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Technology 科技 來自 八月, 2007

馬拉威:在「六十五條」的政治紛爭中前行

19歲馬拉威博客William Kamkwamba 的不凡故事,仍然在吸引著全世界的目光。在2007年六月於坦尚尼亞舉行的TEDGlobal大會上,他介紹了自己是怎樣在馬拉威偏遠地區,以當地隨手可得的材料如燃油、木頭、煤油以及燭火來建造風力磨坊。在那以後,他就開始成為了報章頭條。 此前,他由於父母無力負擔學費而退學,當馬拉威一些博客描寫了他的故事,使他登上了當地報章,並進一步成為BoingBoing.net, Digg, Reddit, and Metafilter等網站的熱門頭條後,William現在已經成為了My Hero網站上的人物之一。 隨著TEDGlobal 2007大會的視頻在網路上發佈,William在大會上的演講已經可以通過大會網站,Youtube和他的博客觀看,或者下載。同時William寫道,他會把透過他博客募得的善款供於家用並準備重返校園: 隨著耕作季節的到來,我會把這些錢用於購買種子,化肥和尿素,以用於我們家種的玉米,花生和豆子。同時我還把錢存進了銀行戶頭以供醫藥,食物和一些不時之需。另外剩餘的錢我準備用於上高中,大學以及交寄宿費用。 除了William的故事,Clement Nyirenda的博客上還記載著很多科技領域的新聞。Clement邀請全世界博客寫手們聯合起來,在2007年9月27日一起寫下對罪惡的控訴,以對抗各種形式的暴力。Clement宣佈此次活動由Blogcatalog推動,並告訴讀者,通過Google的翻譯工具,他的博客已經被翻譯成了十種世界主要語言,包括阿拉伯文、義大利文、俄文、日文、西班牙文、法文和韓文。另外,Clement還提到了即將於2007年8月29日到來的MyLiveSearch的啟動,據他所說,這是一個科技迷屏息以待的盛事。 在Clement的博客中,對於非洲讀者和關心非洲的人來說,最激動人心的消息莫過於一種全新而廉價的太陽能驅動電腦問世: Inveneo公司指出,在發展中國家的農村和偏遠地區,有超過20億人口缺乏最基本的資訊技術服務——電話,電腦和互聯網。對應於這種需求,非營利性組織Inveneo發明並出售這種廉價可承受的資訊技術工具。這種工具是專門為那些給農村地區提供教育,醫療,經濟,救濟和資訊支援等方面援助的政府、非政府組織和私營企業設計的。真是無以倫比!你可以訪問他們的網頁並通過paypal予以捐助。他們確實在進行一項偉大的事業。 Clement進一步寫道,這種電腦已經可以在烏干達買到了,售價是941美元,據政府稱已予以免稅待遇。Clement對此歡欣鼓舞,但同時也評論道這個售價對於此電腦的主要用戶——農村地區的普通居民——仍然太高。Clement在他帖子的結尾處促請總部位於英國的Inveneo 公司前往馬拉威,並說他們將在那裡廣受歡迎。 談完了科技談談政治,過去兩個月以來馬拉威的政治氣氛充滿了火藥味。兩個詞語,「六十五條」和「預算」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瀰漫在當地的言談中。「六十五條」指的是馬拉威憲法中的一個條文,內容是禁止任何未通過補選的國會成員,脫離最初進入國會時所屬的黨派而加入其他派別。 總統莫泰加(Bingu wa Mutharika)向法院申請釋憲,希望做出有利於他和其他60名議員的判決,因為總統本身就脫離當初贏得選舉時所在的政黨並組建了新黨,那60名議員正是他新政黨的成員。 而自從7月15日法庭宣佈六十五條有效之際,馬拉威就天天瀰漫著緊張的氛圍。反對派要求遵從憲法,並威脅杯葛預算案,此舉已經限制了政府很多開支。 Peter Qeko...

