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青年 來自 一月, 2007

尋人啟事:在柬埔寨失蹤的Eddie Gibson

  11 一月 2007

原文鏈結:Missing in Cambodia: Eddie Gibson作者:Tharum Bun翻譯:rungheng 校對:Portnoy 在2004年10月,19歲的Eddie Gibson在從泰國前往柬埔寨的途中失蹤了。直至今日還沒有人知到這位英國的旅人(背包客)在哪裡。他的雙親目前在柬埔寨,提供了獎賞給任何有Eddie Gibson消息的人。 他在10月24日最後一封給媽媽, Jo的電子郵件中,提到了他正在東薩西克斯郡,準備要回家。但當他的家人去機場接他時,卻沒看見Eddie Gibson,該班飛機為11月1日從曼谷起飛。 兩年後,他的母親仍舊渴望著任何關於她摯愛的兒子的消息。“我認為柬埔寨人知道他在哪,而且我仍然相信在那國家裡有人知道Eddie發生了什麼事,”她在網站上寫了許多這位神秘失蹤的前里茲大學生的相關訊息。 他的雙親,Mike和Jo,已經設置了一個網站Eddie Gibson Missing in Cambodia以提供必需資訊給協助搜尋的當地官方、私家偵探和英國警方。 圖說:失蹤的英國國民Eddie Gibson的尋人啟事海報已分派到柬埔寨各地。 攝影:Sopheak 以谷美爾語寫作的柬埔寨部落客Sopheak,詳述這則新聞: 21 歲的英國國民Eddie Gibson在2004年在他離開泰國經過柬埔寨邊境Poi Pet入境柬埔寨時失蹤。Eddie Gibson送出他最後一封電子郵件是在2004年的10月24日,告訴他的雙親他即將在2004年12月1日返回英國,但從未回國。我們希望Eddie 仍然活著且很快的被尋獲。如果任何人有任何關於Eddie的資訊或曾經看到他,請通知有關當局或是位於Phnom Penh的英國大使館。將會提供美金20,000元的獎賞給任何提供Eddis資訊的人。Eddie的雙親舉辦了一個搜尋協會以協助找尋他們摯愛的兒子。 BBC News的通訊記者Guy De Launey寫道:對於低生活開銷感興趣的背包客和休學的學生,柬埔寨將會成為愈來愈普遍的長期逗留旅遊勝地。雖然柬埔寨已經維持了七年的和平,但對旅客而言仍有風險存在。 不過,Saha,柬埔寨出生的部落客在美國評論這則關於這位年輕的英國失蹤少年的新聞: 很明顯的這個兒子依據他個人的自由意願逃離了父母親。不過這有可能是一場卑鄙的遊戲,當Eddie似乎涉及了一場賭局。他可能欠了某個人不少的錢,即使他的雙親很富有,且他也有足夠的對外連繫管道得以逃脫。這導致我相信他“選擇”逃離他的父母。無論什麼理由,他都不希望被發現。對於他的父母,我感到遺憾,因為當你的孩子無緣無故消失時,的確是很難以面對。

