化並不鼓勵個人特質或表現,造成就算在阿拉伯國家裡,年輕部落客 都時常以英文表達自我想法,對你、對他們都比較方便。 Mani利用這個機會,在他自己的部落裡抒發感受,強調阿拉伯語等語言等並未死亡: 人們各有選擇自由,…所謂自由,即人們能思考、觀察、感受,並依此選擇自己的行為… 文末回應同樣非常精彩。 後來這個話題也在部落格Imtidad出現: 最近我準備對網路上的利比亞部落格進行研究,目前我已收集到76個部落格,這些利比亞作者分居於國內外,也有居住於利比亞的外籍 人士,其中一項共同點在於多數以英語寫作,或是混雜使用英語、阿拉伯語、利比亞方言,其中55個部落格純以英語寫作,11個部落格混用英語及阿拉伯語,只 有10個部落格純以阿拉伯語寫作。我想提出的問題是:為何各位只用英語或只用阿拉伯語?為什麼多數利比亞部落格都用英語? 這場論辯有時相當激烈,有些誹謗人士指控阿拉伯語象徵恐怖主義,也有些人認為這個語言的功能就在《可蘭經》之中,若各位有勇氣,建議各位瀏覽所有回應,不僅內容值得留意,也會讓各位認真思考自己的語言。 結論究竟會是什麼?全球化已成功扼殺阿拉伯語嗎?現在英語與阿拉伯語各自代表自由與恐怖主義嗎? 作者:Fozia Mohamed 校對:Portnoy

玻利維亞:報社亦加入部落圈

儘管玻利維亞部落圈近來快速成長,但國內報社多數還沒準備好採用這項互動式科技,不過於聖克魯斯發行的日報El Deber最近終於踏入部落格世界,目前在網站首頁明顯處可見到三個新站,部落格社群網站Blogs de Bolivia[ES]讚揚這項新計畫。 新部落格包括由Zarco寫作的「蜘蛛」(La Araña [ES]),這位自稱是足球迷的作者未來書寫主題也不離球場動態,最近一篇文章提到「花園裡的狗」,這個用語是形容「自己不吃,也不准別人吃」的心態,他認為這與玻利維亞足球界面臨的情況相似,有些人總是抱怨,又處處阻擋別人成功。 由Calixto Flores del Castillo撰寫的部落格「Calixto el Desafortunado [ES]」裡,則採用玻利維亞部落圈頗受歡迎的文學敘事手法,其中一篇文章在回應讀者的不滿與批評: 人們指稱Calixto Flores del Castillo永不可能找到理想女子,因為他的理想不可能實現:女子不可能美如春日朝露、甜如糖尿病者之汗,也不可能同時如逃犯之影隨侍在側,所以他終究只是個隱士,鎮日想著遺失的美好。 可是作者認為,朋友,要追尋理想的愛,挫敗難免,可是一般人便會因懼於挫敗而放棄。 另一個部落格則是由報社記者José Andrés Sánchez主持的「El Pais de las...

