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Taiwan (ROC) 台灣 (中華民國) 來自 十二月, 2007

台灣:「我要休假」移工大遊行

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日,台灣的政黨惡鬥卻仍佔據了媒體版面,執政黨與在野黨高喊「民主」、「自由」,操弄族群情感的同時,卻對許多弱勢族群的人權不屑一顧。接下來幾天,全球之聲將陸續報導數則重要的人權新聞,首先帶來的是兩年一度的移駐勞工大遊行。 相片由人民火大行動聯盟(RCAN)提供。 最卑微的訴求 在勞動力全球化的影響之下,來自東南亞的移駐勞工已成為台灣重要的勞動力,在台灣從事辛苦、危險、骯髒產業的移工已高達36萬餘人。但在政治、經濟多方的壓迫之下,移工的人權依然處在社會邊緣的角落。 相片由RCAN提供。 12月9日,台灣移工聯盟(MENT)發起了「我要休假」移工大遊行,來自菲律賓、泰國、印尼及越南的移工們,為了捍衛自己的權利走上街頭,許多社運團體也到場聲援;遊行隊伍走過最繁華的台北東區,呼喊著五國語言的「我要休假」,希望正在逛街的市民們能注意到,在這號稱人權立國的台灣,有一群人連休假這種最卑微的權利都沒有。 相片由壞嘴巴提供。 在台灣,從事家庭幫傭及看護工作的移駐勞工已有16萬人,卻被排除在勞動基準法之外,休假和加班費都沒有保障。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的志工陳秀蓮和FoolFitz分別敘述了兩段被雇主剝削、卻得不到法律保護,最後只好「逃跑」的移工故事,陳秀蓮更詳細地解釋了移工對台灣弱勢家庭的貢獻: 因為被排除於勞基法的適用範圍,外籍家庭類勞工沒有任何法令的保護,來到台灣只能碰運氣,運氣好的遇到好僱主,運氣不好只能在惡 劣的勞動條件中,為了生存而奮鬥。台灣人對這些來台工作的外勞,常常用:「她們都是來賺台灣的錢」帶過。這句話掩蓋了太多的東西,她們來台灣其實撐起了兩 個家庭,一個是她們母國的原生家庭;一個是僱用她們的台灣家庭。如果不是她們願意以極低的薪資,負擔起全年無休的照顧工作,彌補了台灣社會福利漏洞,替台 灣人照顧臥病在床、行動不便的家人,讓他們能出去工作養家,不知道有多少弱勢家庭會垮掉。在一次訪談中,一位聘請家庭看護工的僱主告訴我,如果不是有外勞 幫她,她會帶著她的母親一起去自殺。 性/別人權和新移民團體也前來聲援,相片由vc2401提供。 然而,台灣政府卻將照顧弱勢者的責任全部丟給外籍看護工。MENT表示,內政部對被照顧者家庭提供有特定時數的居家照顧,俗稱「喘息服務」;卻規定「聘有外勞」者不得申請居家服務,使得重症家庭因人力及經濟上的困難,無法讓移工休假,造成弱弱相殘的局面。MENT要求內政部回復聘有外傭的身心障礙者應有的居家照護,並提出下列五項訴求: 家庭類勞工的勞動條件應有法令保障 廢除私人仲介,強制國對國直接聘僱 移工得自由轉換雇主 取消聘僱年限 保障移工團結權 相片由苦勞網提供。 兩位做著輪椅的雇主也到場聲援他們的看護,並在台上與移工們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civilmeida錄下了這動人的一幕: 而Benla對此寫下他的感想: 坐在輪椅上的是兩位身體不方便的朋友,他們是雇主,但,支持移工們要有休假的權利。我不曉得有多少台灣的朋友會有同樣的想法,但,我相信許多僱主可能並不知道規範家庭看護工的法令並不合理,因為,僱主自己對勞動法令恐怕也是相當陌生。 …...