蘇丹: 海珊也有好的一面與維和部隊的性侵害醜聞

原文: Sudan: Saddam's Good Side and Sexual Abuse by Peacekeepers 作者: Sudanese 譯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本週我們再度關注蘇丹部落圈,你可能猜到了,本週主要焦點在於海珊遭到處決,以及有消息指稱聯合國維和部隊在蘇丹南部強暴孩童。另外也有部落客祝賀蘇丹獨立51週年。 首先是人們對於海珊絞刑的反應,Sudanese Thinker很高興聽到這項消息,Daana Lost in Translation則藉此機會,提醒人們海珊在生前有何政績善舉: 以往從沒有人說過,海珊其實積極推動伊拉克現代化,其中包括: 他從國際企業手中奪回伊拉克石油權,讓國家能享受石油帶來的收益,促進經濟大幅成長。 伊拉克政府開始提供社會服務,在中東地區前所未見。 他努力減少國內文盲比例,全面實施免費義務教育。 政府支助軍人家庭、補助農民、提供免費醫療服務。 創造中東難得的現代化公共衛生體系,讓海珊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獎項。 想不到吧,暴君竟然也有良善的一面。 Fluent-Sudani更進一步稱海珊為烈士: 一個人竟為了保護土地不受外來侵犯而死,這真是國家一大恥辱。 …我們先釐清伊斯蘭教的「烈士」(Shaheed)是何意思,…根據聖訓,任何人遭侵佔住屋者殺害、燒死或淹死即為烈士,海珊至最後一刻均未曾恐懼死亡,也沒有變節為叛國者。 Rihab很憤怒,因為竟然有人稱海珊為偉大領袖: 我讀了幾個阿拉伯部落格的幾篇文章,文中不斷蹦出「偉大領袖」這個字眼,真的讓我很火大。 Precious Lolo選擇繼續完成她的伊斯蘭女性面紗系列文章,不過她也寫了以下段落: 我怎麼想? 海珊處決這件事其實比想像中複雜,不是一句「他活該」,或是一句「海珊是捍衛國家的勇士」這麼簡單。 但嚴格來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他過去做了很多錯事…也絕對應該離開總統職位,但需要處決嗎?需要用絞刑嗎?經過需要公諸全球嗎?需要在伊斯蘭宰牲節期間嗎?需要讓身邊人不斷嘲諷他嗎? 聯合國維和部隊也可能加入阿拉伯民兵! 對於聯合國部隊性侵害消息,蘇丹部落客也有許多反應,來自蘇丹南部的Black Kush十分憤怒,也擔心這會影響聯合國部隊進駐達佛地區的可能性: 現在有這種報導傳出,誰還會怪罪蘇丹政府拒絕聯合國部隊進入達佛?維和部隊不僅負責維繫和平,竟然還虐待與強暴孩童,光是展開調查還不夠,可能得花費多年才能彙集證據制裁犯案者。 聯合國應認真看待此事,否則本地人很快就會與維和人員敵對。 我認為要追查到底… Rihab怒不可遏: 這真是噁心!噁心!噁心!蘇丹南部孩童數十年來已歷經無數北部同胞的殘酷暴行,現在維和部隊理應保護這些最脆弱的孩童,他們居然虐待這些孩子?實在太噁心了,我原本支持聯合國介入處理達佛問題,但這種該死的事讓我重新考慮要不要支持聯合國。 Mimz也有同感: 我恨他們。 他們竟虐待這些該受保護的孩童。 維和部隊去死!他們也可能加入阿拉伯民兵。...

北印度語部落格圈: 失蹤兒童的遺骨與新年

  8 一月 2007

原文:The Hindi Blogosphere: Nithari and the New Year作者:Amit Gupta譯者:Fool Fitz校對:Portnoy 在NOIDA工業區的Nithari村裡,當地所有居民和新聞媒體,都因為失蹤兒童的議題及之後發現這些兒童的遺骨而陷入一片騷動,這時北印度語部落圈當然也不忘表示他們的意見。Tarun批評北方邦的首長Mulayam Singh甚至沒有到訪Nithari,慰問那些哀傷的父母,他們的孩子被綁架、性騷擾,而後被殘忍地殺害,他們的屍骸在失蹤後數月才被發現。Chandra Prakash也因此感到惆悵,並表示,Nithari象徵著腐敗的印度制度亟欲隱藏的一張臉,儘管藏也藏不住。他也說,當我們瞭解這些事實,我們才能找出這些弊病,並加以根除。 但新年也不全都是這些嚴肅的事情,有些人北印度語部落格圈的人,在寒冷的天氣裡跑到山上去迎接新年,並活著回來,訴說他們的故事;也有些人在跨年時忙碌得不得了,例如像Tarakash的團隊就策劃了公開票選,要選出「2006 北印度語部落客」,這活動幾天前才剛結束,而結果也已經出來了。Tarakash團隊的努力也受到部落格圈外的媒體注意,例如Gujarati的日報Divya Bhaskar就特別報導了這次票選,以此行動認可北印度語跟Gujarati部落客。而說到頒獎,Eswami將「2006 Eswami 漠不關心獎」頒給了印度警方,以「表揚」他們漠不關心的態度,並完美體現了這句俗話: Laaton ke bhooth, baaton se nahin maante.對某些人來說,棍子是比文字更容易理解的語言。 再回到北印度語部落圈,Ravi Ratlami得到了他的新年禮物,Abhivyakti,一本流行的北印度語線上雜誌;Anubhooti停止了他們特殊字型版本的網站,而在2007年1月1日起採用萬國碼。北印度語科技部落客,Unmukt,對於歐盟議會的即時串流媒體服務只能在Windows和Mac上觀看,而無法相容於Linux,感到有點驚訝。就如同歐盟的問答集上說,他們無法支援Linux,他們也無法在合法管道達成;Unmukt因此感到訝異,因為Linux不像Windows或Mac(一些版權所有的作業系統),它是開放源碼軟體,而且不被任何公司所擁有,所以支援Linux怎麼會有法律問題!!因此他開始請人們支持並連署抗議歐盟這項行為的陳情書,他本身也已經簽名連署了。 最後,GK Awadhiya講述的摩訶婆羅多傳說,在Arjun得到神聖武器後依舊持續著。