伊朗: 瑞典博客眼中的伊朗

譯註:因為原文對照片說明只簡短摘錄原作者部落格的文章,為便於讀者理解,我在翻譯時也加入了原作部落格的說明,所以本篇的譯文與英文原文有些許不同 瑞典部落客Jonathan Lundqvist幾個月前造訪伊朗,並在Global Voices 的專訪中分享了他的經驗。Jonathan 在他的部落格發表了許多關於伊朗出版品審查、日常生活、傳統和現代性的照片。同時他也不忘了展現伊朗之美。這裡的七張照片勝過了千言萬語: 前二張照片展示了伊朗出版品審查的一瞥。Jonathan說Nashravaran是主管所有國外進口印刷出版品審查的機構。Nashravaran 也會操審查雜誌之後,於不適當的內容上貼上標籤。很令人驚訝的是有人的工作是整天坐在那兒,拿著一隻大大的簽字筆把不適當的內容遮掩起來。 第三張照片,是伊朗的情侶得跑到很遠的地方約會,才能保有隱私。 伊朗約會的型態。男孩和女孩坐在蜿蜒的河邊,享受他們不受干擾的談話時間。山裡像隱秘的天堂一樣,有時候你甚至可以看到不穿戴頭巾的女孩! 第四張照片,展示了當西方品牌遇上東方服裝時,會變得如何。 Jonathan解釋道:「我看到這位在北德黑蘭一家運動服裝店工作的女孩。她頭巾上的品牌標誌,激起了我的好奇」。PUMA並未生產頭巾,但要求員工必須穿載頭巾作為制服的一部份。 (譯者補充自原作部落格上的一段說明:) 員工身為自己品牌的最佳代言人,這個女孩和另一個朋友自己把品牌的標誌繡在頭巾上。很明顯的是這張照片展示了波斯和西方衝擊 (波斯語 Gharbzadegi Weststruckness) 競爭文化間的二元性。金髮,有一點過份的化粧,以及西方品牌的標誌,明顯可見地出現在要求女性端莊的宗教象徵上。對全球化來說,這意謂著什麼? 最後四張照片分別展示電子商場、德黑蘭的一個美麗公園 (譯註: Park-e Laleh 是一個位於市中心的美麗公園,距離德黑蘭大學不遠,公園的中央有個湖,遠處的山清晰可見)、攝於伊斯法罕,令人讚嘆的橋 (譯註: Esfahan,伊朗的第三大城市,這座很壯觀的Sio-Se-Pol橋建於1602年,比五月花號駛往新大陸建立另一個帝國早了二十年,長300公尺,有33個拱形)、以及有著波斯書道(譯註:Persian...

埃及:部落客又遭逮捕

埃及政府安全單位仍持續各種理由打壓部落客,本週則是Omar El Sharkawy遭到逮捕。 6月11日,El-Sharkawy於埃及北部Talkha選區採訪國會上議院選舉時遭到逮捕,Manfe指稱逮捕過程十分羞辱人,El-Sharkawy後來費了一番功夫才從警局打了一通電話,向朋友告知被捕的消息。 Alaa Abdel Fattah指控安全單位綁架了El-Sharkawy,也未循正常規程將他起訴,許多律師也試著前往El-Sharkawy遭拘留的警局,但不斷受到安全人員阻撓,之後律師終於抵達警局,但員警卻否認他在拘留室中,故Alaa才認為他根本是遭警察綁架。 Tahyyes表示,因為難以獲得El-Sharkawy身份文件,故朋友、部落客與律師都無法向相關單位通報失蹤,Tahyyes表示,由於El-Sharkawy父母早已雙亡,故他只能倚靠朋友協助,各位可在此留言表達支持,做他的朋友。 Monem-press、Atralnada、egyptwatchman、egymasr、Ana Ikwan紛紛表達支持,並很意外他竟會在自己家鄉採訪選舉時遭受如此待遇。 6月2日,部落客Mahmoud Abdel Monem遭拘留45天後終於獲釋。 2月22日,埃及部落客Abdel kareem Nabil Soliman Amer因文章遭判處四年有期徒刑,其中三年刑期是因為他對遜尼派Al-Azhar的網路言論,另外一年則是他評論埃及總統所致。 作者:Freedom For Egyptians  校對:Portnoy

