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一月, 2007

報導 來自 綜合報導 來自 一月, 2007

羅馬尼亞:媒體 vs.部落格

原文:Romania: Media vs Blogs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譯:Portnoy

Owispotting 談到羅馬尼亞主流媒體跟部落客的情形:「我沒辦法歡呼慶賀羅馬尼亞的部落客成為羅馬尼亞新聞業的救星(或起碼是個威脅),因為這是拿XX來比雞腿。好的新聞、優秀的文筆、以及絕佳的報導是任何人–不管承載的媒體是什麼–都認為有價值的。但是在羅馬尼亞,我們只有極少量這種報導,所以當幾乎沒有人(以所有公民而言)好好利用這些媒體,誰會去關心部落格跟報紙之間的勝負呢?」

馬來西亞:眾網站聯手支持部落客

原文:Malaysia: Website Formed to Support Bloggers
作者:Preetam Rai
翻譯:Portnoy

Mavericksym部落格介紹了一個叫做部落客團結吧的網站,成立宗旨是為了支持兩名被馬來西亞報紙控告毀謗的部落客。這個聲援網站由Susan Loone管理,她說「我真心支持我的朋友,我們的行動正在茁壯」。這個部落格歷史上的污點,對馬來西亞部落客而言也有正面意含。這件事讓我們團結,只要在一起,我們可以改變一些事情,即使最後(還)沒能改變,我們也已經推動了。

非洲:這就是非洲

原文鏈接:Africa: this is Africa
作者:Ndesanjo Macha
翻譯:dreamf
校稿:Portnoy

Joshua Wanyama是「非洲之路」(African Path)的部落客,這回他以「十個思考『這就是非洲』的方式」為題撰文:新年開始了,不同趨勢正在非洲形成,這些趨勢可能受全球化、民主提昇、或社會崩潰所影響,所以我整理出一張我自己對非洲思想的清單。

1.國際援助正在嚴重損害非洲。說到援助,已經有很多人談過這個議題,擁護者顯然認為它能幫助國家脫離貧窮的枷鎖,讓它們的情況好轉,但我倒覺得,國際援助創造出援助者的自滿,讓一些努力工作的人民變得必須依賴援助才能過活。不管一個民族何時需要援助,創新往往會使這個民族重新站起來,現在援助的問題在於,雖然各國遊說的技巧改善了,卻也扼殺了創新。這個問題永遠都不會有固定的答案,讓我們拿到錢、暫時解決問題,然後繼續生活,民族國家因而不斷制訂出能吸引援助國資金投入的政 策與規則,反而不想依靠自己。 從贈送的立足點來看,當我們不斷將我們的失敗、依賴傳承給下一代,這產生一個很大的危機,如果我們不學會自力更生、解決自己的問題,不管是心理上的、精神 上的、情感上的或甚至生理上的,讓年輕的非洲成長到成熟期,我們永遠都會陷在貧窮的困境裡。

2.越來越多的非洲國家懂得如何管理,並要求更好的領導者。2006年10月,有10個非洲國家舉行總統大選,大多事務都很平和,過去三年裡,和平、基於憲法的多黨派公投在這8個國家中都已經實踐,這8個國家包括阿爾及利亞(Algeria)、蒲隆地(Burundi,譯按:位於中非)、中非共和國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查德(Chad)、民主剛果(Congo-Kinshasa)、埃及(Egypt)、肯亞(Kenya)以及烏干達 (Uganda)。儘管如此,只有當這些國家產生政權轉移,情況才會有進展。奈及利亞憲法禁止Obasanjo競選第三任總統,2007年的權力移轉將是判斷該國成熟到什麼程度的重要尺標。

3.以同樣的標準衡量,我們仍在犯很多我們以前就犯過的明顯錯誤。奈及利亞十二月的輸油管爆炸案只是其中一個案例,這起爆炸案在近十年都會拖累整個國家,其他的悲劇也一樣,讓這個問題繼續存在,實在是個恥辱。

