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七月, 2007

報導 關於 東亞 來自 七月, 2007

16 七月 2007

(短訊)日本:右翼份子的心理

部落客Niphonese提到,有些日本人赴歐洲求學,回國後便加入右翼民族主義團體[JA]:「這些日本人在歐洲受到歧視,便開始認為:『西方人總是強調人權爾爾,好似西方沒有歧視情況一樣,但各地根本是半斤八兩,那麼就算做個歧視他人的日本人又怎麼樣?』」

15 七月 2007

菲律賓: 英語教育辯論

上個月,一群教育家、學者和個人團體在最高法院發起一項請願,質疑政府要求學校以英文作為教學上使用之語言。這在主流媒體上引起了激烈的辯論,當然,在部落格圈裡,也辯論著在菲律賓的學校教育中,該用何種語言才是最適當的。 Wow Manila提供了總統葛洛莉亞˙艾洛育 (Gloria Arroyo)所提, 關於學校主要教授語言這項爭議的備忘錄作為背景資料 2003年5月17日,統統艾洛育公布第210號行政命令-「確立加強英語作為教育系統第二語言之政策」。教育單位需遵循的要點如下: (譯註,菲律賓教育制度為6-4-4制,也就是6年(6歲起)第一級的小學教育;第二級中學教育(12-15歲);第三級學位制高等教育(16-19歲) 在所有級次的教育系統中,從一年級起,英語需被教授為第二語言; 英文、數學及科學至少從第三級教育起,須以英文教學; 在第二級教育的所有公共教育機構中,英語須受使用為主要的教學語言。 參與請願的Patricia Licuanan訴求大眾更廣泛地了解影響菲律賓教育的問題: 這不只是英文,這是整個教育系統。英文的退化必須放在整個傾斜的菲律賓教育的脈絡下來理解。我們所面對的問題不只是純粹英文退 化,也是數學和科學退化,以及整體的傾斜破壞菲律賓語和菲律賓人的競爭力。確實,過度的重視英語會分散我們對其它重大問題的注意力,相反地,整體教育的提 升也會提高英文的程度。 Tugot贊成總統的此項行政命令,Blackshama的部落格也參與了這項關於語言的辯論。A nagueño in the blogosphere 同意請願者的論點。Filipina soul 對這項議題表達了二個觀點,而她的文章聚集了激烈的討論。 Philippine...

9 七月 2007

中國: 抵制北京奧運? 他們心懷不軌

從 Mia Farrow 到 François Bayrou 再到美國國會議員,每一則關於抵制北京奧運的新聞或報導都再一次激起中國網民的憤怒。 在一篇被廣泛轉貼的部落格文章 抵制奧運:註定失敗的鬧劇中,政治評論家 Wang Chong 把抵制北京奧運的倡導者分成三類。 第一,借著奧運達到個人目的, Wang Chong 相信當 François Bayrou 倡導抵制北京奧運時,有其背後的目的。François Bayrou 想藉著此一話題來獲得選舉投票上的優勢。 第二,來自反華的右翼分子。 像日本的 Shintaro Ishihara。...