伊朗 : 專訪丹麥的伊朗部落格研究者Caroline Nellemann

丹麥籍的研究者Caroline Nellemann剛完成她的以伊朗部落格為題的碩士論文研究,並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參與哈佛法學院的柏克曼網絡與社會中心( 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她最近前往伊朗,以便與當地的部落客有更多的接觸,並且更了解伊朗。在這篇專訪中,她跟我們分享了她的想法,照片以及研究經驗。 這張照片是拍攝於頒發給各類最佳伊朗部落格的活動- The Frogomist Award (Golden Frog)。Caroline帶著背包站在第二排右手邊。 請向讀者自我介紹,告訴我們你所關注的部落格寫作,特別是伊朗的部落格 我剛完成以伊朗部落格圈為關注焦點的碩士論文。論文的目的,在檢視部落格如何成為公共領域的一部份。因為下列的幾個理由,伊朗是用來檢驗此一目的的有趣例子。首先,波斯語部落格在伊朗以及海外伊朗人(Iranian Diaspora)之間被非常廣泛地閱讀。其次,在一個公共討論受限制的國家,檢視部落格作為一種另類及較自由的媒體會是有很意思的。當我談到公共領域,在這個研究的脈絡之下,主要指的是新聞。 我從丹麥駐大馬士革(敘利亞首都)大使館得到一筆研究經費,以促進丹麥和伊斯蘭世界文代和學術交流為目的,在四月時前往伊朗三週。當我到達伊朗時,我完全被當地的友善和好客的氣氛所包圍,並且被當地的許多矛盾激起好奇心,像是公共和私人生活之間的對比。 伊朗部落格有趣的特色是什麼? 部落格在伊朗媒體上是怎樣的呈現? 可惜的是,我看不懂波斯文。不過我看了一些經過翻譯的部落格,以及某些以英文書寫的伊朗部落格。我最開始的資訊來源,是透過和伊朗部落客討論他們部落格的內容,以及他們書寫部落格的想法和經驗。在伊朗,我也和十位部落客見了面。這特別要感謝過程中許多人的幫助,包括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 的Hamid Tehrani。我所見到的部落客們在性別和年齡上有著非常不同的輪廓。他們之中的某些人關注社會和政治議題,另一些人則較為私人一些。 雖然改革派報紙有專欄討論最近部落格圈在聊什麼,但在伊朗的主流媒體上,部落格似乎不在他們偏好的主題清單上頭。我所訪談的人之中,有人解釋說,部落格在伊朗的媒體上被描述成富裕年輕人間的一種現象。從這個角度來看,它給人的印象是當局並不對於推廣部落格這樣的媒體感到興趣。另一方面,現任伊朗總統推出了他自己的部落格,以及並辦了官方的部落格節活動,頒獎給伊朗最佳科技和宗教部落格。這樣的行動,應該放在伊朗當局持續提升網路過濾的等級,以及沒有網路速度超過舞秒128 kb之下來看。令人爭議的是,這樣對部落格及網路的雙面取向,反應了伊斯蘭國家的傳統和現代之間持續的分裂。 ...

印度:骯髒黃金、塔米爾穆斯林、Orkut網路社群

黃金及鑽石象徵純潔與愛情,但Passtheroti的Desi Italiana卻認為,被稱作「印度狂熱」的黃金其實很骯髒,而鑽石「恆久遠」的背後辛酸更是血漬斑斑。她還說,黃金及鑽石的需求大多來自喜愛黃金的女性,並指出黃金骯髒的緣由、血鑽石以及印度日益茁壯的鑽石市場。 [.]1991年至2002年期間,獅子山共和國(Sierra Leone)爆發內戰,而鄰國賴比瑞亞(Liberia)內戰則已長達14年,二國內戰之部分肇因為「血鑽石」,兩國皆將鑽石收益用以挹注戰爭軍火,軍火掮客、軍火走私等,情勢在聯合國實施制裁後愈加猖狂,而印度則是軍火走私中繼站之一。[..] 塔米爾(Tamil)語族為一古老聚落,多見於印度南方及斯里蘭卡(Sri Lanka)東北部,時至今日,塔米爾移民足跡已散及全球各地,包括斯里蘭卡中部、馬來西亞、南非、新加坡及模里西斯(Mauritius)。TW News的PK Balachandran針對印度、斯里蘭卡、馬來西亞各地塔米爾語穆斯林撰寫一篇報導,試圖尋找三者共通特徵,重振這支衰微4百年之久的民族,內文並載有該語族遷徙的歷史。 [.]當初葡萄牙人實行港滬通行制度,穆斯林船舶因此無法穿梭往來南亞及東南亞諸港,另外在荷屬斯里蘭卡,由於穆斯林未獲國家契約許可,故亦不得駛入商業繁盛的西岸港滬。[..] 印度偏遠地區資訊教育不發達,而最近國內有部分人士對網咖業者威脅施壓,企圖抵制大型網路社群Orkut,his blog 的Roshan對這些現象只能苦笑。雖然網路社群Orkut在印度吃了不少苦頭,不過Itsmaklife 的Asif Khan分享親身經歷表示,他在Orkut認識的日本網友提醒他記得攜帶雨傘,並準備了他最愛的印度主食──鴿豆菜(Dhal),讓他得以在旅日期間一解思鄉之愁。 [.]啟程日本之前,我在orkut利用剪貼簿功能(scrapbook)認識了Gautam,他也十分高興認識我,還不忘提醒我記得攜帶雨傘,他的建議真寶貴,抵達日本翌日果真下起雨來。[..] 作者:Javits Rajendran 校對:Leon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