4.索馬利亞上個月一直佔據新聞頭條,很多人擔心現在的情況會讓這塊「非洲之角」(譯按:指索馬利亞)更不穩定。在衣索比亞涉入衝突後,情形變的更加複雜,就只因為衣索比亞已經拿下摩加迪休(Mogadishu 索馬利亞首都)與奇斯馬約(Kismayo,索馬利亞境內派系軍閥),但這還不能保證勝利,如果衣索比亞在對抗看不見的敵人時鬆懈下來,我很怕我們會變成另一個伊拉克。美國在2003年迅速艘掃平伊拉克,但他們都還深陷泥淖,美軍死傷總人數高達3000人,而這個不得安寧的國家到現在都還沒有穩定的跡象,一場長期耗損的游擊戰會讓情勢更糟,如果情況變的跟伊拉克一樣,衣索比亞也沒有足夠資源來維持和平。

5.許多國家正陷入動亂,內戰與內部衝突浮上檯面,辛巴威是唯一遇到動亂,但未引發戰爭的國家,不過穆加比(Robert Mugabe,譯按:辛巴威總統)摧毀了國內經濟,將辛巴威帶向貧窮的谷底,要想回復到之前的秩序,辛巴威得付出很大的代價。在短短的24年間,穆加比已經讓所有辛巴威人民都不知何謂希望,長此以往,遲早會有事情發生,你折彎一根木棍時,不可能不弄斷它,我們等著看局勢會如何發展。

6.我們想要有好領導人的唯一方法,就是再教育。貪污和獨裁政權已經剝奪了非洲發展的機會,目前、或下一代接班人必須變得更可靠,想讓這件事成真,我們需要評判領導者表現的新系統,也需要一套能限制所有領導者權力、讓他們得為自己行為負責的憲法。 大多時候,領導者透過「消音」與控制資訊流的手段,來掩飾他們管理政府不當的事實,然後人民就被以鎮壓的手段統治,好像民主沒多少條路可走。那麼該如何讓領導者更可靠?能藉由教導告訴市民,他們聲音的權力有多大,由下往上地改善領導者與生活水準。

7.不過是在非洲的教育還是發展層面,網路將持續扮演重要角色。如果政府提供民眾更方便上網的服務、更快的連結速度,網路會更重要。根據全球網路統計資料(Internet World Statistics.),約有三千兩百八十萬名非洲民眾使用網路,在2000年到2006年間,使用者成長率更高達626%,數據將會持續成長,成長率可能會比現在的626%還高。

8.當網路讓做生意變的更容易,企業更不會在非洲登記、設廠,屆時非洲國家能分食到的餅就會更小。因為非洲的嚴格管制與稅務,在海外運作企業反而比較節省成本,除非情形改變,不然這些企業註冊的國將從稅收中持續獲利,非洲則會消失在全球商業景觀之外。確保商業運作順暢、在註冊程序上降低管制、稅金及信用要求等,將是增加非洲生意機會的要點。

9.非洲的利潤與投資將持續成長。隨中國與印度在全球市場地位的水漲船高,非洲正以未開發市場、天然資源供應者的角色讓製造業獲利,美國總統布希在2005年訪問非洲,對幾個主要石油供應國猛獻殷勤;2006年,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也來了,他為了促進雙邊貿易而訪問了幾個非洲國家。這只是趨勢的開端,之前已經將營運地點搬出祖國的許多大企業,將開始投資非洲境內較廉價的製造業市場,非洲政府能否發展各種系統來行銷以及吸引這些企業進入國內市場,將益加重要。

