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報導 來自 綜合報導

對抗喀麥隆的「燙胸」習俗

Josiane Kouagheu寫了一篇激動的網誌(法文)以對抗喀麥隆的燙胸習俗

Je n’ai jamais voulu parler de ce sujet trop sensible. Il me touche. Dans tous les sens, j’ai trop de victimes autour de moi. J’ai voulu me taire. Mais, que faire quand autour de toi, la télé, Internet, les magazines et autres qui vantent la beauté féminine, n’ont aucune influence chez certaines personnes qui continuent de se dire : « Les seins de ma fille ne doivent pas pousser très vite ! Il faut tout faire pour les masser..”

Leurs instruments

Une pierre, des épluchures de bananes plantain et les feuilles d’un arbre « ngwollne » (je le prononce en ma langue maternelle) passées sur un feu à bois. Et les serre-seins aussi !

Dès que tout est bien chaud, on les passe sur des seins nus. On masse encore et encore. La petite fille, qui généralement croit que tout est normal, crie de douleur. Elle a mal. Mais, sa maman lui répète que tout va bien et que c’est pour son bien.

Certaines femmes après les massages mettent des serre-seins sur la poitrine de leur fille. Ce tissu, plein d’élastiques, sert à compresser les seins de la jeune fille, à les aplatir…

Je veux juste dire à nos mamans, à nos tantines, à nos grand-mamans, laissez les seins de vos filles, nièces, petites filles, tranquilles. Nous vous appelons toutes mamans :

S’il te plaît maman, laisse mes seins tranquilles !

過去,我並不想寫關於這個主題的任何文章,因為它對我而言太敏感、太私人了;我有太多朋友和家人都是這個習俗的受害者,我只想保持沉默。然而當媒體紛紛都在讚頌女性特徵時,很多人仍在說:「我女兒的乳房實在是長得太快了!無論如何它們必須被壓平!」,這時你該怎麼辦?

他們所使用的工具

他們使用在炭火上加熱過的石頭、芭蕉皮以及「Ngwollne」樹的樹葉(我必須用母語說這個詞),還有束胸!

當所有的工具都被燒得又紅又燙時,它們就會被反覆地按壓在赤裸裸的乳房上。儘管一個小女孩相信燙胸是社會規範,她仍然會放聲尖叫。這毫無疑問地是非常痛苦的,但她的母親會告訴她一切都沒事,而且這麼做是為了她好。

有些母親在經歷這個程序後會讓她們女兒穿上束胸。束胸是由有彈性的布料所製成,其用意是要壓緊女孩們的乳房好讓它們變平。

我想告訴母親們、阿姨們、祖母們,請放妳女兒、姪女、孫女們的乳房一馬。我們向所有的母親們呼喊:

「求求您,媽媽,放我的乳房一馬!」

一段關於燙胸的紀錄片可點此觀賞。


譯者:leaf.
校對:Fen

紀錄片:烏干達跨性別女性為愛奮鬥

一家小型的瑞典製片公司Rough Studio,製播了身為烏干達跨性別者的系列紀錄片的第一集:

我們記錄了一位烏干達的跨性別女孩Cleopatra Kambugu的生活,她遭烏干達主流的八卦報出櫃,因而流亡肯亞。這是一個活在世界最恐同的地區跨性別者的愛與恨的故事。

我們拍攝此紀錄片的目的一直都是為了替世界帶來改變:改變人們的心靈、對跨性別者的看法或對LGBT社群的偏見。

烏干達這個國家長久以來因歧視LGBTI (譯註: 請參照wiki)社群,飽受國際批評。

譯者:柯旭銘
校對:Mia Shih

富士康打工詩人許立志 他的詩以及短暫的一生

富士康,一家台灣公司,亦為蘋果公司在中國的協力廠商,其勞動管理措施長久以來遭人詬病,造成不少的職場自殺事件。草根團體翻譯了許立志的詩作,許立志曾在富士康打工,2014年9月30日自殺於深圳,得年24歲。

以下為許立志的一首詩:

《谶言一种》
“A Kind of Prophecy”

村里的老人都说
Village elders say

我跟我爷爷年轻时很像
I resemble my grandfather in his youth

刚开始我不以为然
I didn’t recognize it

后来经他们一再提起
But listening to them time and again

我就深信不疑了
Won me over

我跟我爷爷
My grandfather and I share

不仅外貌越看越像
Facial expressions

就连脾性和爱好
Temperaments, hobbies

也像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
Almost as if we came from the same womb

比如我爷爷外号竹竿
They nicknamed him “bamboo pole”

我外号衣架
And me, “clothes hanger”

我爷爷经常忍气吞声
He often swallowed his feelings

我经常唯唯诺诺
I'm often obsequious

我爷爷喜欢猜谜
He liked guessing riddles

我喜欢预言
I like premonitions

1943年秋,鬼子进
In the autumn of 1943, the Japanese devils invaded

我爷爷被活活烧死
and burned my grandfather alive

享年23岁
at the age of 23.

我今年23岁
This year I turn 23.

