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Myanmar 緬甸 來自 十月, 2007

(短訊)緬甸:網路與僧侶

Sacred Media Cow指出,緬甸軍政府越控制網路,反而越幫助緬甸僧侶。「確實穿過政府管制的片段資訊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其發聲權力已經被提升到另一種層次,而這個層次是過去網路未被關閉時所未見的。」 (譯按:根據緬甸軍政府關閉網路的時間表,軍政府於9月29日起切斷緬甸的對外網路連線,直到10月13日才恢復。) 原文作者:Neha Viswanathan 校對:PipperL

緬甸:關於革命的消息

Awzar Thi收集了抗議者的照片並上傳到部落格〈番紅花革命〉。 泰國的Bangkok Dazed想著他在緬甸的朋友: 我今天下午收到仰光一些朋友寄來的電子郵件。其中一封描述現狀「非常、非常緊張,我們的學校明天開始關閉, 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另一個當地人說:「市區今天開始有衝突,情況不好,我稍後再寫。我不知道網路還能維持多久…他們可能很快就會讓切斷網路連線。」過去幾天我一直在網路上,試圖得到更新的情況。我猜測現在仰光和曼德勒正在進行宵禁。 與此同時,馬來西亞的政治人物Ki Siang 敦促馬來西亞和東協多做一些事以避免緬甸發生嚴重的流血事件。 馬來西亞和東協應該要在當地和國際上,支持緬甸僧侶在仰光和曼德勒(Mandalay)的和平抗爭;特別是東協,東協十年前承認緬甸軍政府並讓其加入聯盟,給予緬甸軍政府新的合法性,其才得以運作自如。 在之前的文章中,這位政治人物警告中國和印度這兩個支持緬甸軍政府的鄰國: 若緬甸發生流血事件,印度、尤其是將舉辦2008年奧運會的北京,將無法擺脫強烈的國際指責,因為他們一直支持緬甸軍政府,卻對其血腥鎮壓視而不見。 緬甸的部落客Yangon Thu分享她對於番紅花革命的想法,她呼籲讀者幫忙簽署請願書,要求中國干預緬甸軍政府對和平抗議者的鎮壓,並停止干預聯合國為緬甸人民所進行的救援行動。 印度部落客The Acron認為,中國、印度和泰國都沒辦法影響緬甸政府: 除了中國,沒有其他國家可以進行斡旋。但正如Chandra所言,我們怎能期望中國要求緬甸軍政府實行民主?中國只會建議其軍政府節制,不要引發流血事件,讓局勢雪上加霜;東協秘書長也是類似的反應。儘管泰國曾經以大膽的立場走向民主,目前卻實施軍事統治,所以泰國也不會作聲。至於印度,那正在危機中討論明年選舉的聯合進步聯盟政府,很可能採取類似的做法。不,印度海軍不會在緬甸海岸附近的進行演習,美國太平洋艦隊也不會。 Bangok Dazed 譏諷美國採取的行動,美國總統布希宣布加重對緬甸的制裁(譯註:經濟制裁): 更多的制裁?現在做這個可以有什麼效果?典型的布希式外交:扣上「邪惡」的帽子、接著進行制裁,而不是試圖坐下來談。 原文作者:Preetam Rai 校對:FoolFitz

緬甸:軍隊企圖削減僧侶的影響力

緬甸民主之聲(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 DVB),非營利新聞組織以及目前少數幾個還能釋出當地新聞的管道之一,發佈一則關於軍方試圖要僧侶放棄宗教生活的報導。 日前遭逮捕的約三百名僧侶被送到在永盛(Insein)政府科技學院(Government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外的某處車庫。據悉軍方試圖「迫使僧侶還俗,脫去袈裟--變成一般人而且不再以守戒為榮。」 無故放棄僧侶身份是被視為罪愆。軍方試圖以此大量削減僧侶對人民的影響力,以羞辱他們。 緬甸民主之聲也提到,軍方過去曾命令「永盛當地最資深的僧侶」念頌巴利文經文中「羞辱僧侶」章節,逼迫僧侶還俗。但是這群原本應該跟著長老覆誦的僧侶卻拒絕跟進,不久後,資深的僧侶說他就是沒有辦法將那些僧侶還俗為普通人,拒絕了軍方命令後就離開。 也有報導軍方在永盛毆打僧人。有個水管工人去修理水管時,有位僧人躺在地上望著他,據說是被一名軍人用皮帶鞭打過。 也有報導指出,當軍用卡車載著僧人在街上超越一台車子時,有個駕駛錯誤地鳴了喇叭(可能因為害怕),結果軍人就下車逮捕那位鳴喇叭的駕駛。 還有報導有位僧人因腳傷而被送往醫院,軍方命令醫師在僧人還俗之前不得進行治療。僧人則回應他寧願因傷死亡也不願意還俗。 看起來,醫院職員必須獲得副總理Mya Oo博士的批准才能夠治療那位僧人。 有目擊報導軍方包圍醫院的出入口,並盤查所有醫院訪客。 原文作者:yangonthu 譯者:Trust1021 校對:Nairobi