10.隨非洲受到越來越多關愛,新殖民主義將會復甦。當發展機會逐漸清晰可見,渴求市場的企業與資本紛紛進駐,到時這些國家在讓步情形下簽約後,才發現它們自己處於不利的困境,包括天然與經濟資源在內的所有資源將被豪奪殆盡。非洲如能發展屬於自己的生產與運輸建設時,將會獲益良多,並得以和全球各大強權相抗逢,高瞻遠矚也是必要的。不然,從一樁合約中賺得五年溫飽,五年後卻讓一個國家片瓦不存、毫無價值,也絕不是非洲之福。我們需要更好的道路、醫療照料機構、再生能源、食物產量、和更健全的土地保護計畫。我們能從這些關注中,獲得最重要的資源應該是教育,目前高薪職位與科技工作等工作機會正流向亞洲、東歐、南美,我們必須開始加入人才競爭市場,這才是長遠之道。為了迎接西方國家將他們的勞工生產線外包,中國建立了自己的製造業,然後才有西方國家公司將工作外包給能降低成本的中國。現在中國正在建立自己的公司品牌,加入全球市場的競逐之列。與其以一紙低賤的合約來換取境內天然資源的大量出口,還不如讓我們進口創造產品的專業知識(know how),為未來進入全球市場作準備,隨後實質地建立起能完全適應於全球競爭規則的獨立經濟。

總而言之,非洲的情況與進展還是很樂觀的,雖然大部分民眾還感受不到獲益,在這塊大陸還是有利潤、能進步的,它最終將轉變為更好的經濟和生活水準, 但如果要讓這些事情成真,我們得繼續多要求我們的領導人,要他們用創新的方法,來著手進行改善生活水準的任務,而不是等著要其他人告訴我們答案。每個人都要在他們影響所及的領域中,具備解決問題的能力與決心,非洲的問題和答案不會在西方,這些答案只能在非洲的村落、程式、農田、辦公室、家庭、權力的迴廊中找到,我們要掌握自己的命運。

以色列:公車上的性別隔離

原文:Israel: Segregated Bus Lines
作者:Amira Al Hussaini
翻譯:Portnoy

Jewlicious上的一篇文章,以色列部落客Laya抱怨公車上的區隔:以色列的公車上,男性坐在前面,女性只能坐在後面。

「據傳許多女性都被威脅、騷擾、甚至是恐嚇,只因為她們行使人權,坐在她們想做的位置上。這些可是公共汽車,是讓所有人乘坐的」她寫到。

印度: 寫部落格的猴子–主流媒體對部落客的不友善

一份主流報紙中附帶著一篇漫畫,似乎暗示部落客只不過是會打字的猴子,對此Marketing Practice以消費者產製內容媒介(Consumer Generated Media)的觀點,評論了這篇漫畫,「將部落客描繪成猴子,這種意象的另一面也揭露了主流媒體的傲慢:這些編輯認為他們比讀者還要優越?」

新加坡: 2006年新加坡的新媒體政治

原文: Singapore: The politics of Singapore’s new media in 2006
作者: Preetam Rai
譯者: dreamf

Gerald Giam(透過theory.isthereason.com)觀察了新加坡2006年的新媒體與市民新聞發展的重點,他指出,「政府對網路管制的『輕輕碰觸』,可能是使許多新加坡民眾敢於在部落格、播客及影音播送等媒體中,討論、並推進政治邊界的原因之一。」

Gerald Giam指出2006年是新加坡新媒體與市民新聞發展的標竿年,「政府對網路管制的『輕輕碰觸』,可能是使許多新加坡民眾敢於在部落格、播客(podcast)及影音播送(vodcast)等媒體中,討論、並推進政治邊界的原因之一。」

其實隨便一篇文章都能發現,新加坡過去有太多新媒體在發展,然而這篇文章將點出新加坡幾個較具代表性的事件,當然這些事件是由充斥新媒體發展的現象所驅動。

選舉播客與影音播送

在五月大選的那個禮拜,資訊、傳播與藝術部長(Senior Minister of State for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and the Arts)Balaji Sadasivan宣布禁止具明顯政治目的的播客與影音播送,這項改變很明顯是要回應新加坡民主黨(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SDP)的計畫,新加坡民主黨企圖在其網站放置更多的聲音與影像檔,以觸及更多選民,突破主流媒體遭政府控制的困境。在資訊、傳播與藝術部(MICA)完成這項宣布後,新加坡民主黨除了服從別無選擇,他們很勉強地從網站移除播客,但他們也發動了抗議

