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South Korea 南韓 來自 十二月, 2007

11 十二月 2007

韓國: 大學入學考試

大學入學考試於11月結束。每年的考試總會伴隨數條新聞事件。絕不會被漏掉的是考生因考試結果而放棄生命的新聞。這樣的新聞總是產生對當前教育體系的意見與怨言。 在大邱,有一位女學生自殺。這個女孩子在去年考上一所當地的學院,但是她多讀一年以求能上漢城的學校。據悉她是對考試結果不夠好而感到失望。 學閥社群又殺了一個人…大學評比越來越受重視,學閥們與漢城的學院的價值就越來越重要。這意味著對鄉間學院的貶抑。因此,大家都不想選擇位於鄉間的高等教育。 有篇報導說,畢業自鄉間學院的畢業生中,六成以上曾有受歧視的經驗。他們計畫要轉到比較好的學校、準備考研究所、或出國,也就決定多留一年。而放棄這些選擇的學生則全心準備政府機關考試。 這世界上,有多少人因為不能去他們想去的地方讀書而死呢?參加入學考試代表跨進階級區分的階段,也因此每年接連發生死亡事件…人們因為考試而放棄他們的生命。 2006年大考前不久發生幾起自殺事件。當然也有死於考試之後的學生。還有2005年那件自殺案。這些案件跟學生的個性有關嗎?…根據某拯救孩子的組織於2006年的研究,有38.5%的學生由於入學考試的壓力而損害了健康。經歷過憂鬱與心理問題的有32%。將近 45.6%的學生曾想休學。感到絕望與失去意志力的有64.9%。曾有過自殺衝動的學生有20.2%,而嘗試過的有5%。 一個因為期中考結果而自我了斷的學生留下了遺言,「我很難過期中考搞砸了。媽媽、爸爸,對不起。」 我們不能為了在中等與高等教育中建立競爭力,而將痛苦賦予孩子身上。大多數不在一流大學中的大學生帶著心理情結。這些整體性的狀況產生私人學費的痛楚與無效率的社會。 有位網民以日本恐怖電影《死亡筆記》來與之相比。 每年入學考試之後沒多久就會有一連串的考生自殺。我一貼上《大考的終止、幸福的開始?一起來征服野蠻學閥吧!》,就聽到讓人傷心的新聞。那位自殺的學生想進一流大學想了三年,他擔心自己的分數不夠好。 每年的考生自殺。 就算我們改變教育政策、換了教育部長,問題一點也不能解決。似乎不再有人關心少數一兩個死亡個案。入學考試與其中的悲慘狀況、學閥、大學評比…怪獸般的一流大學,叫年輕的生命們去崇拜他們,而沒有人膽敢除掉他們…只能不停嘆息… 來自SKY的死亡筆記今年再度上演!這次你們將殺掉多少人呢? 譯按:三所南韓的著名大學,首爾國立大學(SNU)、高麗大學(KU)、延世大學(YU)。這個廣為南韓社會所使用的縮寫,隱含著雙關的意味。 一名經歷大學入學考試的學生寫下她的感受。 入學考試已成為事實。今天我可以查成績。今天不會跟昨天有太大差別的。我了解我的父母非常支持我,也對我的分數感到失望。但我才是要度過最痛苦時光的人啊。老實說,我不相信我的分數,而且每天都想跳樓。當我聽到我最好去讀鄉間大學拿獎學金時,就想吐。從考試隔天到昨天,我都在忍著要大叫的欲望。 絕望時期結束了。 …我們就別再追悔了,別再。考完試之後的惡夢。又拿到考卷、然後聽到「剩下十分鐘」的提醒,我不想再作這種讓我的心冰冷的夢了…。 什麼是學校、老師、學生、與教育的意義? 「學校鈴聲響著,響著,響著。讓我們一起來。老師正在等著我們…」 這是熟悉的兒歌,但我的耳朵卻未對它感到熟悉。悲哀的入學考試競爭,我們怎麼解決呢? 今年開始有一場對競爭性入學考試的抗議活動,網民們也鼓勵大家參與這個運動,以同時改變韓國主要城市中的教育。 打垮入學考試。大學平等運動總部在11月24日組織的抗議活動,將會加入越來越多城市。 請大家都來!...

6 十二月 2007

南韓: 三星醜聞

南韓三星(Samsung)公司近來一連串的醜聞,包括行賄基金、賄賂檢察官和政府官員、及三星總裁李健熙(Lee Kun Hee)和其助理以非法方式幫助李健熙兒子接管三星,不僅震驚了整個韓國社會,也似乎影響了即將到來的總統選情。三組總統候選人都同意尋求特別檢察官對賄 選案及其他三星的錯誤行為展開調查。南韓保守黨--大國黨(GNP, Grand National Party),也期望調查2002年三星以「恭賀」現行總統盧武鉉(Roh Moo-hyun)贏得總統大選名義所捐贈的錢。 一位南韓網民試圖探討三星究竟擁有多大的影響力: 三星行賄醜聞事件引起極大的爭議。但假如「今天的醜聞事件主角不是三星呢」?那麼我相信那間公司的總裁早已被傳喚。接受三 星行賄的檢察官可能以為那並不算是行賄,並藉口說並無酬金。他們似乎認為「不承認或不拿現金」就是不接受行賄。然而,行賄應該包括部門領據、高品質的酒、 給官夫人的名牌商品等等。要根除社會中行賄的陋習(像是對記者行賄),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因此更別說是像三星這樣大宗的行賄案件,沒有人知道要花掉多少 時間解決,也許永遠都無法根除。 三星的金錢勢力凌駕國家主權之上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問題出在三星和現行總統盧武鉉(Roh Moo-hyun)之間的關係,公民究竟能夠知道多少?他們又究竟擁有多大影響力?三星控制著「藍宮」*。我們不知道三星掌權實際情況,但我確信三星確實 以多種方式控制著「藍宮」,且它的影響力遠比那些檢察官都來得大。盧武鉉(Roh Moo-hyun)他對財閥有著嚴格的控管政策,但實際上那些政策早已漸失效力,「藍宮」召開的科技會議,總是受到三星經濟研究組織的支持。正如財閥所 言,政治權力是有限的,但金錢卻能擁有無限的權力。 譯按:藍宮(Blue House)又稱青瓦台,為南韓總統府 道德倫理成為最大討論議題 我的一位朋友說「他不知道為什麼大家要討厭三星」。他認為三星這樣一個在全球市場以手機及半導體被認可的科技大廠,本來就需要進行那些政治上的游說行動。而且現在那些批評三星的聲音根本就是投機主義。 其實,這根本無關我們喜不喜歡三星。人們常對喜惡和對錯兩者感到困惑。而三星的醜聞乃是關乎對錯,而非我們對它的喜惡。 揭開這一連串醜聞的律師金勇哲(Kim Yong-chul,三星集團前法律事務負責人)所抱持的原則,是在三星總裁李健熙和他兒子李夏勇以非法方式運作三星,以取得私人利益的累積。並且為了掩蓋這些非法行為,而對政府官員行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