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中亞與高加索地區 來自 十二月, 2007

26 十二月 2007

哈薩克:政制符合歐洲標準?

哈薩克部落格圈最近主要話題仍是政治,當地政制屢見爭議,也愈來愈像蘇聯時期制度,人權記錄也仍舊低落,但然歐洲主要推動民主的「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主席,卻由哈薩克擔任。 外界許多人揣測,獨立國家國協愈來愈像個「獨裁者俱樂部」,成員國領袖不時相互交換處理媒體與選舉的方式與經驗,b-ryskulov指出,俄羅斯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數週前的電視訪談中,兩度特別讚揚哈薩克的發展,尤其支持哈國總統納札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 他表示[ru]:「為了某些原因,普廷在與其他鄰國比較時特別將哈薩克提出來,這個畫面會在精心策畫的電視節目上播出,讓我懷疑這並不是脫口而出的即興言論。」 Slavasay回顧[ru]哈薩克高層官員的資歷,注意到許多官員都是遭總統大規模任命與撤換,他認為:「如此調整內閣比較容易」,他也提到,哈薩克與俄羅斯不同,現任或前任情報機關官員較少進入行政單位任職,他指出:「情報人員入政府,最著名的例子是現流亡在外的前總理卡赫澤汀(Akezhan Kazhegeldin),據傳現任總理馬西莫夫(Karim Masimov)也出身情報組織,不過他完全否認。」 儘管哈薩克2005年與2007年選舉顯有瑕疵,「終身總統制」等修憲結果也受人質疑,但該國仍贏得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主席之位,Kzblog指出:「這已是正式結果,哈薩克先前爭取2009年主席未果,卻將於2010年擔任主席,官方通訊社也只報喜不報憂」。「人權觀察組織」亦發布新聞稿,譴責這項決定,認為哈薩克並未達到該組織的要求。 Joshua Foust也分析此事,一方面哈薩克人權與民主記錄貧乏,卻能擔任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主席,確實具有爭議性,他認為這種所有有關此事的外交協調是樁「醜陋的交易」。Slavasay也認為[ru]:「2010年主席之位已底定,哈薩克現在得非常努力,才能讓外界未來相信他能榮之重任」。Adam-kesher則覺得,「這是哈薩克外交人員的大勝利,也是該組織的大挫敗」,Adam-kesher看法很悲觀: 哈薩克又承諾在2008年要改革,包括媒體法規、誹謗罪除罪化與選舉法規自由化,不過人們對此新聞的反應通常是失望與迷惑,哈薩克以前也曾承諾改革,但後來沒落實,此次機會也不大,但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的聲譽已毀於一旦。 Epolet以不同的觀點看待[ru] 此事,認為哈薩克現任總統很在意形象問題,他指出:「2010年哈薩克擔任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主席時,正好也是總統納札巴耶夫的七十歲大壽,屆時將有大規 模慶祝活動,而2008年的主要活動,則是國家遷都阿斯塔納(Astana)十週年,這將形同是2010年的預演,而且十週年慶祝日也選在總統生日當 天。」 本文英文版同時刊載於neweurasia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對:Portnoy

24 十二月 2007

(短訊)烏茲別克:勞動移民的困境

Nathan 看了一份關於人口販運的調查報告,是由Rapid Response Group (RRG) 所發佈,探討烏茲別克的勞動移民(labor migrants)所受的待遇。報告中指出,這些被仲介帶往俄羅斯或哈薩克的工人,他們的勞動條件都要靠運氣來決定,如果遇到惡劣的雇主或仲介,護照會被扣留,讓他們無法脫身、只能一直工作下去。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21 十二月 2007