不過政府的這個舉動並不能阻止某些網路公民將許多政治遊行影像上傳到他們的部落格上,這些民眾用手機錄下、發表到部落格上的影像,幾乎全都是反對黨的遊行,尤其是工人黨(Workers’ Party, WP)的遊行,這些部落客也在徵求人民行動黨(People's Action Party ,PAP,譯按:新加坡執政黨)的影片,但拍攝者不夠多,使得影片也不足。

有些人好奇為什麼政府沒有掃除這些網站,可能的理由就是,由於政府認為一般大眾缺乏這些網站的知識,因而毫無威脅性,他們也不會因此少掉太多票,讓政府相當安心,政策研究機構(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 ,IPS)的選後調查結果更加強了政府的這種安定感。政策研究機構的研究結果指出,只有33%的新加坡民眾-特別是年輕人-認為網路是型塑他們投票意願的重要因素。

mrbrown的崛起

在選舉期間,新加坡最有名的部落客mrbrown因為他放縱、有趣的「Tur kwa」 播客一炮而紅,這是一系列「非政治播客」(也就是政府所說的「具明顯政治意圖」)的其中一部分,內容為一名食物攤販老闆與顧客對修補秩序的爭論,暗諷人民行動黨對工人黨候選人James Gomez的妖魔化(demonising),人民行動黨宣稱James Gomez並未正確繳交他的競選文件,還將過錯推給選舉機構。

mrbrown關於新加坡考試與成績的next podcast也一樣好笑,裡面兩個小孩在比較彼此的分數,辯論一個學生的成績如果拿到滿分的66.6%,是不是真的「考得很好」,因為他們的老師這麼說。主流媒體大力宣傳人民行動黨拿下66.6%票數的勝利,就好像接到必須徹底執行的命令一樣。他同時透過剪輯聲音來諷刺人民行動黨與其反對黨的其他政客。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PM Lee)在建國紀念日演說中,錯誤地形容了mrbrown「Tur kwa」播客的特徵,他以「mee siam mai hum」一詞形容mrbrown的節目是「辛辣的言論」,但許多新加坡民眾馬上就抓出他這個形容的語病,因為這種大眾馬來食物「mee siam」(譯按:馬來人煮麵的一種口味)後面從來不會加「hum」(雜草)這個字,李顯龍的媒體祕書稍後澄清表示,李顯龍本來是要說「laksa mai hum」(譯按:馬來西亞華人常用的閩南語,「咖哩粉」之意),不過這反倒成了mrbrown另一個挖苦的範例,他稱另一個播客節目為「A hum-less podcast」(沒有「hum」的節目),將李顯龍的出醜事蹟配上容易記住的曲調,這支曲調被廣為下載流傳,有些人甚至還用它來當手機鈴聲,而政府為了保持「不插手」網路的承諾,並未作出任何回應,即使有傳聞指出某些官員將對這些不敬的嘲笑採取行動。

雖然mrbrown的知名度很高,但很不幸地,他發現自己已經成了「出界」(out-of-bounds)的標誌。他自去年6月30日起,為今日報(TODAY)撰寫專欄,雖然是以輕鬆詼諧的方式批評政府,不過選後批評政府的代價越來越高,S'poreans are fed, up with progress一文讓資訊、傳播與藝術部作出了嚴厲的回應,認為這篇文章「扭曲事實」。更讓許多新加坡民眾驚愕的是,資訊、傳播與藝術部指控mrbrown是涉及政治的「政黨打手」(partisan player),並宣佈「新加坡記者或報紙的角色並不是擁護一個議題、政治造勢或反對政府」,政府的主要論點是,比起過去在他閱聽人較為受限的部落格中發表意見,-mrbrown現在的意見是在主流媒體間流通