柬埔寨:部落客談部落格

Borin Ly是名資訊科技專業人士,他和其他熱衷電腦與網路的大學生一樣都擁有部落格,他的故鄉是柬埔寨知名海岸城市西哈努克(Sihanoukville),現年26歲的Borin現正於澳洲Charles Sturt大學經濟暨金融企管研究所攻讀碩士。 圖說:柬埔寨部落客Borin Ly,部落格為http://www.borin.ws/。 Borin使用手機與筆記型電腦上網,並在網路上與無數柬埔寨部落客發表言論,以及討論各種議題,包括貧困、教育質素不佳、企業社會責任、食品安全、電訊費率太高等。 問:你為何寫部落格? Borin:起初我的部落格與柬埔寨無關,主題大多圍繞在網站主機、設計與網頁推介,當然也希望藉此從Google Adsense賺點錢,但結果失敗,我便轉移焦點至柬埔寨,希望能分享知識、表達自身想法及享受表意自由。 問:你的文章都寫些什麼? 答:多數文章源自於日常經驗,例如最近寫了篇有關食品安全的文章,因為有天和母親吃早餐,我看著食物心想:「這健康嗎?」,然後便聯想到食 品安全的主題,許多朋友都曾抱怨食品裡含有不該存在的化學物質,但親友們卻得每天吃下這些食物,這讓我覺得很難過。我認為自己必須說些什麼,而部落格便是 一個讓我可以清楚發表意見的工具。我的文章另一項主題則是分享知識,例如像「如何下載Youtube的影片」;有些文章則與企業及經濟的學術研究相關,還 有些文章則回應其他柬埔寨部落圈的發言。 問:你使用何種部落格軟體?原因為何? 答:我用WordPress,因為有專業設計的版型可用,我先下載一種後,再依照自身需求調整,另一項原因是我目前架站的空間擁有 Fantastico功能,讓我可輕易安裝並更新WordPress,為了更簡化,我也使用微軟Word 2007張貼文章,用這個軟體可以直接將文章放到部落格上。 問:你每天花多久時間上網? 答:平均五至六小時,我也使用3G手機讓上網更方便,不過對部落格而言,撰寫內容比花時間上網更重要。 問:你如何尋找新部落格? 答:我通常從已知部落格內的輪播區,發現新的部落格,有些則是透過Technorati、Google等部落格搜尋引擎找到,全球之聲當然也是一項來源,有時則利用柬埔柬、金邊等關鍵字查找。 問:對於柬埔寨部落格新手,你有何建議? 答:建議如下,第一,隨心而寫,別太介意英語,只要讀者能了解就可以,部落格不必事事完美,不過按張貼鍵前別忘了做些編輯;第二,沒有讀者也繼續寫,固定流量需要時間培養;第三,把寫作當成娛樂,而非工作,享受其中,寫作經過一段時間自然會進步;第四,新手透過較注意網頁設計,而部落格成敗 的真正關鍵是內容,與其花很多時間設計,不如多花些時間寫文章。...