緬甸:來自各地的聲援

昨日,緬甸政府對仰光的示威群眾提出驅離警告,這群由僧侶領導的示威者,向政府要求更多的自由,並期待能早日宣布恢復原有物價。鄰近國家的部落客紛紛發表對此事件的看法與支持。 Citizen on Mars回憶起菲律賓也曾有過相似的經驗: 不論仰光的大規模抗議行動將會如何發展,我希望不會有任何激烈的暴力情況發生,雖然在每個反對政府行動中,暴力總會介入。但我希望這些將軍們能夠冷靜沉著些,不要走上回頭路,用野蠻的方式與示威者交戰。我們曾經兩度走上EDSA大道,第一次是1986年的人民革命,第二次則在1991年將前總統埃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a)趕下台。 Diacritic曾提及越南與緬甸間的互動逐漸升溫,此次則批評越南報紙未給予此事應有版面: 相較於其他國際媒體以頭條大幅報導此事,越南最熱門的報紙《Tuổi Trẻ》只有區區五句帶過,另一家報紙《Thanh Niên》的報導也只有七句。 Diacritic還提到: 今日,我們緬甸的同事告訴我們一個傳言,因為網路上廣泛流傳相片和錄像,所以今晚緬甸的網路將會被封鎖,以防止影音畫面再度外流。 在〈緬甸,我們與你同在〉一文中,柬埔寨部落客Somongkol Teng在迴響裡,對其他人批評緬甸僧人不該參與政治活動做出回應: 我曉得在佛教教育裡,僧侶不應該過問紅塵、更不該涉入政治;然而,當我們考慮到實際面,他們也是那個國家的一分子啊。這些事情影響了國內每一個人--不分凡夫俗子或出家人,就像是赤棉(Khmer Rouge)時期,柬埔寨有上千名僧人被殺害。無論如何,我都不認為他們應該保持沉默。當社會需要他們伸出援手時,他們應適時地發聲且身先士卒。 新加坡部落客Bernard Leong希望東南亞國協和中國能夠介入緬甸,阻止這場腥風血雨。 從天安門事件開始(至今我仍記憶鮮明),過去二十年間在亞洲上演了大大小小的抗爭,最終大都以流血畫下句點(不過印尼和菲律賓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的抗議事件除外)。當軍政府正式出動他們的部隊時,就表示離流血衝突不遠了;倘若真的發生,便會殃及成千上萬的無辜百姓。那麼,世界面對如此情況,將會如何行動? 當美國已經對其進行制裁時,觀察中國的一舉一動,是很有趣的事情。我認為東南亞國協將維持不干涉他國內政(non-interventionist)原 則,繼續袖手旁觀,但我個人堅決反對這種態度。 另一位新加坡部落客Monsoon Blogging表示,希望這波動亂可以帶領緬甸走向變革: 我們都希望緬甸能夠更加進步,過去60年間,這個國家已經被東南亞的經濟發展火車頭無情拋在腦後,是緬甸該覺醒的時候了,加入季風亞洲的發展列車,共享榮景。只要能照顧好百姓,哪種形式的政府都無所謂,那是兒孫輩的未來。 原文作者:Preetam...