哈薩克:經濟危機之後

作者註:除Steve LeVine之外,本文其餘所有超連結均連至俄語文章。 無論是小型經濟或金融危機,或是政府所言的「導正市場行為」,哈薩克度過此次事件後,部落客仍不斷討論後續效應。 Sarimov表示,哈薩克金融業年會已無限期延後,國家銀行主席Saidenov解釋:「因為總統下了指示,所以情況很明顯,銀行業的任務也很明顯,不需要再開會討論」。這種抑制言論的決定讓Sarimove很擔心,「銀行家都嚇得不敢說話」,也預估明年政治還會倒退。 syndikator 探討政府把貧窮線訂為日常支出百分之四十的水準。很明願的,如果賺不到維生薪資的40%,我是難以維持生計的。,若我勉強賺到薪資43%好了,按政府的標準,我仍不能算是窮人,可惡的法令! 而WOndernews 質疑近來哈薩克房地產風波的根源。他聽到了一個網路上偶然走漏但已被查禁的資料,一段竊聽的電話錄音。2007年8月間,某位政府高官為執政黨招募國會競選經費。捐錢的企業正巧都是國內主要的二大建設公司。「也許這就是房貸市場破產的原因?」他憤怒地質疑。 Xxrock討論另 一項議題,政府最近查緝哈薩克最大城市阿拉木圖(Almaty)附近國家公園的違建別墅,他表示:「官員貪污早已是個公開的秘密,但值得注意的是,儘管所 有證據都顯示,土地任意贈予高層官員明顯違法,可是只有威脅權力核心的官員遭到法辦」,檢察官竟然決定不起訴部分犯案官員。 Steve LeVine總是熱衷於觀察哈薩克等裏海國家的石油業發展,他指出,最近雪弗龍(Chevron)與艾克森美孚(ExxonMobil)等大企業陸續讓步,代表石油大公司在哈薩克的影響力逐漸下滑,他表示:「多年來兩家公司都展現強硬態度,如今卻立場軟化,乖乖付出3.09億美元的環境污染罰金」,他也認為,義大利的Eni代表全球許多石油大公司與哈薩克談判,將盡力滿足政府要求,以取得該國廣大油田的開發權。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校對:nairobi

16 十二月 2007

中亞:重新思考歐盟策略

Bordersca分析了「歐盟對中亞的策略」,歐盟自今年夏天採用這項策略,Bordersca認為,歐盟似乎並未將中亞視為優先處理地區。 這是一份名為「歐盟中亞策略」的文件,歐盟自今年夏天開始採用,你能在這裡(pdf)看到全文。有些專家認為,這並不是一套策略,因為它並未提供對中亞地區的任何專業分析、或是歐盟的策略轉變。 主旨在於: 1)安全與穩定 辯論之點: 在中亞,什麼叫安全與穩定?是指投入警力與軍力、或是設立強大的社會安全機構? 在社會制度貧弱、在位者卻具有強大性格的國家內,出現任何政權轉移,這就叫不穩定、不安全。 2)人權、法律制度、管理良好以及民主化 辯論之點: 該看政府還是市民社會?中亞的政府很強勢,市民社會相當弱勢 推展民主或是只與民主國家合作?有些人認為,民主與法律制度是歐洲進入該地的前提要件,所以如果沒有法律制度,歐盟很少進入,所以值得問 歐盟何時會介入中亞嗎?中亞常以美國為良好範例,美國花費了兩百年,才有今天的位置,這代表歐盟必須要等到兩百年後,才開始和中亞的民主政權打交道嗎? 3)青年與教育 夠清楚了,孩子就是未來,如果我們不喜歡當前的菁英,我們會等待下一代來到,如果有機會在大學體系中教育他們,如此一來他們就能知道我們是誰、並在稍晚幾年支持歐盟的政策。 Erasmus Mundus(譯按:中文版可見此)和Tempus對你們來說可能會有用 4)經濟貿易發展與投資 這的確是神奇的字眼 歐盟的承諾:支持中亞加入WTO,支持各種財經改革,也會提供貿易相關的技術協助,以及針對特定物品提供一頁長的貸款 5)能源與運輸 歐盟-多樣化的能源供給與能源安全 中亞-主要販賣能源 發展地區基礎建設-運輸 中亞地區如何從這整個交易中獲利?只有哈薩克和土庫曼擁有足以自誇的天然資源,烏茲別克可能少一點,吉爾吉斯與塔吉克則幾乎沒有天然資源,歐盟所提出的這項能源安全計畫會不會反而增加中亞國家與歐盟之間的歧異? 6)環境永續與水資源的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