越南:網路審查制

當我考慮要從越南在全球之聲上頭發表文章時,我首先想到的是到底什麼是可以發表的?可以談什麼主題,以及該避免什麼? 媒體在共產越南由國家機器掌控,雖然網際網路不若中國那般受到嚴密監控,但也成立了專責機關以確定網路內容是否符合黨的意志。 在越南1992年所制定的憲法中 對於審查制度有其法源依據,但裡頭有著矛盾。憲法第69條:「國民得享有言論自由…依照法律的規定。」在第33條中對「法律的規定」的定義:「國家得 嚴格地禁止所有涉及損害國家利益、破壞越南國民人格、道德和善良風俗的文化和資訊領域活動。」這部份的法律執行權落在最近成立的資訊部身上(MoI),其 前身為資訊與文化部。 資訊部得到越南資訊安全中心(CIS)的幫助,該中心也製造防毒軟體。資訊安全中心位於河內科技大學,這間大學是越南的頂尖大學。在最近的訪問中,負責人Nguyen Tu Quang指出資訊安全中心已做好萬全準備來提供網路監控技術援助以幫助資訊部切斷「邪惡」網站的戰役。他更進一步指出(譯自越南文): 邪惡部落格和邪惡網頁有很大的相似處,但假使我們沒有持續監控部落格,它們可能會對社會有更大的影響…監控不符合健康原則網站的問題是一大難題..我想部落格和網站需要和科技及監控之間建立夥伴關係,如此一來我們可以審查和制止負面內容並捍衛我們的力量。 就其資安中心在網路監控中的角色,Quang這麼覺得: 現在很多人擔心很難找到和應付那些非法部落格的所有者。但我確定,我們可以透過技術來追蹤些邪惡部落格的住家地址…我們的目 的不是要抓到數以千計的非法部落格,而是要找到在它們生成之前就防止他們的方法。假如我們採取懲罰和警告部落客的方式,之後下次在他/她想要放照片或文章 前就會仔細地考慮。 胡志明市的部落客Nguyen Tien Trung 已經確切知道什麼是可以發和不可以發表的文了。他之前寫了封給教育部的公開信以譴責他們在越南的政治學教育。而如今在越南搜尋網站上搜尋他的名字時,就會導向某些封鎖了的頁面,但他的Yahoo! 360°部落格還上得去。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網監會對Trung感到些許不安。因為在他8月10號的文章中就引用了胡志明的話來支持他革新的政治觀點(譯自越南文) 為什麼發動革命?胡叔說:「和平、獨立、統一、民主、和繁榮。」但鮮少有人理解其深遠的意含。首先他提及的三個目標是和平、獨立和統一,之後我們必須持續不拖延地進到民主和繁榮。胡叔很有智慧地把民主放在繁榮前。假如沒有民主,之後我們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繁榮和發展。 在一篇2007五月針對審查制的文章中,Trung這麼說: 胡志明大師說過:「民主的目的是要讓人民可以張開嘴巴表達。憲法第69條也說:「人民得享有言論自由。」但在現實中不是真的。 看起來就算那些受到資訊部關注的人可以繼續發表些具有爭議性的內容,但這是場危險的遊戲。Trung 已提及有名政府官員持續把車停在他家外頭。...

哥倫比亞:麥德林城,從綁票危城到文藝復興之都

第一集「發聲」播客節目開拔至孟加拉,介紹當地的Nari Jibon中心,節目中幾名來自首都達卡(Dhaka)年輕女子,在該中心一起利用網路會話練習自我表達。這週節目型態有所改變,內容分為上下兩集。 節目第一部分中,我們將介紹哥倫比亞大城麥德林(Medellín)的過往今昔及人事,內容包括其動亂歷史、當今脆弱的和平局面,以及數學家出身的麥德林市長。日前麥德林市長打算在該市最貧困的地區建造一座大型現代圖書館。 接著,節目第二部份將著眼HiperBarrio計畫,多名參與計畫的麥德林部落客,在該市山區教導青年勞工使用公民媒體的工具。   麥德林介紹(MP3) [22:14m]: 立即播放 | 以彈跳視窗播放 | 下載   麥德林介紹(AAC) [22:13m]: 隱藏播放器 | 以彈跳視窗播放 | 下載 今天的播客節目邀請以下人物: Hector Aristizabal,InaginAction電影集團董事長。 Adam Isacson,華府國際政策中心(Center...