緬甸:網際網路管制

這是由一位緬甸不願透露姓名的部落客所寫。 現在有大群支持抗議的緬甸部落客,整個緬甸部落格圈塞滿了相關的新聞和照片。因此緬甸軍政府採取心虛膽小者的手段,幾乎在禁止所有緬甸之外的部落格後,馬上禁止與政治有關的部落格。少數部落客試圖繞過proxy和部落格,使用電子郵件刊登部落格文章。 更糟的是,緬甸主要的IPS bagannet 以所謂的「維修因素」而關閉,且大部分的電信服務已被切斷或竊聽。流出該國的信息一直嚴格監控,甚至業餘攝影師也被警告要小心,因為軍政府會追蹤照片的來源。 這幾天許多部落格的文章數已經大量減少,儘管如此,非常令人鼓舞的是,我們依然看到一些自由的部落客仍能與外界接觸,並正全力把緬甸最新的消息提供給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人。 其中Niknayman擅長用CBox (部落格留言版)的服務報告緬甸的實況。http://niknayman.cbox.ws/在24/7就有幾千人閱讀,成為海外緬甸人獲得新聞的主要來源。他的CBox的使用人數迅速增長,並設立英文版CBox http://burmanews.cbox.ws/以求國際化。 今天的新文章包括: Ancient Ghost報導仰光電力中斷。 網咖關閉了。無論MPT ISP和緬甸電訊服務供應商今天早上切斷仰光和曼德勒的網際網路。軍政府設法防止更多關於他們暴力鎮壓的影片、照片和資訊傳出。我從我朋友那得到一個消 息,昨晚一些軍方人員搜查從Traders 到Sakura大樓辦公室的電腦。 大部分在那些大樓辦公室中的市區活動照片都拿走了。GSM手機線路和室內電話線也剪掉,即使是在當地彼此聯絡也非常不易。GSM短信發送服務也沒了。緬甸 已經被強力管制了! Lun Swe博士的部落格是最新照片的另一大來源,目前他在部落格上放了在泰緬邊境一些宗教團體祈禱的照片。 部落客Yan Aung 建議以媒體宣傳 。他的目標是讓緬甸在一年內自由,他的計劃是: 幫助部落客克服針對blogspot.com的限制...

緬甸:軍隊在瓦城讓步

緬甸民主之聲(DVB.no)報導,在緬甸第二大城的瓦城中,卅三軍讓比丘們繼續進行抗議。 九月廿七緬甸民主之聲新聞:卅三軍在瓦城暫停行動 卅三軍軍人下跪請求比丘們停止抗議。 來自瓦城僧院,包括沙塔那比丘學院(ThaTaNa)的僧人們走上街頭遊行抗議時,在四十二街被卅三軍阻擋下來。 許多僧人以「就算你們開槍,我們仍會遊行下去」回應之後,繼續他們的遊行。 根據瓦城目擊者的報導,那時軍人流淚跪下,最後退讓,讓僧人通行。 Kaduang發布了一則昨天在首都仰光發生的目擊消息: 當他們要阻止我們的時候,另一輛軍用卡車從軍營中出來,接著便開槍射擊。有些人被擊中。我當時必須翻過磚牆跑進學校裡。我遇到其 他也跑進學校躲藏的伙伴。他們說當他們翻牆時有兩個人被子彈射中。很多槍擊不是對準抗議者就是對天鳴槍。當時學校還沒關門,有家長來學校帶孩子回家,但連 這種時候他們也開槍。他們真的太可惡了! 更多的文章及照片請見於此,以及naingankyatha的Flickr相簿。 以下翻譯自一緬甸文部落格,Soe Moe寫道: 他整天看著新聞,感到對整個事件漸生的恨意與厭惡。昨天他們在半夜搜查僧院,暴力破壞器物並逮捕僧人。今天下午,他們則對手無寸鐵的市民開槍。今天許多死 者中有一位是日本記者。軍隊迅速抓走每個在街上倒下的人,而且沒有人被送到醫院。他們還在新聞報導中的死亡人數中作假。昨天是個血腥的滿月日,今天是血腥 的九月廿七。 KaDaung – 仰光消息(來自CBox留言板) 開槍射擊發生在北Okekala的第九與第六街區,五人死亡,當中有一位放學返家的十五歲男學童。 他們在市區中追捕奔逃逸者,帶走遺體而不交給死者父母。 有電話報告,軍方在TharKayTa橋上開火,也有許多死者。 沒有遺體被送到醫院。所有傷者也都被軍隊帶走。 被兩槍槍擊分別擊中右胸與右腹而死亡的外國人,有被送到醫院。 N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