無視於網民抗爭的怒吼,今日報立刻開除mrbrown(他們有些人穿著棕色衣服聚集在市政府捷運站前,用行動聲援mrbrown,並抗議今日報將他免職),謝天謝地,政府並沒有對mrbrown採取進一步的行動,而他的播客每個禮拜也持續吸引越來越多的聽眾。

在國會大樓裡的Talking Cock

「在國會大樓裡的Talking Cock」事件幾乎是完全透過網路上的病毒式行銷將訊息發送出去,那是由8月24日在舊國會大樓的表演拼湊而成的直立式漫畫,大部分的作品都被抓下來,轉放到YouTube和其他網站去,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大概是Ruby Pan和Hossan Leong,Ruby Pan利用不同的新加坡重音來產生不同語調的新加坡式英語(Singlish),這可讓她的聽眾開懷大笑。

Hossan Leong用他相當在地的口音將Billy Joel的「We Didn't Start the Fire」翻唱成「We live in Singapura」(譯按:Singapura是由梵文「獅子城」衍伸而來,指的就是新加坡),敘述了從Sang Nila Utama(譯按:一位蘇門答臘王子Sang Nila Utama初次踏上新加坡島)至今的新加坡歷史,他的口音也讓不少聽眾噴飯。

這些新奇、市民導向的事件不僅展現出新加坡民眾驚人的藝術天賦,更重要的意義是,雖然新加坡歷史很短,卻用有獨特而活躍的文化,這些事件成功地讓新加坡人嘲笑自己,也屏除了政治的歧異,慶祝他們獨有的「新加坡性」(Singaporean-ness)。

Wee Shu Min事件

Wee Shu Min這名「菁英」少女於十月間因為新加坡讓她出名了,當時她正在網路上對著她認為是個正在發牢騷的中年新加坡人,傲慢地誇誇其談,結果沒想到幾天後Technorati 搜尋排行榜中的第一名竟然就是她的名字,而且全是尖刻的批評,當海峽時報記者Ken Kwek報導這個網路上的戰爭後,這個事件開始出現在主流媒體上,日後還在報紙的文章與評論中出現好幾次,國會議員Wee Siew Kim還得為了他女兒的過失道歉兩次,第二次的道歉是因為在他第一次的聲明中「沒有道歉」。

新加坡民眾對這種輕蔑言論的反應強度是無庸置疑的,如果一個政客盲目到無法看見新加坡日漸分化的階級,這位「精英」父親和女兒兩人成為「最佳典範」。

部落客的自律

一篇由部落客Dharmendra Yadav撰寫、關於部落客該自律的文章,十二月出現在今日報上,這篇文章造成部落圈對於部落客該如何自律的辯論,並發展出部落客間的倫理守則,許多人撰寫文章回應表示贊成反對,雖然大家都承認要以理性為前提,但大多數網民必定會反對規制網路平台言論的規定或倫理守則,因為有些新加坡人將這個平台視為新加坡境內「真正自由言論的最後基石」。

政黨對網路的使用

在過去的日子裡,新加坡反對黨嚐試了許多使用網路宣傳訊息的方法,新加坡境內三大反對黨之一的新加坡民主黨似乎是最渴望網路的,新加坡民主黨定期在它的網站上出版針對不同議題的文章與意見,另一方面,工人黨一面在網路空間中維持一定的知名度,一面也密集使用網路,將它的觸角伸到更多選民身上。事實上,工人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在討論如何將影響力擴及更多民眾時,已經有兩位成員因為網路上的評論與黨內高層不合而離職

外交部長George Yeo是首位定期寫部落格的內閣部長,他時常寫出一些令人驚艷、坦白而極具洞見的文章,他的文章素材大多是他和國外領袖互動的情形。人民行動黨的P65 MPs(用以代表新加坡獨立後國會議員的用語)剛開始寫部落格時,撰寫的題材都是多數網民不感興趣的草根活動,還曾引來訕笑,但藉由即時發表國會演講與人民行動黨記者會訊息,他們使用網路宣傳的技巧甚至比最大反對黨-工人黨-快了一步。