日本:為網路管制發起辯論,卻無人跟進

雖然說沒人在看,日本總務省下轄的研究團體草擬了一份暫時性報告,制定出日本網路使用的規範條例,根據某位部落客所述,這份規定將會擴及到個人網站和部落格。在這份報告中,一橋大學榮譽教授堀部雅夫帶領「傳播與廣播法律制度研究團隊」,討論將網路納入現有廣播法[Ja]管轄範圍的可能性。這份報告中,也建議為這個議題尋求公眾意見[Ja],總務省為此建立了一個網頁[Ja],民眾可以在6月20日到7月20日之間,到上面留言給些意見。 儘管這個草案十分重要,媒體和多數部落客卻都沒意識到這件事的存在。曾任記者、現為律師的部落客Tokyodo-2005向 來關心媒體議題,提供這項議題的細節,他也已經寫了七篇關於此議題的作品。在這些文章中,他警告這條法規不僅適用在一般網站上,甚至是部落格或是個人首 頁。他引述報告內文指出,報告建議如發現網頁內容中有違法的活動,將不受日本憲法中的表意自由保護。因此,該報告聲稱草案不會引發任何憲政爭議。 在此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Ja],他寫道: 看看日本戰前的法西斯運動,可以明顯發現政府進行訊息管制的危險。 他在第三篇文章[Ja]中指出一項「驚人事實」,亦即12場會議內竟有三場為閉門會議,以確保「自由及踴躍討論」: 為確保自由及踴躍討論,就得舉行閉門會議嗎?如果是與受害人訪談,為保障當事人私隱,當然必須閉門進行。但這個團隊卻是要 討論有 關表意自由的法條,卻認為自由及踴躍討論無法對外公開,這不是自相矛盾嗎?要關起門來討論,這些不能曝光的言論究竟是什麼?還是其中有什麼暗盤協議嗎? 在他第四篇作品中,他拿九一八事變來跟當前的情勢做比較,他指稱,日本媒體在當時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這不正好是讓我們仔細思考二戰所發生的事,並從中學習的時候嗎? 我希望媒體公司能夠瞭解,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正如九一八事件時,我們被強迫做出的決定。 媒體應當扮演監督權威的角色,而非將自身在網路市場上的利益擺中間,對那言論自由的箝制卻睜隻眼閉隻眼。 我希望他們可以盡其所能,那麼十年後我們才不需要懺悔道:「如果我們當初反對了那份臨時報告,通訊/廣播檢查系統就不會產生了…」我希望,我們可以自豪地面對我們的子子孫孫。 此外,身為網路使用者的我們,不應只發出社論一般的聲明,更應向電視、廣播業者和報社質疑,為甚麼他們不反對網路管制? 請將這則訊息散佈給更多人知道,距離提出公眾意見的最後期限,我們只剩下不到十天。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譯者:peggyyoshi 校對:Leonard