– 18 June 2013

翻譯:柯旭銘
校對:Fen

創造並連結生態村的“部落召集”計畫

[原文刊登於2013年4月2日。]

可再生能源、生物暖氣、朴門永續農業、生態建築、植物淨化和其他傳統生態旅遊和有機產品的發展,所有這些都是維持“部落召集”Tribewanted )生態村的組成部分。“部落召集”是成立於2006年的線上社群,隨後由於群眾集資而成為了一個“真實”的國際社區。註冊費為每個月12歐元,這個費用會存到一個帳戶中,這個帳戶將幫助遍佈世界的十個預選村落的成千上萬居民。在斐濟島沃諾沃村與獅子山共和國的John Obey村之後,最新的生態村是位於義大利佩魯賈和翁布裡亞的蒙雷斯特沃勒村。我們有豐富(但環保)的線上活動,詳細資訊可以訪問:主頁臉書Youtube

譯者:Yipeng 

校對:Ameli

記錄與分析馬其頓媒體的民族主義仇恨言論

馬其頓人權專家、運動人士與部落客Žarko Trajanoski發表一系列文章,分析媒體上常掩飾成「愛國」言論的右翼民族主義仇恨言論。

„Патриотскиот“ говор на омраза е препознатлив по намерата за разгорување, поттикнување, или оправдување на омраза кон внатрешните и надворешните „непријатели“. Во основата на ваквиот говорот на омраза е поделбата на „Ние“ („патриотите“) и „Тие“ (непатриотите), кои се етикетирани со најразлични стигматизирачки називи. „Патриотскиот“ говор на омраза честопати се користи како инструмент за психолошко насилство врз критичарите на актуелната власт, од страна на провладини политичари, новинари или колумнисти.

Во првиот дел од анализава ќе се фокусираме на повеќе примери на „патриотски“ говор на омраза во кој се таргетираат домашни „предавници“, „странски платеници“, „кодоши“…

「愛國」仇恨言論,可以從煽動、鼓勵或合理化憎恨內外部「敵人」的內容裡辨識出來。這類言論的核心在於區分「我者」(愛國者)與背負各種污名的「他者」(非愛國者)。親政府的政治人物、記者或評論家,時常把「愛國」仇恨言論當作是精神暴力的工具,對付諸多針對當前政府的批評。

分析的第一個部分,我們會集中討論好幾個例子,對象是國內「賣國賊」、「外籍傭兵」、前政權「情報員」的「愛國」仇恨言論……

目前三篇分析文皆有馬其頓文與英文供閱讀,作者也承諾未來會繼續寫下去。這些分析案例,不只是對於對馬其頓政治、媒體現狀感興趣的人來說很有幫助,對於研究仇恨言論作為普遍現象的學生來說也是如此,特別是將其作為東南歐普遍反民主趨勢的實例。

分析文第一篇談的是憎恨國內「敵人」。第二與第三篇則是記錄並討論針對馬其頓運動人士非政府組織的仇恨言論案例。Trajanoski的記錄工作,同時也是目前一個大型馬其頓媒體民間真相查證計畫的一部分。

校對者:Rio

學習如何在三十分鐘內保護你的電子郵件往來

#EmailSelfDefense infographic by Journalism++ for the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CC BY 4.0)

#EmailSelfDefense 由Journalism++為自由軟體基金會製作視覺資訊圖表 (CC BY 4.0)

自由軟體基金會在2014年六月三十日時,釋出了一份包含六國語言[]名為Email Self-Defense的入門手冊教導初學者們如何加密他們的電子郵件。其他的語言還在進行中。

即使你沒有什麼需要保護的,使用加密能保護和你溝通的人的隱私,並且讓大眾監控系統遇到麻煩。如果你剛好有重要的東西需要保護的話,你有伴了;這就是史諾登用來分享他關於NSA秘密的同一個工具。

"Edward, a friendly email bot helps Email Self-Defense users test their new encryption systems."

Edward, 一個友善的電子郵件機器人,幫助Email Self-Defense的使用者測試他們新的加密系統。

自由軟體基金會的指南最早在2014年六月五號,作為Reset The Net 此活動的一部分而被發起——這一天是反對大眾監控的全球日,並銘記為史諾登(Edward Snowden)揭露美國國安局這台巨大且無分別的全球間諜機器的一周年紀念日。

Email Self-Defense 只是解決大眾監控其中重要的一個環節而已。」自由軟體基金會表示:

當我們學習加密電子郵件工具的同時,我們也需要政治地推動管束監控行為,建立一個安全的網路,並先從強制政府和公司減少收集有關我們的資料開始。我們希望翻譯過的Email Self-Defense能成為全世界的人踏入這多面向行動的入口。

譯者:Johnny Wu
校對:Fen

分析2014世界盃前的抗議活動

在數位雜誌《不同緯度》上,墨西哥國際學者Vanessa RebollarIn分析了[西文]巴西因2014世界盃足球賽所導致的抗議因素,對此,她提出了一些問題:

¿Cuál es el contexto dentro del cual 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