8 七月 2007

台灣:繼續划-i-panga na 1001

(照片來自casyc23。船首黑色與紅色的圓圈圖案代表mata-no-tarara(眼睛)與太陽,用以趨邪招福。) 海浪不斷翻開我的記憶,當我失去海洋給我的回憶時,就是我逐漸結束生命的日子。──夏曼‧藍波安《海浪的記憶》 在達悟族的語言當中,「達悟」的意思是「人」。雖然達悟族所生活的蘭嶼現在是在台灣的領土當中,達悟族的語言和文化是與菲律賓巴丹島的Ivatan族更為接近。 身為Austronesian的一支,達悟族人擅長於造用以捕魚的船。這木船不同於獨木舟,而是採用許多不同木材拼出來的拼板船,給一兩個人坐的小船稱為tarara,給十個左右的人坐的稱為chinurikuran。 Keep rowing: 蘭嶼的大船文化,幾乎是整個達悟民族從生理生計到心理信仰與宇宙觀的集合體。 在現代經濟方式的衝擊,氏族漁團的青壯勞動力被台灣的資本市場吸納,老一輩長者無能為力負荷大船建造的一切所需, 只能看這舊船腐朽裂解,在每年呼喊飛魚的招魚儀典時,感嘆空盪的港灣而無大船的身影。 2001年時,我們與村裡的族人,帶著從島上森林伐取的樹材,一起到台中的自然科學博物館,建造了一艘脫離傳統氏族漁團組織的十人大船。 當年我們詢問父親:”可以到台灣造大船嗎?makanyou(禁忌)怎麼辦?”父親也細詢了為何要去台灣造大船的用意……?”給台灣的人看,也讓他們了解,大船不只是美麗而已,而是還有我們的智慧與能力!”我們回答。沈思後的父親給了我們一個說法:”台灣又沒有我們的鬼(anito),你 們想那麼多做什麼?”之後,那一年我們順利的完成了一艘向台灣展示的文化大船……。就在完工的當時,緊接而來的是:「做好了船,怎麼不划呢?」於是,五年 後的今天,我們想與台灣的朋友分享一件事:船,不只是被展示的,更是可以航行的,我們將拜訪台灣……。 Keep rowing: 船長1016 c m ,寬170 c m,高270 cm 我們的大船取名為: Ipanga na,1001跨越號。...

3 七月 2007

韓國: 6月25日.韓戰

6月25日那天,是韓戰爆發的第57週年紀念日。這天很寂靜。和過去比較的話,僅有少許特別活動。韓國的部落客們如何看待韓戰?他們訴說了這天在過去和現在對他們來說代表什麼意義。 Dolstone2002: 在孩提時的每年這個時候,我記得我製作反共標語和海報,並唱首這樣的歌「啊,啊,要我們如何忘記當敵人踐踏我們的那天。」 現在,我知道我們被教導要那麼責怪北韓是因為獨裁者為了要保持權勢所用的方法和政策。現在,我知道韓戰並不只是我方和壞的一方間的對決,也是在世界列強間我們承受和經歷的苦。 但是可以確定的一件事就是我們現在可以有富裕生活是因為那時的人民奉獻他們的鮮血和汗水遍及這片土地。我們永難忘懷當他們必須用槍瞄準他們的兄弟姊妹時流的淚水 Musecine: 時間久了,很自然就會忘記。看了看日曆,我知道今天是6月25日。我的小學時期是在1980年代中期到後期。正是反共時期。我們在學校看反共電影。我記得那時只是很興奮的看這吸引人的媒體和電影。比起小學、中學時的歌和其他任何的兒歌,這首6月25日歌還是更強烈地懸繞在我的耳邊 啊,啊,要我們如何忘記這天 當我國的敵人踐踏過我們 我們用赤手和鮮血,阻止了敵人 那些日子我們憤怒地頓足著地和搖動著我們的身軀 現在我們將回敬當時的敵人 持續不停地追擊敵人 一一擊潰敵人 現在我們將帶給這個國家和我們的兄弟榮耀 我依舊記得第一次學這首歌的時候。二年級時,老師在黑板右邊寫下這些歌詞並把它留在黑板上幾天。在那時候,北韓人全是壞人。像 Ddol-i Chang-gun(編者:1980年代中一齣非常受歡迎的動畫。一個男孩打倒全部的壞北韓人和金日成並從怪獸那救出好人),北韓人都被畫成紅臉豬頭。戲院裡,品質很差的螢幕播映著我軍的陣亡和人民的眼淚,而背景音樂經常都是這首歌。甚至在那個年紀時,我隨著歌詞而流淚。就是這首6月25日讓我哭泣。 我不知道是誰在什麼時候作了這首歌。也許是在「打倒共產」的那段時間作的。 這大概是第一首我不想唱也不想再讓我的子孫唱的歌。 bklove: 如果不是看到一位部落客的發文,我也沒察覺今天是什麼日子。韓戰57週年紀念日。我記得那強調反共教育的時期。有很多的活動…也許現在是「和平模式」? 和從前比起來,今天的確是個安靜的日子。 作者:Hyejin K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