南韓:網際網路和匿名

韓國的入口網站將從這個月開始採用實名迴響制(daet-geul sil-myeong-je)。兩個主要入口網站,Daum和Naver已經在6月27號開始實施,其他35個入口網站這個月也將採行這套制度. 韓國入口網站、網路新聞、或部落格新聞均在文章底下提供迴響或回應區,他們稱此為daet-geul(通常篇幅不長且網民可以隨意地留下意見)。由於能夠以匿名的方式留言,可能會產生不適當或隨便的內容,以及人身攻擊。如何解決這種情形,已經成為了爭論的話題。 幾天過去了。部落客們分享他們對於新制的意見。 一些部落客,如minicactus,非常擔心副作用 從採行實名迴響制後,惡意內容的量已經變低,但並沒有戲劇性地減少。要讓惡意迴響消失在網路上是需要花時間的。就目前為止,似乎成效不彰。我更擔心的是,這些惡意留言者會被驅散到小社群網站,如此一來,整體網路氣氛通常會變差。 一些部落客如hansfamily,最在乎的是這套制度是否會箝制言論自由: …似乎不少人傾向反對此制度。有很多原因,第一:此舉可能破壞網路的基本原則和自由;第二:此舉可能妨害言論自由;最後:可能會被政府當局給控制。 這些論點都很有道理,且我也不否認此基本原則。但是我們要如何克服人們將謠言信以為真,之後又怪罪他人,這種如毒香菇一般的社會現象?有些人說,這應該靠網民的自制力來克服,而不是強制;但是這樣會不會太流於理想? 我們見過許多因為惡意迴響,而導致自殺和憂鬱的意外,這著實地讓社會大開眼界。但是至今發生了什麼?有改變嗎?沒有變得更嚴重嗎? 關於「網路實名迴響制」的爭論已經好幾年了。先前,主要意見是反對;但是現在不同了。與其堅決反對使用,倒不如部份應用以阻斷匿名的負面影響。 有件之前聽聞的事我非常好奇,就是他們會不會查核身份證字號。那外國人和海外沒有身份證字號的韓僑怎麼辦? 有位部落客 帶出一個更為宏觀的議題:惡意迴響和我們的教育-- 從某時起,我就傾向不讀文章的留言和回應文章。難道大家不會閃避惡臭的垃圾桶嗎?在早些時期,迴響真的是非常新鮮和有趣的功能,方便我們可以在讀文章時,馬上對其表達意見。比起回覆系統要開新視窗才能留下我們的意見要來的更好。因為我們不必長篇大論,所以不假思索就寫下意見。篇幅雖不長,但卻有很多新鮮的意見。也許我太早下結論,但服務的用戶、服務提供者和顧客間的即時、快速溝通,使韓國網路文化加速地發展。因此,顧客的需求和新興工業化經濟體(NIES)才發展的更快。 然而,凡事均過猶不及。迴響和回應已不如往昔。即便只有0.06%的惡意回應者,這一小撮人還是會引起問題,這是個應該被探討的社會議題。那麼,「實名制」是正確的解決方法嗎?「實名制」可能會箝制意見和言論自由,我們該如何彌補這些缺失? 我認為惡意迴響者是存在於網路世界的問題,但是我們應該在現實世界找到起因。 事實上,即使你在現實世界中試著與其他人對話和討論時,人們也很容易因為不同意見而生氣。有的人以片面徵兆或事實來評斷任何事;有的人不講邏輯道理,而是以情緒和偏見來交談;抑或有人拒絕談論嚴肅議題,想嘲弄那些認真的人,並自以為很酷;也有的在人後說長道短,在人前卻默不作聲。 最後,是這些類型的人在網路上發出惡意迴響和回應的嗎?為什麼會有不長於正常溝通的人存在呢?在中學、高中時期,我們在一個不習慣於討論和發表意見的氛圍中成長。即使老師問問題,學生也盡量不與老師四目交接。一個學期中,要找到有一、兩個自願發問的學生很難。 有時候提問的學生很容易被老師或其他學生羞辱。如果有些學生在下課前問問題,就得忍受其他學生白眼。有些老師也對學生置之不理。 在這種教育環境下,我們培養出無數個沒有養成健康討論和對話方法的人們。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應該直接透過教育,導正社會上討論和對話的氛圍 當然,這似乎很理想化。現實中,採用實名制,限制實名制或其他類似的限制政策會來得更為有效。 無論如何,我相信教育必須先改變。 作者:Hyejin Kim...