羅馬尼亞:唱頌歌

  2 一月 2007

原文:Romania: Singing Carols作者:Veronica Khokhlova翻譯:Sweet校對:Portnoy 對羅馬尼亞的記憶:我在ONESTI的最後一天,一大群學生到教員辦公室向老師們獻唱聖誕節頌歌。此前我對他們的精心準備毫無所知,這絕對是一個令人愉快的美好記憶。:)- L-plate big cheese這麼說。 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在2007年元月1日成為歐盟的最新成員。 這是Flickr用戶L-plate big cheese在他的羅馬尼亞相簿中替羅馬尼亞寫的介紹: 在這片土地上似乎什麼都有,但上世紀和本世紀的發展情況似乎讓其中大多數顯得黯然失色。這並不意味著羅馬尼亞已經毀壞;事實恰恰相反。她的歷史地景結合了古老與近代,朝著地平線不斷擴散開來。

黎巴嫩: 海珊與黎巴嫩政治

  2 一月 2007

原文鏈接:Lebanon: Saddam Hussein and Lebanese Politics作者:Moussa Bashir翻譯:dreamf校稿:Portnoy 2006年的最後一週並不只是歡慶假日而已,還有反政府的抗爭、伊拉克前領導人海珊的絞刑,以及中東的政治局勢。我們先從非政治的事件開始吧。 Dove's Eyes View 關注環境問題,她認為,布希政府最明顯的疏失,就是無視於全球暖化的危險,儘管布希政府計畫保護北極熊,她指出,這代表著布希政府從無視氣候變遷的後果,到承認這個現象的轉折。 Layal也表達了一個拒絕離開黎巴嫩的黎國年輕人心聲,儘管現今黎巴嫩政治動盪、而她的高中與大學同學都旅居海外。 海珊的絞刑也讓許多還在度假的部落客回到部落圈,接下來的言論只是評論這個議題意見的樣本,Pierre Tristam以非常強烈的批判語氣評論海珊的絞刑,他批評了美軍入侵伊拉克的「伊拉克自由計畫」(Operation Iraqi Freedom)與布希政權在中東的政策: 在週六晨曦暗殺海珊這整起事件是毫無正義的,它甚至無法使這位獨裁者感受到正義:在光天化日、毫無畏懼、不被質疑的環境下,執行 一項廣為人知的處決。因為處決者已經很難從被處決者身上,分辨出他們自己到底和被處決者有什麼不同,不只是因為他們的臉孔被面罩掩蓋住,更是因為他們處決 的動機和未來的計畫。同時,這項處決也只不過是近兩年前美國劇本中一個場景的實現,成為布希政權為了戰略、在伊拉克能順利施行政策,而培植出另一個替代品 的代表作。 Sophia也以相同的態度評論海珊的絞刑: 海珊被處決會被世人牢記,但不是因為海珊所犯過的罪行與他對伊拉克人民施行過的暴政,而是因為這是美國在中東地區實行的骯髒政治手段… 海珊被審判不代表尊嚴與正義回到伊拉克,而是代表只要任何一個中東國家領袖不服從美國,就可能會有這種下場的例子… Dr. Victorino以此理解海珊遭處決的含意,也就是必須聽從以色列官員的指示,Marxist from Lebanon也加入批評處決海珊的時機與方式。而一如中東政治局勢,黎巴嫩當地政治領域的議題也成為一些部落格討論的對象。 [ j i m m y ]以附有照片的文章評論在貝魯特的反政府抗爭,他說: 這是個溫和而會被忘記的抗爭,我對抗爭現場充斥著許多小型論壇的現象印象深刻,這些小型論壇都同時進行,每個黨派都組織了一個論壇,或是針對這場抗爭進行辯論,甚而發生許久的事件也都被拿來討論。 在大型抗爭之後,約十個獨立派的黎巴嫩年輕人出現在貝魯特展開小型抗爭,呼籲當局改善黎巴嫩年輕人的困境,這些困境可在Bashir的部落格上看到。 Lazarus對黎巴嫩境內教派系統,該如何進行「去教派化運動」(deconfessionalisation)的長期策略做了一番介紹,這個運動能保證所有可能的利益,並避免具破壞性的後座力。 以下是Bech在思考中東政治情勢時,所列出的一長串問題: 為什麼左派總是中東地區的最大輸家?我們能從這些失敗中學到什麼?伊斯蘭黨派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表達了左派份子關心與需要的事物?對過於歐洲中心的左派主義,我們該不該修正我們的整體理解? 最後,Abu Kais對暗殺敘利亞總統的呼籲,及海珊的處決做出綜合評論: 這是個混亂不堪的地區,黎巴嫩也不例外,今年,新的獨裁者俱樂部會試著擴展它們的政治勢力,在這個地區、世界上到處留下他們的足 跡。至於黎巴嫩,三月十四日將會發現,它被迫要與具備強大火力的武器對抗,否則就會滅亡。正如同Jumblatt所認知的,在中東地區,奪走靈魂就剝奪了 人們的自由,而在自由與靈魂的雙重層面上來說,自由是值得用許多靈魂去換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