政府意識到新媒體

在八月建國紀念日的演說中,總理李顯龍花了25分鐘在描述數位媒體將如何改變新加坡,他坦承新媒體將改變社會結構,而傳統媒體已經遭到包圍,無力繼續維持其讀者或觀眾,在特別提出幾個市民導向的新媒體初步發展時,還點出幾個以諷刺政治為主的網站,其中包括TalkingCock,甚而讚揚它「有幾個笑話還不錯」,這讓許多人感到驚訝。TalkingCock這個網站是由漫畫家與影片製作人Colin Goh設立的,在李顯龍特別提起的當天,它回應的頭條看似極端厭惡,「顯龍!在你特別提起之後,TalkingCock流量大降」(Seow Leow! TalkingCock Suffers Shrinkage, Street Cred Loss, After Rally Mention),不過這當然是假的,因為在那場演講之後,TalkingCock的瀏覽量大幅上升。

李顯龍同時透露對網路毫無管制的不信任,他指出,「如果你在海峽時報(Straits Times)或亞洲新聞網(Channel NewsAsia, CNA)讀到某些東西,你必須知道那是真的」,不像TalkingCock上呈現的東西。他警告新加坡民眾要對網路的東西「保持懷疑」,不要相信他們獨到的所有東西,就像「在網路上流通的事物有一半是事實、另一半不是,但你無法得知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許多網民認為李顯龍的比較很不公平,因為他們知道TalkingCock只是個謠言網站,TalkingCock也從來沒有宣稱它是個適當的新聞報導來源,且海峽時報與亞洲新聞網的立場總是偏向政府。

李顯龍沒有提到許多其他客觀而獨立的政治議題辯論部落格,不過他特別指出政府已經準備制定法律,這些法律將規範在選舉期間,人們對播客與政治影片的運用,讓法律能跟上數位時代的腳步。

為了因應這些趨勢,政府在資訊、傳播與藝術部底下的公共傳播部門成立一個新單位,稱為「新媒體」小組,為政府制定網路的公共傳播策略,並監控網路上的聲音,政府同時修訂刑法,修改條文中明確地點名若在網路平台上構成毀謗行為,該如何處理。

STOMP與市民新聞

七月間,網路業者SPH發表新的入口網站「STOMP」(Straits Times Online Mobile Print,海峽時報線上版,譯按:連結失效,相關介紹請看這裡),由海峽時報編輯Han Fook Kwang執筆,「提供讀者如何表達自己、靠自己與報紙互動的方法」。

當海峽時報大力宣傳這個「市民新聞」的做法時,曾任海峽時報記者、現於學院任職的Cherian George澆了海峽時報一盆冷水,他在他的部落格中指出,「我不認為STOMP是種市民新聞,它將公民視為『隨手可得的物品』(it puts the public on tap),卻沒有將公民擺在第一位(not on top),它只是引介讀者更多與傳統新聞學互動的技巧,但市民新聞應該是指公民的『議題設定』(agenda-setting)能力,由市民記者自行判斷該問哪些問題、該追逐哪些議題,不該只是讓公民發問後,靜靜等待主流媒體決定要回答哪些問題。」

展望2007年趨勢

只要政府不壓制,新媒體的正面發展應該能在2007年持續發酵,越來越多不同背景的新加坡民眾,開始利用部落格、網路論壇、播客及影像傳送這些新媒體進行 閱讀、寫作或評論。網路上的多元觀點將持續增加,儘管網路的言論依然不成比例地在反對建立相關規範,但2007年網民對右派的看法或許會有稍微的改變,因 為會有更多與國家機器連結的民眾上網反駁右派的聲音。

我們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新加坡民眾能加入部落圈,讓部落圈更顯熱絡,直到擁有足以與傳統媒體相抗衡的另類媒體可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