坦尚尼亞:打造部落客社群經驗談

在坦尚尼亞,由於英語及斯瓦希里語寫作的部落格與日俱增,主題也遍及環境、飲食、運動、時尚、政治、室內設計、科技等不一而足,使坦尚尼亞部落圈在非洲顯得格外活躍,部落客因此決定成立正式組織,Jumuiya ya Wanablogu Tanzania (坦尚尼亞部落格社群,簡稱Jumuwata)於焉誕生。 對於部落客與公民媒體人士而言,若要建立一個合作與民主的部落格社群,相信可以從坦尚尼亞獲得許多理論及實作經驗。 自從決定成立組織後,坦尚尼亞部落客便希望盡力以合作開放為原則,一切起自於2006年11月18日舉行的線上會議: 坦尚尼亞部落客於2006年11月18日首次舉行線上會議,希望尋找不同方式增加社群的效能與範疇,多數部落客認為,人們有機會利用部落格促進國家重要對話與社會發展,且為讓公民媒體改革能在坦尚尼亞生根,部落圈應率先建立目標與願景。 會議準備工作利用Doodle與wiki等工具,因為坦尚尼亞部落客散居於各個時區,故使用Doodle投票決定會議召開時間,議程討論與主持人提名則透過wiki,之後由主持人Ramadhani Msangi公布選定的議程於wiki上。 在成員的部落格上,亦有相關討論與公告,坦尚尼亞當地的斯瓦希里語報紙《Majira》曾刊登有關會議的報導,另一份斯瓦希里語報紙《Mwananchi》在會議前後皆有專題報導。 舉辦空間為何? 當時主辦單位所面臨的主要挑戰,在於該使用何種工具舉行會議,由於幾乎所有坦尚尼亞本地部落客都使用公共網絡,故會議顯然必須使用線上平台進行,當地多數網咖都不允許使用者下載軟體,其後在Ethan Zuckerman的建議下,決定以IRC@Work做為會議平台。#blogubongo頻道確定後,也在wiki與成員部落格上公布登入方式教學。 會議中以投票達成決議,包括將11月18日訂為坦尚尼亞部落格日,並在會議結束前遴選出臨時委員會,針對如何成立正式組織架構廣納部落客意見與想法,成員包括荷蘭的Da’ Mija、加拿大的Jeff Msangi、美國的Ndesanjo Macha、坦尚尼亞的Ramadhani Msangi等部落客。 當天也決定組織將成立網站及聯播區,相較於其他非洲國家是由個人建立聯播區塊,坦尚尼亞部落客決定透過Jumuwata打造社群聯播。 臨時委員會於會後設立新部落格BloguTanzania,透過其中公開討論,坦尚尼亞部落客陸續處理領導架構、組織名稱、組織縮寫、聯播區命名、規章事務等,也擬定在部落格日將頒發的獎項項目。 他們也邀請圖像設計師構思標誌,公布於部落格上供成員投票,最後由Gerald Shuma出線,他的作品也成為Jumuwata正式標誌。 臨時委員會亦公布三項領導職缺,包括主席、秘書長與財務長,呼籲有意者登記角逐,截止後共有8名候選人,照片皆於選前張貼於部落格右側醒目處。 線上選舉該如何投票?...

為了社會變革的部落格寫作:專訪Jeff Msangi

Jeff Msangi 是一位在加拿大的坦尚尼亞部落客。他也時也是一位專欄作家,為坦尚尼亞的日報Tanzania Daima寫作。他以斯瓦希里語(Swahili)在Harakati寫作部落格,以及用英語在Proud African上寫作。他的斯瓦希里語部落格主要是關於發展議題、政治和社會運動。Jeff是一位務實的樂觀主義者,強烈認為部落格和其它網路工具可以在發展中國家影響社會變革。最近Jeff接受了J. Nambiza Tungaraza的專訪。 坦尚尼亞的部落客-Jeff Msangi Tungaraza:你什麼時候以及你如何開始部落格寫作? Jeff Msangi: 我從2005年的8月開始部落格寫作。我第一篇部落格文章的標題是Africa ni nchi moja?也就是「非洲是一個國家嗎?」(Is Africa a country?)Ansbert Ngurumo 曾是坦尚尼亞日報(Tanzania Daima) 的編輯,而我是週日的專欄作家群。他本身也是一位部落客,也是他介紹我進入部落格寫作。這發生在他貼了我的一篇文章在他的部落格上,邀請我上去看一看。我喜歡我的文章可以在網路上刊登這個想法,我幾乎是立刻愛上部落格寫作這個點子。 Tungaraza: 你如何描述你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